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之时代 正文 第五十七章 血的代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98/




“中国人已经支撑不下去了。”盟军最高战略会议上,美军的分析专家作出这样的结论,“他们在打胜仗,却主动提出和谈,只有这种可能。原因可能有许多种,比如,经济崩溃,国内矛盾丛生等。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所期望的情况,不过,那要取决与关键的人物扬飞的行动。”“战争现在正到了最关键的地步,谁能支撑下去,谁就能取得胜利。”德森中将说,“我们当然不能停止战争,否则就前功尽弃了。”“不过,中国人似乎十分相信和约这种东西。”克拉克将军说,“既然如此,我们就先给他们虚假的和平,顺便要‘旅游’的部队回来,当然,我们的目标十分明确。”“是的。”金成龙一海军中将说,“我之所以从台湾保留这支舰队就是要现在有所作为。不过,那些中国人给我们制造了最好的机会。”……


“主席,这是我们军事情报部的结论,谈判只是一个幌子,备战才是敌人的目的。”军事情报部的林斌中将报告,“而且,他们很可能就要发动进攻了,我们必须立即停止裁军,立即备战。”“你有把握吗?”李江问。“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但是起码超过百分之六十。”林斌肯定的说。“只是为了一条不确定的情报,就要全部进入战备状态吗?电视上才刚跟全国通报和平降临,就突然进入紧急状态,那国家的威信何存?更何况我不相信美国人会如此背信弃义,刚签定和约就开战,即使在次开战也要准备一段时间,或等我们裁军结束。郑雨今晚就回来,我不想让他在机场放飞和平鸽的时候还要一个全副武装的团作陪。”李江说。“主席……”林斌还想说什么,但是李江示意他下去,中将只能退出。扬飞去视察海军的情况去了,我必须通知他,林斌快步返回自己的部门,“中将,我们的秘密通讯器材出现了故障?”负责秘密通讯的军官说。“什么,不是早就要彻底维修吗?刚买的新机器呢?”林斌愤怒的说。“经费被裁掉了,所以即没有维修也没有添置新机器。”军官沮丧的说。中将立即拿出手机。“这不符合保密条例,我们还有一台老式的机器。”军官提醒。“那台过时的机器扬飞起码要3个小时才能破译出来,来不及。”林斌无奈的说。


“我们的卫星到哪里去了?”国防部里顿时忙成一团,“是机械故障还是其他的原因?”负责卫星观测的少将大声问,“凭空消失吗?”“要不要报告中央?”一个军官问。少将皱紧了眉头,“先等一等,等到稍微有一点眉目再报告。”少将可不想在这种紧要关头因为事故而被迫脱下军装。与此同时,在地球的轨道上,“为了庆祝和平而发射的航天飞机”正不慌不忙的把中国的军事卫星缴获。而在海面上,美日联合舰队跟在最后一批交还战俘返回的登陆舰后面。“没有海军水面舰艇,中国人拿什么来威胁整个亚洲?”金成龙一冷笑着说。


“我们被战斗机包围了,这是怎么回是?”中国代表团的波音767飞机被日本的战斗机团团围住。“请立即跟我们返回东京机场,否则我们将开始攻击。”日机下达了最后通牒。“我们是外交人员,你们不能攻击。”机长愤怒的说。“根据情报,你们机上有战斗人员和武器,立即跟我们返回,接受检查。”“混蛋,我们当然有自己的安全人员和武器。”“机长,我们被锁定了。”领航员说。“和国内的通讯中断。”“按照他们说的做。”郑雨上将出现在驾驶室。“将军。”机长说,“我就是被他们炸死也不想做俘虏。”“我知道,郑雨回答,按照我说的做,我也不会是中国第一个被俘的高级军官。”上将坚决的说。


“雷达全部失灵。”沿海各军事基地的雷达一下子都无法使用了。“敌袭,马上发布战争警报。”负责的军官命令。“通讯器材失灵。”“派遣通讯员。”“因为裁军,只剩下一个生病的。”“靠,所有人跑步前往各个部队,通知他们。”军官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快去。”战争时期为了对抗美军的电子优势,各部队都配备了许多通讯员,用这种原始的方法保证信息的传递,但是,“战后”全部被裁减掉了。“还愣着干吗?”“可是我们因为裁减军费,所有的车都没有办法用了。”……


