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二章 征服山南高卢 10、退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3/


“马尔库斯……马尔库斯……勇敢点……你是坚强的战士……罗马的兴衰在你手中……快醒醒,不要在再沉睡了……”马尔库斯在朦胧中似乎看见了自己已故多年的双亲。

“妈妈……爸爸……你们为何把我一个人留在世上……如今我已经战死了……我可以来陪你们了……”马尔库斯轻轻呼唤道。

“马尔库斯……马尔库斯……你为何这么忍心把我抛下,你的阵亡让我痛不欲生……我曾坚信罗马的神明将使你凯旋而归,我也将为你守侯……直到永远!”马尔库斯眼前又出现了哭泣的朱丽娅,她还是那样楚楚动人。马尔库斯想喊她的名字,可嗓子像哑了一样,发不出一点声音。

“马尔库斯……马尔库斯……你终于停止残忍的杀戮了……你知道吗?每个阵亡军人的背后,都有无数人为你哭泣,为他难过……马尔库斯,你阵亡了……一切都解脱了,来吧,和我一起去天国吧……”马尔库斯眼前一晃,竟然出现了波利奥,他还是那样温文而雅,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放到马尔库斯面前,马尔库斯慢慢地将手放到他的手心里……


好疼啊!马尔库斯突然被一阵剧烈的疼痛刺醒了。一旁的威克多满脸愤怒地对军医官说:“咳,我说尊贵的先生,你能不能我们长官轻点,你再这样蛮干,我就要揍你了!”

“闭嘴!威克多”是昆特斯,他一脸严肃地说道:“你懂治疗吗?别在这里胡闹了,哦……马尔库斯长官醒了,你去给长官弄点吃的吧。”威克多只得怏怏走出了帐篷。昆特斯又转头对军医官说:“大夫,多用好药,卡西乌斯将军说了,多贵也没关系!重要的是千万不要让我们留下什么残疾。”

马尔库斯吃力地想要爬起来,军医官一把按住他说:“别动,百夫长马尔库斯,众神保佑,这一箭没有刺中你的心脏。这几天你还是老老实实躺着吧,伤口要是裂开化脓就麻烦了。”昆特斯也在一旁连声道:“对啊,对啊。马尔库斯长官,你快点好起来吧,弟兄们还在等着你带他们打到高卢人的老窝呢!”

马尔库斯大脑胀的厉害,只记得自己被流箭所伤昏了过去,就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对了,高卢人呢?波河守住了吗?”

“长官,我们赢了!彻底赢了……”端着大盘面包和熟肉的威克多一进来就大声叫嚷着,“你还不知道吧,长官,你刚昏迷,第四军团的弩炮就打过来了……高卢人在第四军团的猛烈打击下溃不成军,再加上我们一反击,他们落荒而逃了。”

昆特斯白了他一眼,又道:“盖乌斯将军并没有率全部兵力攻打米兰,他分出一半兵力驰援我们,几乎和第四军团同时抵达,哈哈,北岸的高卢人也溃败了,被我们的骑兵像猎杀小动物一样追赶……现在我们就在米兰城下!”

没料到高卢人的最后一搏结果却是功亏一篑,马尔库斯叹了口气,又问的道:“米兰还没攻下来吗?”威克多不等昆特斯开口,抢先说道:“对啊,米兰城高墙厚,比帕多瓦难打多了!有几千高卢残兵缩在城里不出来,执政官就下令建造攻城器械,每日不断用弩炮和投石弩轰击城邑……哈哈,长官,用不了几天,我们就可以在米兰城里楼着高卢小妞喝酒了……”

米兰现在只是一座孤城,没有援军再会来解救,它的失陷只剩下时间问题。当冬天到来的时候,整个内高卢战事就会结束,士兵们这次的服役期也到此为止。“可以回家了!”马尔库斯太想听到这句话了。

“长官,你一定饿了吧?快吃点吧。”昆特斯端过食物,小心地放到马尔库斯跟前。军医官这时也替马尔库斯上完药包扎好了,“这几天还是不要随便走动,也不要喝酒。你的体质很好,过个十天半个月就会痊愈的,三天后我再来给你换药吧。”

