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走天涯

巴乡布衣 收藏 1 166
导读:当兵走天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 兵 走 天 涯


一、西出阳关

1

公元20世纪90年代中期,四川东部山区的一个偏远小镇。

深秋时分,落叶飘零。

当高杰还在和他的狐朋狗友们鬼混的时候,一个重大的决定已经在他父亲的头脑中形成。

今天是周末,和往常一样,昨夜他又要外面打了通宵的麻将,输得两手空空,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倒头就睡。正在半醒半梦之间,脑子中的“万、条、筒”还在有意无意地纠缠,他父亲进来了,很威严地说到:“起床!我有事跟你说。”

他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两眼迷茫地望着父亲。对于刚过过完18岁生日的他来讲,从小至今与父亲的关系就是——服从、反抗、周旋。跟其他家庭的母亲不同,他母亲自小就伴演着助纣为虐的角色,双亲都是唱黑脸,所以在他心目中,这个家庭缺少温暖和慈爱,这也是那个时期他们家不甚和谐的最大原因。

其实在高杰的骨子深处,他是个极叛逆和张扬的人。自小就是孩子王,小学当了五年的班长,上课不用听讲也能不下前三名,一直是父母和老师的骄傲。只是上了中学,他迷上赌博和女生之后,学习就一落千丈,后来勉强上了个自费中专,却不争气地被学校劝其退学,原因还是赌博。所以客观地讲,父母对他不甚满意也是情理之中了。

即便如此,他还不敢正面和父亲争锋相对,其父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不像母亲那样唠叨,但往往一句话就能中其要害,所以他还不敢造次。

“什么事?”

“你现在这样也不是办法,现在开始招兵了,你当兵去!”这不是商量的口气,而是命令。

“什么?要我去当兵,不想去,没意思。”当时他还在乡镇企业的电厂上班,工资虽不高,但自由、休闲,而且还可以在工作期间不用回家,无论如何,要比当兵去吃苦受管教强得多。

“你也不小了,这样下去会把你废掉的!去换种生活方式,走出这个狭小的生活圈子,多一些人生经历,对你有好处,你不是一直想追求刺激的生活吗?这是个好机会。”父亲当过教师,口才不一般。

“可我还是觉得没劲,当兵几年,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到头还是要回来。”

“环境改变人,你现在天天与一些闲人在一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早晚要出事,你不知道王华昨天已被派出所的人带走了,说是牵涉一起抢劫案。你还不警醒吗?”

“什么?不会吧!”

“是事实!我负责治安我还不知道?不管怎样,你必须去当兵,我已经给你报了名。过几天就去县里参加体检。”父亲已经不容分说地走了出去。

他睡不着了。


2

已经报名了,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何况他自己也觉得这样天天上点清闲而看不到未来的班,每个月拿着三四百元工资,周末打打牌喝喝酒的生活过久了也没什么意思。特别是王华的被抓更是让他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好吧,我去当兵!你们不是嫌我吗?我走,到最远的地方去!不是说我不听话吗?我就要出去干个样子给你们看!

县武装部这些日子特别热闹,平日这里可是门可罗雀,而现在却门庭若市。在那个时代,当兵也是农家子弟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人们的一条出路之一,对于城镇子弟而言,当兵复员后可以由政府安排工作,是条曲线就业之路。而对于农家子弟而言,当兵更是见世面长见识的极好机会,如果祖上积德,还可以在部队提个干、入个党、立个功转个志愿兵什么的,这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所以每到征兵季节,武装部总是人们关注的热点地区,里面的官员走路的派头也足了许多。因为那时当兵名额有限,特别是城镇兵更是竞争激烈,在中国大地,只要有门槛,就会产生腐败。那时候当兵走后门,花钱办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既然来了,就要穿上军装,这是他的性格。那时他还是农村户口,其父可是用心良苦,早就想到了这点。已经作了安排,在其入伍后办“农转非”。

对于高杰而言,体检似乎不成问题。173CM的个头,在当地算是高个子了,只是偏瘦仅52KG,被其哥儿们称为“排骨”。他说瘦是瘦有肌肉,而且他还爱好运动,身体状况较好,各部机能正常健康。唯一的问题就是有点近视,这与他经常在床上看书和熬夜打牌不无关系。

身高、体重、血压、肝功、肺活量等各项指标没有问题,最后是视力,他排在倒数第三的位置,正在考虑如何应对时,他父亲对他说,一会叫你名字时,你不用进去了,我已经安排好了。原来如此,怪不得父亲那么轻松,原来胸有成竹了。

