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二章 征服山南高卢 9、血战波河(五)

md745839 收藏 0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3/


夜空中的波河宛如一条银色的纽带,蜿蜒穿越山南高卢流入地中海。今天是满月之日,卡西乌斯无暇欣赏这优美的月色,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拖着疲累地身躯巡视完各中队的防御工事后,回到营帐内又思虑着明日的防御策略。

第一军团在帕多瓦留守的部队,包括配属的联合军团,已经全部调派过来了。经过连日血战,双方都付出了惨重代价。南岸的高卢军队必是外高卢援军无疑,人数至少三倍于第一军团,他们通过桥面强攻,划船偷袭以及重新架桥,都被北岸的第一军团一一击退。五千以上的高卢人命陨于波河,而第一军团也已经伤亡过半。对于漫长的河岸线,他们防守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第四军团——第四军团你到底在哪里……”卡西乌斯紧锁眉头,一遍又一遍呼唤着。

按照行程,第四军团早该在两天以前就到了,难道他们在路上遭到高卢人的伏击?卡西乌斯想想又摇摇头,外高卢军队根本不知道我们有援军赶来,就算偶然侦察到,第四军团加上联合军团近万人,其中又以经验丰富的老兵居多,他们足可以击败比自己多一倍的敌人。

卡西乌斯可能想破了头也无法猜到第四军团为何迟迟不到的原因。罗马元老院为该不该扩大山南高卢战事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争论,元老院议政厅里三百个唠叨迂腐的老头,就为了这个可有可无的议案而整整争吵了三天。幸好前线统帅弗拉维斯及时赶回罗马,一番激昂的演说,再加上对一些议员私下的承诺之后,这个十万火急的议案终于通过。弗拉维斯立刻亲率第四军团北上。

正如卡西乌斯所料,高卢人对第四军团进行了伏击,但问题不大,第四军团也许不是罗马最能征善战的军团,但绝对是最勇猛稳健的军团。面队高卢军队的突然袭击,他们并不惊慌,在弗拉维斯的指挥下沉着应战。经过几次较大规模的激战后,打开了通往波河的道路。


“将军,将军……敌军……敌军在我们后方出现了!”一名卫兵突然闯进来报告,强作的镇定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惶恐。

卡西乌斯脑中立时一片空白,不可能……不可能!高卢人难不成已经渡过波河了?可为什么散布出去的哨兵一点都没有察觉?是米兰守军,一定是米兰的高卢守军,只有他们才可能在我们背后出现。

沉寂的军营片刻变地沸腾起来,连日的苦战使每个士兵脸上都露出疲惫。军团里的很多战友已经光荣牺牲了,现在幸存的人又腹背受敌,处境十分险恶。不少人在做着最后的祷告,普鲁通(罗马冥神)似乎正在天空中注视着这些悲壮的罗马人。

马尔库斯的百人队还剩下四十五人,看着他们静默无声的样子,马尔库斯明白最后的时刻就快到了,高卢人最迟天明就会在两岸同时发起总攻。到时候,除了死战到底还能做什么?投降是一个罗马军人无法接受的耻辱,他的灵魂和肉体会受到罗马众神的唾弃。

从米兰城而来的高卢军队从三面围住了罗马军营,数不清的火把在营地的防御工事外围晃动,不时有几支火箭射入罗马军营。南岸的外高卢大军这时也出现了一阵骚动,战马嘶鸣声,兵器碰擦声,士兵呼唤声,将领的怒斥声,此起彼浮。很明显,两岸的高卢军队都在做在着最后的准备,等到天明对罗马人的决战。

“马尔库斯,带上你的人守住桥头,一旦发现高卢人过桥就立即烧毁木桥,一定要拖延两岸高卢军队汇合的时间……桑提克斯,骑上我的马,趁包围还没合拢前,赶去帕多瓦,请盖乌斯将军立即带兵攻打米兰!”卡西乌斯忧心忡忡的下着命令。高卢两军会合只剩下时间问题了,他们完全可以在别处架桥会师,现在他们把第一军团围在中间,目的就是铲除干净这些碍手碍脚的敌人,现在第一军团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卡西乌斯预感到,第四军团就快到了。

希望米兰来的敌军在听到城市被围后能马上退兵!卡西乌斯同时希望马略的第二军团能创造奇迹,一举拿下米兰,那将是罗马对内高卢战争的全胜。几万高卢大军,没有了坚固城市作为的支撑点,他们还能干什么?他们没有支援,没有物资供应,城市攻坚又不擅长,除了等死或沦为盗匪,他们就只有撤往外高卢一条路了。

