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十八章 真的猛士

龙居士 收藏 12 58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十八章 真的猛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七十八章 真的猛士

运送武器的是一艘八万吨级的滚装船,如期抵达马六甲海峡,停在深海处。如何将船上的装备运下来倒是一个难题。海鲨帮用小渔船,采用蚂蚁帮家的办法,慢慢卸货。但这只能对重量轻的枪支弹药,面对重达几十吨的坦克、装甲车,将吃奶的力气使上,也运不下来一辆。

必须在港口利用大型起重设备,才能安全的卸下,苏门答腊目前只有棉兰才有这样的条件。打棉兰吗?以三千人队伍,要想攻下一座重兵防守的大城市,谈何容易?

子明等人,一筹未展。

滚装船在深海驻停的第五天,是一个大阴天,重重叠叠的云将太阳都给遮住了。早上六点多的时候,突然来了一艘不明国籍的大型登陆舰。海鲨吃了一惊,正准备逃走时,忽然接到卫星电话。

“龙老大?”

“呵呵,戴大帮主,你遇到了小麻烦?”

“你的‘礼物’太重,我的船小,啃不动啊。”

“看到那艘军舰了吗?它是四千吨级坦克登陆舰!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时间只有一天,要快!请勿必保密。”

“龙老大,这艘军舰从何而来?”

“你说呢?”

“难道……”

海鲨顿时明白了,据他所知,附近的国家中,四千吨级的登陆舰,只有中国才有。难道现在龙居士可以秘密调动中国海军的舰船了?几个月不见,吞日集团的实力又见增长啊。龙居士这棵大树越发的枝繁叶茂了。

“戴帮主,你我心知肚明就行了!”

“龙老大,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龙居士心底升起一团疑云,这个海鲨还真会找准时机谈条件啊。为了接应这批武器,龙居士答应给五百万美元,作为海鲨帮的报酬。现在送货已到了最后关头,他竟然,有了一个不情之请!无论怎样的不情之请,雇佣军的命脉掌握在海鲨的手上,也只能答应。没好气的道:“请说!”

海鲨听出龙居士对自己有所不满,犹豫了几秒,呼吸不知不觉的变得粗重起来:“龙老大,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是一个干大事的人。你和合作也有相当长的时间了,不知龙老大信不信得过兄弟?”

“这还用说吗?你我两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上次在日本,要不是贵帮的兄弟,拼掉性命,吞日集团这会儿只怕烟消云散了。你我之间的信任,是鲜血与生命疑结的,牢不可破。”

“好!龙兄弟既然这样说,那我就直说了。我戴扬威打算率海鲨帮全体,投奔龙老大!”

龙居士愣住了,他已作好了心理准备,打算接受海鲨的竹杠,没想到竟是要投奔自己。

“戴大帮主,海鲨帮现在恢复得很好,发展势头很猛,为什么要投奔我呢?你就不怕受拘束?”

“这么说龙兄弟信不过我?”

“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老实说吧,我早有投奔龙兄弟的想法!龙兄弟的事业越做越大,谁都知道你今后的前途无可限量,我投奔你,说到底还是为了我自己的将来做打算。本帮在国内苦心经营二十多年,分堂开遍世界各地。但我们走的终究不是正途,而且自身没有什么武装力量,越壮大,就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东京事发,转眼间,国内的十几个分堂土崩瓦解,其他的各个分堂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要不是兄弟我消息灵通,这会儿只怕进了班房。兄弟我总算明白了,黑道相对于白道只不过是一只瓷做的夜壶,白道想用的时候,当宝贝似的,无用的时候,扔得老远,一不留神,就摔得粉碎。我戴扬威拼搏了几十年,虽说雄心不老,但比不上年轻时候了。人越老,胆儿越小,老是担心哪天就被人给害了。既使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我手下的数千兄弟着想,我这做大哥的,总得给他们谋一个将来吧……”

听得出,海鲨的话非常的诚肯,不像是在开玩笑。龙居士静静的听完,小心说道:“戴大帮主,既然看得起小弟我,愿意和小弟合为一家,共谋大事,小弟哪有不愿之理?我双手赞成啊。不过,小弟也有一个要求,希望戴大帮主能答应。”

“龙兄弟,请直说。”

“论年龄你比多大三十岁,可为我叔,当你在海上拼杀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合并之后,吞日集团上下、灰道、雇佣军请戴叔坐头把交椅!”

