警卫兵传奇 参军到部队 2、印象别离

时光. 收藏 4 55
导读:警卫兵传奇 参军到部队 2、印象别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3/


“小成,你这个月的销售成绩不错,比起上个月有了明显的提高,又是全公司第一名。你要再接再厉啊!”在昆明市最高的那栋建筑物里的第18层楼的一间装修得气派十足的办公室里,一个丰韵实足,双眼闪着秋波的女人不紧不慢的看着坐着他面前显得比她更年轻一些,气质非凡的看上去非常有男人味的正在抽着香烟的青年男人说道。

“谢谢。”青年男人慢条斯理地说道,“没有陈姐的栽培,就没有我的今天,你说吧,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他说,正在这时,他的手机震动功能却在提示他有电话呼入,“对不起,我接个电话。”他接着说。

“喂,是我。”他回答道,“你等着,我马上下来接你,”他接着说,“我出去一下,我妈妈来了。”他说完挂了电话,向电梯间走去......

“宁小成。”一个妇女被灌在昆明火车站旁一个电话亭边的寒风中,她冲着马路对面大声叫道。

“妈妈。”随着声音波动,一个青年男人站在马路上看着马路对面那个妇女惊讶地小声叫道:“她怎么来了?她终于还是来了!”他在心里捉摸道。这个青年男人知道她妈妈的脾气,她是说来就一定会来的。

“宁小成,跟我回家。”马路对面那个妇女大声的继续说着,然后向马路这边走来。

“妈妈,小心车。”那个叫宁小成的青年男人,关切的向那个妇女快步走去,边走边说道。

“宁小成,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那个妇女并不领他的情,走到他面前时,责问他道。

“妈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啊!”宁小成边走上前去扶着她妈妈,边小声说道。

“怎么不是呢!你说你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你在这里做什么销售呀你?”妇女很气愤的指着宁小成的鼻子,“你今天就跟我回去,不然我跟你断绝母子关系。”教训道。

“妈妈,你看,”顺着话音,宁小成指向旁边一栋很高的建筑物,“我就在佳华广场的第18层海星云龙湾度假管理有限公司工作,我现在已经是销售经理了呢!”他很自豪地对那妇女说道。

“我不管你是销售经理还是销售总理,反正你放着在家乡稳定的工作不干,我就是不同意。”妇女显得非常气愤的教训道,但她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了一股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的那种神情。

“妈妈,我们红河州有什么好,我现在都不交往那边的朋友。我们家已经在那边工作了整整你们上两代人了。到了最后得到什么了?谁认可了你们的成绩?”宁小成也固执的反问道,但说话的声音小了许多。

“既然你这样固执,”那妇女瞬间面无表情起来,“这是接着回家去的车票,”她说,“我现在就回去,如果明天晚上之前我还没有见到你回到家里去,你就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了。”说完她转身就又向刚下车的车站方向走去。

“妈妈,”宁小成在后面大声叫着,“你能不能别这样?”然后又说道。

那个妇女并没有理会他,接着就消失在车站方向的人群里了。

“妈妈,妈妈”车站里,一个青年男人在四处寻找着他的妈妈……

时间,2004年冬天某日中午,地点,昆明翠湖。

寒风在吹,湖面上的海鸥成群的在嬉戏打闹着飞呀飞的,湖边成群的人正在走着,站着……他们的脸上尽是幸福表情。一男一女两个青年人爬在翠湖边上的护栏上,看着湖里的海鸥,岸上的人群。

“老蒋,我必须回去。”过了半响,男的先开口说话了。

“小成,你疯了?”接着那个女的也开口了,“我们一起奋斗到今天多不容易,你怎么能够说回去就回去呢?”奇怪的问道。

“昨晚我仔细想了一晚,现在我家里就只剩下我妈妈一个人在独自带领着我的侄子,我不回去不行啊!”男的解释着,“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又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能这么自私的想着回去?还要叫我跟你一起回去。回到你们那边,我能做什么?”那女的声音起伏不定,身体也是起伏不定的说道。

