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一章 新兵连 第八节 新一连一班(七)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1 58
导读:兵王 第一章 新兵连 第八节 新一连一班(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第八节新一连一班(七)

早操后,新一连在食堂前列队,准备唱歌开饭。不知为什么,部队吃饭前要唱歌。鸿飞小时候曾经固执的认为,饭前一支歌这个光荣传统来自红军时期,那时候红军战士经常性的吃不饱穿不暖,好不容易盼到吃饭的时间,所以高兴的要唱歌。鸿飞自作聪明的和他的父亲谈起这个观点,结果换来闪电般落在脸上的耳光,鸿飞从此接受教训对这个问题闭口不谈。部队唱歌不要求音色优美,只要求声音洪亮有士气,所以兵们唱歌都是用喊的,扯着嗓子用尽全身力气的喊。


“一班长,指挥个歌!”刘新年连长背着手站在食堂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的兵们。


“是!”陈志军跑步来到连横队指挥位置,扬起双手:“革命军人各个要牢记,预备-起!”


“革命军人各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立刻震耳欲聋的喊声冲天而起,陈志军合着节奏像要砍人一样咬牙切齿用力挥舞着双手。


队列里,鸿飞拼命忍住笑憋得脸通红,张嘴不出声的浑身打颤,他第一次看到伸直双掌上下垂直运动的打拍子方式。


刘新年连长听着震耳欲聋的“歌声”满意的向队列踱过来,武登屹弓起手肘碰了鸿飞一下,鸿飞立刻扯着嗓子喊起来:“第七不许调戏妇女们,流氓习气坚决要除掉……”


一曲歌喊完,连长刘新年满意的走到指挥位置连声夸奖:“同志们唱得不错!一个字:士气高昂……”


“连长说了四个字……”武登屹小声嘟囔着,鸿飞用手肘碰了碰他,向陈志军方向努努嘴示意他不要说话。


“哎!同志们就应该这样,什么时候都要士气高昂斗志昂扬,随时发扬见红旗就抗,见第一就争的精神!我们是谁?哎!我们是新一连!一连嘛,什么事情都要是第一,这才是一连嘛!”刘新年讲话的时候喜欢用“哎!”加强语气,他觉得这样说话有气势:“哎!今天同志们表现的非常的不错,我刚才特意听了听二连的歌声,他们没有我们洪亮!哎,我们就要压着他,我们是一连那能让二连超过去,同志们说是不是?”


“是!”


刘新年用力挖挖耳朵,大声喊道:“你们说什么我听不见!”


“是!”


“好一点了,但是还是听不清楚!”


“是!”新兵们声嘶力竭。


刘新年向新兵翘起大拇指:“好!最后这声答得好!一班的鸿飞表现不错,脸都憋红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用力了!陈志军!”


“到!”


“回去给我好好表扬一下子!”


“是!”


“哎!男人嘛,就要雄性一点雄壮一点,更何况我们是军人是要去打仗保卫祖国的。每天捏着嗓子扭着屁股的走来走去,像个什么样子!”刘新年学着某个港台歌星在队前走了两步,新兵们立刻哄笑起来。


“大家不要笑!”刘新年立正站好接着说道:“哎!我发现咱们连有些个别同志,大声答个‘到!’都不好意思,就喜欢扭扭捏捏的做派!我说这就不对了,如果打仗的时候我这样给你们下命令行吗?”


刘新年拿出一副故作深沉的表情,无病呻吟的说道:“一排长,请你不要再次伤我的心,咬牙努力坚持把侧翼的山头拿下来,掩护全连发起攻击。”


队伍里立刻笑翻了天,新兵们和连长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刘新年大声问道:“跟着这样的连长能打胜仗吗?”


“不能!”新兵们扯着嗓子喊起来,声音明显的比刚才大了许多。


“哎!这就对了,我们是男子汉嘛!”刘新年接着说道:“退后一步说,将来你们回去探家,一进门粗门大嗓的喊一声:爸、妈,我回来了!邻居家的小姑娘一听:哎!真是老爷们,听听,这嗓音都往下掉钢渣!你要是细声细气的来上句:爹地、妈咪,我回来了!小姑娘会怀疑你裤裆里没有那套玩意儿,说什么也不会嫁给你!”


