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隧道 抗日烽火映山红篇 初战

bigstore 收藏 2 9
导读:时间隧道 抗日烽火映山红篇 初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2/


熬过了早荒春,山上有了满坡的野菜,眼瞅着麦子抽着节的长,十几天的功夫麦穗灌了浆,过月又发了黄。春苞米吐着须子绿着宽宽的叶子,穗子一天天饱满着。穷人家的锅里有了搀野菜的饭食,离收拾庄稼的节气近了,日子有了盼头。

杨华回村教书也有近半年了,她待人热情,开朗大方,闲下来常去几个村的学生家串串门拉拉家常,很快就和乡亲们都熟了。她头半晌教孩子们念书,下半晌孩子们自习的一堂课,就教教来跟着她认字的姑娘们。半年下来杨华发展了吉顺、连会、俊子、宋学义、保林、玉风、秋叶等几个入了地下党。杨华也将他们组织了麦山夼村民自卫队的事情通过联络网告诉了他哥哥杨远,并说他们找了一个原国民革命军陆军第88师一个士兵来训练麦山夼村民自卫队。很快传回来的命令就是注意对这个人的动向观察。

转眼到了麦收季节,虽然是贫瘠的石拉子山地,栽地瓜倒还高产,种麦子一亩地才收不到两百斤,可是庄稼人除了交上租子,剩下的一年家里过个节,有个喜事的仗着这点麦子蒸饽饽。割麦子、脱粒、晒场这三天,大人孩子都天不亮就都起身忙活。吉顺和老栓一清早割完了仅有的半亩地麦子,就打好了垅挑了水把豆子种了。俊子挺着现了怀的双身子也上山帮着打捆装挑子。

顶着火辣辣的日头忙活三天,地里的庄稼该收的收了,该种的种了,这天夜里家家守着满升满斗的麦子睡着好觉。

一天傍黑赶马车出山,替王财主去乡公所粮库卖粮食的连会回村了,他进了学校门,从怀里掏出封信交给杨华。

杨华同志:

根据可靠情报,日寇为了给正在青岛陆续登陆的大批日本海军增加给养,近期将集中兵力在胶东半岛进行鲁东大‘扫荡’抢劫夏粮,西海据点是此次行动的第二基地和中转站。另外,日寇将在南台村新建炮楼据点,你动员并带领麦山夼及周围四个村的群众坚壁清野,抵抗敌寇的扫荡,断绝日寇后续给养,阻止日寇修建新据点。并配合抗日大队和峰西区中队利用西海仙姑峰庙会摧毁日寇西海据点。抢回乡亲们被敌人掠走的粮食。随车带去区特委拨给你们支部的步枪三支、驳壳枪一支,子弹60发。训练你们的那个国民党士兵最好不要让他参加战斗。


中共文海城特区委员会

字条上是宋伟文的笔迹。另有一张折叠的字条是写给杨华个人的。杨华看着爱人熟悉的笔迹心里一阵温暖,自从杨华回村教书开展地下工作以来,宋伟文在工作步入正轨后就调回了文海城。两个人有半年没见面了,残酷的工作环境使宋伟文居无定所,小两口常常一、两个月不能互相联系。

可是中共文海城特区委员会这道命令却让杨华犯了愁,如果不让杨朝阳参加战斗,那么麦山夼村民自卫队的战斗力明显要下降很多。可是让他参加战斗,则是在违反中共文海城特区委员会的命令。怎么办呢?她决定还是去找杨朝阳去商量。因为在这近半年中看不出这个国民党士兵有什么问题。

她来到杨朝阳住的地方的时候,杨朝阳还没有睡觉,他正在炕上作俯卧撑。当他听到门上有节奏的三声门响的时候。知道是杨华来了。他连忙跃下炕,披上了一件衣服,因为他在作俯卧撑的时候没有穿上衣。

杨朝阳把杨华迎了进来。对杨华说:“杨姐,有什么事情吗?”

