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98/




扬勇平上尉奉命到指挥部接受扬飞亲自下达的任务时已经是中国军队开始溃败的第3天了。“您终于同意我的意见了。”扬勇平平静的说。“老实说,你的计划有点……”扬飞一脸为难的样子。“离谱。”扬勇平接了过去,“我知道于杰参谋长的评价。”“这也是我的评价。”扬飞说,“不过,打仗本身就是一件离谱的事情,我同意你去试一试。”“谢谢。”扬勇平面无表情的说。“把你的毒药交出来,你不需要它。”扬飞命令。扬勇平放下了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的毒药。“还有什么事情吗?”扬飞看着扬勇平说。“是这样,执行这种任务我的军衔是不是太低了?”扬勇平忐忑不安的说,“我听说我就要晋升了。”“消息挺快。”扬飞从桌子里拿出一副少校军衔的肩章,“带着它去吧,记着连人带肩章都给我带回来。”“是。”扬勇平兴奋不已的把肩章带上,“终于可以跟马永威那小子平起平坐了。”他自言自语。“另外告诉你一声,马永威从今天起晋升中校,还是比你高一级。”扬飞彻底打碎了自己儿子的希望。


“太离谱了,你怎么能批准这种计划?”于杰大声质问扬飞,在整个指挥部里,于杰的岁数和资历都是最老的。“这是他自己提出的方案,而且如果能成功,我们可以少牺牲上万名战士。”“如果失败,扬勇平就回不来了。”于杰说。“失败的话只损失一个战士,成功能挽救上万名战士,你觉得我会怎么做呢?”“那对扬勇平太不公平了。”“他是我的儿子,也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士。”扬飞说,“作为战士,他没有马永威那种冲锋陷阵的能力,但是也会为了胜利尽一切努力去发挥他的能力。”“如果他被杀了呢?”“已经有千千万万的别人的孩子牺牲在战场上了,我的孩子决不能躲在安全的地方直到战争结束。”扬飞坚定的说。


在美军的快速突袭下,中国军队的损失很大,防线面临崩溃的危险。然而,最另扬飞头疼的是50万联军依然驻扎在浙江境内。由于战前制定的包围战术过于分散兵力,所以扬飞决定,一举拿下盘踞在城市内的联军部队,以便能集中兵力对抗美军。而最大的联军集结地是杭州,这里集结了30万的联军士兵,如果能拿下这里,就等于打掉了美军的内应并提前宣布浙江战役结束。于是,50万中国军队开始在浙江外围集结。


杭州外围的联军部队已经越来越感受到压力了。中国军队对整个杭州实行了电子干扰,现在杭州城内外的电话等通讯器材已经全部不能使用了。中国空军还不定期的空投传单来打击联军的士气。联军分布在浙江的各个位置,每个国家的军队都有自己的防区,但是缺乏协调。如果美军在的话,那他们会以美军为中心,但是现在要以英国人为中心,他们还都有点不服气,毕竟,战争开始以来,英国人除了制造麻烦,丢失战略要地和误炸自己人以外基本毫无建树。加上长期与外界失去联系,分化情况越来越严重,各国军队间的内讧也不断加剧。


