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七节

帝俊缔结 收藏 0 9
导读:《苍狼》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七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马主人的几个随从原先不知仆多什么来头,见他勇猛,便吓得不敢作声。后来听出他的口音不似纯正的汉人,便张了气焰,一齐下马,涌上来,包围住仆多,一面推搡,一面恶狠狠的叫嚣:“哪里来的乡巴佬!你充什么英雄!知道这位爷是谁么?他乃是音律协李延年的亲弟弟——李广利李二爷!瞎了狗眼的!还不快把你的狗爪子抬起来,小心打折你的狗腿!”



仆多虽然对汉朝的人事风情不甚熟悉,但这几句话的份量还是懂的,他忙缩回腿,后退几步。那李广利在随从的搀扶下,狼狈的爬起来,兀自不停的辱骂仆多。就样貌而言,李广利也算得是个清俊的美男子,但是围观的民众不是见色起意的汉天子刘彻,他们且怒且恨的看着李广利——说起来,权势子弟为非作歹,他李广利不是第一个;但是,敢做到他那般凶残,那般不近人情的,还没有几个。因而,老百姓愤怒了,尤其是看到他借用皇家头衔吓住主持正义的仆多,这种愤怒的情绪便更难控制——大家群起而动,甚至于有些人嚷起来:“我道这李二爷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大英雄,原来不过是个靠软榻发飙的窝囊废!”



“话也不能这么说!和那个娇滴滴、阴柔柔的大爷相比,这个李二爷难道不算个爷们!”这话冒似在替李广利辩护,实则是更尖刻的讽刺!说白了,就是拿李广利的亲哥哥李延年以宦者身份成为刘彻男宠的事做文章,讥讽李氏地位陡然飞升后的无耻行径。围观的百姓发出会意而响亮的笑声,李广利则是气得脸色发白,恨恨的骂道:“谁乱嚼舌根的!看二爷我不割了他的舌头!”说罢,挥动手中的马鞭,对着就近的百姓乱鞭乱打!



这一来,围观的百姓真发毛了!他们本来也没想怎样,无非就是过过嘴瘾,次后还要继续做那忍气吞声的良民;可这李广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众人忍无可忍,便不愿再忍!有几个性子最刚烈的人忍住痛,率先扑上来,揪住李广利,夺了他的马鞭,将他推倒在地。余下的人便跟风而动,把李广利的随从揍得喊爹叫娘。李广利一面抱着头打滚,一面死鸭子嘴硬:“你们这群狗东西!爷只要往上递句话,管叫你们都入牢狱!”



这话愈加刺激民众,大家干脆放开手足,对他拳打脚踢,都道:“既然要我们都入牢狱,就少不了你李二爷赔点本钱,大伙儿罪名坐实了,好一同上路!”



正闹得不可开交,负责维护集市治安的小吏,带着一队差役急冲冲的赶来,用棍棒将大家分开。那李广利再度爬起来时,冠冕掉了,衣衫破了,连脸儿也青青肿肿,无一处完好。他气急败坏的怒斥小吏:“先前你死到哪里去了!爷被打成这样,你得好好责罚这些卑贱之人!不然,京兆尹(负责管理国都地区事务的最高长官)那里,你吃不了兜着走!”



且别说那小吏的反应,在场的民众一听李广利这话,不由得群情激昂,个个瞪着眼,不肯散去,就要看那小吏如何处置。仆多想到矛盾的激化与自己有关,大丈夫敢作敢为,不该牵连百姓,便站出来道:“这事因我而起,与众人无关。若要见京兆尹理论,带我仆多去便好!”



闻听仆多的话,那小吏面有仰慕之色,微微有些激动的道:“可是随骠骑将军出塞的辉渠侯——仆多侯爷?”



仆多愣了一下,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有人认得自己。他不熟悉汉人官场上的礼数,也不懂得摆出新封侯爷的派头的,倒是老老实实的答道:“正是。”



小吏立刻拱手施礼,道:“小人见过辉渠侯。”



仆多万料不到小吏会如此客气,忙憨憨的客套两声。那李广利一听“霍去病”三字,自知自己还惹他不起,便恨恨的道:“妈的,又是霍去病!”随之,他转而要挟小吏:“你一介小吏,不过是管管集市,竟然这般见风使舵!他辉渠侯仗霍去病的势压人,难道我李家就是好欺负的么!”



小吏本来就厌恶李广利的作为,初闻手下人报告此事时,本欲不管,但想到此乃份内之事,便勉强过来看看。果然他一来,李广利便发刁耍蛮,可恨之及。因而小吏满肚皮气愤,转过头来正色道:“我劝李二爷你积点德。你兄长是当今天子跟前的红人不假,他又护得你几时?当今天子的姐姐,修成君的儿子犯法,不照样被陛下下令斩了,你难道就能大过天去?你无视汉律,马踏九市,伤及平民百姓,罪不在小。在下虽是区区一介小吏,但法之所在,亦不容情!左右,将李广利拿下!”



