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二十九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21
导读: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二十九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九章


第二天,萧筱湘带着欧阳映华去拜访国会议员罗伯特先生。在罗伯特议员那洋溢着十九世纪风格的客厅里,萧筱湘提出了此行的来意:“先生,您知道,我的父亲向来只听我哥哥的,而您的意见,是我那骄傲的哥哥,唯一能听得进去的,您知道,家兄是如何的骄横……”


“呵呵,不错。”罗伯特想起他和白墨的见面,在佣人上了咖啡以后,罗伯特笑着对萧筱湘说道:“是的,你哥哥,他是一个很骄傲的年轻人,的确,要说服他不容易,当然要承认,他也很优秀。”这一点罗伯特倒也不是吹嘘,在他的位置,也没必要给白墨去做这个事。他今天之所以会接待萧筱湘,除了当时答应白墨,会帮他一次忙之外,另外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感觉白墨这个年轻人,举止很得体,谈吐之间也很有水准。


把咖啡杯轻轻地放下,在名贵的衣饰映衬里,更显得美丽得不可方物的萧筱湘含蓄地微笑,这让罗伯特很有些昏厥的感觉,如果不是他更多的心思已放在政坛上,并且他也足够老了,罗伯特不知自己是否会当场去约会萧筱湘,这个来自东方的美人。


尽管如此,罗伯特也突然说了一句俏皮话:“美丽的小姑娘,还好我已经老了,否则的话,恐怕你哥哥,要去准备一只比特洛伊更大的木马,哈哈!”渊博的罗伯特是恭维萧筱湘的美丽已可同荷马史诗中引起十年战争的海伦相比。要知道在神话里,海伦可是希腊天神认定的人间第一美女。


萧筱湘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而她身边的欧阳映华却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才好,但他知道,连国会议员罗伯特,也对自己身边的美女垂涎三尺!但他不敢怒,他本就不是敢于怒发冲冠的人,他只敢在心里暗暗地惶恐不安,他连恨也不敢。


“罗伯特叔叔,我想如果由我哥戴起银盔黑缨的话,便不必有特洛伊木马了,因为阿斯里基之踵的故事,很难重复在我那尽管骄傲但心细如发的哥哥身上。”她对白墨有着一种异样的信任,也许因为跟着白墨闯过太多的难关,以使得她,突然间也在这时,下意识地说出了类似挑衅的话。


但这让罗伯特觉醒起来,一个做到国会议员的人,就算色迷心窍,也只是一瞬间的冲动,并且他不再年少了,而萧筱湘的话,却让他点起头,尽管这话类似挑衅,但听着却让罗伯特感觉到一种世家子弟的高贵,这让罗伯特心里打消了最后一丝疑惑——白墨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说是世家子弟?或是存心骗自己?


要知道,一个骗子是不会去触怒目标的。别说这种言语上的便宜,就算更进一步,也没理由这么明目张胆的反击,敢于设局让国会议员钻的骗子,就一定准备付出代价。但萧筱湘却在下意识之间说出了这些话。


只有世家子弟,或是那些贵族出身的人,那怕没落,那怕有求于人,也仍保持着自己的高贵。这是罗伯特的感觉。所以他正了正脸色,认真地对萧筱湘说:“不好意思,实在是你的美丽足以让人态,让我们回归正题吧。”


“我接受你的道歉,罗伯特叔叔。”萧筱湘并没有就让罗伯特这样含糊其辞混过去,但当然,再纠缠下去就小家子气了,所以她浅笑着道:“在东方,长辈通常不会这么直接的夸奖晚辈,因为担心这会让年轻人骄傲起来。那么,我们回到正题吧,罗伯特叔叔觉得,有什么法子,可以让我的哥哥,接受欧阳?”


