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五章 考核(三)

血色闪电 收藏 1 30
导读:血色闪电 正文 第五章 考核(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干掉他们!”经过反复地思想斗争以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冲着大家用手做刀状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划过,意思是:“隐蔽歼敌!”回答我的是大家“OK”的手势,随后大家像猫一样分散开来,小心翼翼地向各自的目标摸去,短暂的等待后,所有人都已就攻击位置,我看看大家,忽然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四条迷彩身影从茂密的丛林里面一跃而起,直扑五人巡逻队,一瞬间,巡逻队中的四人在我们迅猛的突袭下翻倒在地,另外一个愣了一下,转身向来时的路上冲去。“操!跑了一个!”大江举枪瞄准,我一把摁住枪口,低声命令道:“下了他们的枪!王文涛,你和我迅速追捕!其他人警戒!”

没有回答,我和王文涛箭一样象逃亡的士兵追去,而大江和程强则端枪虎视耽耽地盯着地上的四个俘虏。


“他妈的!这小B还跑得挺快!”王文涛恨恨地骂着,我没答理他,现在我只是一心想抓住这个逃亡的小兵,万一他跑了我们就惨了,回去一个他,会马上带回来人数众多的搜索队,到时候我们就有的玩了,别说完成任务了,就光逃命就得把我们累死!正想着,前方50的草丛忽然轻轻地晃动一下,我迅速闪到一棵大树后面隐蔽观察,而王文涛也在同时找到了掩体


“两点方向!”王文涛向我比出两个指头,顺手向前指去。


“明白!”我点点头,给他做了一个迂回包抄的手势,自己则依然躲在树后观察,以防敌突袭,少倾,文涛向我做了一个就位的姿势,我点点头,心里默数三秒,然后突然闪出掩体,正常的作战当中,如果对手是个训练有素的侦察兵,那我肯定会血溅当场,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打爆我脆弱的脑袋,可现在是演习,到了这个地步,我只是祈祷他不要开枪,而且我也相信文涛也不会给他开枪的机会,不出所料,在我闪出掩体的一刹那,文涛从隐蔽的地方若猛虎下山似的扑过去,直接一个骑腰锁喉制服了对手,文涛得手,我迅速冲过去,照着被文涛压在身下的那人就是一脚,彻底的打断了他开枪的想法,“妈的!让你跑!操!累死我了!你丫还真他妈能跑啊!还跑吗?”文涛把那个兵从地上拉起来,凶狠地问。“班长,我不跑了。”小兵喏喏地回答,“行了行了,带回去!回去审审,也许他们嘴里能得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我看了一眼小兵,年纪不大,也就是18的样子。“今年刚参军?”我随口问道,“恩!”小兵不敢多说,我也没多问,只顾自己走自己的,回到大江他们的所在地,我操!哪还有什么敌我的区分啊,哥儿几个正坐在地上抽烟呢,看见我们回来,程强赶紧跑过来:“哟呵,回来啦?来来来,抽根烟!”我接过一支点上,叼在嘴里:“那来的?我们的烟什么的不是上缴了吗?”程强笑而不答,只抬起下巴指指几个俘虏,靠!还真有一手,搜刮物资啊,哈哈,我们大笑着坐下,开始审讯。


这他妈哪叫审讯啊,哥几个坐成一团,笑呵呵的聊天,说的也是啊,这他妈是演习,是考核,再是敌人也是自己弟兄啊,能用那种要命的审讯办法吗?所以只有用聊的,可就这样耗了半个来小时,一点有用的东西也没有,而那几个俘虏也没有想说的样子,就一直在扯什么训练啊,操!拉家常啊!我急了,站起来,猛地一拉枪栓,恶狠狠地盯着几个眉开眼笑的俘虏:“弟兄们,我们没时间跟你们这耗着!你们不说实话是吧!”我环视一下他们和诧异的我的队员,拿出一根细背包带,“好!既然你们不想说!那我们也不强迫!程强!大江!”“到!”他们呼地站起来,“脱掉他们的衣服裤子!给我把他们绑在树上!绑结实点!文涛!我们把枪给拆了!走的时候把他们的标志带走!”“头!你疯啦?对新兵蛋子至于嘛?”大江茫然。“那我没办法!动手!”大江嘻嘻哈哈地把俘虏们赶起来,饶着树子捆了个结结实实,边捆还边说:“对不起了哥们儿,我也是服从命令,以后碰见了你找他啊,他是我们头儿!”干!这混蛋到挺会推责任!五支81散成零件摆在几个俘虏面前,完事了,临走,我冷冷地对眼睛喷火的俘虏说:“你们应该学过解脱吧?自己解脱出来直接去收容站报到!按规定你们阵亡了!”走了几步转身笑着扬扬手中的弹夹:“谢谢你们的弹夹和手榴弹!”……


摆平了巡逻队,我们行进得更加小心了,生怕出什么问题,大江还是在我身边,不知死活地笑着:“老大,刚才那几个兵被你那么一弄我怎么看怎么觉着像光猪,哈哈”还别说,我看着也像,哈哈。


