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花血月

8180296 收藏 3 19
导读:疯花血月

疯花血月


>>我不想说什么,真的不想....

>>因为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好

>>但是....听着Eminem的When I'm Gone....




PENNSYLVANIA AND PHILADELPHIA 如果你不喜欢他,或许你永远也无法倒着背这两个单词,我很清楚的记得,为了不忘记这个世界上最傲慢的国家的一个州名和一个市名,我将它们在纸上写了100遍。

ALLEN EZAIL IVERSON 如果你不喜欢他,或许你永远无法知道记得那个MIDDLE NAME,我很清楚的记得,为了永远记得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崇拜的运动员的MILDLE NAME,我将它在纸上抄了10遍。

公元1998年的夏天,一个只会在乒乓球桌前体会到快乐的我,一个只能在羽毛球场前感受到兴奋的我,在电视机前发现了地球上这个和我老爸同辈的运动。听话到几乎叛逆的我那天破天荒的没有在10点前关上房间的电视机,于是,才发生了接下来8年内的一切……

……我和往常一样用一分钟时间刷牙洗脸,用一分钟吃完早饭,用两分钟走到学校,用一分钟出现在自己的座位。我没有坐下,我径直走向了阿翔的座位,向他描述了昨天我看见的一切,他没有理解我说的到底是谁,直到我说——“他穿的是3号”

“阿伦.艾弗森!”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感叹句;

“他很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用感叹句;

“你喜欢他?我喜欢的是加内特”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恢复了平静。

阿-伦.艾-弗-森,是我这辈子听到的第一个正式的外国家伙的全名,甚至排在比尔.克林顿之前。

……76人赢了!半年后,我宣布我彻底和中国最骄傲的运动说拜拜,因为,这辈子,我想我再也容不下任何运动了。

12岁到15岁,我无法从篮球公园和体育新闻以外的任何地方知道关于他的任何消息,我能做的,只是不断的打球。水泥地里,我甚至连皮球都不会拍,但我知道我正努力的把球放进那个有两个我那么高的圈圈里;篮球场上,我甚至连上篮都学不会,但我知道我正努力去抢断我能到手的每一个球;三分线外,我甚至我砸的用扔的还是碰不到篮筐的任何一部分,但我知道我正努力朝那个神圣的圆圈接近。我知道,没身高没弹跳没体重的我应该没有任何篮球的细胞。但我也知道,我的偶像是这个星球上最接近常人的神。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说他的不是,虽然我似乎也没有什么报复那些人的本事。

“如果76人不拿总冠军,那我绝对不可能考上重点高中!”这是我在湖人和76人总决赛时对支持湖人的老爸的挑战宣言,我可以用我的前途来捍卫我的偶像,我的眼眶当时是湿的。谁都知道结果,当然,也知道我无论从心愿和决心上都追随了我的崇拜者。

15岁到18岁,我已经可以从各种途径来熟悉我想知道的一切信息,我能做的,还是不断的打球。煤渣地上,我从单手上篮变成了双手护球上篮,尽管还是N多次被断;篮球场上,我从双手抛投变成了单手投篮,尽管因为力量的原因我一个学期都无法再碰到好不容易才接近的三分线;体育馆里,我从只会抢断边学会了怎样抢篮板,尽管我甚至还很容易输给那些比我矮的人。我知道,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训练的我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甚至业余的篮球运动员,但我也知道,我的偶像是这个星球上最接近神的常人。

“AI太毒了,AI命中率太低了”我很荣幸的找到一群和我偶像作对的人,我们整天讨论着比赛,整天吵闹着比赛,整天唠嗑着比赛,整天虽烦着比赛。只要那一天,谁的偶像赢了,谁赢的最多,谁的数据最漂亮,他可以有资本炫耀一整天!他可以,只因为他让他可以。我可以花除上学以外的所有时间都坐在电脑面前,把我当天能刮到的所有信息输入我为他准备的个人网站里,一个从来没有任何浏览量的属于我的个人网站。“HG,你喜欢AI,你就应该象AI一样打球”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的起来的陈龙对我说过的话。

