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二部:乱 象 第二九回、穆罕默德传密信言大陆接收难民第二师长下决心令港区全面军管

科学教育出版社 收藏 0 12
导读: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二部:乱 象 第二九回、穆罕默德传密信言大陆接收难民第二师长下决心令港区全面军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


■第二九回、穆罕默德传密信言大陆接收难民

 第二师长下决心令港区全面军管


就在沙覆舟与劳燕飞离席而去,贵宾楼外面闹得天翻地覆之时,商千里终于有了一个与穆罕默德先生密谈的机会。他向师参谋长吕钦州使了一个眼色,吕钦州站起身来,从屋角的文件柜中抽出一只非常小巧精致的公文箱放在了穆罕默德先生的面前,并且“啪!”的一声打开了箱盖。

穆罕默德先生露出了欣喜与惊诧的神色:“这是做什么?师长先生?”“这是我个人对贵国慈善事业的一点捐助,拜请穆罕默德先生做秘密的全权处置。”商千里特地强调了“贵国”、“秘密”两个单词,他要使穆罕默德理解自己真正的用意。

穆罕默德先生用那只大大的左手轻轻按下了箱盖:“恭敬不如从命,我在这里就谢谢商先生了。”然后他将这只小公文箱塞入了他那从不离身的大号旅行包中。

穆罕默德先生狡黠地笑了笑:“我想商先生一定有事垂教,请让我先猜一猜。”“哦?穆罕默德先生真是一位机敏过人的聪明人呀!”商千里半是恭维、半是钦佩地回答。穆罕默德先生抽出西服中的记事本,用签字笔书写了一行英文。人高字也大,商千里看得清清楚楚:“商先生想问的问题是:可以向哪里输出难民?”商千里与穆罕默德先生四目对视,不由得心领神会地哈哈大笑起来。

商千里试探着:“我只想拜托穆罕默德先生与各个民主国家接触一下,请他们暂时帮助接收基隆市的难民……”

“恕我直言,你的想法过于简单。根据我多年从事难民工作的感受来讲,欧洲诸国对迫害本国人民的专制制度是深恶痛绝,他们对难民的同情也是真诚的。但这些国家大部分国小人稠,即使是拥进几万难民,也合给他们自身带来巨大的社会灾难。而像美国、加拿大这样的传统的移民国家而言,他们愿意按受的是有资产、掌握对他们国家有用的专业知识的人才。两个国家从来不按受传统意义上的难民!再者说,那些民主国家复杂而冗长的接收难民程序一拖就无时日可待。恐怕到那时台湾难民也早已饿死在基隆市的街头了!”

“按您这样的讲法,那只有将难民遣送回原居住地了?可他们的家已经被暴徒破坏或占据,失去了生存的可能了!如果把他们送回台北,那情况只能比留在这里更糟糕!我想穆罕默德先生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吧?”商千里有些失望,可他的话有些棉里藏针。穆罕默德先生依然用他那狡黠的笑容面对商千里的诘难,看来他已经是“尽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老油子了。他又在记事本上书写了一行大字,递到商千里的面前——“将难民送到大陆!”这怎么可能?商千里看完字条后第一反应就是无比的惊诧,这两日他设想了无数的方案,就是没敢想把难民们送往大陆!

“这当然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可拿什么运输工具送?再说大陆能接收吗?”商千里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个嘛……”穆罕默德先生看了看身边的吕钦州欲言又止。“吕参谋长是参与最高决策的长官之一,你有话尽管放心地讲。”商千里给穆罕默德先生吃了一颗定心丸。“好!这是一件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明。”

穆罕默德先生下了决心。他凑近商千里,压低声音讲道:“我从纽约出发前,大陆驻联合国特命全权大使汪榕培先生向我表示,大陆最高领导层承诺,愿意无条件接受台湾难民。但这是一个不便公开的承诺,以免引起台湾居民大规模无序地流向大陆!而且他还委托我在台湾寻找可以合作的政治领导人,并传递这个口信。我认为商先生就是这个合适的人选。”

“太好了!这些受苦受难的人们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可运输的船只如何解决呢?”商千里感到了自己在台海第一次在两岸政治斗争中的份量,可他在高兴之余还有一丝的疑虑。穆罕默德先生实际上一直就掌控着谈话的起承转合,他胸有成竹地一笑:“你们的统治者黎先生已经同意联合国难民署的物资进入基隆港,我们的物资是从大陆采购的、船舶是从大陆租赁的,而且从明天起就要进入基隆港了。一切我们都安排好了,你们只要负责安全地将难民送上船、护送出港就万事大吉了!”

商千里对“统治者”这个名词有些不快,台湾实行的是民主政治,什么时候出了个古罗马时代的专制强人了?不过细细一想,穆罕默德先生的这个英文辞汇对今天的台湾而言,用得还真是十分贴切!