送走军医官,马尔库斯在昆特斯的扶持下坐了起来,抓起起盘里切成片的熟肉,就往嘴里送。说真的,马尔库斯还真饿了,现在他面前就算有一头大肥猪他也吞的下。

“咦?这是什么肉,这么特别!”马尔库斯嚼了半天,才尝到这肉他从没吃过,不过味道好象有点熟悉。

威克多急忙道:“长官,这可是牛肉啊!弗拉维斯大人特意赏给我们大队的。我们挑了最肥嫩的给你……”

牛肉在罗马属于奢侈品,吃得最多的是猪肉,穷人则多吃山羊肉。一般人只有在祭祀后,才能吃上祭祀用的牛肉,而且内脏要先分给祭司。马尔库斯这才依稀记得,小时候喝过牛肉的汤。

“对了,长官,”昆特斯忽然想起什么来,“在你昏迷的时候,弗拉维斯大人曾经来看望过你,并当在着将官的面,称赞你是波河战役的英雄——第一军团最勇敢的战士!”

堂堂罗马执政官竟然来看望我这个小人物,马尔库斯觉得真是难以置信。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尽快养好伤,等攻克米兰后,选择退役吧。


昆特斯对马尔库斯的态度明显改善了许多,现在他越来越尊重马尔库斯了。在马尔库斯养伤的这段日子里,昆特斯作为代理百夫长管理着队中的一切事物。威克多则成了马尔库斯身边专职的勤务兵,一刻不离地照料着马尔库斯的衣食。

就在马尔库斯刚能够下床走路的那天,罗马大军对米兰的最后攻击开始了。由此,马尔库斯见到了他出生以来最为壮观、震撼的画面。

数十架投石车被推到城外高坡上。一瞬间,火光破空划过,几十个火团经投石车的猛烈抛射砸向米兰城头。经过连日的轰击,米兰的城墙早已破损不堪,现又受到火团强烈的撞击,墙体立时开裂,碎石块纷纷扬扬落下。其中有一些火团甚至越过城墙,直接落入城内。没多久,一股股浓烟夹杂着火光从城内升起,隐约可以听到痛苦的哀号和凄惨的哭喊声。投石车的每一次抛射都会引发罗马士兵们的欢呼声,高卢人的士气早已瓦解,胜利就在眼前,还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呢?

马尔库斯所在的第一军团因为在波河战役中伤亡惨重,整个军团加联合军团也不到三千人,所以被作为预备部队放到了后方,并没有直接参与攻城。眼望着第一军团和第四军团的士兵,推着破城槌和攻城塔一步步靠近城墙,真是又气又急,可有毫无办法。

为了不误伤友军,投石车停止了抛射。但见城头上高卢人的弓箭射出的箭矢稀稀拉拉,根本对罗马军团的进攻构不成威胁。不久,攻城塔靠上了城墙,随着塔顶吊门一放,早已守侯在塔顶的几十个罗马士兵一拥而上,转眼间便全部等上城头,并占据了一段城墙。防守城墙的高卢士兵根本不是罗马士兵的对手,稍稍一接触就全部溃散。城下的攻城槌也抵近了目标,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逐渐扭曲的城门……

没想到高卢人的抵抗出奇的微弱。以一座孤城不满五千兵力对抗两万余精锐罗马军团,气势上就输了一截。连日的轰击、抛射又击垮了高卢人仅剩的那一点点脆弱信心。外高卢已经抛弃了他们,当城门被撞倒,几千罗马士兵蜂拥而入的时候,米兰的高卢军民选择了投降。

“哦——第二军团的小子们发财了!”威克多喊着,“他们有两天时间搜集城里任何值钱的东西。”

马尔库斯悄悄闭上了眼睛,帕多瓦的一幕又在脑海里浮现。不过这次罗马人的手段稍微仁慈了一点,弗拉维斯规定每个进城的官兵可以自由活动两天,但不禁止随意屠杀平民,自然,除了胆敢反抗的高卢人要被就地处决外,疯狂的抢掠与“合法”的强奸也是禁止不了的。

米兰在环地中海地区,素有“工匠之城”的美誉,城中工匠技艺精湛,以制作精美的手工艺品和华丽坚硬的甲胄著称海外。所以弗拉维斯禁止士兵们肆意的屠杀,他要将城中所有的工匠都带回罗马去,为罗马的强大繁盛服务。

第一军团踏进米兰城已是晚上,自然没有什么好东西留给他们了。城中店铺、住宅、金库、市场……能抢的都已经被洗劫一空,昆特斯他们逛了大半夜,什么好东西也没捞到,骂骂咧咧地回到宿营地。营地内的大部分士兵都回来了,没回来的估计准又爬到不知哪个高卢女人的床上去了。