一切尽在掌握,一切顺利。只等政审、家访和最后定兵的程序了。

3

高杰的父亲是副镇长,在当地小有名气。此次担负接兵干部的接待任务,这无疑是个为高杰以后在部队发展铺路搭桥的好机会。

负责接兵的干部林云江已经来到了镇上,肩上有两颗星,自我介绍是武警某部中队长。当晚,镇武装部张部长和高杰的父亲为他接风,高父用心良苦地让高杰负责陪客并司职斟酒任务。

既然已成为准军人,那就得有军人的样子。他体检回来就去理了个小平头,这还是一个哥们给他讲的,在部队都是清一色的平头。与其被强迫,不如主动点,他痛快地跟一头潇洒的分头说了再见。从镜子中看上去很有精神气。

所以对于这次应酬,他很重视,想给接兵干部留个好印象,以后得到关照,也是属于正常的心态。那时他还不知道两个星是什么概念,只是感觉这个被父亲称为林连长的军人尽管看上去有点苍老,但很精神很挺拔。

酒桌上气氛很好,林连长有着北方人的豪爽和军人的干脆,对于席上诸位的“狼群战术”来者不拒,而且谈笑自若。高杰不得不承认见到北方人才知道自己酒量有多小。眼前这个林兄决不像他们当地人喝酒那样粘粘糊糊地扯酒皮,喝杯酒要劝上一半天,他总是一饮而尽,给人一种豪气冲天的印象。

高副镇长也能喝,一般领导下来检查工作都是他陪客,而张部长也是行伍从身,也能喝几下。酒过三巡,他们开始划拳,入乡随俗,林连长只好用北腿应对南拳,加之四川话VS普通话,真是个有趣的场面。而对于林连长而言,要时听人慢慢讲四川话,还可以听个大慨,但要是猜拳,就不可能说得太慢,他就有些搞不懂了。所以几圈下来,他已经喝了不少,这肯定不行,真是个非对称的游戏。他决定换个方式,玩“老虎、棒子、鸡、虫”,这个难度系数要小得多,才挽回了几局。

酒兴正浓,宾主渐入佳境。高杰适时地举杯:“林连长,我这个小兵敬你一杯,以后多关照。”

“呵呵,小子,叫我中队长。”

“中队长,我们一口吞!”他先干为敬。

“不错,有军人作风!我喝了。”

“中队长给面子,我倍感荣幸。下面我们再喝三杯,第一杯表示我对你远道而来的欢迎,第二杯表示咱们军民一家亲,第三杯还是希望你日后多多提拔。”这小子词还蛮多,其实要说给喝酒找理由,一千条也能找出来。

“哈哈哈,你小子还顺杆爬呀。告诉你,在部队里你想和我这样平起平座喝酒,门都没有!行,我喝了,以后你就给我当通讯员!”林队长已经略有醉意,而高杰在心里琢磨着通讯员是个什么活。

那晚他们六个人共喝了8瓶“诗仙太白”,中队长喝了不下3瓶,尽兴而归。高杰和张部长扶着林队长回镇招待室,身着军装的队长路上踉踉跄跄,惹得不少人侧目,似乎还有议论。林队长可不管这些,居然扯着嗓子唱开了: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底气十足响彻云宵。

奉父之令,高杰陪林队长在接待室住下。果然队长到半夜就不行了,开始呕吐,高杰急忙起身,给队长端水漱口,递上面纸,并把地上的杂物清除干净,再也不敢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怕队长有事。

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队长才勉强起来,以赞许的目光看了看高杰,说今天陪我去家访吧。


4

此次招兵全镇共有20个名额,林队长他们部队要招10个。体检合格的有13个,而这次政审和家访务必要淘汰3个,所以接兵干部还是相当受欢迎的,而他决定了去哪家,那个兵也基本上敲定了。

队长要去的第一站是向明家,向明的大伯是高杰所在企业的负责人,彼此都很熟。队长的到来受到了贵宾般的接待,家里早就张罗好了一切,得知林队长来自新疆,他们还特地准备了羊肉,酒席还是很丰盛,而且实在,全是整鸡全鱼,大盆大钵摆满了一桌子。

川东人很会懂得享受生活,即便是在经济不宽裕的状况下,也不会亏了自己的嘴巴。所谓是“再穷不能穷生活,再苦不能苦嘴巴”。家庭主妇们手也很巧,哪怕只有土豆了,她们也能十多个花样,这让来自北方的林队长真是开了眼界饱了口福。