新兵们笑得人仰马翻,指导员李浩望着刘新年一个劲的苦笑,心说:老刘的毛病又犯了,在新兵面前一通乱侃,这还有个连长的样子的吗!


刘新年笑咪咪的等着新兵们笑够了,这才问道:“同志们以后的回答问话、喊番号时该怎么办?”


“响亮!”新兵们心情愉悦,喊声响亮。


“那好!听我口令,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刘新年立正说道:“下面说正事!今天上午原定的队列训练临时取消,改为由各班组织学条令!班长们要严密组织,课间休息时不要喧哗,老同志们凌晨才回来所以上午要补觉!明白吗?”


“明白!”


刘新年看到指导员向他连连摆手示意没有事情要交待,他代替连值班员对着队伍喊道:“开饭!向右-转,第一列,左转弯,齐步-走!”


走进食堂,武登屹拉住鸿飞悄悄的问道:“你真大声喊了?”


“你说呢?”鸿飞抓起两个馒头递给武登屹,反问道。


“没喊!你挺喜欢偷懒的……”


“我靠,这就是你对大哥的评价?”


武登屹怕鸿飞不帮他叠被子了,嘿嘿笑着说道:“我说着玩儿的,你别在意!”


“没事儿,我还得谢谢你呢!”


“谢我!”


“是呀,谢你!”鸿飞一脸的坏笑:“连长说他听不清楚的时候,你不是要把你家掏粪的铁锹借给他挖挖耳朵吗?”


“是呀!”


“我差点笑喷了正忍不住的时候,连长问话了,我借此机会大笑三声!”两个人窃笑起来。


上午室内学习体力消耗不大。鸿飞三口两口把手头上的两个馒头塞进嘴里,抬屁股就走他要去抢“三把”。所谓的“三把”就是拖把、扫把、暖壶把,也就是多打水扫地,在部队除了训练这也是一种进步的方法。鸿飞对拖把、扫把不感兴趣,他只喜欢暖壶把。去打水的一般都是新兵相互之间没有什么顾忌,难得有几分钟自由活动的时间,而且锅炉房的位置比较偏僻,去的早没有人的情况下,还可以偷偷的抽上一支烟。


鸿飞拿起两个暖瓶的时候,司马群英急匆匆的赶回来劈头说道:“今天我去打水!”


“为什么?”鸿飞看着咄咄逼人的司马群英,一脸的鄙夷。


“你已经连续打了三次,轮也该轮到我去透口气了!给我!”司马群英伸手硬抢。


“滚开!”鸿飞把暖瓶往身后一藏,一晃肩膀把司马群英撞了出去,沉声说道:“孙子!想要去打水,明日请早!从老子手里抢,小心我砸烂你的爪子!”


“你他妈的再骂一句?”司马群英也不是什么好鸟,脸一拉指着鸿飞的鼻子威胁道:“我他妈的灭了你!”


“你大爷的!”鸿飞恼火的把暖瓶抡了过去。司马群英冷笑着一动不动:“砸!不砸你是孙子!”


鸿飞一愣,突然收起暖瓶嘿嘿的笑起来:“我是你祖宗的孙子!想借老子的手去住院哪,丫,做梦吧!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等着被陈志军训吧!”


“鸿飞我告诉你,这也就是在部队,要是在地方我他妈的早把你废了……”


“你别得意,在地方还不知道谁废谁呢!”鸿飞满脸堆笑的说道:“丫,就你!都不够我活动手脚的!有时间练练?”


“好啊!打掉了牙就说自己磕的!”


“那就这么定了!”鸿飞模仿着陈志军的口吻一锤定音,提着暖瓶得意洋洋的走了。


鸿飞几乎是一路小跑的来到低矮的水房,探头看看没人,随手把暖瓶一扔跳起来抓住房梁,一个“引体向上”拉上去,抬手把藏在房梁上的一包白“健”拿了下来。弹出一支叼在嘴上,鸿飞从墙缝里摸出一个打火机点燃香烟,深吸一口惬意的吐了个烟圈。


鸿飞叼着烟,慢慢腾腾的给暖瓶里注开水。直到听着外面传来脚步声,这才慌忙把烟和打火机原样藏好。


“来一支,来一支!”一名新兵一手提着两个暖瓶闯了进来,看见鸿飞迫不急待的说:“憋坏了!”


