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一章 新兵连 第二节 新一连一班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85 26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第二节新一连一班

王军少尉看着眼前的这五十名新兵,头都有些大了刚回到部队时的喜悦心情现在也变得沮丧起来。这批兵的素质的确也让他高兴不起来,城镇兵流里流气一个个比猴儿还要精;农村兵全部少言寡语木纳的就像在田里劳作的老黄牛,没有发现有一个聪明伶俐又老老实实的兵!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两个兵下车不到十分钟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一架,其中一个还不男不女的扎着一个马尾辫,最令王军想不透的就是他是怎么把那条让所有人看着讨厌的辫子完好无损的带近部队来的,另一个也好不到那里去,下车伊始就气焰嚣张的给了刘营长一个下马威!


“妈的!”心情郁闷的王军不由自主的低声骂了一句,他已经感觉到这次新兵连肯定要操烂了心。


“同志们,不要说话了!注意听我的口令!”王军走到新兵们面前慈眉善目的说道:“提好自己的行李,面向我按照高矮个站队!”


新兵们立刻乱了,可能都觉得自己的个子比较高,所以不约而同一窝蜂的向排头挤去,几个个子不高的城镇兵故意捣乱,提着漂亮的皮箱也向扑进人群嬉皮笑脸的一通乱挤。


一阵子人仰马翻,三名满头大汗的接兵班长终于把五十名新兵排成了两列横队。王军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那块“老上海”脸都气绿了,简单的站个队竟然用去了七分钟的时间!


“稍息!”王军看见其他的连已经把新兵们带走,无奈的下达口令:“立正!”


“啪!”三名接兵班长利索的靠脚声立刻引起新兵们一阵“哧哧”的低笑声。


“笑什么笑!严肃点!”王军的心里的火苗“噌噌”直窜,要不是有纪律压着他恨不得窜进队伍里把那几个捣蛋的新兵蛋子拉出来狠狠的踹上一脚。


队伍里终于安静下来,王军使劲咬着牙压下心头的怒火,喊了声:“向右-转!齐步-走!”放羊一样的带着新兵们向一连的宿舍走去。鸿飞提着他的背包在队列里走的悠然自得或者应该说是洋洋得意,对他已经给所有人留下非常糟糕的印象而且把新兵营一号人物给得罪了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他当这个兵是老爷子硬逼着来得,他已经打算好了,混上三年堵堵老爷子的嘴然后打道回府,不思进取了他还怕什么?


新兵一连连长杨新年带着他的班排长们站在营房门口,笑眯眯的看着稀稀拉拉走到面前的新兵们,心里琢磨着分班事儿,一个班里城镇兵多了容易出乱子农村兵多了训练成绩提高的慢,必须要把城镇兵和农村兵的比例搭配好。城镇兵普遍长的细皮嫩肉一些,农村兵的皮肤要粗糙一点,等新兵乱哄哄的队伍在眼前站好,他的心里已经把班分的八九不离十了。


“把行李放下,背包背好!缩小间隔!面向我!不要到处乱看!稍息!立正!”好不容易把队伍整理的像个样子,王军气的喘着粗气向连长跑去报告:“连长同志……”


“部队还在睡觉,不用报告了,人数我已经点过了,五十名新同志一个不少!”杨新年还了礼走到对列前眉开眼笑的说道:“同志们好啊,一路上辛苦了!自我介绍一下,杨新年,你们的连长,以后我们就要在一起生活、训练、学习……”


杨新年突然皱起了眉头,他的目光被队列里那个辫子兵吸引住了。


“那个兵!不要看别人就是你!”杨新年问道:“你头上是个什么东西?”


“帽子啊!”那个兵摘下帽子顺手在已经梳的很光滑的头发上抹了一把。


“我是说你脑袋后面拖着的是什么东西!”答非所问,杨新年有些搂不住火。


“辫子!”


“你知道部队里不准留长发吗?”


“我今天刚到部队!”


“明天把它处理掉好不好?”杨新年怕吓坏了新兵,尽量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柔和一些。


“不好!发型很重要,因为我每天都要穿着它……”


“文书!”杨新年打断那个新兵的话怒气冲冲的喊起来。


“到!”


“你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那条该死的辫子给我剪掉!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张勋的辫子兵回来了!”怒火中烧的杨新年终于忍不住暴露他的火爆脾气,站在他身后的指导员李浩立刻在他腰眼上捅了一指头。


喘了几口粗气,杨新年回过头用力挤出一丝笑容,继续对新兵们说道:“从今天开始大家就是一名军人了,必须要严格遵守部队的条令条例,因为条令条例是战斗力的保障!没有严格纪律保障的部队……”


新兵们一脸昏昏欲睡的表情,谁也没有把他的话听到耳朵里去,杨新年咂咂舌闭上嘴,回头看看身后肃立的班排长们气愤的喊起来:“开始分班!各班放好行李后以班为单位带到食堂吃点夜宵然后休息!”