“我说,郑中校,你认得到南京的路吗?”马永威强忍痉挛的胃说。“没关系,总能找到的。”郑映雪微笑着回答。“你的车没有什么毛病吧?”扬勇平战战兢兢的问,“现在各单位因为裁减了费用,车辆刚好到了该彻底维修的时候……”“只是刹车有点不好而已,没什么大问题。”中校回答。“你会跳车吗?”扬勇平小声问马永威。“现在的速度跳下去生还的几率不大。”马永威回答。这时,在他们旁边,一团巨大的火光伴随着爆炸声升起,把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那是……”“我们的一个机场。”郑映雪说,“听说是准备废弃的,但是还保留着不少飞机和弹药,还在运转。”“为什么会爆炸?”扬勇平问。“我们过去。”郑映雪说,“我们还要去南京啊!”马永威说。“战争再次爆发了。”郑映雪严肃的说。


“如果等到中国军队裁军完毕,那他们将进入饱和状态,再配合一些优秀的军官,战斗力反而会很高,但是,在这种正在疯狂裁军的时刻,他们的战斗力却是最低的,因为裁的太快,部队还没有适应新的体制。”德森中将说,“那个李江是单凭借经济上的成绩才登上主席宝座的,是一个坚决的唯经济论者,手下的政府高官也都是通过经济成绩提拔上去的,对军事根本是一窍不通,但是裁军节省资金到是很有一套,否则,是无法在1个月裁减掉3000万的军队和半数以上的军费,所以,现在的中国军队正好是处于最混乱,最无力的时候。”……


从日本本土和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飞机开始对沿海城市的码头,造船厂和船只进行猛烈的轰炸。“我们的飞机到哪里去了?”扬飞愤怒的问。“飞行员被裁减掉了三分之一,地面地勤人员和技术人员被裁减掉了四分之三,一半的飞机被送去拆除了,另一半因为到了维修的时候没有资金维修不一定能起飞。”一个参谋回答。日本飞机和美国飞机的导弹开始疯狂的攻击那艘还未改造完成的“航空母舰”“住手,那是油轮。”徐启教授不顾一切的要冲过去,几个战士死死的拉住了他。“冷静一点,教授。”海军司令雷亮上将说。“司令,就算他是油轮,我也有办法把他改造回航空母舰。”徐启教授老泪纵横,“因为他本来就是航空母舰,但是,我没有办法用一堆费铁造回航母,求求你,去救救他吧,这是中国海军未来的希望啊!”雷亮的眼睛湿润了,他看着千穿百孔的造船厂和船身断成好几节的航空母舰,以及即将出厂,现在却东倒西歪的各型新式战舰,“这些,都是中国海军的未来,都是中国海军的希望!”雷亮深情的说。在场的海军官兵无不掉泪。扬飞走到雷亮身边,说“海军的未来,海军的希望并不会随着这些战舰的消失而消失,只要你们还在,只要我们的决心还在,中国海军的旗帜一定会在次在4大洋上飘扬飘扬的。”“全体立正。”雷亮大声说,“向我们的舰队敬礼。”官兵们举起了自己的手……


“为什么不起飞?”郑映雪跳下车就说。“技术人员不够,我们正在挂导弹呢。”一个飞行员急匆匆的说。“在敌人下一个攻击波到来前,我们必须起飞迎战。”“快来帮忙。”郑映雪对正在呕吐的两个人说。“我是陆军中校,我要先回自己的团。”马永威说。“我是指挥部的少校,我得回南京的总部。”扬勇平说。“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军种和军衔?快来帮忙。”郑映雪大声说。两人只能开始被一群技术士官和尉官指挥,去干那些整备的活。在所有人员的努力下,机场剩余的20余架飞机终于挂上了导弹,装满了油。”“清除跑道。”机场地面指挥官一声令下,除了飞行员,其他的人都开始清除跑道上的杂物。马永威这时才发现,队伍中居然有平民和公安。“小扬。”郑映雪叫住了扬勇平,“你到南京的时候顺便去一趟我家,告诉我老公和孩子,我又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回去了,要他们安心。”听到这些,扬勇平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还有,谢谢你们。”中校的眼睛里布满了泪水……银白色的战斗机一架一架的腾空而起,翅膀上挂着中国军队最骄傲的导弹——河豚式反舰导弹。


