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完全修正版) 第二章 真爱 三

杨景标 收藏 1 77
导读:熟男熟女(完全修正版) 第二章 真爱 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42/


追忆旧日时光,我常常会有很依恋的感觉,童年的快乐无邪,少年的意气风发,过去的一切仿佛都是美好的。面对疲惫的现实,我好像是在依靠过去而活着——何时能回到幼识们中间,再撑起单腿跳一跳飞机格子的游戏?何时能站在乡间上下学的小路上,再用鞋子吻合一下那旧时的印记?

难道我真的老了吗?刘艾丽说:“一个人时常怀旧了,那他就是老了,至少心态已经老了!”我不用故作“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姿态了,我也不用“为赋新词强说愁”了,我已青春不再?

天凉,好个秋啊!

北方的天空永远地这样性格明朗,前几日还热得让人想跳海,这两天的一早一晚,却凉得你不由想搂紧一个女人,在这乍寒还暖时,想起一句古诗来会倍感温暖: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样的时节,我对待刘艾丽的态度,有时就像这秋风扫落叶一样冷漠,可她对我却热情不减,且愈发疯狂了。

昨天,在爱心儿童村那间男女共用的卫生间里,在洗手池子旁,洗手的刘艾丽看着镜子里的我忽然说:“方舟,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她当时笑着,但我知道她并不是开玩笑。她的话忽然让我惆怅了起来,我要是也能对着镜子里的赵婷说:“赵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儿。”那该有多好啊!

赵婷对我一直不冷不热的,保持着一定距离,像在回避什么。一颦一笑都能让我心潮起伏的女孩,对我竟是这般面孔,这简直也让我疯且狂了,就像刘艾丽之对于我。我恨不得生在万恶的旧社会,好做个称霸一方的山大王,把赵婷抢来做压寨夫人了事,哪还用得这般“费尽思量”!

我想,一定是我与刘艾丽那不明不白的关系,在赵婷的大脑里先入为主了,这时的我才有些后悔,起初就应该把刘艾丽直接让给徐冬的,好脱得净干系。我也想,我是不是应该跟赵婷解释一下呢?可一直没有适当的时机。

赵婷报考快客乘务员的结果还没下来,我找借口关心地给她打过几个电话,一次,电话里谈到我和刘艾丽,赵婷竟认为我们很般配,我于是反驳:“我们俩不合适,何况她还要去新西兰的!”她却说:“你要对她好,我敢保证她会为了你留下来!”赵婷的话让我一时没了下文,但却让我忽然间很兴奋,在她心目中,我无疑就是一个可以征服女人的男人。

可我要征服的是赵婷你呀!我能征服得了她吗?

今天一早,随着秋日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我睁开眼睛,脸上便洋溢了愉悦,起床后,我是把这个愉悦一直带到单位的,惹得主任孙燕和我开玩笑:“什么喜事啊方舟?看把你乐的!”我便说:“没什么,今儿个就是高兴。”今天晚上我又能同赵婷见面了,这是昨天,当我和刘艾丽走出爱心儿童村的卫生间时,她忽然告诉我的。

赵婷被快客公司录用了,她要请我和刘艾丽晚上去歌厅玩一玩。赵婷没有将录用结果及时通知我,而是间接地通过刘艾丽的口来传达,这多少让我有些失落。和赵婷相识后,我们仅见过两次面,这让我对刘艾丽一直耿耿如怀,不清楚是她察觉了什么,还是出于女性嫉妒的本能,她好像很吝啬于让我和赵婷会面。

刘艾丽在我身上没有得到“女朋友”的名份,却成了我的“忠实读者”,这倒是不争的事实。刘艾丽原本是不看报纸的,但认识我以后,竟养成了读报习惯,当然是只读我们一家的报,专在上面找我的名字。时常在一个早晨八九点钟,太阳能晒到屁股的时候,刘艾丽的电话就打来了,声音总那样能保鲜似的兴奋和感伤,我采访的某个人物让她感动了,我揭露的某个造假窝点让她憎恶了,她甚至感叹一起矿难酿就的众多死亡后,还好奇地问我:“面对那么多死者的尸体,你是何种心境?”我常常哭笑不得。

