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明天我们就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我望着无数星辰的苍穹对背后的大江说::“他们都找关系分到机关去了,你呢?你为什么不找找关系呢?你他妈的不是一直想进特种分队吗?难道你就甘愿呆在内蒙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啊?”“哈哈,机关又怎么样?我从小就希望去内蒙,风景好啊,特种分队嘛,我从连队也可以考啊,以我的能力,肯定没问题,嘿,接着!”我一转身,接住飞来的烟“你呢?分到哪里?”大江一边点烟一边问,“靠!我啊,回C军区特种大队!”我转过身,找了个自己舒服的姿势,靠在了窗台。“啊?”大江一脸羡慕+淫荡的表情让我恨不得冲过去掐死他“你小子不错啊!平时训练不怎么样,说说,你又把哪个首长的孙女勾到手啦?哈哈”我操!这个混蛋,又拿我开涮~算了,懒得和他一般计较了,看看表,差不多该熄灯了……

明天,就要和我相处3年的兄弟们分开了,三年了,一起流血、一起流汗,说分开就要分开了,还真他妈的舍不得!可现实就是这样,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一定得分开,也许明天一走,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再见面了,可是我们没的选择,我们是军人,我们必须服从组织的安排,哪怕是走向硝烟弥漫子弹横飞的战场~!这,也许就是我们的宿命!


“嘘~~~~~~~~~~~起床!!!”值班排长的哨音加嘶喉把我从睡梦中叫醒,看看表,他妈的!才6:00就起床,他是不是抽风啊?!抬头看看兄弟们,也都骂骂咧咧地穿衣服。“老程,一排长今天是抽风啊?这么早吹哨?”我扎上武装带,边戴帽子边问。老程是我们的班长,山东人,可他一点都不像山东汉子那么魁梧高大,拿我的话来说他长的贼眉鼠眼的,和耗子没什么两样,“谁他妈知道,这个吊人抽风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是先出去集合吧”说着拉开门整理着服装向外走去;“程强!林伟!你们两磨咭什么?!全中队都在等你们!你们看看你们还有没有军人的样子了!”一声暴呵把我的耳膜震的嗡嗡直叫,一抬头,看着全中队的兄弟们都已经列队完毕在看我们笑话呢,脸一红,一声不吭的站到了队列里面,刚入列,就听见值班排长的口令:“全体都有!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接着就是一个标准的向后转,我清楚的听到一声靠跟的声音“队长同志!全队早操集合完毕,应到121名实到120名,1名大值日,请指示!”“稍息”队长用他特有的冷冷的声音下达了新的一天的第一道命令,“是!都有··稍息!”值班员的声音嘶哑的就象一只公鸭,我真怀疑他为什么不去卖鸭蛋而是来当兵,“同志们!”队长庄严地向他面前的方阵敬礼,回答他的是我们整齐划一的立正声,队长放下手:“请稍息!同志们,今天你们就要离开我们陆军学院,离开自己朝夕相处3年的战友、兄弟,奔赴新的岗位了,我代表学院祝贺你们!希望你们在新的工作岗位能好好的干!不要辜负党对你们的培养!今天,就不出操了,解散后大家回去好好收拾下自己的东西,到点就准备离校·好,解散!”“杀··”弟兄们听见解散2字好象饿狼一样嚎起来,不过声音还是那么整齐划一