左右差役奉命抓住李广利及其随从,李广利又气又恨,他一面跺脚挣扎,一面破口大骂:“瞎了狗眼的!竟然绑你李二爷,小心你的脑袋!京兆尹那里说一句话,二爷我明儿就走在街上给你看!”



小吏淡淡一笑,蔑视道:“放不放人是在上位者的事,抓不抓人则是下位行走者之责!”言罢,挥挥手,示意手下人将骂骂咧咧的李广利一伙押走。他再向仆多及众人拱拱手,便跟着去了。



民众对这一结局颇感满意,但又担心那小吏要为此事吃亏,因之大家都没有散去,就在原地议论纷纷。在议论间,有人提到小吏方才所说的修成君儿子一事。原来,刘彻之母王太后入宫前,曾嫁过一个姓金的民间男子,并与那男子生有一个女儿,名叫金俗。后来刘彻做了皇帝,懂得此事,在其男宠韩嫣的帮助下,亲自将这个失落于民间的姐姐接回未央宫,令一家子团聚。因金俗非刘姓皇裔,不能取得公主称号,刘彻便将她封为修成君,替她修造邸府,置办良田,恩遇有加。不料,金俗的儿子仗着有个皇帝舅舅,在长安为非作歹,欺凌百姓;最后,刘彻大义灭亲,依汉律将外甥处死。众人一面念叨往事,一面拿修成君与李延年比较:都觉得李延年以一宦者的身份,能击败未央宫内的万名女子,硬生生的自王夫人手中抢得帝王之爱,自是心思非常,手段非常——只怕这样一来,那小吏便是鸡蛋碰石头,会被整得更惨!他丢官是小,只怕还有性命之忧!仆多本来就对那位素不相识的小吏心生敬意,现听罢众人的话,更感念他不畏强暴,有法依法,秉直断事,便在心中打定注意:一但他真的受难,就请骠骑将军出面搭救。



想毕,他惦念那素袍女子,忙撇开众人,寻她而去。待他找到她时,却见她躺在地上,裙袍已被橹起,露出白嫩的腿,一个蒙着布帕的女子——花蕾正在给心她治伤。仆多慌了,忙操着不标准的汉语道:“姑娘,你怎么了?”素袍女子未及搭话,边上扶着她的婢女便白了仆多一眼,抢白道:“都是托你这个大英雄的福,我家姑娘的腿给弄折了!”


仆多的脸“唰”的一下全白了,脚先哆嗦,后一软,不由自主的跪下身子。他又是心痛,又是惶惑,颤着嗓门,愧疚不堪的道:“姑娘,我,我——”



那素袍女子忍住痛,勉强露出笑脸,温和的道:“英雄快别如此!别听小水胡说!小女子还未谢过你的救命之恩呢!”说罢,她动了一下身子,努力想向仆多致谢。花蕾赶紧按住她,道:“姐姐别动,就看这一下了!”那婢女亦紧紧扶住主人的肩,不服气的撅起嘴,道:“姑娘,小水怎么胡说了?见过英雄救难的,可没见过这么救美的!救人就救呗,怎么倒把别人腿给压折了!”



素袍女子见自己的婢女直言快嘴,生怕她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急了,发狠道:“小水!你再胡说,回去看不罚你!”那小水见主人真动怒了,不得不闭上嘴,但她眼没闲着,又狠狠的白了仆多一眼!彼时,仆多根本不敢看人,心头的那个难受和愧疚,使他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地上!他明明是想救这姑娘的,谁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把她给弄折了腿——这还不如让他自己折了腿!仆多啊仆多,你怎么就这般粗鲁!看看人家方才受的惊,你还嫌不够吗?仆多越想越恨自己,突然,他举起手,“啪”“啪”“啪”的就打了自己几个耳光。仆多的举动把三个女子都吓呆了,还是花蕾最先反应过来,她知道他的心意,便柔声宽慰道:“侯爷,没事的。民女这就给姐姐接好。”言罢,只见花蕾的两只小手灵活的拿捏几下,稍一用劲,但听见一声轻响,素袍女子痛得皱起眉头——就这功夫,折了的腿便接好了。



仆多感激的看着花蕾,兀自谢个不停。他现在一门心思全在素袍女子的身上,倒没想过要问问花蕾——她如何便知道自己是侯爷;那素袍女子亦未注意到这一点,只管仰起头来,感激的道:“妹妹好医术,多谢妹妹费心。”



花蕾笑曰:“民女不过是跟父亲学得点皮毛,姐姐过奖了。”说罢,她站起来,看着傻傻的仆多,不由得对他多了一份好感:这个官爷确实粗犷鲁莽,但其意深浓,其情真挚,倒是个憨厚可爱之人。再说他方才挺身而出,制服歹人,可见亦是个敢作敢为的硬汉子。花蕾萌生出要暗助仆多的心思,但见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笑盈盈的道:“侯爷,这位姐姐的腿虽然不碍事了,但是还不能行走,你看——”



仆多这回一点便开窍,忙道:“我来送姑娘回去!”