“可是我父亲已经死了,我哥哥又不听话,我的妈妈她独自一个人带领着我的小侄在乡下生活,我放心不下。”那个青年男人继续解释着。

“宁小成,我不管这么多,反正你就是不能放弃现在的事业。你的销售事业才刚刚进入状态,你如果确定了要选择回去,那么,我们就分手吧!”那女的坚定地说。

“你说什么?”那个叫宁小成的青年男人非常惊讶的看着面前那个女孩,“老蒋,我没有听错吧!你说你要跟我分手?”问道。

“对!如果你要回你的家乡去,那我们就分手。”那个被宁小成称为老蒋的女孩再次坚定地说道,“你考虑清楚,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就向人群里走去。

“呵呵,物质时代,物质女人,在一起都三年多了,原来我都没有发现啊!”宁小成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禁不住笑了起来。然后陷入回忆里:回忆里,画面上,父亲紧紧地拉着他的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想到了他已经死去的父亲。宁小成,你必须跟我回去,不然我就跟你断绝母子关系。妈妈的声音在耳旁传来。你如果确定了要选择回去,那么,我们就分手吧!老蒋的在他看来显得非常陌生的语言一阵一阵。

阳光照,冷风吹,夕阳夕下,来来往往的人群,成群结队的海鸥。宁小成一个人站在那里抽着烟,抽了一支又一支……

电话关机,泡吧,瞬间决定。宁小成独自去到一家酒吧里买醉。一杯,一杯,又一杯,也不知道他究竟喝了多少啤酒。反正酒吧里的许多人,在他的意识还保持着清醒的时候,是经常都向他行着注目礼的。但是他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他是一个人,他甚至微笑着动手将一张服务员递给他的小纸条撕得粉碎……

凌晨,宁小成独自走在寒风中,他想起了生他养他的家乡,那个十年没有回去过的小县城,想起了那幅画面:在一次以别人的婚宴作为背景的舞台中,同为客人的他们同在一个饭店里吃饭。他看着那个男的小心翼翼地正在将一块鱼肉的刺剔除,然后夹到了她的碗里。莫名其妙地,他竟然有了那种想法……

呵呵。某个街角,一个青年男人独自依偎在某栋建筑物的墙边,傻笑着,想起了小时候的合家欢乐。那时候,一家人在一起总是有说有笑的。然后想到了部队,部队里那种热火朝天的生活。大学里那些笑口常开的日子。销售场上的销售场上的尔虞我诈。感情里,亲密无间的浪漫……原来这些都只是一些过往,都过去了。命中注定,我必须要回到家乡去面对属于我自己的生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宁小成只感觉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内心里却是淡定也从容。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出租车,”宁小成摇摇欲坠的站着向马路上正在驶过来的一辆出租车伸出手,作出了一个欲打出租车的手势。

“请问你要去什么地方?”出租车为他打开了车门,将有气无力的他扶上车后问道。

“红河.金平。”他很干脆地说道。

“对不起,请问金平在什么地方?”师傅并不知道他说的地方,好奇的问他道。

“你先把车开到个旧市,然后我给你指路。”宁小成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要预交定金。”师傅接道。

“你是说要钱吗?”宁小成笑了笑,“不就是要钱吗?”他心里想着,伸手向口袋里摸去,“这是3000块钱,你先拿着,给我打着表去。”他接着说。

“这么晚了,你要去金平做什么呢?”师傅接过钱,改变着驾驶方向,好奇的问道。

“我要回家。”宁小成边说边摸出了一支香烟,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心情非常沉重。宁小成是有理由要去想到太多的,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一边是触手可及的未来,一边是遥遥无期的残酷的现实。

“哦!那你不能天亮了再去啊?”师傅并没有注意到宁小成那复杂的情感,他再次建议道。

“少他妈给我废话,你只管开好你的车就行了。”宁小成骂了一句。

 看着他那盛气凌人,气势汹汹的样子,那师傅没敢再出声。而紧缩在那辆出租车的狭小的黑暗的空间里的宁小成,也没有再说话,他只是一直在泪流满面……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