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五章 壮哉松山 第五节

唐戈 收藏 0 17
导读: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五章 壮哉松山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刘大力额头上渗出冷汗。副军长李弥亲自打电话垂问,足以说明中国远征军第八军各级长官对进攻松山各部队的高度关注,而李弥的话措词严厉,犹如千钧重弹,狠狠地砸到刘大力的心头。

刘大力手捧着电话,微微吐出一口长气,沉声说:“军座,我团连日苦战,弟兄们死伤惨重……”李弥打断刘大力的话:“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松山我们志在必得!你们团打没了,别的团也会接着打,弟兄们都殉国了,我李弥接着往上冲!”刘大力说:“军座,我认为现今不是攻占一块山头的事,而是咋能消灭鬼子……”李弥大声怒斥:“废话,攻占山头不就是消灭鬼子吗?刘大力,立即组织进攻。你如果贪生怕死,违抗军令,老子就军法从事!”不等刘大力再说,李弥已经“啪”的摔掉电话。

刘大力脸色铁青,放下电话。

彭正枫看着刘大力,轻声问:“团长,军座发火了?”刘大力点点头,紧了紧腰带,抓过一顶钢盔戴上,大声命令:“二营,组织火力掩护。三营,跟我上!”彭正枫大急,喊道:“团长,你不能上!”刘大力厉声说:“我刘大力不是他妈贪生怕死的老鼠!”詹姆士伸手抓住刘大力的胳膊,大声说:“刘,我非常敬佩你的勇敢,可是作为指挥官,只有勇敢是不够的,还需要冷静。”

刘大力看着詹姆士,怔然无语。詹姆士拍了拍刘大力的肩膀,笑了一下,说:“战场上,面对胜负,每个人的内心都很急躁,但是作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官,需要保持头脑的冷静。毕竟,指挥官的职责是指挥战斗,是要用最小的代价夺取战斗的胜利,而不是和士兵一样冲锋。”刘大力说:“谢谢提醒。你的中国话说得很不错。”詹姆士耸了耸肩膀,笑着说:“我也谢谢您的夸奖。刘,你是不轻易赞扬别人的人,得到你的夸奖很荣幸。”

刘大力伏在大炸弹坑里,仰望着滚龙坡,紧皱眉头,却琢磨不出好些的进攻办法。冲锋的号声又响了起来,三营长挥臂大喝:“弟兄们,冲!”三营的士兵跃出战壕,向山坡上攀登,冲向日军阵地。

刘大力举着望远镜,看着中国士兵攀近日军的阵地,日军的暗堡中机枪口闪烁出刺眼的火光,手榴弹在中国士兵中间爆炸,中国士兵纷纷倒地,滚下山坡。

刘大力紧咬着嘴唇,放下望远镜,转过头,看着詹姆士。詹姆士微微摇了摇头,用英语说了句:“英勇的士兵,悲壮的进攻!”

太阳渐渐偏西,缓慢地坠向松山背后的大垭口。厚重的云层在向大垭口聚拢,犹似巨大的移动的山峦。透过云层的缝隙,残阳将血样的余晖洒在怒江峡谷的崇山峻岭间,洒在流满了中国士兵鲜血的松山上。

刘大力看着退下来的士兵,满脸疲惫,坐在山坡下,彼此背靠着背,抱着枪,打起了盹。暮色里,彭正枫指挥着卫生兵和民夫,抬着担架,忙着向野战医院运送伤员。刘大力抬起头,望着满天云霞,深深吸了口充满硝烟气味的空气,喟然长叹。威廉站在刘大力身旁,听着躺在担架上的伤员们的呻吟声,脸色凝重,低声说:“刘,我们会想出办法的。”刘大力说:“希望会吧。”

风,掠过山岗,卷起地上的落叶,挥洒到峡谷里。乌云翻卷涌动着,漫布天空,遮蔽了满天的繁星。闪电划破云层,犹如狰狞的火蛇,在云层间乱蹿,映得山川河流忽明忽暗。轰轰隆隆的雷声,好似同时擂响的千万面战鼓,震撼着天地间的万物。

倾盆大雨骤然而至,黄豆大的雨点被狂风裹挟着四处乱砸。

刘大力静静地坐在团部内,听着风声、雨声、雷声,默然无语。

团部内漆黑一团,勤务兵要点亮马灯,被刘大力制止了。刘大力淡淡地说:“现今物质奇缺,咱们还是能够节省就节省些吧。”勤务兵汪三说:“咱们团即使要节省,也不在乎点盏灯了。”刘大力在黑暗中笑了笑,说:“我不是为自己节省,是为了新团长节省。唉,松山打不下来,咱们的咽喉要道被鬼子掐死了,粮秣、弹药很难运上来呀。”汪三听着刘大力的话,虽然懵懵懂懂没听明白,却也不敢继续深问。