桑提克斯单人独骑,瞅准正北面两队高卢骑兵的空隙闯了过去,消失在深沉的夜色中。高卢人发觉了这名敌军骑兵,立即有几十个高卢轻骑兵追了上去。卡西乌斯和第一军团的官兵们默默为桑提克斯祈祷,万能的朱庇特啊,千万不要让如此勇敢的人就这样离我们而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东方的红日逐渐升起。高卢人进攻的号角吹响了。波河北岸,数千高卢军队以步兵为先,骑兵两翼掩护,从三面猛攻罗马军营的环形外围工事。罗马士兵知道次战一旦失败,就意味着死亡,所以他们抱着拼死一战的决心战斗得相当顽强,标枪、短矛、弩箭不断从防御工事和堑壕里投射出去,给冲锋的高卢士兵以重大杀伤……波河南岸,上千个在一夜之间赶制的简易木筏被放入河中,一万高卢重盔战士和精锐剑士,迫不及待地划着这些危险的摆渡工具杀来,另有大批的狂热战士踏上木桥,他们是高卢最凶悍部落里的勇士,他们拍打着自己,大口喝着酒,吟颂着战神诗歌进入狂热状态……

决战时刻到了,高卢人派出了最精锐的部队,他们的处境远比第一军团更凶险,罗马援军逼近的消息让他们坐立不安,没有时间再僵持了。如果战败,他们就会被分割消灭,整个山南高卢的人民就会成为罗马铁腕下的奴隶;而罗马战败,他们不过是牺牲一两个军团的士兵,和丢掉几乎到手的山南高卢。

“啊!”马尔库斯大吼着顶在桥上最前头,数不清的箭矢和标枪从他头顶飞过,面前高卢狂热战士锋利的长剑,连续地击砍在他的盾牌上。

鲜血再次在马尔库斯脚下流淌,直此危急时刻,马尔库斯想着为军团奋战,为罗马尽忠,还有为波利奥的死难复仇。波利奥的离开让他悲痛万分,尽管没看到波利奥的尸首,马尔库斯总抱着幻想他能死里逃生。可波河上无数的尸体漂向下游,进入海洋还能有存活的机会吗?

“咣!”高卢狂热战士凶猛地用六角长盾撞击马尔库斯,企图迫使马尔库斯后退。马尔库斯异常冷静,看准破绽,重心猛一沉,一剑削过对方的脚踝,这个高卢狂热战士嗷嗷惨叫,被马尔库斯一脚踢下波河。

“兄弟们,用不着害怕,高卢人已经开始虚弱了……再坚持一会儿,援军就要到了——胜利就在眼前!”马尔库斯一面不断激励着与他一起并肩作战的士兵,一面叫威克多准备好火把和干草。仅靠他们几十个人的力量是顶不了多久的,一旦被突破,马尔库斯决定与桥共存亡。

马尔库斯旁边的昆特斯,他是队伍里经验最丰富的老兵,此时两人屏弃前嫌,相互协作,共同抗击高卢人。一时间,竟没让高卢狂热战士越过桥中央一步。

第一军团(含联合军团)仅余的5000官兵在两万余高卢精兵的猛攻下苦苦支撑。残酷的战斗持续了一上午,又有一千罗马士兵长眠于波河河岸,而更多的高卢人也倒在了罗马人的刀剑标枪之下。

惨烈的战斗还在持续,就连卡西乌斯身边的二十名护卫奇兵也被派往河岸抵挡高卢人的强攻。卡西乌斯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披着猩红醒目的斗篷,徒步穿梭在前线的罗马士兵间,他的每次出现,都给了士兵们极大鼓舞,高卢人的进攻一次又一次的被打退了。

这是一场毅力和勇气的较量,高卢元帅幻想着罗马人士气的全面崩溃,而罗马官兵则期待着第四军团……


“长官,你受伤了……”昆特斯靠着马尔库斯,一脸紧张地说道。确实,马尔库斯不慎被一支利箭伤了左肩,使他的左手难以用上劲。马尔库斯将开裂的盾牌甩下河,只用又手执着短剑,圆睁着血红的上目,怒视着敌人。鲜血不停的从他伤口处渗出,一滴接一滴流到了已被血色染红的桥面上。

高卢人被震住了,眼中明显带着恐惧。这是人吗?凡人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体力和毅力?他不是人,他是神,被罗马战神的灵魂附体的战神!

高卢人不敢靠前,但标枪和箭矢仍不断招呼马尔库斯等。马尔库斯在没有盾牌的保护下勉强击落了几杆标枪,但一支流箭穿过他挥舞的短剑,射入了他的右胸。马尔库斯急步向后倒去,被昆特斯牢牢抱住。

“快点火烧桥……”马尔库斯再也支持不住了,几乎在昏阙的状态下说完便不省人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