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之时代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沙之泪

烈鹰少校 收藏 1 82
导读:鹰之时代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沙之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98/

漫天飞舞的黄沙将天空都变成了黄色,一队美军装甲输送车在沙海中飞驰前进。这些装甲车上满载着弹药,食品,淡水,药品等补给,在更远的前方,2个师的美军正在奋力抵挡几个军的中国军队,已经接近弹尽粮绝的地步。这批补给的重要性,负责的美军中校十分明白,但是,他也不相信这支由坦克和装甲车以及捍马吉普组织起来的部队能受到什么威胁——中国空军并没有掌握这里的制空权,解放军装甲部队也不是他的对手,难道中国人敢用步兵拼坦克吗?在巨大的沙暴中,美军躲在舒适的车辆内,他们不相信这种天气还能有谁能待在户外。

“反坦克营,目标全部锁定。”马永威中校看见了江涛少校的手势。几百门反坦克导弹已经全部瞄准了在沙暴中行驶的美军车辆,战士们不时得擦掉防风沙眼镜上的沙子,但是他们基本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埋伏在这里,黄色的沙漠战斗迷彩和沙漠溶为一体。在沙暴中,任何语言都是无法传播的,手势成了唯一的交流工具。中校猛的跳了起来,一挥手,几百枚导弹照着自己的目标飞了过去。

沙暴并没有让这些导弹偏离目标,车队的每一辆车都爆出火花然后停了下来。幸存的美军急忙跳下车,但是等待他们的还有步兵的冲锋,两个营的解放军士兵从两边冲了上来,对着美军的车辆一阵扫射,81步枪7。62毫米的钢芯子弹打穿了车辆的外壳,躲在里面的美军非死即伤,几个美军高举双手,用汉语叫喊着投降,但是在沙暴中没人听的见他们在喊什么,即使听见,中国士兵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于是,一梭子子弹回应了他们……

战斗只用了30分钟就结束了,几百名负责输送的美军全部被打死。“通知部队,利用敌人车辆的残骸作为避风口,在这里原地休息。”中校打着手势说。“但是那些残骸容不下我们所有的人。”江涛少校也打手势回答。“我们得等风沙停下来才能继续行动,其他人把毯子盖在自己身上先撑着。”马永威命令……

沙暴停了,沙漠再次恢复它宁静的金黄色。十几架美军黑鹰直升机呼啸着飞过,他们是游骑兵部队,奉命搜索“失踪”的运输队。“信号消失的地点就应该是这里,长官。”一个军士说。带队的上尉看了一下下面,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他们可能是出现了车辆故障,被沙暴埋了。”军士猜测。“降落,马上进行挖掘。”上尉命令。直升机还没着地,心急的游骑兵就拿着工具跳了下来,还有几个拿着扫雷工具的。“我踩到什么了?”一个美军士兵突然说,一个人猛的从地上站起来,身上的毯子立即把沙子撒到身后的游骑兵身上。美军士兵惊厄的看着对面的这个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经过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对方的臂章是中国军队的。“敌人。”那个游骑兵一边大喊一边拿枪,但是晚了一步,对方的枪先响了起来。平坦的沙漠猛的钻出了无数的身影,有的从美军脚下,有的从直升机底下,81步枪极好的性能立即表现出来。不过,游骑兵毕竟属于特种部队,在几秒惊慌后立即开始有效的反击,落地的黑鹰直升机也用它的机枪开始疯狂的扫射。数十名战士立即被击中身亡,其他人利用双方交织在一起的形势冲了上去,甚至展开肉搏。一架黑鹰突然被炸上了天,反坦克营的人钻了出来,用反坦克导弹开始攻击敌人来不及起飞的飞机。“这些中国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地狱吗?”美军上尉骂了一句,突然被人从背后铲倒,等他看见蓝天时,一股热糊糊的东西从脖子上流了出来……

