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二十七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七章


白墨不解地道:“操,不是吧?七个一等射手,一个很牛逼的连长,这些人离开生活中的岗位,你居然不知道?太荒唐了吧?还有二十多个前特种部队的成员?你到了他们越出国境才知道?开玩笑啊?”


“不是啊小白!”宋瓷急了起来:“他们转业到地方以后,那连长分到锅炉厂当车间主任,还没上班锅炉厂就倒闭了,就下岗了,他去帮人看仓库为生;那些特等射手,有的在火葬场工作,有的在码头开叉车,其他的退伍的兵,有送外卖的,有在地盘当苦力的,你说少了个看仓库还是送外卖的,又不同城市,谁会第一时间发现?如果不是我不放心,要求调查之后发现,在同一天他们这些人都做了同一件事,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


“他们做了什么事?”


“理头发,他们这三十来人,在不同的城市,同一个晚上,全部去剪了部队式的平头。发现他们可能越出国境,也是因为查起来以后,才发现某一处边境,在某一天晚上多一支巡逻部队,要知道这些人本来就是精英军人,他们扮成军人,那几乎是全无破绽的啊!


“并且我估计,这几天邻国几件银行抢劫案,从手法上来看,很可能是他们做的,因为案件中没有人受伤,没有人死亡,干脆利落极其专业,累计金额得有一百万美金,他们很可能用这笔钱购置武器,然后展开复仇!”


“那你想我怎么样?”


“制止他们,因为他们的背景,如果他们展开复仇行动,很可能会让国际上,认为我国支持恐怖活动啊,他们现在的目标就是这个外交官,这个外交官已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三天后离开中国,回北美,他的目的地就是你现在的城市!你有三天,三天内联系这支复仇小分队,控制他们。我想,可能你得让这个外交官,付出代价,否则,这支复仇小分队以后还是会报复的。但你千万不能搞违法的事,明白?这个事搞完了,你继续你们的逍遥日子,如果出差错的话,马上滚回来当交警吃汽车尾气!”


白墨苦笑道:“就算我是逆天之强者,外加超人和圣斗士于一身,还是什么蝙蝠侠变身,几百万人的城市,三天,我怎么去找到三十几个,不是通过正常途径入境的人?再说吧,他们是否现在就在这个城市,谁能确定?”


“这我不管。对了,杨文焕和这三十几人当年是同一个部队,杨文焕和他们应该大部分认识,有七八人和杨文焕是同年入伍的,就这样了。”说到这里,宋瓷的语气里透着轻松了,似乎他觉得把这事交给白墨了,就铁定能成了,然后他就挂了电话了。


白墨放下电话,不停地苦笑,他把情况和杨文焕说了,杨文焕都要哭出来了:“我都和他们快十年没联系了,我怎么找啊,天啊!不过老营长对我们是没话说!是仇一定得报!头,我去找他们,你要是不方便,就不管了,老营长这仇,不报不行!”


“冷静点。”白墨把杨文焕按在椅子上,摇头道:“要报仇,要用脑子。懂不懂?又不是战争时期,你们再能打,有什么用?人家要是调一个装甲骑兵团来呢?要知道当初冷战时期,这个国家一个骑兵团,可是准备对抗前苏联两个T72坦克师的,装甲骑兵团本身还有航空队呢,一营几十辆坦克和装甲车,你们三十来条人能顶什么事?”


“再说吧,别说人家用军队,难道你们三十多人,能对付整个城市上千警察?还有S.W.A.T?国民警卫队?开什么玩笑?要逆天,不是不行,关键要动脑子。你去想法联系你的战友,一定要让他们冷静,你告诉他们,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个答案的,不会让你们老营长,一个热血男儿就这么白白死掉,如果我的方法不行,他们再按自己的方法去搞不迟。”


杨文焕重重地点了点头,白墨的能耐,他还是信得过的。杨文焕强忍着眼泪出门去了,他虽说有十年没和这些人联系,但他和他们有共同的经历,他可以用他们的思维,去考虑会在城市的什么地方落脚。


白墨走到隔壁,勒菲.查尔斯爵士刚想问什么,就被白墨摇头示意不要问,白墨皱着眉头道:“请相信,这是关系我和杨文焕家族的事情,爵士,按我们的方案去进行,我和杨文焕,自己会搞定这件事的,迪鲁索,你跟我过来。”


下了计程车,带着迪鲁索走在路上,白墨始终没有说话,他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默默的走着,这让跟在他后的迪鲁索有点不知所措,但白墨说过,他不喜欢被人打断思路或话头,所以迪鲁索也就只能不出声。


“这个别墅。”白墨停了下来,偏头对身边的迪鲁索说:“不要转过头去看,用眼角的余光,这是一个骗子的常识了。就是这间别墅。它的男主人三天后就会回来,这是你的考试,菜鸟,如果得手了,你就可以加入。”


迪鲁索搔了搔头说:“要骗他什么?”


“你觉得这间别墅里有什么?”白墨微笑着道。


迪鲁索稍一思考,便道:“一个女主人,年龄应该在四十岁左右,应该风韵犹存那种,起码,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还有一个男孩子,我想可能在读中学,但大学要拿到名校的奖学金,恐怕不太容易,当然、当然,他是否会成为另一个比尔盖滋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比较有运动天份,还有一个女朋友。”


白墨点了点头,迪鲁索的确也有点水平的,从垃圾箱里那“森林精灵”和“香奈儿五号”的香水包装外壳,可以推断出女主人的年纪和大约的外貌;从那辆擦拭得很干净的山地自行车和自行车上的防护具的尺寸,可以推出有一个男孩子,而从停在草地上的那辆绵羊摩托车上,两个同样款式的情侣头盔,推出这个男孩应该在交一个女朋友;而晾在外面的衣物来看,应该只有一个男孩,因为都是同一风格同一尺码的衣物,……当然了,在这个国家,很难想象,一个上了大学的人,还和父母住在一起,所以迪鲁索推断他应还在读中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