向明还是在校生,相比高杰要腼腆一些,在桌上不太说话。其伯父与林队长也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那顿饭是队长独领风骚,喝得也高兴,只是昨夜的酒精还没有完全散去,所以喝得不太多。

午休后,向明的伯父提出要打会麻将,林队长连说不会不会。高杰说说没事,很简单,我给你讲几下就明白了,队长就没在推辞了。还学得蛮快,几把下来就会了,于是向伯父就提出要玩点钱,队长坚决不同意,说不会玩岂不是孔夫子搬家——光输吗?他说不要紧,我先给你拿点本钱垫底,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行吗?不行不行,我们有纪律的。于是他们玩了半天卫生麻将,这对于高杰来讲真是没劲透了,但也不敢不玩,毕竟以后还要和人家混。想不到这种风靡全国的游戏还有人不会,看来部队带真是个教育人的好地方,高杰不禁这样想。

晚饭后,他们又回到招待所。看了会电视,甚觉无聊,高杰便提议说自己有个朋友在镇上开了个“卡拉OK厅”,咱们去唱会歌吧,我再叫上几个朋友,队长说行。那时候唱卡拉OK在小镇上还算是高档次的娱乐活动,这个歌厅装修粗糙设备简单,不过有个诗意的名字叫“再回首”。

高杰叫来几个平时的哥们儿一起玩,还有几个女孩,一过来就要和林队长喝酒,队长急忙推辞,说自己喝多了,再说明天还有工作。于是高杰提议说喝点啤酒,为唱歌助兴,队长勉强答应了。

高杰的歌唱得蛮不错,尽管音响效果不好,但还不至于刺激听众的听觉系统,而且也是这个地方的常客,他很投入地唱了一曲《再回首》,“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此时的他,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即将离别这个生他养他的小镇了。

队长要唱的歌大都是军歌,如《当兵的人》、《军营男子汉》,都没有伴奏碟,只得清唱,他的嗓子听起来很粗很破,但却有种穿透力和震撼力,让人听了感觉到力量和阳刚。当他清唱了一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后,就有女孩上去主动请他跳舞。呵呵,身着军装的他跳舞也像是在走正步。

连接几天,高杰都在陪着林队长家访,足迹几乎遍布了这个美丽而闭塞的小镇,绿水青山和热情好客的人民也给林队长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让他觉得这趟差是不虚此行。

5

高杰要去的部队是新疆的武警部队,本来他还有机会去云南的陆军。但他还是选择了新疆,因为当兵嘛,就到最遥远的地方去,越远越好,尽管不知道武警是做什么的,但应该是与武术有关吧。而且和接兵的林队长已经建立了较好的感情,也许到部队后会得到关照。林队长在临行前,曾对他说部队很远很苦,让他考虑清楚。他斩钉截铁地说:“当兵就是为了吃苦,我不怕,你放心,我一定会当个好兵的!”林队长赞许地点点头。

县城。高杰的父母陪他逛商场,说是要给他买件礼物。到钟表柜前,父亲说就买块表吧,以后要增强时间观念。于是看中一块“双狮”全自动机械表,花了350元,相当于父亲半个月的工资。

武装部前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满脸稚气的着新军装的新兵,前来送行父母们大都是用期待和希冀的眼神凝视着孩子走向远方。

高杰所在的部队集合了,让去领被装。有两套衣服,分为夏装和冬装,还有棉衣和绒衣,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包括被子,都是军绿色。以前曾经当过兵的朋友给他讲过,到部队后一切都要穿部队发的,地方上的衣服不让穿,包括内裤,同时要尽量少带贵重物品,用不上还麻烦。所以他就把所有的便服脱下,让送行的父母带回去,全换上了新军装。他还是带了一个随身听,以及其女友燕子给她织的一件毛衣。

换好衣服,新兵集合,部队干部开始训话。其中一个看起来很凶的少尉严厉地说:“我是你们的排长!从现在开始,你们已经是一名军人了!必须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这是一名军人的天职。离上船还有三个小时,现在解散,两个小时以后集合。活动范围就在这个大院的300米之内。”

父母已经认不清新兵群中的高杰了,他来到跟前才认出来,真是换了个模样,不再像过去嘻皮笑脸没正形的样子。母亲说去给他买些日用品和吃的,他说不用了,发的什么都有,再说东西多了路上麻烦。母亲还是去给他买了一大包零食,包括当地的特产桃片糕和卤制品,还有洗漱用品。儿行千里母担忧,真是不假呀。