一队身穿菲律宾特种部队制服的中国特种小分队悄悄在“东盟志愿军”换防的时候潜入城里,他们是奉命协助扬勇平的,当然还有紧急措施—在无法营救扬勇平的时候射杀他。


扬勇平开着吉普车,打着白旗正在向联军的阵地大摇大摆的前进,他的目标是加拿大军队的防线。很快,加拿大士兵发现了他,急忙准备战斗,一梭子子弹打在了车子的挡风玻璃上,几枚手雷在车子旁边爆炸。“***。”扬勇平火了,都打白旗了还开火,他索性把车子停下,把脚翘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的坐着。加军的枪炮立即停止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班的加拿大士兵慢慢靠近。十几只枪全部指向扬勇平,“别动。”加军班长用蹩脚的汉语说。扬勇平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接着用流利的英语说:“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谈判代表,我要见你们的最高长官。”看着那些发愣的加军士兵,扬勇平索性走下吉普车,“我知道你们几个小兵做不了主,那就告诉你们前线的最高长官。”接着他开始往加军阵地的方向走过去,“把我的吉普车开过去,加上油,再擦一下。”他对加军班长说。“听着,你现在是我的俘虏,要听我的命令,我不管你在中国军队那边是什么官职,不许指手化脚。”加军班长脸上通红的说,“听着,士兵。”扬勇平以一种威胁的语气,“你迟早是我们的俘虏,你们所有的人包括司令官都是,所以你现在最好给我乖一点,否则到时候有你好看的。还有,我是军队谈判代表,如果我有什么意外,按照中国军队的传统,那你们就失去成为俘虏的资格,就等着和这个世界讲白白吧。”说完他转头继续走。加军急忙围在他身边,生怕哪个冒失的士兵一枪打死他……


“什么?谈判代表?”加拿大军队的总部,加军司令霍华德上将看着“亲自护送”扬勇平来的前线指挥官,“那你也不用善离职守啊,马上返回你的阵地,万一中国军队这个时候打过来了怎么办?”看着前线指挥官返回后,霍华德上将命令,“马上通知英军司令,澳大利亚军司令,西班牙军司令,意大利军司令,东盟志愿军司令他们,马上过来,一起听听中国人的意见。”“可是,将军。”通讯军官说,“中国人的干扰还在继续,我们没有任何电话,通讯器材可以使用。”“那就用跑的。”将军说,“派人跑步通知他们。”“是。”


一个通讯员正在往英军指挥部的方向跑,自从当上通讯兵,他从没有遇到需要跑步的情况。加军有限的车辆全部调到前线,所以,那些倒霉的通讯兵只有开始长跑了。前面,几个东盟的人相向跑过,加拿大通讯兵的心脏立即被插入了一把匕首,接着被悄悄带走了。“队长,都杀了20多个了,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能行吗?”一个战士问,“没关系,宁可错杀,决不放过,只要是臂章是指挥部的,从这条路通过的,一律格杀勿论。”


扬勇平在接待室足足喝了4杯咖啡,他看看表,表现出非常焦急的样子。霍华德应该比我还着急吧,他想。又过了半个小时,扬少校终于站起身,朝大门走去。“对不起,长官,请你再等一下。”两个看守说。“我已经等不了了。”扬勇平大声说,“你们是在拖延时间,虽然倒霉的是你们,但我可不想和你们一块死在这里。”话音刚落,一个守卫的下巴猛的挨了一拳,另一个的小腹被膝盖狠狠的撞了一脚。两人立即倒在地上。扬勇平拔出他们的手枪,不一会儿,一堆手枪零件就散落下来。他走出大门,门外的守卫刚想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扬勇平立即一脚把一个人踹飞,趁势缴了他的枪,再用枪指着另一个人,“霍华德在什么地方?”“在会议室里。”那个士兵战战兢兢的说,“谢谢。”他拿过那个士兵的枪,少倾,两只枪的零件又散落在地上。


