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之时代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兄弟团

烈鹰少校 收藏 2 100
导读:鹰之时代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兄弟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98/

“美军的日子真他妈的舒坦啊!”扬勇平少校看着设备一应俱全的办公室说。外面是40度的高温,里面的空调却只维持20度。电脑,电视,冰箱里还有冰水。食堂里一天四次的自助餐供应,还有饮料和酒,单兵卧室里散落着《花花公子》杂志。“我们什么时候作战也能享受这种待遇啊!”马永威中校感叹。“起码我们是看不到那一天的。”扬勇平回答。

和谈的道路是漫长的,虽然双方已经彻底停止了互相赠送导弹和炮弹。驻扎在中东地区的中国军队得到了少有的休息,根据扬飞将军的命令,部队一半继续进行战备值班,并密切关注土尔其国内的动向,另一半暂时休息,放松紧张的情绪,并且开始逐渐把一些部队调动回国。对于眼前的对手,扬飞是有绝对自信的,欧洲和美国已经没有了任何斗志,土尔其国内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接着,扬飞返回北京,作为军方代表参加和谈,前线交给于杰和龙腾翔等人处理。37军开进沙特,住进了美军的军营,同其他部队一样开始了自己的“假期。”但是,马永威中校3团的“假期”,却被自己的邻居,叶强上校的2团彻底打乱了。

“2团在沙特的战斗中损失了将近7成的兵力,一直在休整中,刚刚补充上来一堆新兵,还没有打过仗。”马永威看着扬勇平说,“叶团长要我们帮忙让他的部队进入战争状态。”“那我们可以派遣一些老兵去进行讲座和训练。”江涛少校建议。“那顶什么用?”扬勇平说,“让他们进入战争状态就要跟他们打。”“你是说对抗?”中校有兴趣的说,“美军遗留下来演习用的空包弹确实很多。”“要打就不是一般的打。”扬勇平恶狠狠的说,“要把他们打的体无完肤,摧残他们的心灵。”“靠,那是我们的战友啊!注意你的言辞。”中校提醒。“要让他们在一次一次的失败中找到自己,知耻近乎勇,才能慢慢的成长。”扬勇平自信满满的样子,“交给我吧。”“你想怎么做?”中校问。“对抗演习,每周来一次,营级规模的,没有规则,以消灭对方为目的,裁判组就请几个军或师里的干部担任,胜利者放假1天,可以到沙特的城市里去,失败者进行1天的军事五项训练和全副武装沙漠越野。”扬勇平看看其他的军官,“我们也不能放松。”……

2周后,扬勇平走进了马永威的办公室。“靠,你搞的什么名堂?”马永威一上来就劈头盖脸的责问。“只是在对抗时教了1营长和2营长几招而已。”“那好,说说你在1营对抗的时候都干了什么?”中校说。“在宣布演习的时间和地点后,我派遣了一队特种部队,连夜把敌人的正副营长绑架了。”“这是恐怖主义的手段。”马永威说,“你太过分了。”“不。”扬勇平回答,“如果我们的部队在开进前不见了你,我,江涛会怎么样?”“3个营长有顺序分别指挥,即使3个营长都没有了还有2个副营长,最后即使只剩下一个军士长,也会继续执行的。”“没错,那我们再看看对方都干了什么。”少校说,“他们立即陷入慌乱状态,开始四处搜寻他们的营长,没有及时进入演习区域,所以我们不战而胜,还剩了不少空包弹。”“现在2团的叶团长和营长向我抗议,说你破坏演习规则。”马永威气急败坏的说。“战场上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部队必须应付一切情况,敌人是不讲规则的。”扬勇平正色说。“那好,第二次,2营的对抗时,你为什么在对方的进军路线上设伏,等到演习开始时已经把他们全歼了。”中校继续问,“这是他们没有保密意识。”少校回答,“我只不过是派了几个人去,就把他们的行军路线打听的一清二楚,如果是战场,全军覆没是必然的,最可笑的是他们的部队遭到伏击的时候不但没有改变路线,反而一边指责我们违反规则,一边继续前进,所以我们1小时就彻底解决了战斗。”扬勇平说,“战场没有任何规则,以往的演习都是相同条件下,一只部队去攻打另一只部队那种弱智的设定,老进行这种演习的部队肯定要吃败仗的,真正的战场情况瞬息万变,能在任何情况下做出最快反应,并不拘泥于一纸命令,这才是在战场上的军队,他们必须学会在任何状态下的处理方式。当他们全副武装的在沙漠中狂奔,而我们的战士则去‘渡假’时,他们的眼神告诉我,他们迟早会明白的。”“算了,你的本意还是正确的。”中校说,“那么,下一次的对抗,你又有什么馊点子?”扬勇平拿出一个瓶子,“这是我特地找来的泻药。”“我们的部队中不允许出现进行化学武器攻击的现象。”马永威大声说,“你可以去往他们的油箱里灌水,或者半夜在他们的宿舍里装鬼吓唬他们,或者在他们的餐厅吃饭时放《还猪哥哥》,但是绝对不能出现使用这种卑鄙手段的情况。”“战场上……”“不管战场上,他们好歹是我们的战友,你的着数太损了。”……