也因此,刘艾丽总能找出理由和我会面,比如她也想看看那个得了怪病的小女孩,希望同我一起去追踪采访;比如,她给我提供了一个“非法中介办驾照”的线索,但条件是全程必须都有她参与;等等。前日,我写了一篇“本报与爱心儿童村联合发起征召代理妈妈行动”的报道,刘艾丽见了便给我打电话,说什么也要报名做个“代理妈妈”,我说:“你都快去新西兰了,有这个条件吗?”她却说:“我没准儿不去的,再说,不就每月拿一百块钱吗?我跟我爸说好了,我要是出国了,他负责给拿的!”作为一个读者和有行为能力的人,刘艾丽是有权报名参与的,我无法拒绝。

昨日下午,我在爱心儿童村里那些年龄大小不一,容貌美丑不齐的“代理妈妈”中间正忙得不可开交,刘艾丽便“闪亮”出现了:一袭花色连衣裙在微风中摆动着,就光脚穿着一双精致的凉拖,长发披散在肩上,她看上去万分妩媚。刘艾丽的到来显然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她还故意和我亲昵,害得我也受连累,有的人甚者用那种崇拜的目光看着我:“方记者的女朋友也来做代理妈妈呀?真是模范哪!”我很是难堪。

刘艾丽选了一个小男孩作为捐助对象,她亲热地搂着他,却看着我说话:“哈哈,多可爱呀,小帅哥!”我知道她在向我炫耀她喜欢男孩儿,我让摄影记者给她们“母子”俩拍了张合影照。

我不是一个热心于爱心行动的人,我甚至还对这家儿童村的主人——一个满面慈容的老太婆,有着强烈的厌恶感。我与她是老相识了,早在我做记者之初,她就主动邀请过我采访她的爱心之举,此后便成了常客。几年来,她办养老院义务收养孤寡老人,开通预防青少年犯罪心理热线,随后又建设了这个收容数十孤儿的儿童村。在我们省内,她俨然已是一个光彩照人的“爱心大使”了,她用善心义举标榜爱心的同时,当然也收到了很多捐赠的财物。可数额巨大的这些财务真的都用在了爱心事业上吗?鬼才知道。

据我所知,这个老太婆所办的养老院和儿童村都没在民政部门登记,完全是非法的,而她却能煽动众多媒体制造出如此巨大的荣誉光环,并把自己的“爱心机构”就设在省政府的院子里,绝不是一个普通民妇所能为之,背景当然很不简单,显而易见,这样一个人的所作所为跟本不会得到约束和监管。在我国,对民间慈善机构的维护和管理一直以来都是弱项,在国外,慈善机构的财物收支要定期向民众公示的,一点儿不能含糊。

就在去年我做编辑时,老太婆手下的一名干将和她闹掰了,就找到我揭她的老底儿,说那些捐赠的财务大部分都进了她私人腰包,她的爱心是假的,还举例:“记得春节那次你们去养老院采访吗?老人们穿着一家公司捐赠的新羽绒服,你们前脚刚走,后脚她就让老人把羽绒服都脱下来打了包装……”这厮还鼓动我调查调查老太婆,给她曝光,当时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一来,编辑不方便管采访的闲事;二来话说是说,证据就那么好抓呀?何况人家也不是软面团;再者,她要倒了,儿童村说不定就会解散,那孩子们怎么办呀?还到街上去流浪?他们现在毕竟还有个吃住的地儿。

进行了代理妈妈与儿童村签约的仪式,我、摄影记者和刘艾丽就走出了儿童村的大门,说完再见了,刘艾丽却忽然又转身问我:“我今天这身漂亮吗?”我本不想给她好脸色,可一想明天还要劳烦人家把赵婷带来呢,便脸色一转说了句玩笑话:“漂亮,挺漂亮的,就是看上去有点儿冷!”刘艾丽的脸上就灿若桃花了……

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数字计时已明确显示“10:41”了,心里盼得急切,这时间就度日如年。我机械性地敲打着《部门月工作情况总结》,心里却像长了草,这是主任孙燕特意交代给我的小任务,我这个副主任有时就是她的秘书。我不禁又看了一下数字计时,才过了两分钟——这个世界上确确实实存在着从天一亮就盼着天快黑的坏人,是那些窃贼还有我,盼着暮色快点降临,我好见上一见那让我朝思暮想,衣带渐宽的赵婷!