“将军,快走。”接到报告的加拿大军警卫急忙跑到霍华德将军身边,“进来一个中国军队的杀手,可能要袭击您。”“一个杀手?难道是魔鬼终结者阿诺德,施瓦星格?”霍华德大声说,“中国人还没有派出杀手刺杀对方指挥官的习惯,就算有,也不会是一个人,那个人只不过是一个过于着急的谈判代表,有什么可怕的?”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和门口的守卫拔枪的声音。“我没有武器,是非战斗人员,我是谈判代表,一定要见到你们的长官。”扬勇平大声说。此时,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加强排的士兵,30几支长短枪指着他,由于前线的士兵传来的“杀代表就是丧失俘虏资格。”的言语,再加上扬勇平高举双手,没有武器,他们只是跟着,没有开火。“叫他进来。”霍华德将军终于开口了。守卫打开门,但是枪口始终没有离开扬勇平的脑袋。“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谈判代表,陆军少校扬勇平,代表中国政府前来跟你谈判。”扬勇平先自我介绍。“我是加拿大国防军上将霍华德,有什么事情?”霍华德开门见山的说。“我代表中国政府,要求你们投降,放下武器,我保证给予你们俘虏待遇,享受人道主义保障。”“你就是为了这种事情,冒死闯进来?”“是的。”“那好,我告诉你我的回答,不行,NOWAY。”“我提醒您,将军,我们其实不需要这样,我们已经集结了上百万的军队准备对杭州发动进攻,但是我们不是杀人狂,不喜欢看到太多的伤亡,才派我希望可以和平解决,其实你们的部队没有斗志,盟友也都是三心二意的,只要我们一发动攻击,就可以消灭你们。”“少吓唬我,我是军人,要战斗到最后一刻。”霍华德将军大声说,“我可以稍微透露一下,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的部队中已经有许多高级将领愿意跟我们谈判,请不要执迷不悟了。”“好了,谈话到此为止,我的回答依然是不。”霍华德坚决的说,“那好,我的任务完成了,请派人护送我到前线。”少校面无表情的说,“中尉,你送他回前线。用我的备用车子。”将军派了一个人。


与此同时,英军指挥部,“加拿大人真的跟中国人在秘密谈判?”英军司令威尔士上将看着军情局的报告,“是刚从前线传回来的消息。”“报告。”一名军官走进来,“刚才我们的一个军官看见加拿大指挥部的车上坐着一个中国军官,往前线的方向去了。”“果然是真的。”威尔士上将一拍桌子,“立即把霍华德给我叫过来,我要问个清楚。”“将军。”参谋长阻止了他,“这样会导致加拿大军队的不满,万一他们闹起来也不是好玩的,如果要问清楚,直接去找那个中国军官就行了。”“还追的上吗?”“总部还有一队SAS和一架直升飞机。”“立即出动,一定要活捉那个中国军官。”


一架直升机迅速起飞,在吉普车的前面降落。“你们干什么?”加拿大中尉拔出手枪,愤怒的问,回答他的是一枚子弹直接打中他的脑袋,SAS奉命隐藏消息,不让人知道是英国人干的。他们接近吉普车,对扬勇平大声叫不许动。扬勇平走下车,一拳打倒一个SAS的士兵,另外的士兵立即用枪托把他打到。但是在倒下的一瞬间,他撕下了一个SAS队员的臂章并扔到了吉普车的下面……


“你好,我是军情局的詹姆士中校。”扬勇平的头套被摘下,他闭了一会儿眼睛,然后看着这间审讯室,两个穿军装的人坐在他的对面。“少校,你还年轻,还有大好前途,我希望你跟我们合作。”那个詹姆士继续说。“你自以为是007吗?邦德,詹姆士,邦德。”扬勇平用讽刺的语气说。那个中校缓缓走到扬勇平身边,猛的一拳打向他的脸。接着,中校看见自己的拳头和扬勇平身后的墙壁亲密接触的场景。“没有人告诉你别跟中国人打架吗?你一定不看成龙和李连杰的电影。”扬勇平继续说。“小子,你是自讨苦吃。”中校恶狠狠的说。“我知道,不过,在你审问我前请你搞清楚我的身份,我的证件在那个钱包里。”扬勇平说,两个审讯人员急忙打开钱包,“小心点,少了钱可不行。”扬勇平笑着说。两个审讯人员瞪了他一眼,接着,拿出了他的军官证,“你叫扬勇平是吗?”中校问,“是的,中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叫扬飞,我叫扬勇平,你猜猜我们是什么关系?”中校拿着他的证件走了出去,一会儿又回来了,“你是扬飞的儿子。”“答对了。”“连你都派上了,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想受皮肉之苦,你还是乖乖说出来。”“中校。”扬勇平笑了,“你知道让扬飞的儿子受皮肉之苦的结果是什么吗?你会失去你的皮肉的。”“什么?”“中校,你们迟早是我们的俘虏,如果我少了一跟毫毛,我父亲就会下令把所有俘虏的毛拔干净。”“你忘了,你是失踪状态,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那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如果他们能找到我的尸体,你们的尸体还可以回国,但是,如果他们找不到,在中国有一种叫‘坑杀’的好传统,你们可以亲身体验,说不定几百年后等到你们被挖出来,那时你们就值钱了。”“你少吓唬我们。”“对,我是在吓唬你们,你们可以试试。对了,告诉SAS的人,他们可以写信回家叫家人准备轮椅了。”扬勇平轻松的说。两个审讯员看看对方,最终决定还是先请示上级在决定是否严刑逼供。