“将军。”警卫队长说,“我们都下定决心了。”“你们呢?”郑雨看着那些外交部的官员。“还有什么可说的?中国没有被俘的将军,也不能有被俘的高级官员。”外交部的人笑着说。“想不到把你们也牵扯进来了。”郑雨抱歉的说。“哪里,为国家牺牲不是军人的专利,只是可惜不能看见我们搞‘东京大屠杀’的一天了。”“没关系,好歹也拉了几个垫背的。”大家都笑了起来。“身为解放军上将,我不能没有杀死一个敌人就死掉。”郑雨咬牙切齿的说。“将军。”一个警卫人员拿来一盘子酒杯,郑雨亲自倒上中国的二锅头。“飞机上没有什么好酒,大家将就了,到了那边,我再好好招待大家。”机组人员和所有的警卫人员都拿到了一杯酒,“本来飞行时间是不能喝酒的,但是,为了庆祝我们的胜利,我们喝。”“为了中国的胜利!”“为了日本和美国的灭亡!”“为了中华之崛起!”“干杯!”酒杯在空中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接着按照惯例在地上摔成碎片……


“发现中国空军。”日本航空母舰的雷达上浮现出中国飞机的影子。“立即起飞拦截。”在航母指挥塔里的金成龙一海军中将命令。数十架飞机立即起飞,与前来的郑映雪部队相遇,展开空战。“不要跟他们纠缠,我们的目标是敌人的舰队。”郑映雪中校通过通讯器提醒大家。飞行员开始试图突破敌人的防线,但是敌机越来越多。“看见他们的航母了。”一个飞行员兴奋的说。此时,郑映雪才注意到自己这边只剩下3架飞机了,而且其中一架携带的导弹已经用完。“目标锁定。”通讯器里再次传来这个飞行员的声音,“去死吧小日本。”一枚白色的导弹呼啸着向航空母舰飞过去,对方的诱饵弹和电子干扰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导弹一头扎到了航母上。“没有爆炸!!”飞行员惊呼,然而,与此同时,一枚防空导弹击中了这架飞机。“该死。”郑映雪愤怒的说,“导弹的维护费用都省了吗?”他操纵J14继续靠近敌舰,眼前无数防空火炮的亮点扑面而来。一枚防空导弹从侧面冲向她的飞机。就在这里完蛋吗?郑映雪问自己。“我的导弹用完了,你一定要干掉它们。”通讯器里传来另一个飞行员的声音。刹那间,中校飞机的旁边升起了一团花火。飞行员用自己的飞机与敌人的导弹相撞,为郑映雪赢得了时间和机会。“我没有见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但是他们却可以为了保护我而牺牲。”中校强忍悲痛,把敌人的航母锁定,毅然按下了发射按钮……


“各位记者,因为战斗再次打响,为了保护郑雨将军这个全球知名的新闻发言人,我们已经保护他返回了日本。”在东京机场的指挥塔里,日本军方的新闻发言人大言不惭的说。“这是盟军俘虏的第一个中国的将军吗?”一个记者问。“我们不是要俘虏他,但是由于战争,我们相信郑将军会暂时留在日本,直到战争结束,他们一会就到,各位可以随意拍照。”“来了。”一个记者大叫。天空中,一架767飞机缓缓开始下落,后面跟着“护航”的4架FX战斗机。机场上一个全副武装的加强营已经做好了准备,日本外务省次官亲自前来“迎接”郑雨上将。