18岁到21岁,我已经从基本具备了一个资深AI粉丝的所有条件,除了扣篮,我终于学会了篮球场上生存的基本手段;除了技术犯规,我能从比赛中第一时间判断出裁判将要做出的判罚。我开始摆脱盲目的崇拜,更加理性的看待76人取得的一切结果;我开始脱离盲目的吹捧,更加合理的看待AI取得的每一次得分。我不再会为76人是否冠军而开我大学后是否失业的国际玩笑,我也不再会为76人是否胜利而和这个世界上唯一球迷人数超过AI的“要命”军团争的面红耳赤,我甚至不会因为有人说AI的坏话而在他面前表现出过分的激动。因为我长大了,迷失中到了当年他进NBA的那个年龄,因为他也老了,迷茫中到了当年我出生时我老爸的年纪……

“AI老了,谁说AI老了,AI打球更成熟更合理了”已经可以千刀万剐100年的央视狗屁级评论员终于在他还没有再被剐一次前清醒的意识到了这个他5年前就可以认识到的事实;“AI身边还是缺乏一个稳定的第二点”已经可以五马分尸100次的央视狗屁级评论员总是不能放下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职业习惯。当我对这一切都可以平静接受的时候,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已经淡化了对当年那个梦的追随和理解。当我对这一切都可以平静接受的时候,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已经淡化了对当年那个梦的追随和理解。

离21岁还有一个月的时候,突然,他们告诉我,76人和AI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离21岁还有一个月的时候,突然,我告诉我,原来我对他还和当年电视机前的那个3号一模一样。十年的白色SIXERS三号,能拥有一件这样的球衣服,这是我的一个梦,我一直没能实现。因为太贵了,因为我打算用自己赚的第一份工资带回一件我期盼了8年的衣服。而现在,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离21岁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突然,我发觉,半个联盟的球队都在追逐我的偶像,而在我周围,我却找不到哪怕一个知心的球迷;离21岁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突然,我发觉,大半个世界都因为我的偶像的离开而调整了自己的体育头条版面,而在我生活了20年的祖国,我却找不到哪怕一个肯把要命放在第二的COM.CN。WHO ****ING YOU ARE?!!

我一遍一遍地看着他在国内仅有的球迷论坛上的每条评论,其实,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找到真正的对篮球的快乐,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找到真正和我一样有同样梦想的他们。我第一次感受到不用夸一个字也能享受的感觉,所有人都把我想说的说完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不用骂一个字也能痛快的感觉,所有人把我想骂的都骂完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不用掉一滴眼泪也能感受到的伤心,所有人把我能伤心的都早已经伤心了无数次了。我一次一次地欣赏着我能知道的他的所有比赛视频,我惊奇的发现,8年后,我居然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新颖的片段了,似乎所有的我都扫描了不至一次。我惊奇的发现,8年后,我居然还能对已经看过无数次的镜头保持着相同的激动,似乎所有的我都存在相同的激动。

第11年,第12年,第13年……我不知道精灵在世界上能存在多少年,可我知道这个精灵不可能在球场存在更多年了。第9年,第10年,第11年……我不知道我可以支持一个偶像多少年,可我知道知道这个偶像可以存在到当我离开这个世界为止。

忠诚,在这个用优质纸张和金属硬币组成的世界里,到底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梦想,在这个貌似可以创造出无限不可能事件的世界里,到底真的有没有实现的可能。**** YOU!!!

见鬼去吧,那些自以为得到一切想得到的人,

见鬼去吧,那些自以为知道一切能知道的人,

见鬼去吧,那些自以为评论一切可评论的人。

Where'd you go, I miss you so

Where'd you go, I love you so

Where'd you go, I go with you so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