“132人全部都消灭了,我们还缴获了2架黑鹰。”江涛少校报告。“我们的损失呢?”马永威问。“连同上一场战斗,一共有266人,还有107个伤员。最要命的是我们储存水的器具有一半被打坏。”中校叹了口气,“又有这么多弟兄牺牲在异国,老办法,把骨灰带回国。同时派人先寻找美军的水。”“是,那黑鹰怎么处置?”“机枪卸下来,机体炸掉,反正我们团没人会开这个玩意儿。”“团长。”一个上尉跑了过来,“通讯连不见了?”“什么”马永威大惊。“怎么回是?”“我们刚清点了部队,发现少了通讯连,在沙暴前还看见他们了,进入沙暴后就再也没人发现他们。”“通讯连应该跟在我们后面的,走散了吗?”中校说,“马上派遣1营和2营去周围搜索,时间紧迫,美军的后援随时会来,反坦克营留下处理战场。”两个营的解放军立即展开地毯式搜索,甚至用上美军的地雷探测器,但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一个连就这么凭空消失了?”马永威一拳砸在黑鹰的残骸上。“团长,再不离开,我们会被美军的后续消灭掉的。”江涛少校提醒。“牺牲的战士,我们可以把他的遗物和骨灰交给他的家人,那那些失踪的战士呢?”马永威的眼睛湿润了,“等战争结束,我一定要请求周平少将派遣更多的部队来搜索,无论如何,要让我们的战士回家。”中校转过身大声命令,“撤退!”

沙漠的晚上气温是非常的低,战士们蜷缩在帐篷和睡袋里瑟瑟发抖。“同总部失去联络。”江涛少校说,“我们所有的通讯器材都在通讯连。”“最后一次联络是在什么时候?”马永威问。“在我们进入沙暴伏击敌人之前。”“那总部有可能认为我们全军覆没了。”1营长说,“他们会很快发现这批补给根本没有到达前线,就应该知道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江涛少校说,“他们一定会派遣援军过来的。”“我不要等什么援军。”马永威说,“我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去,找到自己的部队。”“团长,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车辆,通讯器材,以及足够的补给。”2营长提醒。“我们本来就是‘步’兵。”中校回答,“天知道这场战斗什么时候结束,万一即使美军战败,沙特政府依然顽抗?万一先找到我们的不是自己的部队而是敌军呢?现在我们失去了总部的联系,万一他们认为我们已经都死了而不派遣搜索队呢?”马永威站起身来,“沙漠的气象瞬息万变,如果我们再遭遇一场沙暴让另外一半的水漏掉呢?等在这里只有坐以待毙,我不想这样,我们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运气。现在我们有缴获的美军地图,走出去找到部队的成功率还大一些。”中校环视了一下这些军官,“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天一亮就出发,带上所有的伤员,不准丢下一个。”“团长,有情况。”一个战士跑进来报告。马永威等人急忙跑到高处的观察点,10几辆装甲运输车正在黑夜的掩护下向前前进,“这么快就有第二批物资运送了。”江涛少校说,“不过似乎少了一点。”“看来美军已经明白了我们的行动,为了防止再次被袭击,把补给分成若干份,分别送过去,即使一支被袭击,仍然能有大部分送到。”马永威说。“反坦克营立即准备战斗,我们要增加自己的补给了。”

反坦克导弹准确的在美军的装甲车上爆炸,车队刚一停,马永威亲自带领的步兵就蜂拥而上,那些刚从车里爬出来的美军立即成为步兵的靶子。“美军的车辆看来也是紧张到极点了,连这种货车都派上用场。”马永威笑着抓住货车的门把手,这时一声子弹上膛的声音传入中校的耳朵,他果断的动了一下把手,然后跳开。果然,几发自动步枪的子弹穿过门,飞了出来。身经百战的马永威立即从子弹飞出的方向判断出了敌人的位置,他手中的81步枪同时开了火,子弹打穿了车门。中校拉开大门,跳了进去,一个浑身是血的美军坐在里面,身上还在流血,但是还有呼吸。马永威抬起枪口,对准了眼前的敌人,“我不喜欢杀战俘,但是现在没有办法。”中校自言自语的说。美军士兵的钢盔掉落在地上,黑色的头发显露出来。马永威的眼睛和对方的黑眼睛交织在一起——那是一个亚裔的女兵。“开枪吧!”对方用中文说出了这句话就昏过去了。江涛少校带着几个人跑了过来,“团长,没事吧。”少校说。马永威的枪口已经对着天了,“叫医疗队来,救她。”中校命令。“可,她是敌人。”江涛看着一身美军制服的女孩说。“救她,这是命令。”马永威重复了自己的话,“你不会看上她了吧,团长。”江涛带着质疑的眼神问。“执行命令。”马永威加重了语气……

