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二十八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八章


至于说他成绩不太好,那是因为院子里堆放杂物的纸箱,是刚刚推出的游戏主机x360八代和ps7的包装盒,一个如此热衷于电脑游戏的少年,游戏机主机刚上市就抢购回来,又喜欢运动,还在拍拖,他还有多少时间读书?迪鲁索说这小子拿不了名校奖学金,也是理情之中。


白墨笑道:“你的观察还算凑合,不过,我希望你详细地说一下你的推断过程。”


“当然,如你所愿,我的撒旦。”迪鲁索得意地说:“你说我们要骗这间别墅的男主人,那么这家伙必定有钱,穷鬼不会是恶魔的目标;他还能飞来飞去,说明不太老,而能买下这么豪华的别墅,不是高级公务员,就是大公司的高层主管,也不会太年轻,所以他的老婆通常也就四十岁左右,这种阔太太通常整天去做美容,所以她们总认为自己不会太丑……恶魔,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白墨阴着脸道:“没事,你继续说,你凭什么认为这家人只有一个男孩子?”


“嘿嘿,这种年纪的人家,总会有小孩,但如果有女孩的话,你,我的撒旦,你一定不会把这家人列为我的测试的。”迪鲁索洋洋得意地说:“要知道,除了同性恋之外,下至八岁,上至八十岁,不可能有女人能抗拒我的魅力的!那么这个测试也就太简单了,所以你一定找了一家只有一个男孩的目标,来考验我的能力。”


“你又猜那男孩的父母这么大年纪,他们的小孩应就在上中学,上中学的男孩家里又有钱,所以一定泡到妞,对不对?”白墨没好气地说:“然后你又认为有钱人家的小孩,读书总不可能太棒,所以你说他不太可能拿到名校的奖学金?”


迪鲁索笑着拍手道:“不愧是恶魔!我还没说你就明白了!当然,如果这样你不明白,那我也没理由跟着你了,不过实在是太棒了,你真是我的偶像啊。放心吧,我一定能让他们上当,你要记住,你答应只要骗了这家人,我就加入你的团队了!”


“啪”迪鲁索的后脑壳被白墨不轻不重的扫了一下,白墨阴着脸道:“以后记住,靠猜的东西,不要在我面前卖弄。想骗人,你就得做功课,比如女主人的品味,那男孩喜欢什么运动?有多高?长得怎么样?把你的钱包给我,对,你的钱包。”


白墨走到街口的咖啡厅坐下,把迪鲁索的钱包揣进口袋里对他说:“晚餐之前,去做好一个计划过来,我就在街口这间咖啡厅等你,你什么时候弄出一个可行的计划,什么时候有晚餐吃。OK,滚吧,别想着去偷钱,你要敢去偷钱,我一定有法子让FBI捉你坐上十年的牢。”


迪鲁索无奈的耸了耸肩,慢慢地向那间别墅走了过去,他苦着脸,也许后悔自己来找白墨?但不论如何,他心里是明白的,白墨是在训练他,从一个街头小扒手到一个骗子的转变。所以他尽管表示得不是太愉快,但心里还是比较舒畅,并不是每个小骗子,都能被恶魔培训。


白墨坐了一会,就见杨文焕有点发傻地走了过来,白墨对杨文焕招呼道:“怎么了老杨?啊!”杨文焕耸了耸肩道:“头,我怕小萧会被那混蛋占便宜,我们为什么不杀了他就算了呢?”


“小萧可能被他占便宜吗?”白墨笑道:“再说了,世界上再让人恐惧的事,死亡绝不是第一位,世界上再让人痛苦的事,死亡也不是第一位,干掉他,吹灰之力,但这么做,也太便宜了,当汉奸,咱就得让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占什么便宜啊?”萧筱湘这时走了过来,这里是他们约好的地点,不在酒店见面,她和欧阳映华一起离开之后,开车绕了个圈过来这边,以防在酒店欧阳映华有留下监视爵士的人手。


白墨笑道:“女人最不好的一点,通常就是多嘴,为什么不感叹一下老杨对你的关心呢?而要含沙射影来说我们低级下流呢?”他的话却无端让萧筱湘托着香腮出神了,那美丽的脸庞上,不经意的一丝忧郁,让边上的杨文焕看得几乎要掉下泪来。