“龙兄弟要这么说,折杀我了。我这点儿本事,哪能与龙兄弟相比?无论什么组织从来都是能者居之,哪能按年龄排辈份?龙兄弟要是看得起我,将第二把交椅赏给我,我就知足了。”

龙居士知道,自己这个老大之位,是无人可以动摇的。和海鲨推来让去,其实都是客套话。客套话虽说无用,在直来直去的外国人眼中,纯属浪费时间。但中国的传统文化如此,必须表示谦让,做足表面文章。否则就是骄傲自满,目中无人。对今后招揽人才没有好处。

两人推来推去,足足浪费了半个多小时,最终双方谁都没有接受龙头之位,反倒将时间给耽误了。还是龙居士醒得快,言“搁置争议,合作发财。”让海鲨先去办卸货的事。

龙居士虽然现在挂了一个中校的军衔,但这是虚衔,手中没有一兵一卒。中国海军最新装备的登陆舰,他是无权调动的。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艘神秘的四千吨级登陆舰?这还得归功于杨司令的暗中相助。

龙居士思考问题,无论巨细,绝无遗漏,军火在装船的时候,他就考虑过,如何卸货的问题。为此,他不得不向杨命令求情。也许是为了解放台湾作准备,总后勤部在台海危机最严重的1997年,订购一批大型坦克登陆舰,到今年,已交付使用了。南海舰队是中国的三大舰队之一,当然配备得有。这艘神秘登陆舰就是南海舰队的。这种坦克登陆舰一次可以运送一个的坦克营。平底宽口吃水浅又自带起重设备,用在于没有港口的海滩登陆,非常的方便。

杨司令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既然龙居士有求于他,他岂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趁机狠狠的敲了龙居士一笔。

秘密调动一艘军舰,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杨司令也是费了很大功夫才将登陆舰开到马六甲。像坦克装甲车这样的大型物件,卫星是可以看到的。为了保密,不得不选了一个大阴天行动。同样为了保密的需要,登陆舰上的船员数量,也减到了最低限度。全舰连舰长在内,只有十三个人。装卸的任务,也只有海鲨帮的人去做了。

来回走了三趟,一个团的坦克,连同附属设备便上了岸。

武器的临时堆放地,位于亚齐人的游击区。距海岸仅七公里。距要攻打的北亚齐县工业区,仅三十公里。在亚齐人的帮助下,雇佣军在这里搭建了一个军营。

也许是大战前都会显得特别的安静。为了接这一批军火,雇佣军前后花了六天的时间。在这六天里,既没有看到见印尼海军出港,也没有看到印尼陆军出城。

这六天里,从利比亚等国,训练的亚齐人士兵,不断的偷渡归国。以此为骨干,补充亚齐游击队的战士,亚齐组建了一支正规军。即:亚齐国民军。这支国民军,编制为三个师,人数多达三万余人,人虽不少,但严重缺乏武器。全军的热兵器加起来,竟然只有七百多件,且都是一些轻武器,最重的武器,是三挺重机枪、四门六零迫击炮。