“英国人干的。”加拿大军官说,“我参军以前是地方警察的军火专家,我认得MP5的弹壳和痕迹,何况,这里还有一个SAS的标志。”“找他们问问,为什么打死我们的人。”一个士兵愤怒的说。“中国的谈判代表被掳走了。”霍华德将军说,在场的人都脸色发白,如果中国人认为是他们杀了代表,他们是否就失去成为俘虏的资格?“都是英国人。”一个士兵大叫,“如果不是他们要求,我还在多轮多干自己的小买卖,现在到把我们给卖了。”“跟中国人合作的,可能是英国人。”参谋长突然说,“他们为了掩人耳目,故意导致这次事件,打死我们的人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已经跟中国人密谈了。”“没错,英军统帅是名义上的指挥,如果谈判应该去找他们而不是我们,中国人就是要看看别的军队的状态,完成后故意制造事端,说不定那个中国军官正在英军指挥部喝茶呢?”另一个参谋大叫。


此时的扬勇平真的在喝茶,他威胁“不给我喝茶你们以后就别想碰到水。”让审讯人员给了他一杯茶。一个英军准将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你们在干什么?让他来这里是度假的吗?”“我也不知道来干什么,不过,我饿了,如果有一屉杭州小笼包子,我可能会想起来点什么。”扬勇平傲慢的说。准将大怒,快步走过来,对准扬勇平的头,猛的就是一拳。“这墙挺结实的,不是假冒伪劣产品。”扬勇平笑着对拳头和墙壁亲密接触的准将说。“给我扶住他。”准将气急败坏的命令,两个审讯人员立即架住扬勇平,“这下你往哪里躲?”准将的另一支手又猛的打了一拳,接着,他似乎听到了自己手骨碎裂的声音。准将咬紧牙关,踢开门走了出去,0。5秒后,传出了能震动整个大楼的惨叫声。“我好象忘了告诉他我练过铁头功,平时可以用脑袋碎砖头的。”扬勇平一脸无辜的样子。两个审讯人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一个暗自庆幸自己只打到了墙。


“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威尔士上将怒气冲冲的问。“那个小子是中国军队司令官扬飞的儿子,他威胁如果严刑逼供就会残酷的杀害我们的俘虏。”双手打着石膏的准将无奈的说。“到底谁是谁的俘虏?谁在审讯谁?”威尔士气的大叫。“但是,如果中国人从这里找出不成人形的扬勇平,那即使不用扬飞下令,他们也会屠杀我们的。”“你就这么认定我们会被中国人打败?”“我觉得,还是留一条后路好。”“大英帝国的军队不会被中国人打败,但是那些英联邦的家伙,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就没有这种决心,很可能倒戈,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是谁私通中国人,然后解除他们的武装。”上将气急败坏的说。