“听说国内关于我们战争的电视剧上映了,大制作。”“120集,叫什么《兄弟团》似乎比当年的《兄弟连》还棒。”“好象老美的设备能接收到中央频道。”“我们上电视了。”军营里一时议论纷纷。“每一个宿舍都有电视,叫技术人员彻底弄一下,大家看吧。”马永威中校说,自从开战以来,这些战士再也没看过电视,美军基地的条件虽然好,但是电视只有英文和阿拉伯文的,在异国他乡如果能看到说中文的电视节目,战士们的心里一定会高兴的,何况是反映我们的电视剧。“有工夫拍电视剧,国内一定恢复正常了。”扬勇平说,“我们的努力有了结果了。”“你不看吗?”马永威问,“我7岁就不看国产的电视剧了。”“我也是。”……

几天后。“我怎么觉得这两天老有人在后面指指点点的?”马永威说。“我也是。”扬勇平回答。“似乎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你们都在啊!”江涛少校走了进来,“这几天看电视了吗?”“没有,那个《兄弟团》拍的怎么样?”“兄弟团,指的是37军66师3团。”“那是我们团。”“没错,我们团的故事,还着重描写了你们,我刚看了剧本介绍。”江涛少校笑着说。“我们。”马永威和扬勇平互相看了看对方。“里面的团长叫马小威。”“就是我啊,这些编剧,连名字都不会编。”马永威说,“谁演的?”“E4的朱哭天。”“那个不男不女的人妖来演我!”马永威大叫。“没错。”“那个人妖除了会泡妞还会什么?”“在电视里,你确实是一个情圣的样子。”少校说,“而且还是回民。”“胡说八道。”马永威大怒,“我是很正常的汉族人,怎么转眼就变成回回了?”“回回不是有很多姓马的吗?”“那也不能姓马就是回族人啊!”“那你得详细的跟那些编剧解释,不过,他们的智商不知能不能理解。”扬勇平幸灾乐祸的说。“你的马子很多啊!”江涛继续说,“包括军医1名,记者1名,护士1名,女军官1名,女飞行员1名,还有当地的群众女生3名。”“靠,我比韦小宝还厉害。”马永威恼怒的说,“不止,这只是国内的,你还有极其浪漫的国外恋情,包括美国女兵,英国女兵,西班牙女兵,加拿大女兵,而且,进入中东后,由于你回民的身份,深得穆斯林少女的钟情,还有阿富汗少女,伊朗少女,伊拉克少女等。”扬勇平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这哪是什么‘英雄团长’,简直是泡妞团长。”“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沙特皇室成员兼石油大亨的女儿看上了你,决心嫁给你,并要你继承他们家的财富和地位,而且你也喜欢她,不过,身为中国军人,你断然拒绝。”“有这么好的事情,我去得了。”扬勇平大笑。“喂,这部不是战争戏吗,整天泡妞还怎么打仗?”马永威怒火中烧。“有战争情节。”江涛急忙说,“不过前面20集都在谈恋爱,21集就开始打了,你在浙江,同美军作战,身中200多发子弹,依然冲在最前线,并高呼‘三个代表精神万岁’,犹如神助,一人歼灭一个连的美军。”“我喊过那么白痴的口号吗?”“200发子弹,可以直接去弹药库了。”“不仅如此,你天生就晕血,只要看见血就会昏迷,但是,在三个代表精神的光辉照耀下,你克服了。”“晕血还能来前线打仗?”中校大怒,“算了,国产电影,连空降兵都能有恐高症,你只是晕血而已。”扬勇平安慰。“还有。”江涛继续说,“里面还有一个叫扬小平的。”