被我调成了振动的手机,忽然在桌面上“嗡嗡”地动起来,是刘进打来的,告诉我他的父母刚在滨江路给他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装修房,120平米的,要请哥儿几个周末去他的新房“燎锅底儿”。这小子新处的那个美术学院的女生还有两年才毕业呢,他的父母倒挺心急的。重新放好手机,我心里顿生感触,我是有点儿嫉妒了。

刘进的家在一个小县城里,父母在当地是比较风光的人物,一个是县政府办公室的主任,一个在外贸部门工作,油水当然都大大的,家庭条件优越,唯一的这么一个儿子理所当然就应继承一些资本,问心无愧地免去人生拼搏之路上的几多艰难。不像我,家庭条件一般般,毕业后甩开膀子奋斗了几年,积攒的银子也才够买个几平米的卫生间。看来在上帝面前,“公平”无所不存,也有所不在。

好不容易捱过了中午饭,又到了晚饭的时间,刘艾丽终于打来电话,说她和赵婷正往市政府旁的“红叶演歌城”赶呢,并嗲声嗲气地说她们还没吃饭,让我先表示表示,我说没问题。出了报社大楼,我就上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出租车上,我几度哑然失笑,弄得司机莫名其妙,我是在想:赵婷怎么会选这样一家歌厅请我们玩呢?“红叶演歌城”这五个字曾和徐冬所在晚报一起名噪一时,因为有一天,在“红叶演歌城”内偷拍的一张5个女孩当着客人面大跳裸舞的照片,就挡着马赛克夸张地彩印在晚报的头版上。那是晚报记者很成功地一次暗访行动,说的是只要给该歌厅的小姐100元小费,她就能光着身子在你面前疯狂扭动半个时辰,对这篇报道,市民们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而从来都一脸严肃的有准党报之称的晚报,忽然不顾身份地“卖”了这么一把,也颇让人刮目相看。有关部门根据报道进行了查处,但没多久该歌厅就重操旧戏了。在这样一个所在,我们三个人或吟唱或干嚎,而隔壁包间里就或许有裸身男女上演干柴烈火,这不是很幽默吗?

我们是在“红叶演歌城”旁的“北京烤鸭店”共进的晚餐,赵婷头发盘起,穿了一身黑一色的束身长裙,白嫩的粉颈和酥胸就明晃晃得呈现在我面前,若没有刘艾丽在场,我真想上去咬一口,好让她知道知道,我会多么地疼她。赵婷先向我表示了感谢,敬了我一杯啤酒,还特意告诉我,是快客公司的一个负责人亲自通知的她,电话里还提到了我呢,这让我很有面子,也胃口大开。

“红叶演歌城”的生意确实火,我们在二楼的过道里等了10几分钟才得到一个房间。刘艾丽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操起了话筒,一曲《明明白白我的心》让她很伤感;接着是赵婷,《老鼠爱大米》被她温柔得很有味道;我就哼了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让我恼火的是,吃得过饱,底气不足,水平没发挥出来。唱累了,我们就坐在那不声不响地休息,刘艾丽忽然提议跳舞,便起身叫服务生放了舞曲,她不好意思冷落赵婷,客气地拉赵婷先和我跳,可赵婷说什么也不同意,她就过来拉起了我的手。为了不破坏气氛,我忍耐着和刘艾丽跳了起来,她那两个夸张的肉团团顶得我很难受。一曲终了,我就微笑着向赵婷伸出了双手,她这次没有拒绝,欣然接受。

我和赵婷竟然跳得很协调,就像心生了已久的默契,我不由得一阵狂喜。旋着赵婷那婀娜身资转身时,我忽然看见刘艾丽在气呼呼地瞪我,脸拉得老长,显然吃着醋,我便觉得好笑。赵婷身上那处女的香气,一浪一浪向我袭来,让我神志迷离……四只脚轻盈地随着慢四的拍子翩跹,我和赵婷就像置身于一只飘荡的小船儿上,四周是静静的湖水,满眼的葱绿,只有几只蝴蝶音符般地在我们身边飞来飞去,眼睛和眼睛多情地注视着,我那个美呀——突然间,这一切都消失了,屋子里漆黑一片,也没了绕耳的舞曲声,赵婷忽然就尖叫一声扑到了我的怀里,我下意识地搂紧她,却听见了刘艾丽那急切的声音:“怎么了?停电了?!”接着又听到她开始喊叫服务员。我没吭声,我正感受着怀里的赵婷呢,我能听到她那颗心正扑嗵扑嗵地跳着,我的心也扑嗵扑嗵地跳着。赵婷显然又想起什么,忽然一把推开了我。

黑暗中,我能感觉到,赵婷那张脸一定红红的,不胜娇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