提心吊胆地走了一天,碰见巡逻队,大家也格外紧张,晚上也紧张得不敢入眠,生怕有人偷袭,就这样担惊受怕地过了一个晚上。


天亮了,我考虑到安全问题,小队没有上路,只是让大江和程强先行搜索,等确认安全后部队再出发,我和王文涛则隐蔽在原地等候回音。一个小时后,程强匆匆地赶回来,向我报告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前方发现敌营区,从规模来看应该是敌指挥部;坏消息是:营区周边警戒相当严密,居然还有几条哈着舌头的西德拱背!更糟的是不断有4人、5人巡逻小组从营区出来钻进密林,看来是昨天巡逻队没有回来,他们觉察到了什么,或者是那几个该死的俘虏挣脱束缚跑回来报告了!我们跟随程强迅速赶到大江潜伏地,隐蔽观察着情况。


“应该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指挥帐应该是那顶!”顺着大江的手指,我看见一顶班用帐篷,门口有两个武装哨兵,不时地有干部进进出出


“是那里”我拿出地图“不对啊!他们指挥部的位置应该还在前面啊?”我很纳闷,“而我们现在的位置在这,”我指着图正中偏右的地方,“这里是补给站!”我挪开手指,指着另一个红点,“两个地方怎么这么近?地图上不是这样的啊!”怎么回事呢?这下我茫然了。


“管他呢!端了再说!”大江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但看这个架势,我们进去了肯定没法出来,你想想啊,你冲进狼群里把母狼给逮了公狼和狼崽子不得和你拼命啊!看我默不做声,一直沉没寡言的文涛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我们四个人分两路,一路抓人,一路炸补给站,反正都是挂,还不如这样!我想了想,这样也好,如果一起冲指挥部,万一都让人给捂里面了,那还了得?还不如这样,分组突袭,至少两个任务都有完成的可能啊!


“好!我和大江在这!你俩就跑一下,炸他狗日的!到了潜伏,凌晨2点行动!”我下达了命令。


“是!坚决完成任务!”他俩低声回答,转身向补给站的方向摸去


“他们走了?”大江回头看着我笑了笑,“你他妈真是疯子!”


“我也是没办法啊,”我列开嘴冲他笑着,白色的牙齿在涂满伪装油的脸上格外明显。“赶紧休息下,天黑行动!”


“好嘞!我睡你放哨!”


“妈的!又占我便宜!”我摇头


天渐渐黑下来,我们已经轮流休息了两次,现在精神慢慢的,时间在一分一秒地飞逝,我们则在静静地等。


“你左我右,我们进去!”我拍拍旁边的大江,自己慢慢地匍匐着向前前进,快到危险地带的时候,我瞄准一辆停着的卡车,一个连续翻滚,滚进了卡车底下,大江也飞速地跟来。


我招手示意大江到我身边,“等下我先冲,你隐蔽在这里,如果出现状况,你就向左边扔手榴弹!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明白?”


“明白!”他低声符合


“1分钟准备……掩护!”我从车腹窜出来,向最近的帐篷奔去,大江则警惕地扫视四周。


我左窜右闪,利用营地的帐篷做掩体,迅速向指挥帐摸去,还好,一路顺利,当我准备冲进帐篷的时候,猛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敌人进来了!!”一个士兵边开枪边大叫,一时间营地里枪声大做,人喊狗叫,我一枪托打翻直冲向我的一个士兵,掀开帐篷就冲进去了!“都不许动!”我端着枪虎视耽耽地盯着面前的几个人,直接冲到一个上校面前,利索地下了他的枪,把匕首架在他脖子上,他现在是我突围的唯一有效武器了,“都闪开!”我威胁地抬了抬匕首,避开众人向外走去,刚掀开帘子,迎面碰见一个人,一看,是大江!“怎么发现你的?你怎么进来了?!”


“你废他妈什么话!”大江冲着我一顿大吼,“你看看我的屁股!我他妈被狗咬了!”


我看了看他的屁股,迷彩裤右边屁股的布已经撕烂,白白的屁股上印着两行牙印,好家伙,还是两口,血还顺着白屁股往下流:“你屁股倒是挺白!警戒!”我冷笑一下下了命令,抵着人质往前走,我们一出现,早已经等在外面的武装士兵就把我们团团围住,我和大江背靠背向前挪动,人群也跟着在缓缓移动,就在我们还有20米左右就能进入密林的时候,外围的士兵停下了,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们的脑袋,看样子是不打算放我们走了,我威胁的吼了一声:“再不放我走,咱都他妈玩完!”人群还是不动,这时,静静的夜里突然响起一声枪响,听枪声是77式的,我诧异的回头,看见一个少校微笑着看着我们:“陆军学院侦察系的高才生?不错,哈哈,居然这么快就找到我们的新指挥部了,不错!”他还枪入套:“只可惜你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你门抓错人了!”


抓错人?!?!?我和大江对视一眼:“你有什么证据?!”


“这是我的军官证!”少校扔过来一个本子,大江捡起来只看了一眼就绝望的说:“老林,我们是抓错人了!那个少校才是他们团长!他们把军衔换了!”