鸿飞看着那个辫子兵一脸的沮丧正在解气的偷笑,听见杨新年的话立刻低声骂道:“夜宵?狗屁!不就是一碗热汤面嘛!”


站排头的大高个李永胜惊诧的回过头说:“汤面很好吃,俺那里只有来了客(发qie音),才吃汤面!你不爱吃吗?”


“那你多吃点,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客,部队里的饭是管饱的,不吃白不吃!”


“嗯!”李永胜一脸期待的用力点点头。


冬日清晨六点,天尽头隐隐约约的显出一丝鱼肚白,整座城市还沉睡在梦乡里,军营已经悄悄的醒了。今天与往日不同,团部大楼楼顶上那四个高音喇叭破天荒的没有放起床号,各连连值班员尖历的哨子声也没有在营房里回荡,兵们就以连为单位排着整齐的队伍闭着嘴跑上操场,开始每天雷打不动的课目:“早操”。


今天,操场上听不见那扯破喉咙;用尽全身力气吼出来震得人头皮发麻的番号声和此起彼伏的口令声,只有“咵咵、咵咵”整齐的脚步声在操场上回响,看见的只有一队绿色的“长龙”围着队列操场转圈跑步,这样的场景在军人的眼里看起来多少有点滑稽,那有部队跑操不喊个番号振奋一下精神的,哑巴一样的跑来跑去那来的虎虎生气?


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凌晨才到部队现在还在梦乡里的那批新兵,他们在长途跋涉后迫切的需要睡眠,而且这也是他们在军营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用出早操,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的睡眠机会。


兵们脚步不知不觉的轻了许多,因为他们已经深刻体会到,刚到这支部队听说的那句“天天睡到九点半,给个排长也不干!”是什么意思了。


兵们刚跑上操场的时候,鸿飞就已经醒了。在家时,每天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准时从床上爬起来,要不然老爷子会把大院里最响的高音喇叭架在床头上召唤他起床,但今天他不用起床,扭头看看还在酣睡的新兵和踮着脚尖去给他们打洗脸水的班长,重新闭上眼睛想心事。


穿上军装,鸿飞没有一点参军入伍的感觉,他认为这只是去沧州看望了奶奶之后回家了。他出生在军营生长在军营,他已经习惯生活在或者说是离不开绿色的环境,要是比一比谁在军营里生活的时间长一些,恐怕在这个团里只有团长、政委是他的对手。


鸿飞档案上的入伍地写的是沧州,其实沧州是他的老家,那个让他讨厌的家距离这所军营不过六站地,用他自己的话说:“放个屁的工夫就到了!”他一点也不想这个家不想见到与他水火不容逼着他当兵的父亲。


门轻响了一下,班长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把放在桌子下面的一摞崭新的脸盆端了出去。鸿飞翻了一个身,目光从还在沉睡的新兵脸上扫过,分在新兵一连一排一班的这五名新兵全部是与他同车到达的,那个扎小辫的名字叫司马群英是江苏盐城人,睡在班长上铺的还是一脸稚气的叫武登屹是山西榆次人,侧面上铺睡的是那个来自山东沂蒙山区的傻大个李永胜,下铺是来自河北邯郸的李小峰,这个家伙虽然是河北兵但能说一口流利的粤语,听他自己说好像是在广东长大的。


看着睡的像死猪一样的新兵们,鸿飞不由的叹了口气,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在部队待上三年,这里的生活不但苦而且没有一个谈得来的朋友,他有些怨恨那个强行把他送入“红色熔炉以便百炼成钢”的“老军阀!”


鸿飞对军营是了解的,他知道军队的生活有多么枯燥,穿上这身军装意味着至少要忍受三年让人想起来头都疼的生活。鸿飞非常的后悔当初为什么在父亲的“淫威”下乖乖就范了,为什么没有据理力争拼死反抗,为什么在沧州待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而没有对心疼他的奶奶说他不想当兵。


“妈的!你这个笨蛋!”鸿飞用力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用力的晃晃脑袋把那些想起来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想法赶走,他已经到了部队想回去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必须想办法让自己的日子过的舒服一些。


从小生活在军队里的鸿飞,熟悉部队的生活,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过新兵连这一关,等到下一批新兵来到他才算熬出了头。他的老爷子可能早与这个部队的头儿打过招呼,或者是这个部队里没有他的老部下,不然他不会笑容满面的把鸿飞送上车并且语重心长的嘱咐:“上学不是个好学生,当兵一定要当个好兵!”估计这个部队里不会有人再照顾自己,要完全靠自己努力了。现在不要说几个小时前被自己气的七窍生烟的刘海洋,眼前这个提前起床给新兵们打水的班长,就他这一关自己无论如何也迈不过去。


必须要搞好人际关系,最起码要和班长搞好关系,这样才能混水摸鱼过的舒服一点,鸿飞暗暗嘱咐自己,包里还有几条外烟千万不要忘了给连、排长和班长发下去。鸿飞有些后悔自己刚来部队时的举动,早知道那个刘海洋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打死也不会去惹他!现在到是好,肯定给盯上了!