父亲给了他1千块钱,说省着花,当兵后部队应该发津贴,我们也不会再给你寄钱了,你应该走好你自己的路,学会自立自强,不要让我们失望,我相信你的潜质,你一定会干个样子出来的。

高杰他们的队伍集合了,排队上码头,依次登船。分别的时候,一些送行的母亲已经在悄悄抹泪了,叮嘱的话说不完道不尽,留下无尽的牵挂和期待。他回头望去,他的父母却表现得很平淡很从容,面带着微笑向他挥手,而他也走得很洒脱很坚强。后来他问起这事,母亲就说你是去奔前程的,我当然要高兴,为什么要哭呢?

呜……,汽笛响起,运兵船启航了,意味着一个新的旅程开始。


6

这条船上大约有1千名新兵奔赴到四面八方。高杰他们前往新疆的有200人,被编成排的建制进行临时管理,他和一起来的老乡被打散,但还是有一些熟悉的面孔,如职中兵役班的一些同学,都曾在一些场合打过交道。

船是逆水前往重庆,速度较慢。熟悉了环境安顿下来后,高杰就坐不住了,这样的旅程太无聊,要去找点事情做。便约了个初中时的同学朱江出去转转,到了三楼的娱乐厅,发现有几个新兵在唱卡拉OK,便了进去。

那几个兵是前往云南的陆军,正唱得欢呢。只是唱歌的小个子兵歌喉实在不敢恭维,也可能是船上音响效果不太好的缘故,一曲《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实在让他吼得惨不忍睹,这样也太得罪听众了吧,高杰不禁笑出了声。小个子兵瞪了他一眼,旁若无人地继续表演。高杰走到服务台点了几首歌,然后和朱江坐下来等待。

小个子一曲唱罢,还意犹未尽,又去点歌,并让服务生让他的歌优先播放。这下高杰不愿意了,说大家都玩玩吧,小个子说先来后到这点规矩都不懂吗?还挑衅地瞅了他一眼,那轻蔑的眼神可把高杰惹恼了,说你唱歌真是对不起听众,唱什么唱?这下可打击了小个子的自尊,一下冲了过来说你想干什么,想打架?

“操!打架?谁怕谁呀,有种上来!”朱江挽了挽袖子,那几个陆军也围了上来,双方开始吵吵嚷嚷,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干什么?哪个单位的?”这时一个陆军中尉过来了,把众人喝开。

这个小插曲过后,他们再也没了唱歌的兴致,回到舱内生闷气去了。这时他想起包内还有些卤制品,母亲叮嘱过他要尽快吃,他打开一看,哈,好家伙,有鸡爪、猪耳朵和牛肉,都是佐酒的好东西,他便去小卖部搞了两瓶啤酒,和朱江喝起来,船舱内还有两个去新疆的新兵,见状也拿出自带食品,四个人开始喝开了,一起谈去部队后的打算,谈过去的事情,倒也不再无聊。

船终于抵达重庆朝天门码头,然后去火车站,说是乘坐火车至成都,然后转至新疆的列车。说实话高杰是第一次乘火车,也是第一次出远门,以前去最远的地方距家也不过300公里。俗话说父母在不远行,而他却是在父母的安排下远行。罢了,好男儿志在四方,不干个样子出来决不回家。

普快说白了就是那种绿皮的慢车,新兵们包括接兵干部都是坐的硬席,整个车厢都是新兵,倒也热闹。兵役班的那帮家伙还不甘寂寞地唱起了军歌: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团结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这让高杰他们那帮军盲们很羡慕,觉得经过几天预备役培训的就是不一样,至少懂得少校比上尉的官要大。

两三天的旅程后,高杰也慢慢适应了,觉得当兵还是不错的,衣食住行不用愁,吃喝拉撒有人管,自己倒乐得轻松,父亲给的那钱还没派上用场。

将近5000公里的旅程还是很漫长,他们又耐不住了,开始伺机解闷,有故意与乘务员搭话的,也有窜到其他车厢找老乡的,还有偷着喝酒的,当然也有赌博的,只是不敢明目张胆地赌,而是用东西代替,到数目后悄悄地在桌子下交易,就是在这种状况下,高杰已经输了500元。他承认自己牌技不行,更重要的是缺少理性,打得很冲动,而赢了以后也不懂得撤退,见好就收者才是赢家。

