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三十一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6
导读: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三十一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三十一章


当他再次清醒时,已经是在警察局里的拘留房间了。


问讯马上就要开始了,尽管欧阳映华的手下很快帮他找了一位律师,但律师在还没有开始问讯之前就对他说:“欧阳先生,我建议你认罪会好一点,我相信和检察官交涉,二十年有期徒刑,可以争取……”


“滚蛋!”欧阳映华愤怒的骂道:“我不需要一个只会叫我认罪的笨蛋!我没罪,我认什么罪?我要见我的下属,他们必须要上把那一货厢运到北非去,这才是最重要的!警方爱问什么让他们问好了,我什么也没有做过。”


律师听罢一言不出的离开了,接这个单子本来就看在钱的份上,否则的话,谁会去接一个毫无胜算的案子?这无疑是对一个律师的辩护生涯的玷污,不可能会赢的官司。但是第二个律师来了以后,却还是同样的话:“先生,我建议你认罪……”


这下子欧阳映华有点清醒过来,他一把揪着律师的手问道:“到底要起诉我什么?对了,萧小姐没事吧?你快告诉我!”律师冷冷地指了指要冲过来的警察,这让欧阳映华不得不松开了他的手。


整了整衣领,律师面无表情地说:“先生,我不是陪审团,否则的话,就你刚才的表现,也许我会宣判你无罪,但很可惜,我只是一个律师。他们要起诉你的,就是谋杀英籍华裔女子萧筱湘。”


“什么!”欧阳映华一时间只觉得头皮发炸,他无言地淌下泪水,呆了半晌才道:“那,那筱湘死了?她在哪里?让我看她一眼!”律师摇了摇头道:“不,没有找到萧筱湘女士的尸体,所以这个官司,目前来说,还有一丝生机。”


“她不会有事,她不会有事的!”欧阳映华已全然没有心思去听律师在说什么,他捉着自己的头发,低声地喃喃道:“筱湘,你一定没事的,只要你少了条毫毛,我也要去把伤害你的人刮出来!”


律师无语的抹了抹眼镜,对欧阳映华说:“先生,现在的情况是,有不少目击证人,见到你是和萧筱湘女士一起离开酒吧的,而你的车子上,有血迹,经化验,符合萧筱湘女士的DNA……”


“她她在半路扭伤了脚,所以脱掉高跟鞋,不小心踩到一块碎玻璃……”欧阳映华失神地道。


“是吗?有这么巧吗?”这时门被推开,进来的是检控方的人:“欧阳先生,我们不得不提醒你,你最好合作一点,在你车子里找到的血,从喷洒的轨迹,应该是颈动脉而不是划破了脚,而且那么大面积的血污,不可能是划伤了脚造成的,如果是上车前就划伤了脚并且这么出血,我想你应该把她送去医院,而不是郊外,没有一个绅士会在女伴失血几百CC的情况下仍把车开到郊外的!”


“几百CC?天啊,你们让我出去,我要去找筱湘!”欧阳映华突然冲动起来,警察不得不用电棒让他冷静下来。检察员冷笑道:“你继续表演吧,就算没找到尸体,我们也将检控你,我相信陪审团会有决定的。”


公诉很快就开始了。


公诉方首先请出的证人,是欧阳映华他们下榻的酒店的大堂经理,检察官问道:“你能否给我们说说,被告和受害人的关系?”大堂经理点点头道:“当然可以,那位漂亮的女士,显然对被告只是一种礼节性的接触,而被告很想借此机会再进一步,我亲眼见到被告要亲吻那位女士,而被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


第二名证人,是欧阳映华给萧筱湘找的保险经纪。他说:“给受害人买这份受益人是被告的保险,我可以证明,很显然不是受害人本身的意愿,因为整个过程受害人都没参与,只要最后签了名。甚至受害人连翻阅一下受益人是谁都没有,被告就直接让她签名了。”


检控方询问萧筱湘的保镖:“受害人和被告的关系怎么样?”


“不怎么样,先生。”保镖对检控方道:“这也是为什么萧小姐一夜不归我们就很紧张的原因。被告一直在追求萧小姐,送花,约会等等,但很明显,他们并不合适,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因此他们还去请教了美国国会议员罗伯特先生……”


于是检控方盘问欧阳映华:“你们做了婚前财产分割?”


“是的。”


“也就是说,如果结婚之后离婚的话,你一分钱也得不到?”


“是的。”


“但如果受害人死了,你可以得到巨额的保险金!对不对?回答我这个问题!”检控方严厉的质问欧阳映华,这让欧阳映华要疯了:“是的!但我怎么可能为了保险金去杀害萧筱湘?天啊,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你的经济状况并不好,近期你把所有的物产和证券都抵押了,对不对?”


“是的,但是……”


“我没有问题了法官大人。”检控方并没有给机会让他说完。


这个案子,最后还是以证据不足,欧阳映华无罪获释了。


因为白墨的计划太过周全,以至弄巧成拙,让辨方律师捉到这一点:“在结案陈词里,我不想对诸位陪审团成员说更多的东西,但萧筱湘小姐可以带着欧阳先生去找她的父执辈,罗伯特先生请教一个让她的家族接受欧阳先生的方法,我觉得他们应该是两情相悦的,而很明显,如果为了钱,我的当事人,凭仗着萧女士的关系人脉,绝对比保险公司赔的这笔钱更有利一点……并且,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萧小姐,是否真的死亡呢?谁也不知道……”


但在无罪获释之后的一小时里,出人意表的是,欧阳映华吞枪自杀了。


白墨在美国的一间五星级豪华酒店里,把报纸递给萧筱湘,他举起杯子对爵士说:“我没有输掉你的古堡,干杯。”爵士喝了酒放下杯子以后,摇了摇头道:“恶魔,你真的是不折不扣的撒旦。”


迪鲁索在边上不解地问爵士:“为什么这么说?”


“他从一开始就不准备,让法庭给欧阳映华定罪。” 勒菲.查尔斯爵士摸着修剪得体的胡须道:“甚至,他故意留下马脚,让欧阳映华可以打赢官司。他要的,仅仅是起诉,让英国警方起诉欧阳映华。”


“是的。”白墨笑道:“警察一定会搜查住所等可藏匿尸体的地方,那也就包括我们托运的货柜。而这不可避免的,会让交付托运时的火漆封口裂开,所以他自杀了,因为他知道火漆破裂,他就违约了,他的五百万已经成为我们的所有。对于一个背叛自己民族的人,我想,这算是一个不错的下场了。”


萧筱湘有点不忍的叹气,白墨一把揽住她的小蛮腰笑道:“怎么,不忍心啊?这家伙的家产,还不是出卖同胞弄来的?”萧筱湘被白墨揽着,一种温馨的感觉泛上心头,但很快她还是挣开了,她可不要当别人的代替品。


白墨笑道:"迪鲁索,走吧,我们该去和外交官阁下亲近亲近了,老规矩,你去他家附近踩点,我在街边咖啡厅等你."


刚在街边咖啡厅坐下不到一会,杨文焕就打来了电话:“头,我找到他们了。电话里不方便讲话,我现在过去和你会合,你等我,马上就到,我有一个战友和我一起过来,事态超出我们的想像,如果不是我现在找到他们,可能他们已经行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