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新秩序 第三章 上海风云 第二十节 疯狂上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1/


1932年8月10号早晨,整个上海都沸腾起来。


由于我强大的宣传攻势,整个上海都知道今天的‘万国’商务谈判大会的召开,我和扬峥说要搞的而闹点,结果好好的开幕式被搞的我也看不明白了,杜月笙不辞余力的上下奔波,到了今天早上我被小睫拉起来才发现他们把事情给搞的太大了。


我跑阳台一看,我日哦,整个宋公馆附近的几条路山挤满了人,一眼看去,黑压压全是撵动的人头。


崇山路。华格泉路一带,那家伙,全是个中仪仗,彩旗,金牌,路上到处是挤的水泄不通。当我听到外滩海关大楼当当的响了舅下时,排在我家大门两旁的二十四响礼炮蓬蓬的暴响,大队人马和我们车队一起出发。


坐在车里看见前面开路的是一大票‘红头阿三’,骑着高头大马挺胸仰头,目不斜视,洋洋而过,说是英租界当局送来做仪仗的。印度马群后面几十面几丈见方的特大国民党党旗又溜达过来了。


这下我不乐意了,盯着扬峥看,扬峥也被我看毛了,赶紧说是蒋介石飞要派来滴,我日。现在仪式就这样的?怎么看都像搞迷信活动哎。


国旗都由四个人扛着,前后还有100多自行车护卫,打头的是国民党党旗,后面的我一就看傻眼了,80多面杏黄旗,中间一杆大旗上面写了个巨大的‘宋’字,足有五尺见方。后面100多个全副武装的英,法,印,巡警组成的护旗队。我喃喃的说,这。。。这个也太搞笑了点把。


我就像在看电影一样,跟在护旗队后面,跑来一大群小学生送了好多万民伞,人虽然多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人群中彪彪的小脑袋,我对小睫说,这个也太假了点把,小睫笑了笑没说话,看的出她也快笑死了。


接着,凇泸警备司令部的军乐队踏着整装开了过去,一个连的士兵踏着乐曲节奏,呼啸前进,他们抬着据说是蒋介石写的‘民族先锋‘的金字大匾。后面的匾据说是何应钦等人的。


其余几个大队是由公安局的保安警察大队,陆,海军的军乐队,陆军第五师和吴淞要塞司令部各一营。还有千奇百怪的部门什么救火会,保卫团,童子论。缉私营,侦缉队,工会什么组成的队伍,还有乱七八糟的团体旗伞。


这也太猛了点把,我对着小睫呐呐的说,我对你哥哥现在是佩服啊,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啊,我对他的仰慕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而一发不可收拾。。。说的扬峥面红耳赤滴。


“呵呵!!哥,回去我帮你骂他啊,你别气了哦,恩,其实很好看啊!平时也看不到这么多人来这里演戏啊,很热闹哦!”小睫兴奋的像麻雀一样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看着兴奋的小睫我只好说,哎,你高兴就成,谁叫偶疼你呢。


车队随着滚滚人流慢慢的前进,我在车里不断的埋怨扬峥,只到中午我们才挤进公董局大楼,看着无数的中外记者,我对扬峥说了句,你去搞定把,再搞不定你就可以去死了。


进入公董局的会场后,首先是开始谈判,但在我的执意下,我并没有进去参加谈判,我一句我是投资人其他什么都不管就把他们给打发了。


二楼准备了酒会,我和小睫一起走到酒会里面去转转,看的出小睫对于社交比较热心,很快的和那些个小姐夫人打成一片,我在里面无聊的溜达,很快我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很多俄国美女,很多长的不错的俄国女孩,夫人在会场四处游动,给我怪怪的感觉。


拿了杯红酒靠在角落里欣赏美女,不断的对里面美女打分,正忙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杜月笙带着潇潇走了过来。


“老弟,你怎么在这里?没进去谈判吗?”杜月笙看着我奇怪的说


呵呵!这个谈判的苦差使交给扬峥了,我不喜欢和人谈判,我喜欢结果。对了,我说大哥今天怎么搞这么大的场面哦!


“那还不是你那扬总经理说的,我不过是动用了点自己的实力罢了”。杜月笙淡淡的说。


看见潇潇猛盯着我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小嘴一动一动滴。潇潇,你喜欢什么东西?告诉大哥,我去帮你拿。我赶紧转移下话题。


“我说,你叫我大哥,又要我女儿叫你大哥,你这算什么意思?”杜月笙开始拿我涮起来。


我~~~我叫你爷爷成不?潇潇,咱们年轻人去外面走走,这里比较适合你爸爸这样的老年人聚会,说完我拉着潇潇跑了出去,留下目瞪口呆的杜月笙,他还在感慨我怎么就把他的闺女给骗走了呢。


无聊的谈判持续到晚上才结束,我和小睫,潇潇一起谈天说地,总算是比较融洽,我心里乐姿姿的。想到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双美投入我的怀抱,我乐的嘿嘿暗笑。


会议的结果很快出来了,自由贸易的项目基本由,美,德,英,法,华五国包囊。其中主体工程50%被美国拿下,20%被英国和法国共同拿下,德国,华夏拿下其他的项目,其他国家不同程度的拿到了部分小单,可以说是皆大欢喜把。


在晚上的庆功宴会上,民国政府孔祥熙,宋子文都出席了宴会,而小睫和潇潇则大放异彩,尤其是小睫特殊身份(扬峥的妹妹)成为宴会上的明星人物,作为主角的我,除了各国领事知道外,基本不知道我这人的存在。杜月笙在整个事件中起到了中间人的角色,和各个国家的关系大大的拉进了。


会后,我和杜月笙,扬峥,孔祥熙,宋子文密谈一晚,秘密达成一系列的协议,主要是对我的公司放宽政策等等,而我则付出每年支持他们私人200W大洋的要求。


夜深人静,告别了杜月笙和潇潇后,车队开始回宅子。


路上我抱着小睫,此时她因为一天的社交活动沉沉睡去,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发梢,看着睡梦中的她,静静的看着,心早飞到九天云外去了,上海的事情告一段落了,斯迪文的电报早就在催我尽快前去纽约,我也是要去一趟美国了,毕竟那里是我工业兴国的重要环节,不得不去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