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汉水之畔初见伊人,却叫人一见不能忘怀。

这个故事很特殊,一路都是伊人追着那个年轻人跑,一路的被动,一路的无奈,一路的心酸。

这个伊人名叫周芷若。

周芷若,一个渔家女子竟有着一个如此清雅的名字。

曾记否当年汉水畔的那个女孩儿一口口将饭喂进张无忌口中;曾记否当年汉水畔的那个女孩儿取出白丝绢替张无忌轻轻拭去泪水;曾记否当年汉水畔的那个女孩儿郑重嘱咐张无忌男儿有泪不轻弹......

佳人软语应犹在,只是谁又可知以后的事竟会是这样。

喜堂上怨气乍现:“各位亲眼所见,是他负我,非我负他。自今而后,周芷若和姓张的恩断义绝。”语毕珠碎人走,只留下阵阵余音“我周芷若不雪今日之辱,有如此珠!”一堂前辈呆呆相望,事情怎么会是这样?

从那日起,芷若一改往昔的善良,出手狠毒阴辣。经历万安寺一役,再到那日的喜堂悔婚,她真的再经受不住打击,坚强的外表下是一颗脆弱的心啊。她只不过是在被迫下做错事的孩子,日日夜夜受到良心的折磨,好痛苦,这本不是她该受的苦为什么要她煎熬着,不公平!

万安寺的那晚她失去了选择权;喜堂上那日她失去了知情权。为什么芷若是如此的被动,只因她的善良吗,就一如小昭到头来一无所有。唉,正应验了那句老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只有蛛儿的“死而复生”才使她稍怀安慰,其实芷若过的又何尝不辛苦呢。

到是真的感谢金庸先生末了软下心来给了倚天一个模棱两可的结局,也留给我们一个可作遐想的未来吧。

又见那个可爱的芷若,所谓一人依旧在水一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