自上船后,他也去找过林队长几次,由于没分在他所在的排,所以接触的机会少了。而此时林队已经不像是过去在酒桌上那样与他称兄道弟吆五喝六了,和他说话时总是带有命令的口气和居高临下的姿势,似乎在有意拉大与他的距离。


7

火车继续西去,过了青翠的大巴山,然后翻过险峻的秦岭,就到了狭长的河西走廊,听说光是甘肃就要走一天一夜,才会到新疆界。天啦,真够远的。

车到甘肃西部后,就少见到绿水青山了,窗外大多是荒原和沙地,山也是光秃秃的,多是干涸的河床。很少见到绿色,给人以萧条的印象。

对于新疆,高杰并没有多少慨念,只是觉得遥远而不可及。中学时学过一篇碧野的散文《天山景物记》,觉得真是美如仙境令人神往,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像是那么回事,难道是远在天边的世外桃源?不过也是,在生活中,要想看最好的风景,也要经过长途奔波历经艰辛,所谓无限风景在险峰。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尽管硬座不是那么舒服,不过人多热闹,加之首次出远门的兴奋以及对新生活的憧憬,减少了许多旅途的劳顿。火车上的新兵还是很快乐,相互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时间也过得很快。总算到了新疆境内,到吐鲁番车站下车。通知说休息半天后,还要转乘火车,听说还要走几天,MYGOD!已经走了四天了,而且没有停。

下车后,感觉新疆很冷,而且好像有许多外国人,长得五大三粗说话也听不懂,后来才知道那就是维吾尔人,区别太大了。在兵站休息时,高杰第一次看到了暖气,看来北方与老家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晚上他们又上了火车,这是辆旅游列车,设施很不错,乘务员也很年轻漂亮。小伙子们纷纷上前套磁,总是得到礼貌和例行公事的微笑和答案,看来姑娘们已经有了对付新兵的经验。高杰想方设法问他们车厢乘务员的姓名,皆以失败而告终,只记住了她的工号:库客1027。

有了美女的同行,这段旅程似乎就短了许多,次日早上到达目的地,他们已经走了四天五夜。到库尔勒市后,天就更冷了,大街边都是厚厚的雪,行人也是穿着雍肿的衣服匆匆前进,很少有南方城市那种散漫休闲的景象。

他们只作了短暂的休息,又乘上了大客车,然后朝着西方缓缓前进,路似乎越来越漫长,那种普通大客真是一种折磨呀。经过一天的行进,在一个叫做新和的县城停了下来,住宿一晚,总算可以歇一下了。原以为可以痛快地洗个澡,可那是最普通和廉价的小旅店,还是维吾尔人开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有卫生间,只有四张床,还好不是特别脏。

晚饭吃的是拌面,第一次吃新疆饭,有点好奇。高杰就到厨房去看师傅们如何做的,只见几个少数民族大汉正在拉面,穿得有点不够体面,手上脸上都是黑乎乎的,他就少了些胃口。等面和菜端上来后,在干部的示范下把菜倒进面里,然后搅拌着吃。他尝了一口,就感到一种强烈的羊膻味,他在家是不吃羊肉的。不过也没办法,干部刚上车就特地叮嘱过,要去的是民族地区,有禁忌,绝不要提出吃猪肉,这是条政治纪律。

他只好把羊肉挑开,强迫自己吃下了进疆后的第一顿正餐,因为在车上,他们一直是吃盒饭和方便面的,这时他开始怀念母亲烧的那些家常菜了。

回到住处后,他清空了所带的食品和零食,才把肚子填饱。晚上,几个赌棍又过来约他打牌,想到这也许是最后的疯狂了,因为明天就到部队了,就决定玩大点,赌到深夜,结果还是输。而且更糟糕的是一个家伙把烟头扔到了被子上,直到冒烟后才发现,赶紧扑灭,浇上水然后把被子叠起来,这无论让干部或是老板看到了都不太妙,不过对于老板来讲,这点损失对于这次赚的钱来讲只是小意思。

第二天一早,就集合赶路了。由于路况和车况都不是很好,所以直到晚饭时分,才到他们的终点站——新兵营。从上船开始算,总共七天七夜。到后并不如想象中那般热烈,集合宣布名单,分班,几个兵过来帮着拿行李,然后是吃饭,饭菜也简单得超出预期想象。由于是晚上,看不清新兵营的全貌,疲倦不堪的高杰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一种全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