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无命

雇佣兵团长 收藏 0 37
导读:荆无命

一个只有一面的硬币是无法掷出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把只有单刃的剑是无法刺出耀眼的双锋。于是有人抖动右腕,生出好几朵剑花,花是在剑尖,如你所想,它先是绽放,随后枯萎;而另一些人用左腕代替了右腕,花开的时候是同样灿烂,但那些花却是先枯萎,然后绽放。

这两部分人,我们都称为剑客。他们各自创造出了各自的世界,是用一只手把剑斜斜地刺出,破空的风声如水波般向四周蔓延,直至力量的尽端。但最大的圆圈永远只有一个,而这个世界中的花也只是用着一种规律新陈代谢,除了那个叫做荆无命的人。没有人知道他手中的花会开在哪里,有一天,有人终于知道了,但他不能欢呼雀跃,那个叫上官飞的人用自己的错误洗清了自己的罪孽,他闭上眼睛的时候才知道,花是不会自己开放的,那个叫荆无命的人已经终止了生命的新陈代谢。

当右手成为一个因经常被使用而作为挥剑用的规律时,左手并没有哭泣,被遗忘的它只是静侯着,有一天,一个将剑插在腰带右边,剑柄却朝左的人把左手从一个始终屈于右手之下的位置变到到了一个反置的状况。左手剑行走江湖,必然是剑走偏锋,招式皆反而且更加辛辣诡秘。试想,若是花先谢而后开,会是一种怎样的奇观呢?

荆无命初出江湖,左手剑就成了他的标志,而这时,右手处到一个更低的位置,可怨声并没有出现,后来才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花绽放的时候。荆无命不但还会右手剑,而且比左手剑更快,于是出现了两个世界同时在运行中,分不清的时候就必须以生命作为代价来换得真实,这时,一种假象被揭穿了,可真相是在假象的后面吗?

虚幻与真实交错运行,明线和暗线垂直延伸,荆无命开始苦练左手剑的时候,代价已经付出了,而同时,在左手剑的背后,还有右手剑形成了一堵坚实的盾。剑在展开时,是能开放出花朵,映照着两个不同的世界,那么人在江湖中,是否也能构建起两个不同的世界?剑为明,人为暗,出剑为实,人性为虚,虚虚实实,明明暗暗折射出一个灰色的江湖。

只有当那个叫上官金虹的人踏出第一步时,荆无命才会踏入第二步,然后,前者踏下第三步,后者踏入第四步,如此的和谐统一,就像一个人生命中的每一步一样。尽管每个人都知道两只脚在行走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的区分。

但是要怎样才能让四只脚踏出如此奇妙的步伐呢?

很多人都称那个叫上官金虹的人为帮主,而荆无命则是“金钱帮”第一打手。这种关系在表面上显得如此的普通,以至于大部分人看不出那种步伐的奇妙。但李寻欢不同,当他第一次见到这两个人时,就为这种步伐所吸引,李寻欢内心紧缩的感觉绝不是觉得有趣,而只是觉得有些可怕,天底下有谁还能抵挡的住这两人配合的进攻呢?

可事实把另一种状况写入了故事,谁都没有尝试过这种奇妙配合的进攻,甚至等到“他败了”这句惊天动地的言语说出时,仍旧没有。一种假设把那个叫上官金虹的人归入了死亡的圆圈,他是需要用自身去验证那句江湖流传最广的话:“小李飞刀,例不虚发”。可为何那个叫荆无命的人在表面上仍无动于衷,不论是在先前的遭遇上官的冷落,还是在如今的目睹上官的死亡!

于是另一种假设出炉了,如同刚好练就的上古神兵一般,自然而然地从一个叫古龙的人的口中吐出:“他这一生,只忠于一个人——上官金虹,他的生命,甚至连他的灵魂都是属于上官金虹的。”甚至,他就是上官金虹的影子。

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光线的温度,就像每个人都有一个称为影子的事物始终追随自己。于是,疑问产生了,生命若是消亡,影子可还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还有,生命又怎能摆脱得了影子的追随?

这些疑问并不能被解答,这里的不能或许也还有不愿、不想、不会、不可以的意思。但答案并不比现实重要,所以,我只有收回被模糊的视线,再来看看一个人的写照。

“无论谁被这双眼睛瞧了一眼,心里都会觉得很不舒服,很闷,闷得像是要窒息,甚至想呕吐。

因为那根本不是双人的眼睛,也不是野兽的眼睛。

但这双眼睛却是死的。

他漠视一切情感,一切生命——甚至他自己的生命!“很少有人能已经死亡但又仍旧生存着,在这里,荆无命死去的只是一双眼睛——是一种可以被称为“心灵的窗户”的事物。后来,只有一个人,是已经死亡但又活的好好的,那个人的名字叫做楚留香。

如果我把死亡作为一个点摆在某个恰当的位置上,那么从一个端上用全身接近死亡的人的是楚留香,是一种神秘传奇到极至以至于只有用“死亡”才能形容的气息;而从另一个端用眼睛接近死亡的人的就是荆无命,他的灵魂已经不属于自己,但还有一份痛苦的折磨着他,就在他静静地守候即将从林仙儿身边走开的上官金虹的时候,这到底是一个活人,还是一个死物呢?

我无法回答,但我知道只有在两个地方,他才是他自己,一个是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不杀你,只因为你是阿飞!”,而另一个则是在阿飞用同样的话“回答”时:“我不杀你,只因为你是荆无命!”。当这两个极为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的人对面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物理名词:空间折叠。

仍是拔剑,但却没有收回,浪同样也是千层,只是一个人是因为爱获得重生,但另一个人却需要用恨来继续生存。这也是报复,只是若黑暗已经结束,黎明还会远吗?

但还是别忘了,有一个地方是永远都看不见太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