“已经通过GPS确定了我们的位置,但是我们不敢长时间使用,因为会把美军的飞机和导弹吸引过来。缴获了一些淡水,食物弹药以及医疗用品,包括一辆货车。”江涛报告。“我们不能坐车,那样会成为美军的靶子,还要小心敌人的空中侦察,缴获的通讯器材也会暴露我们的位置。”马永威中校说,“所以我们只能凭借地图和指南针,罗盘来走出这片沙漠,还要不被美军发现。”“给自己人一个惊喜。”江涛少校说,“我们一定让军长他们担心了,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可以吓他们一跳。”军官都笑了起来。“好了,各单位立即做好出发的准备,1营打头阵,反坦克营在中间,2营带着伤员跟在后面,15分钟后出发,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休息了。”马永威命令。“是。”各个营长立即返回自己的部队,江涛少校在所有人走了后对马永威说,“团长,那个女俘虏醒了,怎么处置?”“带上一起走,就跟着团部。”“很多战士都想把这个叛徒杀掉。”“不行。”“是。”江涛敬礼后出去了。

部队继续走了一个晚上,没有遇到敌人,但是自己也筋疲力尽。太阳已经渐渐从东方升起,马永威命令寻找隐蔽地点休息,部队在一片石头群中驻扎休息。“团长,我们自顾不暇,还带着个敌人,不如一枪崩了吧。”负责看守俘虏的战士说。马永威来到看守俘虏的地方,看着那个女俘虏。“姓名。”马永威问。“团长在问你话,快回答。”一边的战士不耐烦的喊了起来。女孩看了他一眼,“露西,周。”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中文。“你没有中文名字吗?”马永威问。“忘记了。”露西回答。“你这个卖国贼,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一边的战士愤怒的叫喊。露西没有理睬他,她看着马永威,“你为什么不杀我,想得到情报吗?可惜我只是一个2等兵,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穿着这身美军制服?”马永威平静的说。“为了活下去。”露西的眼睛里突然显露出一丝悲伤。“为了活下去就可以来杀害自己的同胞吗?”战士大声责问。“我参军只是为了生存,没有想伤害任何人,如果有,也是我自己。”露西平静的说。“不管你的动机是什么,你穿上这身军装就是叛国,即使回去,也会以叛国罪处死你。”战士继续说。“我们在为保卫国家保卫人民流血牺牲,你们却在帮助我们的敌人。”“叛国?保卫国家?保卫人民?”露西突然笑了,“当我们被从学校,工厂,自己的家里被实枪核弹的宪兵拽出来,集体押往集中营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当70多岁的老华侨被迫在地里干着粗重的活而疲劳死亡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当我们的兄弟被殴打致死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当我们的姐妹被人强奸,虐待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露西的眼睛里流出泪水,“我学过历史,我曾经为犹太人遭到屠杀而惋惜,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所以才会任人宰割,但是我不明白,我们中国人有自己的国家,还自称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为什么我们会成为新的犹太人?而屠杀我们的人遍布整个世界!”战士的话停住了,马永威则低头继续听。“在集中营,不能说一句中文,否则就会换来守卫的毒打,食物只是限量供应,根本吃不饱,却要干十分繁重的体力活,为了逃出那个人间地狱,我们有过几次逃脱行为,每一次都是有上百人被卫兵打死,我们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没有人帮助你们么?”马永威问,“所有的华人都被关起来了。”“帮助!”露西眼睛里流露出仇恨,“那些‘民主人士’‘法轮功宗教自由人士’几乎每天都来,要我们加入他们,我们虽然是美国国籍,但也是中国人,也爱自己的祖国,对这种行为当然不会参与,于是,拒绝的人就会换来一顿毒打,我弟弟就是因为顶撞了那个邪教人员而被活活打死,这些人渣都是从你们这里逃出去的,已经几十年了,你们除了整天‘揭露’‘抗议’还做过什么?为什么不清除他们?至于你们的大使,在看了好莱钨拍摄的几部记录影片后居然说,在美国的华人没有遭到歧视,没有被伤害。他只是想表现自己在国外的‘政绩’反正没有人会调查。”露西开始流泪,“我恨那些美国纳粹,恨那些中国的人渣,也恨这场战争,但是我更恨你们,我们在那里已经待了快2年,你们在哪里?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人民吗?难道在你们眼里海外的华人就不应该保护?据我所知,不仅在美国,欧洲,亚洲,到处的华人都在被屠杀,但是你们在哪里?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在哪里?”露西已经泪流满面,那个战士已经不敢去正视这个女孩。“我要活下去,这是我唯一的信念,所以当美军决定从集中营抽调青壮年去中东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打仗时,我报名了,家里人为此看不起我,其他人也都藐视我,因为他们还在傻傻的等待解放军来救他们,但是我知道,你们是不会来的,你们只能保护国土,而永远不能保护人民。在这里,我曾经想过逃跑,但是我不想在沙漠里渴死,因为美国人是不会来救我的,你们也不会,这是战争。”露西的眼睛突然闪现出希望,“我从小就听妈妈说,中国是个美丽的国家,不会被不同肤色的人欺负,我想,如果能死在自己同胞的手里,也算是能回家了。”马永威站了起来,转身要走,“如果你打算把我关进战俘营或者日后遣送回美国,还是现在就杀了我算了。”露西在身后说……

