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战失利,我心中延续二十六年的痛!



新年又快来临了,记得每年的新年前都要写点东西,是祭祀时光还是留念往事?唉,都有一些吧!


我一直回避写自己参战的那段历史,这与那场战争的正义与否无关。理由有三:其一,参战时年龄较小,我是全连年龄最小的班长,面对宏大的战争场面自己扮演的角色渺小;第二,战争结束回来后很多战友描写叙述得太多,有的又说得“太玄”。呵呵,实话实说吧又怕扫了战友的面子,反正老百姓愿听,我的战友们又愿意讲,干脆我就闭口不言了;再者,军队是一部国家的政治机器,需要时开动机器叫你打,用完了便刀枪入库,天经地义!至于我等这些“螺丝”和“齿轮”,特别是那些受了伤和报了废的“螺丝齿轮”就会扔到一边,无人问津了,你要多说两句就会讨人嫌。当然,这不是只有我国是这样的,就那如今被称做老大的美国也差不多,还出了“蓝博”式的人物!呵呵,见惯就不怪了。故而“说当没说,不如不说!”


二十六年过去了,现在说对越战争的声音多了些许。呵呵,是老红军,老八路包括解放战争和中印边境的战事讲得差不多了的缘故吧?我本不想凑热闹,但今天那个多年没联系,与我当年一起打仗,一起进军校的战友杨老八(留校的全优生,当今网络军事大写家)来了个电话,约我写写当年我所在的XXX团当年配属XX师打穿插的事,而且说明找我就知道我不会乱说的(指我不会“加条子”)。呵呵,碍于情面和此君的信任,就把今年的“新年记事”送他罢了,破例摆摆“老实”龙门阵吧!


进入云南,我们首先在个旧城西北面的黄茅山上搞适应性训练.高山缺氧,多数人感到不适,高强度的训练把人累得吐白沫尿裤裆。一个月后,部队又开进到河口县附近的一座橡胶园里,白天晚上在丛林里连轴转,训练强度之大是我当兵两年来的总和。我们没有了刚进入战区的紧张和恐惧,这可能是太受罪和太劳累的缘故,反而盼望早战速战,一战了结!在河口的橡胶园,我们两次接到中央军委的作战命令,头也剃了,纯棉的军装也发了,我们明白是开战在即。说实话,这种魔鬼式的训练和猪狗般的伙食让人受够了!我们的确是渴望战斗了,哪怕是赴汤蹈火,为的是早日结束这一切。


战役背景。


XX师是解放战争时期第二野战军的老底子, “血统”纯正,传统优良。曾多年驻守云南,师团级干部多去过越南军援,了解越军的作战能力和战斗序列,熟悉越南地形地貌。当面之敌越主力316A师师长便是我师孙副师长的学生。老师揍学生有如翁中抓鳖,手到擒来,这是我方的优势。


316A师被称为越军第一铁师,以攻坚和快速勇猛著称,抗法时期攻克“奠边府”,抗美时期收复越南南方主要城市都有他们不可磨灭的丰功伟绩。对手是强大的,不可小觑!


我部的任务:


本军XX师加强XXX团(即我所在的团)对敌316A师侧翼实施穿插分割,在指定时间内到达XX地域,迅速形成对外对内正面,外打增援,内打逃敌。要求在运动过程中遇敌不打,坚决贯彻战役意图!


当然,有些情况我也是到军事院校后才从教材和战例里知道的,我一个小班长在当时哪里晓得这些!这里我就只讲班长经历的故事。(当年在院校但“对号入座”后,我才知道是吃了败仗!)


二月十六日晚,在夜幕和上百台推土机的轰鸣声中,部队成数路纵队悄然潜出橡胶园,向前沿出发阵地----红河岸边开进。来到岸边,庞大的部队寂静无声,偶尔两声短促的口令清晰明了。对岸黑压压的,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一丝的风。但我无意中看见了身后摆满了搭建浮桥的器材,一看表已快到0点了,这是我们渡河的时间啊,我顿时明白了,我们是首批渡河的,是“先遣”中的先遣!是要乘冲锋舟强渡而不是桥渡。果然,“一连全体有了,按一号方案渡河!”这是王副营长下的命令!无暇多想,我提着枪,点完全班人数和装备就上了船,工兵启动了马达,冲锋舟象一匹野马驶向对岸。过河的时间不过三分钟,在这三分钟里,我感到了死亡将至那令人窒息的气氛,我想,但凡那天上船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的,是那种面对黑暗中无数的枪口和失去依托深感无助的感觉。在这三分钟里,我们完成了生与死的心理过程,经历了瞬间从一个热血男儿蜕变成了真正军人的“漫长时光”。


然而,我等并不是过河的第一人!


一上岸,我们立即展开战斗队形,都是一副拼命的样子。我们很快发现不远处有我方的灯光信号闪烁,原来是师团两级的侦察大队早已过河,我心里一热却又遗憾气短起来,那三分钟的成就感受到了“玷污”。来到他们身边,侦察兵的一身装束令人羡慕,他们没有笨重的背囊,每个人都携带一部小巧的884电台,身材高大,人手一支56-2型叠折冲锋枪,腰间的匕首和手枪仿佛证明他们无愧于军中的天之骄子。最关键的是他们神情镇定和毫无畏惧的表情,这给我们以后投入战斗无疑注射了一剂强心针。


全团三个营和团直炮连已顺利过河,我连还是前卫连,同时担负团部的左翼安全。这时师侦察大队回去了,他们还要参加XXX团明晨在主要方向的攻击任务。我们在团侦察排的带领下按地图行进,应该在七点钟攻击前在X号公路与友军会合。此时表上的时针指向十七日零晨四点,距离全线总攻还有三个小时。