白墨总是这么无头尾的说话,总是这么无心肝的弄出一些说辞,让得她很有些伤怀,尽管她不承认自己对白墨有什么感觉,便每每这时,她总会悲伤起来,于是那愁丝便泛结秀眉,沉入心底。让她几乎要沉陷在那种虚无的哀伤里。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悲伤什么,她也无法去怪责白墨,她总是伤自己的心,而偏偏还不能痛快的落泪,因不忍见笑意从白墨那漆黑而生动的眼里离开。不能否认,白墨那玩世不恭,时刻跳跃着活力的眼神,是她每天快乐的源泉之一。


可她却又慧质兰心,能读出白墨心底,对逝去的,至今不知所在,不知生死的颜茹妍那份执着,萧筱湘决不是只会抱着被角落泪的小女儿家,如果有一分胜算,也许她起码会向自己坦承,白墨是她的港湾,但没有,连一分胜算也没有,她就知道没有人能赢颜茹妍,很简单,因为她不存在,没有人能赢不存在的东西。


白墨仍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娃娃,你这样便有些人气,不太象那充气娃娃了。”萧筱湘听着,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酸甜苦辣一个劲的翻涌。是啊,在碰到白墨之前,她没有什么可以伤心的,她出身军人世家,有足够的后台,而她那无可挑剔的美丽,从小到大更让她没受过冷落,加上她向来上进、肯下苦工,这么一个几乎完美的美女,又有谁会把她留难?又有谁能不赞赏?


便是只有他了,从见到他的第一次开始,他便没把她的出众放在眼里,萧筱湘甚至觉得,白墨几乎忽略了她的性别了,当然,她也许可以不去管白墨,只要她愿意,就算此刻的身边,远比白墨高大英俊的杨文焕,也是随时愿意出租自己宽厚的肩膀。


但萧筱湘却总放不下,白墨那种落拓的不羁,那种坏坏的腔调,满不在乎的表情。不论多大的难关,那并不高大的白墨,在嬉笑的外表下,有一颗坚定的心,他自信、淡定、坚决的带着她闯过难关,这每一忆起,却又如何不教她心醉?


杨文焕这个铁打的硬汉,在此时已无法抑止心中对萧筱湘的爱惜,他苦笑道:“小萧,你怎么了?”他不问,萧筱湘倒不觉得他在白墨面前的渺小,但他问出这样的蠢话,却一下子就露出怯了,怎么了?若是能说,何必忧愁?这就让萧筱湘又轻轻地用眼瞄着白墨,在心里思量着,打赌着,换作白墨开口,便不会问出这样的蠢话。


白墨打趣道:“她有点累了吧,但我们要知道,世界上,宇宙中,有多少难解的谜啊……还是抓紧时间工作吧!”他盗用了爱因斯坦的格言,白墨向来如此,实话说,他可能也记不住从哪读过这句话,只是凭着一个三流程式员的本事,见到好东西就剽窃下来罢了。


但无疑他的话解决了目前的尴尬,萧筱湘被逗笑了:“用名言来装饰自己的人,和用名贵皮草首饰装扮自己的女人一样,名贵的首饰,并不能改变本身是否美丽。而我想,倒有一句名言才比较合适你,头,浅薄的人才用名言装饰自己。”


白墨摊开手笑道:“当然,当然,所以我向来不说名言。并且,如果一个女人本身美丽的话,名贵的珠宝我想会为她添多几分神采,而如我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如果时不时卖弄一下我的渊博,应该会更吸引女孩子一些,但我们都知道,啊,我,是一个低调的人。”


杨文焕和萧筱湘不禁都作呕吐状干呕起来。白墨望着萧筱湘上车时,突然叫住了她道:“喂,娃娃,小心点,别让那家伙占便宜了,嘿嘿,不只是老杨的关心,我也是这么想,你得确保这一点,要不然的话……”


萧筱湘有点感动,便问道:“要不然的话,是不是头你就要改变计划了?”


“不,”白墨一脸淫笑地道:“我先占了便宜再说!哈哈,不要跑了,多没仪态……”


车子慢慢驶离这路边的咖啡厅,萧筱湘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白墨那年轻的脸庞上,尽管嬉笑,尽管没一句正经,但却能让人感觉到那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欢愉,充满了某种动人的温暖。他那对会笑的眼睛,有份会笑会影响人的力量。


“老杨你尽快去联系那复仇小分队,我去跟进小萧这边,话说是一切安排好了,但小心没大错。”白墨认真地对杨文焕道,这时迪鲁索缩头探脑地张望着这边,白墨招手示意他过来,把那本属于迪鲁索的钱包里几百块现金扔给他道:“给多你两天,我要去英国,等我回来你要还弄不出个方案,你还是去街头骗小钱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