鸿飞把抽了半截的烟从裤袋里掏出来:“没了,最后半支,将就一下吧!”


“没问题,有烟抽就行!”新兵接过烟找到打火机点燃狠狠的抽了两口,这才说道:“外烟呀,够冲!过瘾!”


“你慢慢过瘾吧!我走了啊!”


“走吧,走吧!”新兵注意力全部在烟上,心不在焉的说道。


鸿飞急匆匆的低头走出水房和站在门口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暖瓶盖子掉了,热水溅了出来。


“你怎么回事?”鸿飞躲过滚烫的热水恼怒的抬起头,立刻惊呆了,陈志军正在一脸冷笑的望着他。


坏了,被抓现行了!鸿飞心里惊呼,脸上却堆满了笑意:“班长,你怎么来了?”


陈志军一声不吭扭头走了,鸿飞只好提起暖瓶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回到班里,陈志军摘下帽子用力摔在桌子上,把正在整理内务的新兵们吓了一跳。鸿飞若无其事的放下暖瓶,扭头向他的床位走去。


“站住!”陈志军指着鸿飞的鼻子问道:“刚才你干什么去了?”


“去打水了!你不是看见了吗?”


“在水房你还干了些什么!”


“打水呀……”


“说谎!”陈志军亲眼看见鸿飞偷抽烟,没想到他竟然矢口否认没有一点认错的意思,一下子搂不住火了:“我明明看见你在抽烟!说,为什么违反纪律!”


“副班长只是希望我们不要吸烟,没有命令我们不要吸烟!你不让抽烟,以后我不抽的就是!”鸿飞平静的看着暴怒的陈志军,就像在看一只发脾气的猩猩。


陈志军的火发不起来了,希望和命令这两个词要看怎么理解了,可以理解为允许也可以理解成不允许,他扭头问其他的新兵:“副班长真是这么说得?”


武登屹第一个跳出来证明:“报告班长,是!副班长是说希望我们不要吸烟!”


“报告班长,是!”其他的新兵也随声附和。


陈志军长出一口气说道:“从今天,不!从现在开始我命令,新兵们一律不准吸烟!明白吗?”


“明白!”鸿飞微笑着挺起胸脯和新兵们一起大声回答。


陈志军指着鸿飞说道:“这一次我原谅你!现在把身上的烟交出来!”


“没有了!”


陈志军冷笑着说:“最好是没有了!要不然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把你的口袋全部翻出来!”


鸿飞满不在乎的把口袋翻了出来。陈志军没有发现他希望出现的东西,只好用威胁的口吻说道:“如果让再逮到你抽烟,我一定严肃处理你!明白吗?”


鸿飞不以为然:“明白!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老同志可以抽烟,我们不可以?”


“你和老同志比?”陈志军用鄙视的目光盯着鸿飞:“老同志可以一口气站上一个小时纹丝不动,五公里武装越野平均成绩17分55秒,你行吗?”


“不行!”鸿飞毫不犹豫的回答,他知道不能够说行,要不然陈志军立刻就会让他去跑步。


楼道里响起一阵尖厉的哨声,接着传来的是王军的声音:“各班组织学条令!”


新兵们连忙去自己的储物柜里拿笔记本,鸿飞见陈志军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也连忙跑开了。


鸿飞拿出笔记本正准备去搬马扎,猛得看见司马群英正一脸阴笑的看着他,立刻凑过去低声说道:“哥们儿,是你告的密吧?”


“是呀,同志!”司马群英洋洋得意


鸿飞立刻笑开了花,伸手拍拍司马群英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鸿飞一脸的诚恳,话语里丝毫没有威胁的意思。司马群英立刻懵了,他不知道鸿飞谢他什么,他以为鸿飞会暴跳如雷的强烈要求与他打一架。


“杨喜!”


陈志军的吼声把两个正在窃窃私语的新兵吓了一跳,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向带着李永胜刚回来的副班长看去。


“到!”杨喜惊诧的看了看陈志国发青的脸色,惊诧的问道:“班长,你怎么了?”


“你这个副班长不合格!”


“我怎么了?”杨喜也懵了。


“你不合格!”陈志军气得吼起来。


鸿飞心里笑开了花,妈的,陈志军咱们慢慢玩儿,丫,气不死你,我不姓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