“好!”近两日来关系到十几万难民的生死福祉,让商千里寝食难安的问题终于有了眉目,商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可他内心清楚,这件事自己要冒极大的政治风险。多年的军旅生涯让商千里早已明白了一个道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情既然临到自己身上,只能胆大心细、先干了再说了!商千里觉得刚才的馈赠真是太有价值了,他马上起身紧紧地握住穆罕默德先生那大大的双手,他的手完全被那粗厚的手掌包裹在里面:“谢谢!谢谢穆罕默德先生的大力帮忙!我代表基隆市与台北市的全体市民真心地感谢你!”

“最大限度地降低难民们所受的苦难,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商先生不必客气,恕我还有一直言相告:根据我在世界各地处理难民事务的经验看,台湾政治的变数只是刚刚开始,台海关系更大的变化还在后边。据此判断,更大的台湾难民潮还在后面,请商先生早做淮备!” 穆罕默德先生的这句话击得商千里猛地一怔,他清晰地理解了穆罕默德先生话中的含意。商千里是属于倾向大陆不会真正对台动武的台湾一族,多年来台湾的绿营政治家及绿营民众也被这种政治氛围所笼罩。当商千里初次听到这种局外人的逆耳之言,仿佛醍醐灌顶、一下子被震醒了。

也许这把真正的达摩克利斯战争之剑已经高悬在台湾人的头上了!“这是一个秘密联系办法,在紧急关头商师长可与大陆高层领导人直接联系……”穆罕默德先生将一个卫星电话与小小的纸条塞到了商千里的手中。这时,外面的楼道里响起一阵嘈杂的人声,原来是沙覆舟、劳燕飞已经回来了。商千里与穆罕默德先生起身握手告别,四目相视两人都不由得会心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国际大小政治事件上的得失成败也许总是在这种人性与人性的折冲与沟通之中。

劳燕飞要在贵宾楼他自己的房中与穆罕默德先生有着不为他人所知的秘密公干,于是穆罕默德先生在邀请之下依然还提着那永不离身的旅行包进入了劳燕飞的房间。

晏德谦在他那豪华的灵溪山的公馆心焦地等待着劳燕飞。蓟运河与他的家人、战友还在欢宴着杰妮芙,也许他也期待着与她能良宵一夜胜千金呢。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任务、欲望、幸福在忙碌和企盼,这也是另一种能够不断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始推动力吧。

负责对难民具体操作的商千里等人却没有这份悠闲的心境。几乎就在劳燕飞与穆罕默德开始谈判的同时,商千里与吕钦州向沙覆舟简要介绍了穆罕默德传达的中国大陆驻联合国大使的口讯。三人一致决定马上召集团以上长官开会,秘密商讨将滞留在基隆的台北市难民送出台湾的计划。这时已是八月九日晚十时二十分了。

台湾的军官大部分是从排长做起,他们都适应了部队严格的作息时间,所以团长们此时都在家中,有几个还上了床。军令如山倒,师参谋部的电话通知立刻将他们一个个从床上揪了起来,每个人都用早起床的速度打扮整齐迅速走出了家门。而此时心中最不快乐的人就数他们那一个个娇若睡莲的美丽妻子们了。这正是“铺就了软榻,卸去了锦裘。慌忙忙轻勾了脸儿,却不知那个人儿又去何处?”

军用悍马越野小汽车的超强引擎又接连不断地在贵宾楼前响起,然后又一个个悄然无声。各团长官们在门卫的一次次持枪敬礼后走进了贵宾楼,小停车场上留下了十几个卫士与司机,他们只能借着抽烟与与无聊的闲扯来捱过这本应是美梦连连的良宵。

由于在团长们到来之前,商千里三人经过商议已经有了一个腹案,所以在详尽地介绍了情况后就马上分配了任务。商千里巡视着在座军官一个个年轻英气的面孔,他此时的心中非常的沉重。这些年来,台军进行了无数的实战演习与沙盘预演。田旱谷、林苑天这帮人信誓旦旦地保证:台军完全有能力拒大陆于台岛之外!

可每一个真正研究了两次伊战的军人都深深地知道:台湾距大陆最远处都在二百公里以内,如果大陆毫无节制的以火力覆盖全台湾岛,那么台湾岛也就片瓦无存了,大陆登岛不登岛对于多年繁荣化为灰烬、非死即伤的台湾人来讲还有什么实质的意义!他现在开始怀疑自己从前对美国阻止大陆攻台决心的期望值是不是太高了?商千里清楚地知道,万一发生战争,眼前这些虎虎有生气的青年人和他们的同龄部下,必定是先被牺牲的炮灰。