“林伟、程强、大江,你们三个去队长房间一趟”通讯员小张一脸坏笑的推开我们班的门,“什么事?”我问,“不知道,反正叫你们快去,赶紧吧!”在小张的催促下,我们站在队长的门口;“报告!”我大声地打着报告,“来!”队长的声音还没落下我已经一把推们进去了,,“队长同志,林伟、大江、程强奉命来到!请首长指示!”我们三个在队长面前站的笔直,就想在我们背后塞了根十字架.“坐吧”队长一改往日冷冰冰的面孔,笑着指着凳子,看着我们坐下了,队长拿出烟发给我们,看着队长递给我的烟,我一个激灵“报告队长!我们不会抽烟!”说完又坐的笔直,队长楞楞地看着我,突然大笑起来“林伟啊!属你精!我早知道你们几个要抽了,来,抽一颗吧,哈哈”“报告队长!我确实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容易得肺结核…”我不知道队长打的什么主意,所以干脆一口咬定不会,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队长一脚就踢在我腿上,佯怒着对我说:“再跟我这扯淡小心我揍你!抽!哪那么多废话!”“就是!队长赶紧抽丫的!尽跟这装B!”操!这俩混蛋,倒挺会起哄,一回头,看见他们一人一支烟抽的正爽呢!妈的!又出卖我!


气氛缓和了,大家闲聊了一会,队长正色递给大江一张纸“你和他们两一起去C军区特种大队吧”一句话,我们仨都楞了,“大江我知道你一直想成为一名特种兵,所以我想尽办法把你的单位调了,正好你们三个在一起我也放心,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希望你们不要辜负领导门对你们的期望,好好努力,别给咱石家庄陆军学院丢人!”我和程强默默地看着大江和队长,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看见大江在发抖,而队长则默默的抽着烟…“队长…”队长抬手打断我说话,“告诉你们个消息,你们是我带的最后一个学员队,你们毕业后,我就转业了,记着,有空常回来看看咱大队的老领导!…好了,不耽误你们了,快回去收拾东西吧”说完,队长起身走到窗口,不再理我们了,程强和大江还想说什么,我一把拉住他们,给了个眼色,走出了队长办公室


回到班里,我们没有一句话,只是坐着,抽烟,抽烟…班里的兄弟们以为我们出了什么事,但看见我们阴霾的表情都没敢过来问,好一会,一个兄弟实在忍不住了,拉住我问“出什么事了?”我一回手甩开他的手,愤愤地骂了一句:“你他妈滚蛋!”“你丫吃错药了!吊他妈什么·!”那个兄弟也不尿我,恨恨地冲过来要动手,就在我们扭在一起的时候,大江的吼声把我们全震了:“别他妈闹腾了!队长要转业!而且就是在我们走后他就要转业!!”现在轮到所有在场的兄弟们愣了,过了好久,大家才反映过来,在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假后,大家都沉没了,一时间,班里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几分钟过后,我站起来,扔掉烟头,对着大家,大家也都看着我,有的兄弟甚至满眼泪水.“行了,四班的兄弟,队长对其他人我不管,我林伟长这么大没服过谁!我就服队长!大家都是军人,我们是队长带的最后一个队,我希望我们能给予他最崇高的致敬!我现在就出去等他,如果你们谁愿意,跟我来,还有,通知下其他班的兄弟,愿意的都来!”说完,我大步地走到集合点……慢慢地,我们班的兄弟们出来了,慢慢地,其他班的兄弟们听到这个消息也都陆续地出来了,大家默默地列队,无声地列队,等待着队长出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走着,我们站在操场里,顶着烈日等我们敬爱的队长,7月的S市的太阳很毒,不多时我们的军装都已经湿透了,但我们还是没有动,因为我们要把我们最好的军姿献给我们最尊敬的队长!!队长出来时我们已经站了半个多小时了,他抬头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我向前跨出一步,立正:“队长同志,我队全体毕业学员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不等队长开口,我一个标准的后转,利落地下达了口令,“立正!!!全体都有!向李队长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全体——敬礼!!!”口令下达完毕,我转身,向我的队长,庄严地举起右手…队长的眼睛湿了,他颤抖地回礼,久久没有放下,我们也是久久地没有放下…我想我们会记住他,我们的中队长,他姓李,转业的时候军衔中校……他永远是我们的队长


离开S市,离开陆军学院,离开了和我朝夕相处3年的兄弟、领导,我、大江、程强,我们踏上了去C市的火车,过去三年的一幕幕在我眼前飞逝,就象车外的景物,飞逝……


离去,就是新的开始,我发誓,我不会辜负老领导对我的期望!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