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古有高山流水,以一曲而定知音,唯因听音者虽众多,然悟其意却只有一人而已。这千金易得,知音难寻,似已成定论,纵岁月流转,也无一人能破此定律,难怪古来今往,众人皆慨叹: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却不是因为不愿寻二三知己,只不过这唯一的一位,也是如大海捞针般,只可遇不可求!

若已是容颜苍老,垂暮晚年,能否自问:一生可曾遇一知己?若然,他日能遇故知,必不能抑制,任凭老泪纵横。这数十年得失早已是过眼云烟,只是谈笑间就能挥手去,可这老友真情,又岂能任时间淡漠?仍记得,那日秉烛夜谈,听君一席话已胜十年书,而更不止如此,于心已是明了,这世上还能有一人能知我,够了,足矣,这又岂是其他任何事可以替代的呢?

我不曾知晓,金无望,这个外表冰冷内心火热的铁汉子,可曾想过上面的一切。但我清楚的看到了他内心的震动,这个如岩石般倔强、冷漠的男人竟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感激之情,就在沈浪说出那句:“在下从不愿失礼于天下豪杰,金兄既是英雄,在下自当以礼相待!”,这人竟能不顾敌对的立场,而以礼相待,英雄,确是英雄也,这英雄是不能逃出惺惺相惜的圈子!

而这仍不够,此时沈浪只是给予了金无望最基本的尊重,在沈浪眼中露出的敬意是对一个真正的汉子,真正的英雄发出的,所以在投桃报李的金无望眼中有着的只是相同的敬意。

只有到了那时,当这个如冰岩般的汉子第一次露出真正的微笑,吐出那两个最普通但对他来说却最难得说出口的“多谢”时,我知道,他从内心深处感动了,为了这个陌生的“敌人”,更是为了这个唯一的知己!这冷漠沉默的怪人第一次说出了一长段话,他是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

“沈浪与金无望相处数日,金无望只有此刻这的微笑,才是真正从心底发出来的,沈浪含笑问道:”你谢我什么?‘金无望道:“你一心想追寻快活王的下落,又明知那司徙变此番必是回复快活王的,你本可在暗中跟踪与他,但司徒也已见到你我一路同行,你若跟踪于他,我难免因此获罪,于是你便为了我将这大好机会放弃,你如此对我,口中却绝无片言只字有示恩于我之意,我怎能不谢你?‘”

这冷漠沉默的怪人,此刻竟一连串说出这么长一番话来,而且语声中已微有激动之意。

沈浪叹道:“朋友贵在相知,你既知我心,我夫复何求?‘两人目光相望一眼,但见彼此肝胆相照,言语已是多余。”

好一个朋友贵相知,但求肝胆相照!交友至此,言语更是多余!好一个夫复何求!金无望得遇沈浪,固然已是无求,而沈浪得遇金无望,亦是人生之幸事!

而及至金无望放了金不换,众人皆不理解,只有沈浪说:“我却早已知道金兄必定会放他的。”、“金不换虽对金无望不仁,但金无望却不能对金不换不义……是么?若换了我是金无望,我也要放的。”这话刚一出口,金无望已是惨笑:“多谢……”。

这是他第二次说出“多谢”二字,而对象亦正是沈浪。古龙这时候加上了一句:“能了解一个人,有时确实比救他性命困难得多,而一个孤僻倔强的人被人了解,心中的感激,更非言语所能形容。”虽有点“画蛇添足”之嫌,但我仍自欣然,古龙是说出了我们心中所想的话,可这令人激动的事情又有什么不可以多说一遍呢?难道真非得要这一切都自己“理解出”才算是优秀的表达吗?

所以我兀自感动,为这真诚、真挚的友情而感动,为这个冰冷的汉子和这个时刻微笑着的“神话”而感动!这友情至深处,竟也是不下于任何其他的浓烈的感情!

而后来金无望为了顾及沈浪的安危,而不顾自己的生死,拼死向王怜花击出一掌,这种友情之花结出的果实竟是如此的凄艳,这飘自金无望那条折断的手臂的血花,是有一股血腥的味道,但更有一种壮烈的美丽,只因那是源自那伟大的友情。

这个外表冷漠的铁汉子最后终于还是离开了,只是为了不拖累沈浪,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这本该是有着凄凉的背影——这断臂后的生存,可我看到的更多的却只是那风萧萧兮的豪壮,他并没有离开……

……

你看他不是张开了双臂,拥住了沈浪,在全文的最后,他终于流泪了,就为了这久别重逢!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