王辉摸清楚了国民军的装备,直想笑:就这点力量还想打主攻啊。真是要钱不要命。而亚齐人看到雇佣军的武器库,羡慕得直流口水。想买又没钱,亚齐人便动起了歪脑筋:明抢,肯定不行通,雇佣军手中的武器件件都是要命的家伙。抢不到就偷,军营周围,亚齐游击队活动频繁。每天都有武器丢失,雇佣军不得加强的警戒。为了维护两军的关系,抓到的偷枪贼,子明对他们也是网开一面,教训一顿就放了回去。没想到,亚齐人竟以为雇佣军是个软柿子,偷枪的人越来越多,有的甚至明目张胆的直闯军营。王辉忍无可忍,下令凡是抓到的小偷,不得释放。这下倒好,短短的几天之内,军营里就关押了一千多人。简直是人满为患了。这些人,是友军,还得管饭。雇佣军苦不堪言。

远在万里之外的龙居士,看完手头最近的情报,将准意力集中在武器丢失事件上。别看一天丢一二支枪,表面上事情不大,要是长年累月的发展下去。也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巨大损失。而且,雇佣军一旦和爪哇人的正规军交上了火,后勤补给将会变得非常的困难。这种困难不仅来源于印尼,更有可能来自国际社会。美日一旦注意到了雇佣军,不可能听任其壮大,危及自己的利益。到时候迫于国际压力,中国必定严禁武器出口。而吞日集团为了购买这批武器,已经掏空了腰包,今后很难再拿出巨资购买武器。可以这么说,这三个师军火,就是雇佣军的全部老本,丢一件,就少一件,没得补充。

综合考虑之后,龙居士命令王辉将那一千多小偷全部枪毙!

“全部枪毙?这是一千多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如果不枪毙他们,你有什么办法阻止亚齐人继续偷下去?”

“可是,这样的话会破坏我们和亚齐人的关系?”

“亚齐人成群结队的来偷军火的时候,他们有没有想过会破坏两军关系?”龙居士气不打一处出,“说白了,我们与亚齐人本质上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在共同而强大的敌人面前,才结成同盟,这种同盟是暂时,而且很不稳定的。等打败爪哇人的进攻之后,同盟关系必定破裂,亚齐将掉转枪口向我们!今天我们每丢一枝枪,将来他们就多一把用来攻击我们的屠刀!我们不但要看好自己的武器,寸铁不得流入亚齐。今后在共同作战的时候,也要注意抢夺战利品。不能因为缴获的武器老掉牙,战士们不喜欢,就白白的送给亚齐!”

“大哥,一次性枪毙一千多人,这也太多了一点。我想枪毙几个带头的,也能起到警示作用……”

“王辉,你现在整天和亚齐人混在一起,是不是骨头都混软了?杀几个小偷还讨价还价?你和你的灰道难道是软柿子,任何人都可以去占便宜?王辉你给我记住,从来只许我们去占别人的便宜,绝对不许别人占我们的便宜!我们不是败家子,也没有万贯家财供我们去败!”

“是!”王辉沉重的应了声。

“告诉我,你将如何处理那一千多个犯人!?”

“全部拿出去枪毙!”

“这还不够!”

“……?”

“新招的那些士兵,没上过战场,没杀过人,没见过血的人,到了战场,本领再高也发挥不出来。枪毙的事,让那些新兵蛋子去做。王辉,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是!”

王辉打完电话,这才发现自己背上有冷汗冒出。凉嗖嗖的。

王辉觉得自己越来越怕龙居士了。王辉在学校混帮派的时候,龙居士还只是自己虎威照顾下的一位邻家小弟。而现在,……世事真是变幻无常啊。今天,龙居士不但下令枪毙这一千多人,还要拿他们给新兵壮胆。这种冷血程度,任何人见了,都要汗毛倒竖。

子明一直在王辉身旁,这会儿见王辉在发愣。便问大哥如何定?

“枪毙,统统枪毙!”

“啊!”

所有都吓了一跳。这是一千多条人命啊。如果编成军队,可以组成一个团;如果装进电影院,可以将整个影院挤得满满当当;如果一米站一个人,可以排上一公里;如果是一千多头猪,动手的屠夫也会杀得手软……

“胡闹!”子明吼道:“这一千多人,难道是战争游戏里的顶着数字的图标吗?说杀就杀!三弟,将电话给我,我去劝劝大哥!”