马尔库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营帐里写着申请退役的文稿。统帅弗拉维斯通告全军:第一和第二军团的官兵至月底结束服役期,但元老院决议要留下一个常备军团驻守山南高卢,以防止内高卢人的突然反叛。因此,执政官及军团最高指挥部希望一部分士兵能留下来,考虑到罗马公民参军是没有薪金的,尤利乌斯家族愿意从家族金库中拿出一部分资金,作为这个常备军团的薪金,以解决军团官兵和他的家人的生活问题。

现在马尔库斯什么也不想要,“我只想回家,回到罗马去,回到朱丽娅的身边……”


“什么?长官,你要退役?”威克多惊讶地说道。马尔库斯点点头,继续收拾着自己的行装。

“长官,我……我们都以为你会留下来,弗拉维斯大人和卡西乌斯将军都很看重你……”

“他们看中我的是我杀人的技巧,我不想再见到鲜血了……更不愿意看到战友们一个个地倒下。”马尔库斯说话间想起了波利奥,眼泪禁不住在眼眶里打转,该怎么向他的父母交代呢?

“马尔库斯长官——”昆特斯从帐门外探进头,说道:“外面有个卡西乌斯将军的亲兵……将军要见你!”

马尔库斯只好放下手里的行装,走了出去。经过昆特斯身边的时候,昆特斯悄悄凑到他耳边说:“是关于你打算退役的事。”马尔库斯心中一惊,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马尔库斯……”卡西乌斯翻阅着军机文档,用低沉的声音问:“我最勇猛的百夫长,你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吗?”

马尔库斯一早就看到了卡西乌斯手边的羊皮纸,那是自己写的退役申请书。

“将军,是关于我的退役申请吗?”

“马尔库斯,我很失望!”卡西乌斯放下手里的文件,按着马尔库斯的退役申请书,说道:“我一直认为你是罗马最英勇最忠诚的战士……但是现在,你却要选择退役……马尔库斯,你还很年轻,这么早就退役,不觉的可惜吗?”

马尔库斯道:“将军,感谢您和您父亲对我的重视……但是退役是我的选择,我很想回家去!”

“你的离开会带动一批人的,马尔库斯,我不想看到这样!你必须要留下,山南高卢马上要设置为罗马的一个北方行省,你将出任行省常备军团第一百夫长的职位,马尔库斯,为了罗马……你留下来吧!”卡西乌斯眼中充满了期待。

“军团第一百夫长”是军团第一大队一等百人队长,位阶是所有军团百夫长里最高的,遇大事可绕过军团副帅和几名军团长,直接向军团指挥官报告。历来只有战功赫赫或是由元老院推荐的人才能成为“军团第一百夫长”。获次殊容的人都将是对他荣誉、勇气和忠诚的肯定。

马尔库斯脑中剧烈挣扎了一番,最后说:“将军……自在亚雷提恩受训以来,已经大半年了。罗马公民法规定:每个公民兵的一个服役期为六个月。将军……我已经超期服役了,我觉的我是时候回家了。”

卡西乌斯脸上写满了失望,就在他准备往马尔库斯申请书上,打上退役证明的时候,一个清瘦优雅的身影走进门来,门外卫兵大声喊道:“罗马执政官大人到!”

卡西乌斯和马尔库斯都是一怔,继而向弗拉维斯行军礼。

“呵呵,我亲爱的儿子,不用多礼。你这里的环境还在真不错,恩……希腊式的建筑,很有艺术感!”弗拉维斯一进来就四处打量。

卡西乌斯上前与自己的父亲拥抱了一下,说道:“这里原来是一个高卢富翁的私宅,这个富翁酷爱希腊文化,就请了希腊工人造了这所房子,现在这个高卢富翁逃到外高卢去了,我一见这里环境很清净,就把军团指挥所按在这了。”

“什么时候你也变得和你弟弟路奇乌斯一样有艺术感了?”弗拉维斯笑道,“哦,你正在召见部下……这不是波河战役的英雄——马尔库斯吗?”