“我?谁演的?”“国内著名演员李超朋。”“什么!那个演什么都像蜡笔小新,表现弱智和低能儿最拿手的白痴来演我。”扬勇平大叫。“没错。”“有没有搞错?我是参谋,智囊啊,找个呆傻人士来演。”“你一样很有女人缘,傻人有傻福,什么各国女兵,医生护士,当地百姓,一个都不能少,而且和团长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还产生了一段奇异的三角恋情,而这个女人却又爱上了你的父亲,一个解放军高级军官。由此产生了一系列事情,比如,你想摆平马永威,故意把他的求援信件当成日常公文处理,但是事后你们抱头痛哭。”“那是枪毙的大罪。”“够了。”扬勇平怒吼,“我又有什么先天的疾病,靠三个代表克服的?一仗挨多少子弹不死的,跟终结者是的?还犯了多少弥天大罪的最后又没有事情。”“你只是有点像阿甘,但是在领导的关怀,同志们的帮助和自身努力成为了最优秀的参谋。”“弱智都能当参谋!”扬勇平一下子站了起来,“编剧是哪个白痴?”“一个叫胡编,一个叫赖造。”“胡编烂造的东西也敢拿出来恶心人?马上从弹药库准备C4炸药,我要宰了他们。”扬勇平怒吼。几个军官跑了进来,打开电视,“正在采访《兄弟团》的制片张忘中,看看……团长!”“看吧。”马永威眼中充满怒火。电视里立即浮现出女主持人和著名制片张忘中的身影。“张制片,您的电视剧是这两年最大制作的一部,您觉得怎么样?跟当年热播的《兄弟连》相比呢?”“当然是好了,即使是当年的《兄弟连》也远远比不上他,美国人还是连,我们已经是团了。”江涛含在嘴里的冰水全部喷了出来。“从投入来说,总投入2亿人民币,《兄弟连》投入是1亿美圆,按照现在的比价1比1。3,也超过了他们。”扬勇平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在看演员,《兄弟连》没什么著名演员,我们全是大腕,还有无数的美女新人,他只有10集,我们有120集,这就是全方位的超越。”“那么,最近在网络上出现的一些反面的评论您怎么看?”“不用看,网络上的言论都是从厕所里出来的,没有一个是真懂电视剧的,他们的话怎么能听呢?真正懂电视剧的领导,评委在拍摄开始前就作出了很好的评论,他们才是真正懂得电视剧的人。”“那么,最近听说一个参加过战争的新锐导演也作出了不好的评价。”“参加过战争不一定会拍电影,电视剧来源于生活,高出生活,他连这点都不懂,不配当导演。而且现在还在前线的战士都很爱看,国内收视率也很高。不是自吹,那些战士应该感谢我们,否则,他们的动人事迹永远也不会被大众所知。”“恬不知耻的混蛋!”马永威一下子站了起来,“害的我成了全军的笑柄。”“不要拔枪,团长。”“电视机没有罪。”“我们电视有限。”“冷静,不要冲动,团长。”……

马永威和扬勇平怒气冲冲的返回自己的办公室,电话突然响了,2团团长叶强正在为连续的失败而恼怒。“2天后的对抗,不如我们亲自带队,来一场团级规模的演习对抗吧。”叶团长建议。“好的,没有问题。”马永威回答。“另外,你那位沙特的公主还有没有姐妹?咱们军7成以上的兄弟可是都没有对象,你和扬勇平两个人独占那么多美丽的花朵,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也得照顾照顾兄弟们啊!”叶上校不怀好意的说。马永威气急败坏的挂断了电话,“等着瞧!”