“你还是省省吧,大哥不会改变主意的!”

子明没说话,夺过卫星电话,拔了过去。

“我就知道你子明会打电话来!”电话一接通,就传来龙居士一阵大笑声,“你也别忙着劝我,在你劝我之前,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如果没有,照我的办法行事!”

子明怔住了,的确,不论从眼前,还是为将来做打算,枪毙这些人对雇佣军都是有好处的。枪毙这些人,可以一举多得。一、杜绝军火丢失。二、给所有的人一个警告,雇佣军不是好惹的。三、这一千多人,是亚齐游击队的骨干,枪毙他们等于削弱了亚齐的力量。减轻将来两军翻脸时,雇佣军的压力。四、节省粮食。雇佣军的队伍在急剧扩大,粮食供应紧张。却还要养着这群耗子,确实不划算。五、在排华风暴中,亚齐人也是动了手的。枪毙他们,间接的为枉死在亚齐人手中的华人报了仇。

抛去人类情感不论,专以利害而言,这些亚齐人小偷,该死一万遍。

但,子明于心不忍,努力寻找一个可以为这些小偷活命的机会。

“大哥,我们的根据地,需要大批干活的人,不如罚他们做苦力!”

“如果这样,你打算派多少人看守他们?如果亚齐找你要人,你放还是不放?叫这天生懒散的人干活又能干些什么活?”

“大哥,你难道不怕合作破裂吗?”

“子明,你还记得毛老爷子的一句话吗?以斗争求团结,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团结亡。目前亚齐人与我们唇齿相依,枪毙这些人,不但不会使同盟关系破裂,反而更加有利于同盟关系的巩固!”

“为什么?”

“牛马要是耍性子,不肯走怎么办?就得狠狠的用鞭子抽!亚齐人,包括所有的印尼人,都是牛马本性。是进化不完全的半兽人,他们不会自觉的,只有用鞭子赶着,世界才能太平。子明,你是小诸葛啊,难道这个问题都想不明白吗?”

一番解释下来,子明心服口服。

但真要动手,面对一千多双惊恐万状的眼睛时。又有些犹豫了。特别是那些行刑的新兵,双手颤动得厉害。一轮枪放过去,子弹全都打偏了。

一旁的小钢炮看得不耐烦了,冲着新兵们吼道:“新兵蛋子,就是新兵蛋子,二十米都打不中一个大活人!都给老子凑近了打!听我口令!立正,齐步向前走!”

在华商会的动员下,新兵的招募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才二个星期,就招到了一万多人。现在每天都有几十到数百人主动投军。士兵的来源,主要是从棉兰和从新加坡赶来的难民,也有从外岛来的。时间紧迫,来不及安步就班的慢慢训练。新兵都是随到随训练。训练营地主要放在丛林之中的根据地,那儿有几千亩雇佣军开垦出来的粮田,可以就近解决粮食问题。根据地在密林深处,外人是找不到的,必须在交通方便的地方,设立接待站。雇佣军在亚齐人的游击区所设的临时军营,便起到了这种接待站的作用。

在这个临时军营,新兵们将接受一个星期短训,在训练的过程中,进行甄别工作,淘汰不合适的人,并且防止混进爪哇人的间谍或是其他势力的人。雇佣军现在的名声还不响亮,国际上敌对势力注意得少,而且华商会在推荐的时候就进行过一次甄别,所以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过来投军的人当中存在有间谍。被淘汰出去的,大多数是因为体质的问题。

七天前的一批新兵,六百余人,到现在留下的只有三百来人。淘汰率高达百分之五十。经过这七天的训练,已经初见成效,队列有模有样,五十米靶也能挨到边上。今天正是将这三百人送去根据地,进一步训练的日子。被王辉拉来组成行刑队。其他的三到六天的三千多名新兵,则放到一边围观。

“一二、一二、一二……”小钢炮的口令声,如闷雷滚过,三百人的横队,人人听得清楚。

“立定!”