杨华想了想,还是把自己是中共党员的事情说了出来。她仔细看杨朝阳的眼神,没有发现他的眼神有什么变化。隔了一会杨朝阳说:“杨姐,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你们的身份了,我只是不想说而已。哪个政党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我只是想打日本人。”

他伸手拿出了一杆06式7.62毫米的狙击步枪说:“他们既然不想让我参加战斗,可是你我都知道宋学义他们离开了我这战斗力真的难说。所以我决定我不在一线露面。我在后面支援你们的行动。”

杨华并没有见过杨朝阳手里的这把枪,她吃惊的说:“朝阳,你在后面来支援我们的行动?你怎么弄呢?”

杨朝阳说:“就凭我手里的这兄弟,它可以在800米外开火。我来对付日本人的火力点。其他的你们去进行吧。”

杨华想了想说:“好吧,也只有这么办了,朝阳,你帮我们看看他们送来的武器吧。”

看着连会从马车上的麦草堆里抱进来的武器和弹药,吉顺、保林和宋学义喜孜孜的摆弄着,玉风和秋叶争着说:“杨华姐,该给俺青妇队一支吧”

俊子也笑着说:“俺妇救会也得有一支。”

吉顺看了一眼俊子已经出了怀的肚子:“你老实先养孩子吧。”

杨华传达完特区委的指示对大家说:“过几天是西海仙姑峰庙会,区中队已经派人摸清了炮楼里鬼子和汉奸的人数,决定在庙会上抢回我们的粮食,端掉炮楼。我们分头准备一下吧。”

宋学义问道:“那我们的教官他不去我们心里有点。。。。。。。”

杨华打断了宋学义的话说:“他要去,只是他不会在前面露面,这下你该有底了吧。”

宋学义低下头嘿嘿的笑着。

离麦山夼五里地的西海是个天然港口,西海南边的仙姑峰是一坐地势奇险的锥子型高山,靠海的一边是陡峭的悬崖,一条蜿蜒的山道通向直插云霄的峰顶。传说峰顶的仙姑常常显灵替信民消灾解难,送子送福,挺灵验。

传的最神的是宋朝的时候靠西海边两里地的马泊村有一个马财主,夜里梦见一位仙姑向他借几匹马说要搬家,马财主问她搬到那,她说是从百里外的深山搬到这里的西海峰顶。早晨马财主起来上牲口棚一看,三匹马身上大汗淋漓,就象干了一整夜的活。马槽边上放着两袋子麦子,马财主顺着漏的麦粒找到仙姑峰顶,见峰顶庙里新塑的仙姑塑像和他梦里见到的白衣娘娘一模一样。从此,一传百,百传千,这庙里的香火就旺了起来。

西海的西边是地势稍缓的娘娘山,山半腰有座三间海藻房顶的天后庙。庙里供着海神娘娘,早年有打鱼的人出海遇上大雾,转了半宿找不到靠岸的水路,眼瞅着天越来越黑要起风了,绝望的船老大领着大伙跪在船头上祷告,求海神娘娘指条路,忽然船前方海面上出现了一盏灯,领着渔船转出了迷雾靠了岸。打那往后,天后庙香火祭品不断,每年开海,附近要出海的渔民和家人都来上香摆供。

六月六庙会是农家和渔家拜两位娘娘的日子,这一天四乡八疃的人们都来上香、赶庙会。唱大戏的,杂耍的,卖各种小吃的,最多的摊子是卖羊肉汤的。

今年的庙会格外热闹,除了往年常见的几个戏班子还添了台踩着小高跷唱秧歌戏的,相伴着来赶庙会的人也多了。拉着大姑娘小媳妇来赶会的骡马车在树底下停了一长串。和往年不一样的是离庙会不远的松林子边上多了个鬼子的炮楼,打老远就看得见炮楼上那几个站岗的鬼子,头上的钢盔在日头底下晃来晃去的闪着光。

推着独轮二把手子车的吉顺对坐在车上、头上盖着块蓝布头巾的杨华说:”文子弟媳妇,庙会到了。”走在车后头的是刚和保林办完喜事的玉风,她穿着一身旧蓝碎花衣裳,把两条黝黑的辫子改盘成一个簪,发鬓上插着朵黄菊花,衬的那俏俊的脸越发好看。她和秋叶都拐着只盖着毛肚子手巾的篓子,边走着边说着笑着。