楼道里响起一阵杂乱而又轻微的脚步声,打断了鸿飞的思绪,应该到七点了没有分到新兵的新兵班长们收操了。虽然已经知道时间,鸿飞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手腕上那块崭新的“欧米嘎”,那是拿到入伍通知书时妈妈送给他的礼物,抠门的爸爸只是在他登车的时候临时在身上翻出200块钱塞给他。这个数,只够鸿飞入伍前半个月的开销!


“抠门的老爷子,真想把我百炼成钢啊!”鸿飞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翻身坐起来。


“再睡一会吧,以后可没有睡懒觉的机会了!”副班长杨喜手里拿着几块香皂轻手轻脚的走进来,看见鸿飞坐起来连忙轻声说道:“九点钟我叫你们起床!”


“我睡醒了!”鸿飞边穿衣服边在杨喜挂着上等兵军衔的肩膀上瞄了一眼,凌晨的时候那里还是一付“上士衔”。


杨喜脸红了,那副上士军衔是临去接兵前他和老班长借的,看见鸿飞的眼睛一个劲的向军衔上瞄,不好意思的说:“那是为了出门方便,谁的家长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一个新兵带走吧……”


“对我来说你可是老兵了,而且我奶奶还以为你至少当了五年兵呢!”鸿飞的小嘴像抹了蜜,利索的穿好裤子跳下床开始叠被子。


“我来,我来!你去洗漱!”杨喜连忙把香皂塞进鸿飞怀里抢过被子随口问道:“牙刷牙膏带了吗?”


“带了,带了!”鸿飞从能记住父母把饼干藏在那里的时候,就没让别人叠过被子,所以非常不好意思的去和杨喜抢:“班长,还是我自己来吧,那能让你帮我叠被子!”


“小声点,不要吵醒了别人!”杨喜回过头看看仍然还在熟睡的新兵,低声说道:“部队里叠被子,不和你在家里一样,有标准的!你去洗漱吧!”


鸿飞终于明白了,班长并不是关心自己而是为了班里有一个整齐划一的内务卫生。


“我也会!”鸿飞差点把这句话说出来,“叠被子”是新兵入伍后的第一关但对于鸿飞来说已经是小儿科了,他在十岁的时候就每天把自己的小被子严格按照内务条令叠得方方正正像个豆腐块,然后接受老爷子的检查,检查的结果直接和他早上跑步距离长短挂钩。看到杨喜在用力的给自己的被子“起线、整形”,鸿飞突然想起来不能过早的暴露实力,应该和所有的新兵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不然被误会成“可造之才”那自己的苦日子可就来了!


“快去吧!”杨喜看见鸿飞傻愣愣的站在自己身后,以为他不好意思再次催促道。


“好唻!”


“应该回答‘是!’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一名军人了!”杨喜抬起头对正在包里翻牙膏的鸿飞说道。


“是!班长!”鸿飞把雪白的毛巾挂在脖子上,端着统一配发的深绿色搪瓷缸子刚想走又被杨喜叫住了:“以后叫我副班长,班长去接兵了还没有回来!”


“是,副班长!”


“去洗漱吧,暖瓶里有热水,你们可能还不习惯用凉水洗脸,今天可以用一点热水,从明天开始……”


“不用,我习惯用冷水洗脸!”鸿飞打断了杨喜的话。


“哦!”杨喜惊讶的抬起头,在他的印象里城镇兵的都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


“锻炼自己,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为保家卫国做准备!”鸿飞用力举举胳膊,说起大话来丝毫没有脸红的意思。


“好!有个男人的样子了!”杨喜满意的点点头。


等鸿飞洗漱完毕端着脸盆回到班里的时候,杨喜提着两个暖瓶正出门去打开水,鸿飞连忙放下脸盆抢过暖瓶说:“我去,我去!”


“你不知道水房在那里!”


鸿飞把暖瓶递给杨喜一个:“副班长,你总不能天天去打水吧?”


杨喜笑了:“那好,我们一起去!”


杨喜把还在睡觉的四个新兵托付给二班长照顾一下,顺手把二班的暖瓶提上,带着鸿飞向水房走去。


杨喜对这个城镇兵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虽然凌晨的时候他给了营长一个下马威但杨喜觉得这是社会青年刚到部队不懂规矩,这个兵聪明伶俐接受能力强,去水房的这么短的一段路竟能和自己走到一条腿上去,而且不像其他刚来部队的新兵一样看见什么都新鲜走起路来东张西望,如果精心的摔打一下,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兵。


打水回来的路上,一队统一剃着光头赤裸着的上身,腾腾冒着热气汉子从他们身边跑过。鸿飞立刻倒吸一口冷气,眼睛不由自主的追了上去,这么冷的天他们光着膀子竟然可以搞得满头大汗。


杨喜看看鸿飞惊讶的表情,故作轻松的说道:“团部侦察分队的,他们天天这么折腾!”


鸿飞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心跳的像在扫射的机枪:“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完了,我跳进地狱了!”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