“操!这样也行!?”我抓狂了,推开那个冒牌上校端枪准备射击


“记得刚才那声枪响吗?你已经被我击毙了!你已经阵亡了!结束了!”真正的上校还是那么不紧不慢


“不!还没完!”大江打断对方的话,“我们就算阵亡也会拉你垫背!”话音未落,两股白烟从大江脚下冒起来,好小子,他偷偷地拉了两枚发烟手榴弹,“按照手榴弹的杀伤半径,在场所有人,包括你我,都已经阵亡,我们同归于尽!”


“哈哈哈哈!”真上校爽朗地笑起来,顺手撕下自己的标识递给我们,同时也撕下了我们的拿在手里……


回到集训营地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各组都已经陆续的回来了,看看大家,基本上都没什么大伤,不外忽就是因为拒捕干架而受的皮外伤,最重的可能就是大江的屁股了,被狗咬两口的感觉应该不是很爽的吧,我没试过也不准备去试,不过看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我就大概明白了。


“同志们,现在我们立刻进行最后一个项目:武装泅渡!”


大队长的话差点没把我吓个屁蹲,妈呀,这样就开始啊!要不要人活了!


“科目:武装泅渡!抢滩登陆!终点设在对面的小岛上!你们要在最短时间内到达插红旗的地方!登陆的时候建议你们用低姿!因为岛上有两挺机枪树千发实弹等着从你们头顶上飞过去!我可不想看见你们的脑袋开花!”站在一个大水库边上,考官熟练地下达任务,同时也“善意”地提醒我们


“实弹!!!”我惊了,这次是彻底惊了,我想起D—DAY诺曼底登陆,美军那个惨啊!要是我一不小心和子弹来个亲密接触那我不就交代了啊?!我的天呐!军区也同意他们这样搞?靠!这可是要出人命的啊!我妈一巴屎一把尿把我拉扯这么大,就这么交代了,多不值啊!再说了,我还想好好享受下这个美丽的世界啊……


“出发!”考官一声令下把我从无限遐想中拉回现实


后面的考官们象赶鸭子一样把我们往水里赶,“班长,你看我的屁股,可以不下水吗?会感染的……”大江指着他的白屁股,问考官。


“可以,”考官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大江高兴坏了,“不过那就不及格了!”考官后面那句话一出,大江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狠狠地瞪了那个考官一眼,满脸无奈加愤怒的表情,一瘸一拐地下了水……


大家游啊游啊,就象一群迷彩鸭子一样在水里扑腾着,“俗话说:‘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我们这又该叫什么呢?”我喘着粗气自言自语。“一群青蛙下水,扑通扑通跳下水!”旁边的程强回了我一句,然后又狠命地向前游,他从小在海边长大,所以水性比我们所有人都好,没多久他就超过大家游前面去了,我们还是游啊游啊。


“我他妈感觉这距离不止五公里!”我开始抱怨了


“管他多远呢,反正到现在也只有游,如果现在放弃,结果只有一个”一个兄弟来到我旁边


“什么?”我问


“淹死!”他翻翻白眼继续努力


靠!这么简单的道理谁不懂啊?!?!妈的!这用你教??


游啊游啊,感觉我快挂了的时候忽然听到“嗒嗒嗒”的枪声,有枪声?离上岸不远了,我兴奋起来,拼命地划水。啊!终于踩到陆地了!我踩着水下软软的沙正想站起来,一只大手呼的一下把我又摁进水里:“你他妈不要命啦??注意实弹!”是啊,我怎么忘了,我趴在水里,迅速向不远处的湖岸游去,踩上陆地,我还是不敢抬头,听着“嗒嗒”的枪声和“咻咻”的子弹破空声,紧张的不得了,旁边的兄弟拍拍我的钢盔,示意我别怕,然后自己匍匐向前“蠕动”,走了一截回头抬手向上指了指:“子弹离我们1米,没事!”我自由又翻身确认了一下破空声传来的高度,确认安全后,胆子也大起来了,狠命地向前爬着,随着我们每前进十米,前方射击台上的射手就把射击高度降低10厘米,越来越近的“咻咻”声迫使我们更加没命的向终点前进,每过一定时间我都会停下几秒钟观察弹道,在我确认我始终处于安全区的时候我才会放心大胆地前进,爬啊爬的,终于到终点了,所有人都瘫到在地上……


“都有!立正!”大队长亲自整队“同志们!今天我们结束了所有考核,从明天开始,所有队员放假一周!本地的同志可以回家,外地的同志呢我们也安排好了住处!是否能加入我们这个光荣的集体,要等你们的考核成绩出来以后再作决定!!到时我们会通知你们的!解散”


“妈呀!终于完了,还可以回家!这该死的训练终于结束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后,队伍里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大江的哥哥第二天来接我们回家,而程强就住在了大队安排的宿舍。


家里的床真舒服啊,我痛快地洗了个澡,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回想起过去的四个月,真是天壤之别啊!有时候还是觉得当老百姓好(多年以后我转业了,回想起曾经在部队的日子,却也觉得还是当军人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