杨华下了车眼睛四外看看,转身对吉顺说:“吉顺哥,你看看哪个吆喝声最响的羊肉汤摊主。”吉顺顺着吆喝声看过去,只见那人三十上下,黑红的脸膛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四下扫着,见了杨华,头微微一点。

“这是抗日大队大队长王铁山,旁边打杂的是峰西区中队中队长高亮。喝着羊汤的、四周挑担子卖海鱼虾酱的都是我们的同志。”

说着话看见了不远处树底下赶着马车拉东家的女人们来的连会。

几个人正要去羊肉汤摊上坐下,突然身后传过来几声吆喝:“躲开躲开!都他妈的没长眼那!”

几个穿白细布汗衫,敞着黑绸子短袖衫衣襟,骑着脚踏车的二狗子叼着烟卷,吆五吆六的冲过来,赶庙会的人们急忙闪开条道,一个六十上下的老汉躲的慢了点,被打头的自行车撞倒了,骑车的二狗子气急败坏的撩腿下了车,摘下头上的草帽一边扇着一边用脚踢那老汉:“你他妈属老鳖的,三年爬不到河沿,成心挡老子的道啊。”

有个四十上下的中年汉子说“这老汉走道慢了点,耽搁了你一撩腿再上车的这点功夫,犯的上下死脚踢他吗?”

“谁家没有老人那?欺小犯老,娘娘峰前头打老人,小心遭天报应。”

这个二狗子看了看围的人越来越多,瞅着已经快进炮楼的车队,没敢再踢,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骑着车撵车队去了。

“是炮楼里的汉奸。”

“炮楼这些鬼子和二鬼子几天就下去抢几车粮食回来,真是作孽啊,这年头咋就叫坏人当道了!”

“听说海东头山外闹八路哇,不知八路来咱海边不?”

“悄声吧,让那些汉奸听见你就没命了。”

天到晌午了,日头火辣辣地晒的人发昏,赶庙会的人们拜了娘娘庙,买了该添置的东西,人困马乏地找树阴歇息,炮楼上游荡着站岗的几个鬼子也都睡晌觉去了,留下的一个,巡逻的步子也慢了许多。

转眼工夫原先扮成唱戏的、摆摊的、挑担子卖柴火的抗日战士们都进了炮楼边上的树林,几个戏班子也都只留了拉胡琴和串场的唱着过场戏,闹个动静。正午了,峰西区中队和托人介绍进炮楼做饭的峰西村地下党员马玉林约定的联络时间到了。

就在这时候,炮楼顶上升起一股烟火,是马玉林发出的炮楼大门已开的信号!抗日大队和区中队的队员们猛的跃出松林,抗日大队大队长王铁山和队员们首先冲进炮楼,在马玉林的带路下进了鬼子睡晌觉的东厢房,霎时间炮楼里传出激烈的枪声和喊杀声!

在他们刚冲进东厢房外面的空地的时候,一个鬼子抱着一挺‘歪把子’机枪冲了出来,王铁山没有料到鬼子的反应有这么快,自己身后就是好几个游击队员,万一鬼子的机枪开上了火,他们的损失可就重了。

正在王铁山心叫不妙的时候。突然鬼子的额头上爆出一大朵血花,鬼子向后倒去,手上的机枪扑扑扑的打响了。顿时屋子里面的好几个鬼子都被打中,鬼子的阵形一下子就乱了。

王铁山大叫道:“好枪法,是谁打的。”他猛的抽出一枚手榴弹向东厢房里扔了进去。顿时东厢房里鬼叫声一片。

其他的游击队员在手榴弹爆炸的烟幕中趁机端着端着‘歪把子’机枪冲了上去,把鬼子扫的一个不剩。西厢房的伪军见此连忙将枪给丢了出来。大声喊道:“八路大爷,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在后面跟上来的吉顺、保林和宋学义等人冲进西厢房。宋学义持枪在西厢房里警戒,而吉顺、保林和另外几人在冲到门口后也并不急着进去,而是由吉顺持枪对准了西厢房里的伪军,保林和另外几人进去将那几个伪军押了出来。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