“我们会把你挂在城楼上,看你的部队敢不敢开火。”准将威胁。“好啊。”扬勇平一脸满不在乎,“我既然敢来找澳大利亚人就没打算活着出去,我告诉你,这样做的话他们会把你们送到新疆沙漠,那里有一种食肉蚂蚁,他们会把你的身体埋在地下,只露出一个脑袋,然后那些蚂蚁就会在你的身体里做窝,当然,你不会这么快死去,起码支持几天,好好享受一下。”他看着开始挠痒的英国人,“是不是感觉身上很痒?”“是啊……你少废话,说,都有哪些人跟你们串通?”准将大叫,看见扬勇平不回答,“好,有种,给他上竹签子。”两个审讯员战战兢兢的拿着竹签子走到扬勇平跟前,“出了什么事情我兜着。”准将说。“好啊,在把你们埋到蚂蚁堆里的时候我们的军官也会这么说的,当然,那个时候他就无法负责了。”扬勇平说,“还有,我们有一个情报部,有一项职能就是到海外去报复那些对中国犯罪的人的家属,我想,你还是叫你的家人去避难把。”审讯员战战兢兢的不敢动手,“放下。”扬勇平一声大吼,竹签子掉在了地上。“你到底听谁的命令?”准将大怒。“对不起,长官。”他急忙捡起竹签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长官来做示范吧。”“混蛋,没看见我的两个手都打着石膏吗?”……


一群加拿大士兵抬着中尉的尸体跑到英军司令部门前闹事,“把凶手交出来。”“杀人凶手。”加拿大士兵愤怒的叫喊着。他们对面正是SAS的士兵与他们对峙。SAS的队长大声宣布,“中尉的死跟我们没有关系,不要受人挑拨……”一颗子弹直接击中他的头,队长倒下死亡。双方都惊呆了,毕竟,加拿大士兵身上都有枪。一股愤怒立即充斥着SAS的所有队员,他们不约而同的扣动了MP5的扳机,加拿大士兵顿时血流成河。在他们不远处的一个丛林里,中国特种部队的狙击步枪正在冒烟……


“派几个人去把伤员和尸体领回来,别带武器。”霍华德上将命令。“长官,他们杀了我们的人就这么算了?”一个少将大声抗议,“现在大敌当前,团结最重要,再通知其他国家的指挥部,请他们出面协调。”“是。”但是,这个少将带出去的却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团。“什么?加拿大人等不到中国人,自己先动手了?”威尔士上将大怒,现在他的指挥部里只有一个警卫营和一队SAS,“马上调一个步兵团,给我在他们到达前阻拦住他们。”将军命令。于是,两个团在一条街道相遇了,英军上校指高气昂的命令加拿大军队停止前进。“混蛋。”加拿大少将看着这个军衔比自己低的家伙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气不打一处来,“别管他们,给我冲过去。”少将命令。“别逼我。”英军上校下令准备战斗,英军的子弹立即上了膛。“你还敢杀我吗?”少将怒气冲冲的走到英军跟前。一声枪响,少将的脑袋破了个洞。英军上校惊讶的嘴还没合上,愤怒的加拿大士兵就开火把他打成了筛子,英军立即开火还击,街道立即成为昔日战友的战场。两个中国特种部队的士兵偷偷从旁边的建筑物里跑了出去。另一边,意大利的部队正在赶过去“劝架”,几枚手雷被扔在了队伍中间。“敌袭。”意军指挥官高叫。在一旁执行同样任务的“东盟志愿军”听到爆炸,跑了过来。“中国人进城了。”看见亚洲人的面孔,几个意大利士兵叫了起来,意军的枪炮立即撒向这些企图帮助他们的人身上。“我们是东盟的军队,不是中国人。”一个东盟的军官急忙大叫,但是,回应他的是一颗从中国特种部队狙击枪里射出的子弹,在本国一向是老大的东盟各国军队立即毫不犹豫的开火还击,场面顿时变的一片混乱。