“谢谢大人的称赞,第一军团每个人都是英雄!”马尔库斯挺胸昂头,很有气势地说。

“只是这位英雄却选择解甲归田……”卡西乌斯无奈地说,取过马尔库斯的退役申请书交到弗拉维斯手里。弗拉维斯看了看,又望了望马尔库斯,“我已经宣布——每个留下来的官兵都有获得一笔数目不菲的薪金,难道你觉的不够?”

“不是钱的问题,大人。”马尔库斯说,“我已经完成了服役期任务,我觉的应该回家了。”

“那是军阶的问题?”

“不,不,大人……卡西乌斯将军许诺给我军团第一百夫长的职位,这已经是一个公民兵最高的荣耀了。”

弗拉维斯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我应该给你回家的权利……”

“谢谢大人!”马尔库斯高兴地又行了个军礼。

“父亲……”卡西乌斯急道,弗拉维斯示意他不要说话,“马尔库斯,你能回答我几格外问题吗?”

马尔库斯一诧,随即道:“可以,大人,您随便问。”

“你为什么来参军?”

“我……”马尔库斯想了一下,说道:“为了金钱和荣誉……也为了对某人的承诺!”

“那这些你都做到了吗?”

“我获得了极高的荣誉,也有了少许的金钱,至于对那个人的承诺,我想我以后会实现的。”

“呵呵,是对一个美丽姑娘的承诺吧?让我猜猜……你一定是想取她为妻,然后令她永远幸福快乐。”弗拉维斯坐在椅子上,轻盈地笑道。

马尔库斯脸有些红,“是的,大人。我从小的愿望就是‘为罗马征战!’我也想通过参军让自己的是生活能变地好点……也让我觉地更配的上她。”

弗拉维斯突然变地严肃起来,“你觉得退役后能干什么?”

“我……”马尔库斯一时语塞,他的确没想过退役后靠什么生活。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参军前是罗马一家面包店的伙计,你想退役后还去烤面包吗,马尔库斯?”

马尔库斯脸更红了,吞吞吐吐地说:“我想我……可以利用我军团百夫长的名号……去做……去做有钱人的保镖……还可以被商队雇佣,保护他们运输的货物……”

“去做那些满身铜臭人的打手、保镖?马尔库斯,你这是对神圣罗马军团的污辱!”卡西乌斯十分生气的说。

弗拉维斯继续用马尔库斯难以捉摸的表情说道:“你认为你能胜任这些工作吗?那些人可都是要心狠手辣的啊!而且没有一点势力背景也是做不长的。”

“我在战场上杀敌,从不眨眼!”马尔库斯道。

“你连一个高卢奸细也不忍心杀死,还谈什么‘杀人不眨眼’?”弗拉维斯正色道:“在战场上,你确是英勇无比,杀人无数……但你一下战场,就变地像羊羔那么温顺……竟然放走了一个高卢奸细,哦,就是卡西乌斯赏给你做奴隶的那个高卢男孩。”

马尔库斯刚想争辩几句,卡西乌斯压低声音,用很重的口气说:“可能你并不知道,在波河战役时,有人看见了那个高卢男孩,就是他指引外高卢大军攻击我们……马尔库斯,你这是严重的渎职罪,你要为第一军团阵亡的七千将士负责!”

“还有为你最亲密的朋友波利奥负责!没有你的一念之仁,他或许不会死。”弗拉维斯也低声道。

马尔库斯痛苦的抱住头,蹲在地上,情绪越来越接近崩溃,“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放松点,马尔库斯,”弗拉维斯微微笑着,“这没什么,每个人都会犯错误。况且我也没有把这件事上报给元老院,呵呵,你不会被取消公民资格,更不会被钉在十字架上。”

卡西乌斯上前抚着马尔库斯的头说:“马尔库斯,我和父亲都很看好你,你会成为一个出色的罗马将军的!留下吧,马尔库斯——如今罗马和迦太基为了地中海的控制权,两国关系极度恶化!现已到了箭拔弩张的地步,马尔库斯——罗马和迦太基就要爆发战争了!你从小的愿望不是‘为罗马征战’吗?现在机会又来了,迦太基远比高卢要强大得多,这一战,将和特洛伊战争一样……永载史册!你的名字也会让后人永远记住你……”

马尔库斯没有回答,他知道自己的宿命不可更改,他只有默默地流泪。

弗拉维斯将他的退役申请书扔进火盆中,轻轻说道:“马尔库斯……第一军团需要你,尤利乌斯家族需要你,整个罗马也需要你……”


(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