但是,我们的问题出现了,这三个小时让一份过了期的地图和一营的马营长的自信给葬送掉了。


我营的马营长是位63年的老兵,云南下关人,是我们团唯一援过越南的人。他和团侦察排负责搜索前进,带领行进路线。后来我听侦察排的老乡任喜林说,他们曾发现地图比例过大,给营长说过走的路线可能有问题!马营长凭自己的经验否定了他人的意见。那天晚上我们用砍刀劈荆斩棘,攀崖上坎,走沟下河几十里,结果是在山里打转转。一直等战士们累得半死他才发现路线错误。此时天已大亮,我们全部暴露在离边境不到两公里远一个圆形的山顶附近。七时,我军万炮齐鸣,那铁流飞过我们的头顶时发出恐怖的撕裂声,大地在颤抖着,越军的阵地一片火海。这场面任何电影是无力表现的,任何语言都会显得苍白。我感概战争的威力,我信服钢铁的力量!由于不知内情,战士们都打开了枪机的保险,准备冲锋陷阵了。但我感到困惑,我部担任的是穿插任务,第一轮炮火应该砸在敌人的前沿阵地上,我们的位置不对呀!肯定还没穿越越军的第一道防线。一些老兵也开始议论起来,他们的结论和我一样。


命令来了,丢掉背囊,跑步前进。我们看到范团长一脸铁青,马营长垂头丧气。


由于是跑步前进,部队的建制乱了,队形也乱了。我竭力收缩全班,尽力保持队形。呵呵,那真是“乱马奔腾”,我也无能为力,跟着跑好了!这个乱劲始得平静,是一阵突来袭击所致,激烈的枪声让奔跑的人全部趴下了。这是一块800米的开阔地,是到X号公路的必经之地。开阔地右翼有一村庄,枪声来自村子。我卧倒的地方地势较高,看见村子里有四五个机枪闪光点,而且在不断变换射击位置,由此我判定是军人而不是老百姓组成的民兵。这时,我班里的战士也基本收拢,我指了几个位置给他们,准备还击。团长在几个侦察兵护卫下来到我卧倒的位置,子弹飕飕飞过他们的头顶,老头脸不变色,神情自若,他用一根树棒棒当拐杖,那简直就是玉树临风!几位侦察兵自动围在团长四周,形成“肉墙”,那感人的场面让我终身难忘!团长见我要开打立即制止,叫我们站起来,说前面有尖兵排掩护了,你打什么?对我们大喊道,要不惜一切代价,跑步通过开阔地!


各连基本收拢归建了,我们连长也听见了团长的喊声,即命令一排机枪掩护,其余快速通过。我在观察通过路线时,越军的火力更猛了,我们大家同时发现了村子左侧高地有两挺12.7高机在疯狂扫射,如不消灭掉,后果难以想像!距离我仅几米处,一个叫白楼斗的云南布依族机枪手在没有任何人给他下命令的情况下,一个非常规范流畅的卧姿,装弹,瞄准、射击,100发的弹合霎拉间便打光了,这套动作让我看呆了!但是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打完一个弹合居然不改变射击位置!当他抬头换弹合的那一瞬间,一发高机子弹击中头部,军帽和脑顶被打飞一米多高,脑浆四溅,当场牺牲。


白楼斗的死激怒了大家,团长的命令也不顾了。我带头扣动了扳机,身后一片枪声,复仇的子弹倾膛而出!团长同样愤怒了,命令用107火箭简易发射,打燃了整个村庄,怒火中烧,敌人付出了自己的代价!


在火力的掩护下,我们又开始强行通过这块要命的开阔地。这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让人哭笑不得了。我们摸爬滚打,尽量用战术动作保护自己安全通过这块死亡之地。当我跑过一半时,发现我前面老有子弹在追着打,注意观察,原来是炊事班的张胖子背起个煮饭的大锣锅在我不远处慢跑慢跑的,锣锅已经被打了几个眼,根本没有用了,加之目标大,速度慢,他肯定会遭起的!我连声喊他张胖子你把锅丢了,这老兵油子竟然对我喊道,那你把枪丢了嘛,日妈这锅儿是我的武器和生命嘛!哎呀,真是他妈个瓜娃子哟,我连忙和班里两个兵去帮他,还好,帮他捡回条命。过完这死亡之地,我拉着他一定要检查他的伤。那瓜娃子帽檐都被打掉了,裤腿上有个眼,但一身肥肉丝毫未损!呵呵,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伤亡不小,仅我们连就亡七人伤十六人,全团伤亡上百。如果不是那张没用的地图,如果没有老马那点小聪明,如果有了今天那连私人都买的起GPS定位仪,如果……没有如果了,有的只是永远留在河口烈士墓那些冤死的魂魄。


下午四点,我们到达指定与友军会合的X号公路,误差时间九小时。公路上友军已经和敌人交过火了,几十具越军尸体留在公路上,那是一场漂亮的遭遇战。XX师已经脱离一线插入纵深,我团被改变了任务,穿插变成了追击。以后的日子我们也打了几个颇有特色的漂亮仗,但我们明白,就在初战的第一天,上天已经决定了我们失败的命运!尽管我团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虽然全团官兵英勇善战誓死报国,也不是因为失去这三个小时而耽误了兄弟部队的穿插任务,但没有实现上级的战役意图的责任毫无争议地落在自己的头上了。


从此,这支英雄的部队失去了往日的荣耀。五年后,这个团被撤消了建制和番号;十年后,这个师退出野战军的战斗序列,变成了负责内卫的武装警察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