临时搭建的团部,顶棚只是覆盖着些树枝和杂草,此时大雨倾盆,雨水顺着树枝长草的缝隙流下来,团部内的积水已经漫过了脚脖子。团部内的帆布、雨衣、雨伞,都覆盖在作战地图、电台和野战电话上。团部外是滂沱大雨,团部内是连绵小雨,刘大力的军衣被雨水淋湿了,粘在身上。

不绝于耳的轰隆隆的雷声中,忽然传来一声闷响。这声闷响,在轰轰隆隆的雷声中虽然并不是很大,甚至如果不仔细听,都难以分辨出与震耳的雷声有什么不同,却让刘大力的心竦然震动。刘大力猛然站起身,拨出腰间的手枪,快步冲出团部。汪三看着刘大力冲出团部,也拎起一支冲锋枪,紧跟着刘大力跑到团部外。

大雨滂沱中,划过空际的闪电眩目惊心,沉闷的雷鸣震天撼地。刘大力左手搭在额前,挡着雨水,眯着双眼,在疾风暴雨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詹姆士和威廉的帐篷前。汪三跑得急了,脚下一滑,“扑嗵”一声,摔倒在地,呛了满嘴的泥水。刘大力听着帐篷内的鼾声如雷鸣般惊天动地,心中略安。

汪三呼哧带喘地跑过来,低声问:“团长,出啥事了?”刘大力低声说:“没啥事。”帐篷内的鼾声停止了,帐篷撩开一角,威廉从帐篷里探出脑袋,问:“刘,是你吗?”刘大力蹲下身,说:“是我。”威廉说:“外面雨大,快到帐篷内避避。”刘大力说:“不用了,你们接着睡觉吧。”威廉真诚地说:“刘,你很辛苦,自己要注意休息。”刘大力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说了声:“谢谢。”就和汪三转身离开。

风雨声中,隐隐约约又传来几声声响。汪三也感觉到情势不对,低声说:“团长,是手榴弹爆炸。”警卫连连长于旗和十几名警卫连的士兵,头戴篾帽,身披蓑衣,迎面而来。乘着闪电的光亮,于旗看见了刘大力,跑过来,低声说:“团长,有枪声。”刘大力问:“搞清楚枪声从哪来的了吗?”于旗说:“弄不准,好像是前线指挥部。”刘大力紧张地问:“派人过去没有?”于旗说:“我派郑连副带一个排的弟兄过去了。”

刘大力和于旗向团部走去,远处忽然白光疾闪,“轰”的一声炸响,接着就是机枪“哒哒哒”的扫射声。刘大力骂了句:“肏他奶奶的,小鬼子摸到老子的阵地上来了!”于旗喊了句:“保护团长!”士兵们立即端着冲锋枪,围在刘大力身旁。

刘大力听了听枪声,说:“小鬼子的人不多。于旗,咱们从右翼包抄过去,干掉这些王八蛋。”于旗摘下帽子擦了把脸,说:“好,团长,说干就干。”

刘大力和于旗率领着十几名警卫连的士兵,手脚并用,向滚龙坡上爬去。雨水从山坡上“哗哗”的流下来,冲刷得本就陡峭的山坡滑得几乎无法踩踏。刘大力等人跌得浑身上下都是泥水,几名士兵更是跑丢了鞋子。刘大力和于旗爬到山腰,转而向左。

天空一道闪电闪过,刘大力看见几个人影弯着腰,正向山坡上爬过来。于旗帜大声乱喊:“啊啦呢妈拉巴子的?”向山坡上爬着的人听见于旗不伦不类地喊叫,就用日语大声喝问。于旗一面笑骂:“他妈的小鬼子,中了老子的诡计了。”一面端起冲锋枪就打。警卫连的士兵趴在山坡上,居高临下,开枪扫射。山坡下的日本兵猝不及防,被打倒了两人,余下的日本兵立即卧倒在地,举枪还击。

刘大力从枪口的闪光判断,山坡下的日本兵只有五人,就俯在于旗的耳旁,说:“你带三个弟兄,从那边包抄。我带三个弟兄,从这边包抄。”于旗说:“团长,多打少,咱们就这么干。”