商千里宣布散会,团长们纷纷敬礼离席。当戴秉义与其他团长一同走出贵宾楼大门时,后面跑出来一个参谋高喊了一声:“戴秉义上校请留步,师座有请!”公开任务中还有秘密安排,这在军队中是常有的事情,别的团长也不介意,大家都向戴秉义挥手告别,然后上了各自的车子,沉寂了半天的小停车场又人声、发功机声响成一片。随着五辆悍马车轰鸣着依次驶去,小停车场又一次地人谙马寂了。

看到三位师部的主要长官都表情严肃地看着自己,戴秉义有些不知所措了。小会议室内虽然凉爽宜人,但他的双手手心已是潮漉漉的了。幸好商千里没有让他长时间忍受这种被人审视目光的煎熬:“戴团长,你是在港口直接安排难民上船的,任务最重要,困难也最多。你对自己的任务有什么考虑,有什么困难现在可以向我们谈谈。看看师里还可以再为你创造一些什么条件?”

“我本想回去打个报告,现在三位长官既然下问,那属下也就知无不言了。”戴秉义一向直来直去“任何事情都必须有源才有序。难民出港,‘源’在每日离港商船可乘载的乘客数量。所以这第一点要由我团每日与准备离港的商船协商,编造上船的人数与时间计划提前报告师部,由师部再向各团下达命令组织并护送难民至港口登船,不能任由难民无组织地拥向港区。”商千里看了看沙覆舟与吕钦州,点头应允:“就这么办。”

“谢谢师长!”戴秉义得到师长首肯于是又说了下去“第二点,基隆港从现在起进行军事管制,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港区,以免发生不测事件。”“这一点也照办!” 沙覆舟代表师长表了态。“谢谢沙副师长。这第三点,登船的地方必须保证有足够的食物、饮水供应,必须设一个检疫站以符合难民出港的健康要求。同时还要设一个医疗救护站以济不时之需。”

戴秉义提出了第二个要求。“联合国难民署采购的自大陆宁波港出发的三条运输救济物资的散装货轮八月十日、也就是明天就要进入基隆港了。食品与饮用水是没有问题的。医疗救护站可以从师野战医院抽调人员与物资组成。”这件事原本由吕钦州负责,所以他做了肯定的回答。

“谢谢吕参谋长。港区是一个复杂而又充满了物质诱惑的地方,在这多难之秋难免有些居心叵测的歹徒要趁火打劫。如果完全依靠平日里政府的警察与司法系统的力量,一旦出现事态恐怕就无法控制。所以……所以这第四点是:我要派一个胆大心细、勇于任事的部下负责港区的安全工作,要赋予他相当的权柄与现场执法权力,以震慑台北市那样的不法之徒。而且,要请师长为他的行为承担责任。”戴秉义终于讲出了最难以启齿的要求。

“哦……商千里沉吟了一下,他又与副师长、参谋长对视了一下。两个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戴秉义开出的条件是:如果没有临机处置的权力、事后又不能免责他是不会接这个烫手山芋的。“那你说说你心中的人选吧。”商千里决定先不置可否。“我建议将蓟运河连长提为少校,让他以师军法处港区执法队长的身份全权负责港区的秩序,他可以不受我的指挥,直接向师部负责。”

听了戴秉义的人选,商千里三人都不由得心里一动,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继续说你的!”商千里急于想知道戴秉义推荐蓟运河的理由。“蓟连长最大的优点是勇于负责,遇事有随机处置的勇气和能力。在现在法制受到破坏、执法者与犯法者的界限非常模糊的状态下,谨小慎微之人会因犹豫不决、处置不力而使小患变成大事。我看台湾的暴徒害怕的不是法律,而是害怕比他们更凶暴的武力。遇上台北市那样作恶的暴徒,揍得他们骨断筋折比任何法律来得都直接有效!而且蓟连长是个对任何人都可以张牙舞爪,但对上司却言听计从、恭谨服从的好军人。”

戴秉义最后一句话促使商千里下了决心:“好!就照你说的办。蓟运河可以挂师执法队的名义,还归你直接指挥。可是你们不能私自处决所抓到的匪徒!台湾可还是个民主法制社会!”商千里刚才也听副师长讲了蓟运河殴打晏德谦的事情,可他深知做事情还必须使用蓟运河这种胆大之人,谦谦君子在暴力的面前只能是无能的代名词。但民主法制的原则是不能逾越的,所以他又叮嘱了戴秉义一句。“是!请师座放心,属下自有分寸。我明天一早就开始执行任务!”戴秉义起立敬礼。

水晶之夜事件引发的台湾政局危机在穆罕默德先生与杰妮芙小姐两份比较公正的报告下慢慢地弥散了,台湾没有受到禁运的紧急制裁。但在国际舆论的重大压力下,黎沃生也终于下令开放基隆港,八月十日下午,挂着联合国旗帜的大陆散装货船“滁州号”等三艘货轮便驶进了基隆港的散货码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