“都准备好了。”警卫队长向将军最后敬礼。郑雨打开所有的频道,进行自己最后的新闻发布。“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外事宣传部部长郑雨上将,美国和日本已经在签定和约的当天就撕毁和约对我们发动了卑鄙的偷袭,并且公然违反日内瓦条约,企图绑架我方的外交人员。但是,解放军没有当俘虏的将军,我很高兴成为第一个将自己的鲜血撒在日本国土上的中国将军,我的后人将前仆后继,直到把最后一个日本人从地球上抹掉。他们将为此付出血的代价。”飞机直着往这个东京最大的机场的指挥塔上撞过来,在这里等候的日本记者和军政人员顿时乱做一团,“护航”的FX战斗机一时惊呆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眼睁睁的看着这架充满愤怒的767。机尾的输油管突然被打开,大量的汽油被喷洒在机场各处,包括地面部队的身上。郑雨上将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他的上衣口袋中装着自己唯一的一张和女儿,女婿,外孙的全家福,自从开战以来,他就再也没有见过照片上的人。“再见了。”将军带着微笑说出了这句话。飞机在撞上指挥塔的一瞬间发生了爆炸,飞机内部成吨的汽油引起了巨大的爆炸和大火,机场上被喷洒上石油的地方也全部被点燃,上千名敌人在火海中挣扎,被烧成灰烬。火势迅速蔓延,一会工夫,整个机场都被大火笼罩,不时传来爆炸声……


“发射呀,你***给我发射呀!”郑映雪流着眼泪,歇斯底里的大声说。发射的按钮已经被按了好几下,但是导弹依然顽强的挂在外挂上,不肯发射出去。她的飞机后方出现了大量的敌机,前方的敌机也不断涌现,飞机已经被多个目标锁定,机身上已经是千穿百孔,几枚防空导弹正在跟踪她的飞机而来。“算了。”郑映雪中校停止了按发射按钮的徒劳举动。“反正今天是活不了了。但是,中国空军不能没有造成敌人的一点损失就全军覆没。”她拉起飞机,直接往日本航空母舰的塔台上撞了过去。“老公,孩子,等着我。”郑映雪流着眼泪,默默的说。一枚防空导弹从后面击中了飞机,飞机在空中变成一团火球。


“司令官,这里危险,请您还是到甲板下面躲避。”几个警卫人员对金成龙一中将说。“怕什么?”金成龙一依然站在塔台里指挥,“3架飞机居然要这么长时间才解决。”“司令。”一个参谋大叫起来,夹杂着郑映雪飞机残骸的火球继续往塔台的方向上撞过来,众人惊鄂的嘴还没有合上,火球就和塔台进行了碰撞。防弹玻璃被飞溅的残骸和火焰的高温彻底打碎。金成龙一被一块飞进来的碎片切成了两段,那片碎片上还残留着中国空军的八一五角星……


“礼毕。”机场指挥官的身后,所有的军人都向着郑雨和郑映雪的方向敬礼。“谁去南京把消息告诉郑映雪的家人?”马永威问。“没有必要了。”扬勇平回答,“郑映雪的老公和1岁的儿子,在上海战役时就死于美军的轰炸。”“什么?那她为什么还要回去见他们呢?”马永威惊呆了。“为了不让将军的女儿伤心,我们指挥部的几个人模仿她丈夫的语气和笔迹继续给她写信,不过,看来她早就发现了。”“那她还要回去。”“她只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的,所以我才不想搭她的车,或许,她是自己强行让自己不看穿我们的骗局。”扬勇平想着郑映雪那句充满泪水的“谢谢你们。”“郑雨将军一家应该没有剩下什么人了吧,现在连将军和他女儿的尸体都找不回来了。”马永威含着眼泪说。“是啊!像他们这样全家都牺牲在战场上的人,我们的军队中还有许多,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现在我们只能祝愿他们一家在那边团圆,幸福。”扬勇平转身往吉普车的方向走。“你去哪里?”马永威问。“北京,老爸在这个时候一定需要我。”扬勇平头也不回的说,“而且,能和自己的家人死在同一时刻,或许也是一种幸福。”“我也要回上海了,我的团不能没有团长。”马永威说,“或许明天,你或者我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有一条我可以确定,就是我们必须要敌人付出血的代价,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交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