“举枪、瞄准、预备——”

“放!”

一阵九五式自动步枪轻快的枪声响过。硝烟升起。三五个小偷倒在地上。

“他奶奶的,没吃饭啊?十米都打不到人?你们这几天的训练是怎么过的?全体都有了,给老子上刺刀,……”

负责这批新兵训练的教官是特种作战大队的中队长龙飞虎。在几个月前,狙击贾拉勒机械化师时,龙飞虎的特种兵小队,从敌人的进攻梯队后面包抄过去,全歼逃跑之敌,且自身伤亡较少。雇佣军扩编后,升任为中队长。这会儿他见自己训练出来的新兵,竟是如此的熊包,面子上挂不住,举枪朝天空打了一梭子,吼道:“谁要是连刺刀都捅不准,老子枪毙了他。”

教官的威严这批新兵可是见识过了的,虽然只有短短的七天时间,但龙飞虎说一不二作风,令出如山的军事纪律,已经初步渗入到士兵们的心中。休息的时候,听老兵讲战斗故事,龙中队在战场上杀敌的虎威,也随着故事,传到每一个新兵的耳中,叫这群新兵打心眼里佩服。

胖子心细,知道这些新兵打不准人,并不是因为枪法的问题。一味的强压,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仇恨是克服胆量的一剂良方。这些新兵,大多数是在印尼受难的华人子弟,如果告诉他们亚齐人也参加了进去。一定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胖子按住脸红脖子粗的龙飞虎,又示意小钢炮暂停,缓缓的走到行刑队伍前面,沉痛的说道:“弟兄们,我知道你们,从来没有杀过人,有的在参军之前,可能连鸡都没有杀过。但是,军队是什么?战士是什么?什么是战争?我告诉你们,军队就是杀人的组织。战士就是执行杀人命令的刽子手。战争就是一场杀人大比赛,谁能杀人而不被杀谁就是胜利者。

在你们面前的这群犯人,个个该死。枪对于战士来说就是生命,他们偷了我们的枪就是要了我们的命。想要我们命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你们说,敌人该不该死?”

“该死!”

“大声点!”

“该死!”

“他们除了是想要我们命的敌人之外,还是印尼土著人。去年,黑五月中,他们屠杀了我们父兄,强奸了我们的姐妹。我军从何而来?你们又为什么要当兵,还不是为了报仇吗?给我们的父母兄妹报仇!现在,仇人就在眼前,是十恶不赦的死刑犯!为什么你们不敢动手了,同样作为华人,我为你们感到脸红!”

提到受难父母兄妹,不少战士都将头低了下去,有的还抽抽嗒嗒的哭了起来。

小钢炮趁机吼道:“弟兄们,不许哭,我们的眼泪,去年就流干了,今后,要哭就叫土著人去哭吧!听我口令,端起你们的刺刀,狠狠的捅进敌人的胸膛!”

啊——,

三百余名战士齐声发出怒吼,猛冲了过去,雪亮的刺刀,在阳光下,发出渗人的光芒……

95式自动步枪,属无托枪型,枪身短小,刺刀扎进去之后,热血不可避免的喷了战士们一身。有的被鲜血从头淋到脚,是名副其实的血浴。

传说中荆棘鸟浴火重生后变成了凤凰。

战士浴血之后就是猛士。鲁迅说,真的猛士敢于面对淋漓的鲜血。在这一刻,三百名真正的猛士诞生了。

日鬼子的训练方法不是盖的。简单、直接、有效!

印尼人用屠刀砍过来,我们用刺刀还回去,在道义上并不亏欠。历史证明,别人用屠刀砍过来,却叫自己的人民用仁义化解仇恨的国家,所能得到的只有下一次屠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