雨大坡滑,上坡殊属不易,下坡却容易得很。刘大力躺倒在山坡上,双脚一蹬,屁股微抬,身体就滑了下去。

刘大力和三名警卫连的士兵滑到山坡下,挨近了日本兵,举枪就打。风狂雨大,日本兵根本没有发觉到刘大力四人从山坡上滑下来,又被打了个猝不及防,两名日本兵一死一伤。日本兵高声怒骂,调转枪口,对着刘大力等人扫射。刘大力和三名警卫连士兵打空了枪支弹匣里的子弹,早已滑下山坡。日本兵气极败坏之际,身后枪声又起,三名日本兵怪叫着倒在地上。剩下的日本兵瞧出情势不妙,大叫一声,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

于旗将山坡上的警卫连士兵集合到一起,只有三名士兵受了伤,其中一人被子弹打中了肚子。刘大力让警卫连的士兵扛着缴获的四挺轻机枪、三支三八大盖回营。在泥水里摸爬滚打,人人都像落水的鸭子,而从山坡上滑下时,雨水混合着泥沙灌满了裤子,迈步走动时,裤裆里的泥沙磨擦着大腿根,火辣辣的又痒又痛。

回到团部时,勤务兵已经点燃了马灯,彭正枫、詹姆士、威廉和几名参谋等在团部内,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团团乱转。

看见刘大力,彭正枫说:“团长,你去哪里了?小鬼子偷袭了三营,炸死了咱们四个弟兄,打伤了十来个。”刘大力说:“放心,这群杂种肏的没捡到便宜。”彭正枫看着士兵们扛进团部的轻机枪,有些难以置信,问:“你们把这伙鬼子消灭了?”于旗笑着说:“一个没跑,全部撩倒。”说着话,刘大力、于旗也顾不得许多,都脱得赤精条条,把裤子翻过来,拿到雨中冲洗净了泥沙。士兵们看到团长、连长如此以身作则,自然人人效仿。彭正枫和几名参谋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刘大力和于旗冲洗净了裤子上的泥沙,又套到身上。

风停下来,雨也不再像瓢泼般大了,终于渐渐止歇了。

天亮之前,刘大力靠在木桌上打了个盹,彭正枫和师部传令兵的话让刘大力惊醒过来。刘大力是听到传令兵说“进攻”两个字时几乎本能地站起身,问:“啥时候进攻?”传令兵看着刘大力,眨巴着眼睛没说话。彭正枫笑着说:“团长,你没听清楚。师部命令暂停进攻,立即组织工兵排,准备学习火焰喷射器。”刘大力问:“火焰喷射器是啥玩艺儿?”彭正枫笑着摇摇头,说:“火焰喷射器是美国人发明的新式武器,具体我也不十分清楚,上峰让保密。”

传令兵走后,彭正枫对刘大力说:“昨夜小鬼子趁着大雨偷袭了我们几处阵地,炸毁了炮兵团的几门重炮,打死打伤几十个弟兄,其中还有两名盟军顾问,第三零七团团副陈伟也负了伤。师部要我们夜间加强警戒,防止小鬼子乘着天黑偷袭。”刘大力吐出一口闷气,默然无语。

刘大力走出临时团部,雨过天晴,长空一碧,山川深谷,满目青翠。滂沱大雨洗净了松山上的硝烟气息,空气中透着难得的清新,即使被飞机、大炮轰炸得满杀焦土的山坡,似乎也有了几丝绿意。

刘大力心情略觉舒畅,转过头,看着彭正枫,想要说话,却看见彭正枫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的裤子。刘大力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奇怪地问彭正枫:“你瞅啥呀?”彭正枫笑着说:“团长,你的裤子破了。”刘大力伸手摸了摸屁股,触手光滑,原来裤子臀部破了,露出了屁股。刘大力笑了,说:“男人的屁股你们又不是自己没有,盯着老子的屁股瞧啥?有能耐瞧娘们的屁股去。”彭正枫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完了说:“团长,咱们的物资运不上来,没裤子给你换了。看来,团长要穿几天开裆裤了。”刘大力故意说:“没关系,比较凉快。”威廉耸了耸肩膀,笑着说:“刘,你的军裤很有特色,在美国会很流行。”

周威肩膀上包着纱布,陪着两名美国士兵走过来,说:“团长,盟军教官来了。”刘大力点点头,迎上去,与两名美国教官打着招呼。可是两名美国教官却不懂中国话,于是就由威廉充当翻译,彭正枫组织工兵排的士兵和两名美军教官学习火焰喷射器的使用方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