“差不多了。”扬勇平对拿他束手无策的审讯人员说,“你们已经来不及了,我可以告诉你们,加拿大军队,澳大利亚军队,意大利军队,西班牙军队,东盟军队全部都跟我们有谈判,只有你们这些英国人还在当白痴。”“你说什么?”准将大声说,“你们的日子已经完了,我奉劝你们还是快投降吧,3个小时后,你们就完蛋了。”“果然是这样。”得到报告的威尔士大怒,“一群临阵倒戈的家伙,马上命令部队予以缴械,命令一线部队接管各部队的防区,我们还有3个小时。”


“把你们的武器交出来。”英军指挥官命令。“我们只服从霍华德上将。”加拿大指挥官说。整个杭州外围的防线陷入这种剑拔弩张的状态,各国军队对城里发生的情况都有所耳闻。3个小时过去了,城里的情况越来越乱,由于通讯被干扰和到处乱打的各国军队,联军陷入空前的绝境,英军由于平时以老大自居,引起其他国家的不满,所以各国军队都拒绝服从英军的命令。在这个时候,中国军队的总攻开始了,1万多门大炮和导弹立即把杭州外围的联军阵地变成焦土,本来就不想再打的联军士兵仓皇逃窜,剩下的请求火力支援,但是城里的导弹基地和炮兵阵地正在上演控制权的争夺战……


马永威在审讯室里悠闲的喝茶,他跟本不担心什么。整个计划跟他的想象太相似了,被包围了10几天与外界失去联系的联军都疑神疑鬼的,如果有美军在,老大的地位可以让其他军队共同行动,但是英军没这个能力也没这个本事,大不列颠的霸气反而会破坏团结,只要稍微点一点火,就会爆发。“要是中国人打进来,我先给你一颗子弹。”准将威胁。“谢了,你用左手还是右手?”扬勇平问,“你……”话还没说出来,门被踢开了,几支步枪对准了审讯室的人。“对不起,少校,我们来晚了。”为首的上尉说,“SAS的家伙全部都干掉了。”“谢谢。”扬勇平说,他看了看那些双手抱头的英国审讯人员。“看在你们给我茶水的份上,我不杀你们,但我也没有时间俘虏你们,到时候自己向解放军部队投降,明白吗?”“谢谢。”英军准将说,“还有,他们进来时,可能会使用暴力,如果不想被打,在他们进来时就高声对他们说‘你大爷’,问候他们,你们就能享受俘虏的待遇了,明白了吗?”“明白了。”准将急忙说。


15军对城市进行了空投,到处都是自相残杀的联军,见到解放军到像见到亲人一样,他们不想打仗,更不想打连谁是敌人谁是朋友都分不清的仗,急忙缴械投降。一个营闯进了英军的司令部,发现威尔士已经自杀身亡。一个少尉带着人冲进了审讯室。“你大爷。”英国人微笑着用整齐的声音来迎接他们。“靠,当了俘虏还这么嚣张。”少尉愤怒的说,“给我拖出去,打。”……


30分钟后,一个声称要投诉的英军准将来到了纠察队总部。“你要投诉?”队长问。“是的,你的部队在我们放下武器停止抵抗后还使用暴力行为。”鼻青脸肿的准将说。“你是有什么行为导致的吗?”“我只是说了问候的话。”准将顿了一下,“你大爷。”“你大爷!”队长拍案而起,“我看他们打的不够,拖出去再扁,靠,当了俘虏还这么嚣张。”……


城市里的抵抗十分微弱,大部分联军士兵都是不战而降,但是,当了俘虏的联军不断出现打架事件,中国军队只好分别关押。几乎只用了20个小时,杭州城在次飘扬起了五星红旗,被打散的联军从各个地方走出来向解放军投降,扬飞看着微弱的伤亡数字,满意的点了点头,剩余的联军就更不堪一击了,“该美国人了。”他自言自语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