“婚前财产证明。”罗伯特是个道地的政客,马上当作之前的事没有发生过,脸上庄重得让人发怯,他咬着丘吉尔雪茄,微笑道:“只要你们做了婚前的财产证明,保证一旦婚姻破裂,或是其他什么事情,欧阳先生不能因此得利,我想应该就能让你哥哥明白,这是纯粹的爱情。年轻人,祝福你,你的幸福让每个男人妒忌。”


欧阳映华还没反应过,就见到国会议员举过来的大手,他连忙起身半弯着腰,双手紧握着罗伯特的手,但他惶恐的表情,却让罗伯特感觉生厌,因为作为一个政客,罗伯特见到太多的马屁精了,不是说欧阳映华很差劲,他要是真的很差劲,他也混不来这么大家业,出卖灵魂也是得有本事的,不是说扛个牌子上书“我愿出卖我的民族”,就能发家,那大约会被弄去精神病院。


但所谓暴发户三代成不了贵族,他通过这种途径发家的人,自然没有白墨那种大气和胸怀,更没有白墨敢于作“如果必,我可以把我的家世推朔到长腿爱德华还没出世、罗伯特的家族还在围着兽皮时的周朝。”的想法,从而保持一种高傲的不卑不亢。


罗伯特在庄园里目送他们的汽车开走,就摇了摇头,他觉得应该告诉白墨,尽可能说服他那美丽的妹妹离开这个萎琐的年轻人,因为任谁都觉得,这个没有骨头的家伙,是不配和白墨、萧筱湘他们平起平坐的,更何况,身为男人,谁又能忍受让这么一个美女,嫁给这么不堪的男人?


当然,这一切欧阳映华并不知道,他和萧筱湘从律师楼出来时,心境都仍澎湃不安。他须要多次强压心中的欲望,才可不去问萧筱湘,这位国会议员到底和她的家族是什么关系,要知道,如果能让欧阳映华搭上一位国会议员,那他深信,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事。


做完婚前财产证明的萧筱湘,显得有些轻松了,但她抱歉地对欧阳映华道:“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但你知道,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的家族,一定会反对这个事情的,唉,对了,华,我想我应该给你做点什么。你有相熟的保险经纪吗?”


欧阳映华不解地说:“有啊。”萧筱湘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你叫他来吧,我想买一份巨额的保险,让你成为受益人,这样我有什么事……”


“不!”欧阳映华惊叫道:“筱湘,不要胡说,我不要你出什么事……我不介意,我真的不介意,能和你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听我说,我会努力的,这一送帮爵士送完货,我就能赚到一笔钱,当然,相对于你的家族也许不足道,但总是一个好的开始,对不对?”


“你答应听我的,不是吗?叫他来吧。去我下榻的酒店。”萧筱湘说着,脸上流露出一丝倦容,这更让人见犹怜了。她淡淡地说:“我必须证明自己对你的感情,否则的话,全然是你单方面的付出,这会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很畸形的,就这么办吧,送我回酒店吧,我累了。”


欧阳映华感动得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这让萧筱湘的心里有一丝不忍,但想起这个家伙在澳门如何伙同日本人出卖自己的同胞,和在欺压同行的武馆时如何的凶残,萧筱湘却又平静下来了,这种人如果不骗,那真的是天理难容!


欧阳映华的办事效率倒也是很高的,当他和萧筱湘刚刚到达酒店时,那个他打电话约来的保险经纪已经在大堂等他们了,欧阳映华介绍了这位就是保险经纪,萧筱湘礼节性的点了点头,有点惊讶地道:“啊?保险?噢,想起来了,不好意思,我太累了,你和他谈吧,我上去休息一下,一会再下来。”


————


而这时白墨接到了国会议员罗伯特的电话,电话那头罗伯特道:“白,你妹妹的朋友,请恕我直言,并不太合衬,是的,当然,我给了他们建议,但我必须承认,反正她和他在一起,实在有太多足够的理由了,嗯,下周如果有空,我们一起打高尔夫吧,嗯,到时见吧,没关系,很高兴能帮上忙。”


白墨挂了电话,笑着对黄毛强道:“咱们两个,马上就出发去英国吧。按方案尽管不用我们出手,但作为支援力量,还是贴近些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