那素袍女子红了脸,拒绝道:“不用费心。我和小水自己能回去。”她看小水一眼,示意婢女帮腔。哪知小水眼皮一翻,道:“姑娘,马车在那一头呢!难道姑娘是要小水背着你走过去——哎哟,这位姐姐,你快给看看,小水的腰好像给闪到了!”小水话未说完,便一手扶在腰间,装模作样的哼唧。素袍女子见婢女撒娇装痴,明是要赖定仆多,不由得又气又窘,待要责备婢女,却见花蕾机敏的绕到小水背后,一面很配合的给她搓腰,一面煞有介事的道:“哎哟哟,小水姐姐的腰伤得不轻啊!侯爷,还是你送姐姐回家吧。”



仆多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按下心头的激动,恭恭敬敬的给素袍女子施礼,道:“姑娘,得罪了。”事已至此,素袍女子还能说啥,只得点头呗。走之前,素袍女子对花蕾道:“妹妹,今日多谢你相救,可还没请教你的高姓大名呢。”如果没有仆多在场,花蕾会毫不犹豫的报上自己的姓名,但是此刻不得不有所忌顾,她不便明言,只道:“姐姐,萍水相逢,不知道姓名也罢。若真有缘,自然再见。”那姑娘自花蕾口气里听出一丝顾虑,猜测她大约有难言之隐,便也不强求,柔声道:“好吧。妹妹日后若是有事,只管来平津侯府,找我公孙玥便可。”到此时,花蕾和仆多才知道她是已故丞相公孙弘的家眷。公孙弘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儒学丞相,其就高位,标志着儒学在汉代统治地位的确立。他力主中央专为博士设置定员,以儒学授徒;并年考月课,择优授官,使儒学迅速普及开来,也使儒生获得实惠。如果说董仲舒对策在理论上为儒学的推行扫平了道路,那么具体实施,却是公孙弘为相期间完成的。不过,因公孙弘老年为官,深谙官场之道,为人猜疑嫉妒,有打击报复别人的毛病,所以在享有“贤相”名声的同时,又被视为善谀者。因他生前对大汉有功,被刘彻封为平津侯。他于今年三月份病逝后,爵位由其儿子继承——眼前此女,估计是公孙弘的孙女。这一来,仆多愈加小心,他恭敬的抱起公孙玥,那派温柔和谨慎,就像抱着天下最昂贵的宝物一般。在小水的指点下,他大步向公孙家马车所在处走去。



看着他们的背影没于人丛,花蕾这才往回走。先前,她说服柳妈和陈福,让柳妈看菜,她则和陈福一快救助那些被马踏伤的人。花蕾的医术固然算不上高明,但是跟在继父身边的日子里,学会了如何借饮食来调养身子,也学会了医治普通的跌打损伤以及伤风着凉等小病。因而在给公孙玥接骨前,她是先替其他伤者查看伤势,陈福则依她的要求到药铺讨药,然后再给伤者上药包扎。且不说众人对花蕾的千恩万谢,单是那陈福,他觉得自己对花蕾的了解又多了一些。现下,他见花蕾走近,愈发为花蕾的善良所动,他一面有些羞涩,一面又忍不住喜滋滋的道:“花蕾,今儿咱们真默契,就像一家人。”花蕾知道陈福话中有话,虽说她已经明白无误的拒绝过了,但就是断不了他的念头。因而此刻只能装出不在意的样子,道:“陈大哥,咱们耽搁的够久了,快回去吧。”



陈福还沉侵在快乐中,对他而言,花蕾的话不啻于圣旨。于是他忙殷切的将花蕾扶上车,次后再跳上马背,吆喝一声,长鞭一甩,马车便一溜烟的驶出集市的路口,往宽阔的官道上奔去。就在马车“哒哒”的奔驰在供平民行走的官道上时,花蕾看见一骑军骑从对面急速飞奔而来。路两边的民众车辆纷纷让道,就在那军骑自花蕾等人身边一闪而过的同时,花蕾看到他的背上背着个赤白囊(就是红白两色的布袋子),不由得脸色微变。原来在汉代,一但边关告急,边境守将即将告急文书装在这赤白囊中,由士兵捆在身上飞马传递,运送于京城,向皇帝禀报。花蕾目送那军骑远去,心颤悠悠的吊着,她惴惴不安的猜测:是不是匈奴人又来犯边了?那样的话,只怕他又不得喘息,又要奔波劳累了……



忽然,花蕾吃惊的睁大眼——即便是隔着十余丈远,要越过一个个晃动的脑袋,她依然能肯定,那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身影就是朝思暮念的他!



是的,那个勒住马,回望着身后的人正是霍去病。他还没来得及出城,便和花蕾一样,看见了相同的情形。他丝毫没有犹豫,立刻拨转马头,追着那报信的使者,朝未央宫奔去。在他与她错身而过的时刻,他完全没想到,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那双他惦念了无数个日夜的美丽眼眸,正满怀关切的仰望着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