2天后的沙漠,叶强上校亲自带队进行武装越野长跑,“他妈的,怎么关键时刻有人拉肚子?”上校恼火的说。“司务长,怎么回是?”“可能是新兵有点水土不服吧。”“要是真的打仗,这里大部分的人已经死了,炊事班要注意饮食,几个营长也不要在战士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强行攻击,一点随机应变的能力都没有。”……

“北京要来几个记者。”周平少将说,“其中关于前线和现在正在热播的《兄弟团》要对你们两个原形进行采访。”“我正想好好骂骂他们呢。”马永威说。“不行,中宣部亲自下令,必须说电视好,逼近我们的真实生活。”少将命令。“不是吧,这么丢人的事情还要我们做。”扬勇平说。“服从命令,我要去德黑兰开会,在我回来前,把这几个记者赶走。”周平命令。“军长不如替我们挡一下吧。”马永威说。“没门,我自己还要躲到德黑兰呢。”“那带我们一起去得了。”扬勇平建议,“大不了给您当警卫员。”“你们要是都跑了,万一记者追到德黑兰怎么办?给我顶住,我会在德黑兰掩护你们的。”周平说。“军长逃跑还是第一次看见啊!”扬勇平不解的说。“我能不跑吗?”周平委屈的说,“我本来家庭和睦,子女孝顺,非得给造个叫周大平的原形,先是在前线乱搞第三者,接着是老婆寂寞难耐,我又是个醋坛子,最离谱的是我的孩子居然还是出生那天医院抱错的,还要来一个千里寻亲,而我真正的孩子又成了腐败分子,要我救命,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样的将领也能打仗?还要我承认,我不是晚节不保吗?你们还年轻,牺牲一回也没什么,让我这个军长丢脸可是丢我们37军的脸啊!”少将一脸愁容,哼着流行歌曲走了。“他什么时候开始唱流行歌曲了?”马永威问。“应该是看完电视剧后才开始的。”扬勇平回答,“唱的什么?”“《神啊!救救我吧》”……

“我找你们团长。”女记者对哨兵说。“在办公室。”哨兵回答。于是,记者跑遍了男厕所以外的所有地方。“那你们参谋长在吗?”记者又问另一个军官。“在办公室。”军官面无表情的回答。于是,记者再次在巨大的军营里开始地毯式搜索。与此同时,马永威和扬勇平正躲在厕所里商量对策。“我安插一个狙击手把他们干掉,然后说是美国人干的,继续战争得了。”扬勇平建议。“坚持一些时候,等周平回来就行了,反正团里哪个敢泄露我们的行踪,就关他1个月的禁闭。”马永威说。“团长。”江涛大叫着跑了进来。“小声点。”扬勇平大叫,“被听到了怎么办?”“我们刚刚接收到一个微弱的通讯,2团9连2排似乎遭到了袭击,被包围了。”“集合2营,马上赶往出事地点,我亲自去,同时通知军部。”中校命令,“可是没有上面的命令啊。”少校说。“军长不在,等命令下来,那个排的兄弟早就完了。”扬勇平说,“我也去。”……

“团长,请……”女记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马永威推开,“情况紧急。”中校跳上车。“追上去。”记者命令。于是,整齐的军车后面,跟上了一辆采访车。

一枚反坦克火箭在第一辆吉普车前面爆炸。“下车,开始战斗。”中校通过通讯器命令,“射击水平不高,应该是伊朗反对派的残余武装力量。”扬勇平迅速作出判断。“那就好对付了,5连以吉普车为主力,快速冲进去寻找2团的人,其他部队从两翼发动攻击牵制敌人,5连出来后进行合围。”中校命令,战斗就此展开……

“摄影机能修好吗?”女记者问。“不行,被子弹打坏了。”摄影师说。看着战士们战斗的身影,互相救助伤员时的情景,记者忽然说,“我们回去吧,回北京。”“可是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有采访关于《兄弟团》的感触。”摄影师提醒。“没必要去吹捧了,真正的军人是不会出现在我们的电视剧中的,那些智商只能和猩猩媲美的制片,导演,演员是不可能表现的,我们不应该在侮辱他们的时候还要他们亲口承认,那样太混蛋了。”摄影师惊奇的看着这位央视女记者说出这么多“不常用词语”。“回去吧,就说他们重新上前线了。”记者说。“我们有世界上最优秀的战士,但是却没有能够与他们相呼应的电影,电视水平。”……

战斗结束了,400多名敌人全部被消灭或者被俘,中国军队有10多人牺牲,60多人负伤,“战斗都结束了,却又损失这么多兄弟。”马永威说。“他们都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兄弟而来。”扬勇平说,“我们的战斗即为了国家,也为了这些生死与共的兄弟。”……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