“她的伤怎么样?”中校问军医,“表面上没有什么大碍,但实际很严重,有内出血,没有医疗器械进行手术,可能活不过24小时。”军医回答,“我们药品有限,还是及早放弃。”“不行。”马永威说,“一定要医好她。”“那么,只能让部队停止前进,她的伤现在不能乱动。”军医说,“那样能支持更长的时间。”“如果等在这里,部队迟早会被美军发现并消灭的。”马永威说,“叫江涛过来。”“是。”几分钟后,江涛少校跑了过来。“你带领大部队离开,我带医疗班和一个排留下。”马永威中校命令。“你疯了,团长。”江涛惊奇的说,“为了一个敌人。”“不是敌人,是我们的同胞,我只是在为自己的失职作出弥补。”马永威平静的说,“放心,部队只要少就难以被发现,到是你的任务比较重。”“团长。”江涛还要说什么。“我会准备好补给,等在原地,你找到部队后立即叫他们派人来接我们,这是命令。”马永威果断的说。“你会上军事法庭的。”少校提醒。“这是我们的责任。”马永威刚说完,腰就被人撞了一下,54手枪被抽走。一边的战士立即举起步枪,对着袭击者。“不许开枪。”马永威大声说,“把枪放下,露西。”露西拿着枪,顶着自己的脑袋,“不值得为了我牺牲更多的人,不是吗?”露西流着眼泪,脸上却露出笑容。“我叫周泪。”“什么。”“我的中文名字叫周泪,请带我回家。”“放下枪!”“回家!”54手枪的扳机被扣动了……

2天后,一队美军战俘排着整齐的队伍前进,3团的战士在两边押送。“我是你的新任参谋长。”扬勇平向马永威敬礼,“你的部队成功的完成了任务,还从沙漠中撤了出来,听说准备给你请功,说不定你能成为解放军最年轻的上校呢!”“是吗?”马永威说。“那个叫露西的女孩,江涛告诉我了,我想弄清楚,当初你为什么没有开枪,你应该十分清楚这里的交战法则。”扬勇平问。“我参加过许多战斗,杀过许多人,也曾经杀过没有抵抗能力的,他们的眼神只有两种,憎恨和胆怯,但是周泪的眼神却那么放松,好象解脱了一样,可能是出于好奇,我没有杀她,如果她开始求饶,我会毫不犹豫的开枪。”马永威回答。“你曾经为了她,发出了一道可以让你上军事法庭的命令,难道你真的看上她了?”“这种传言一定到处都是,我不想回答。”“我看不是。”“何以见得?”“因为你在谈论她的时候没有流下一滴眼泪。”“或许吧。”马永威叹了口气。“你不会因此有反战情绪吧。”“反战?我想现在就在美国登陆,解救我们的同胞,那是我们的职责,军人的职责。”“别太多愁善感,那样不是一个铁血军人的作风。”扬勇平笑着说。“不会,只是我们除了是战争机器外还必须保留一点人情味,有血有泪才是我们中国军人。”马永威站了起来。“那你是怎么让她回家啊?”扬勇平问,马永威拿出一个盒子。“我来这里前他们也给了我一个盒子,但是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扬勇平说。“装骨灰。”中校回答,“我们没有办法把每一个战士的尸体带回国,所以每一个人都有这个盒子来装自己的骨灰,他的战友会把盒子交给他的家人。”“那你的盒子里。”“是她的骨灰,我会把她撒在中国,让她回家,这是我的诺言。”“如果你死了呢?”“我用你的盒子,任务你来帮我完成。”“要是我也死了呢?”“只要我们部队还有1个活着的就行。”……

几个战士正在摆弄缴获的撒克斯风,马永威走了过来。“团长。”战士敬礼。“会吹吗?”马永威问一个战士。“以前在音乐学院学过,团长想听什么?”战士说。“《回家》”

微风轻轻带着沙子飞起来,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在空中飞舞……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