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二十六回 张辽的反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二十六回 张辽的反击


并州兵受到三面夹击,很快就溃不成军,向正西蜂拥而去。这下子可苦了在大阵后面列阵的吕布,现在就算吕布想投入战斗,也根本无法穿过己方溃败的大队人马。

吕布到也当机立断,下令自己的骑兵立刻掉头撤退。虽然吕布所部骑兵早就接到指示,时刻准备着撤退,但是吕布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杨如此不堪一击,因此,后队难免被乱军波及,混在一起,撤退速度受到了影响。

吕布虽然对张杨不够仁义,对自己这些家底却很重视,自己亲自断后。看到张杨的部属乱作一团,吕布立刻勃然大怒。虽然吕布的战斗力还没有恢复,依然挥动画戟,把跑在最前面的并州兵挑飞了几个。

并州兵心中,把吕布当作天神一样膜拜,不料吕布居然对自己人下此黑手,大惊之下,随即向两侧散开,不敢再冲击己方骑兵的阵式。这样一来,并州大军的溃退之势立刻更加混乱,中间的通道更不顺畅,两侧更为拥挤不堪。

张杨在亲兵的护卫下,和乱军一起退向后方,正好亲眼目睹了吕布对自己的士卒下手。张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也不能相信,吕布不但不帮助自己,反而对自己人如此下手。张杨本来还想上去和吕布理论理论,但是,他看着吕布充满杀气的眼睛,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心上升,再也不敢上前,催马绕道而行。

吕布杀了十几个人,虽然拦住了溃军,但自己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张辽一直紧紧跟随着吕布,见状道:“将军请先行一步,辽愿为将军殿后!”

吕布狠狠看了张辽一眼,只见张辽满脸真诚。这时的吕布,还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生怕张辽借此良机对自己下手,见张辽毫无动手的意思,这才不发一语,拨马就走。张辽这次追随吕布出征,多次让吕布不满,这次更看出了吕布面临困境,吕布是个自高自大的匹夫,对于张辽这种人才,实在不能忍受。吕布现在必须要倚重张辽退敌,当然不能说什么,心里却打起了过河拆桥的龌龊念头。

在远处高台上,亲临现场指挥的陆军总司令赵云元帅通过望远镜观察到吕布已经开始撤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下令司号员传令,让全军继续进攻,尽量杀伤敌人。

这时,两翼的轻骑兵的箭已经基本耗尽了,听到冲锋号声,立刻向中央聚拢,加入到肉搏战中。

吕布走后,张辽继续拦阻住溃散的并州兵,保证骑兵正常退却后,也迅速加入到撤退的行列。张辽退去后,并州兵才得到了正面通道,中间的人马得以顺利逃脱。两翼的溃兵则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在陆军骑兵和步兵的打击下苟延残喘,能跑掉的实属命大。

由于杨修毕竟是文官,无法亲自率队出击,北线的作战只能由师长一级的指挥官负责。其中,一个师的前进速度有些过快了,居然追上了张辽。根据事先的布置,除非万不得已,全体部队都被要求尽量避免和吕布所部骑兵交战,可是,由于杀得太顺手了,这位师长早把圆桌会议的决议忘到了九霄云外,下令全师越过并州溃军,向张辽所部骑兵发动了进攻。

事已至此,张辽实际上也不愿意多事,只想赶快撤回并州。可是,断后的部队行动速度有限,被敌军追了上来,也只好返身迎敌。

张辽治军有方,统辖的骑兵真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虽然在撤退中,仍然毫不费力地转换姿态,迅速对追兵发起了反攻。

杨修属下的补充兵,都是从第3军中精选的,本来打算在常山军校受训,临时投入到保卫邯郸的战斗中来。若非这些战士们都还算得上是补充兵中的精华,在张辽组织的卓有成效的反攻中,一定被杀得片甲不留。尽管如此,幸存的战士也受到了永生难忘的教训。

张辽身先士卒,挥动月牙戟,率兵卷杀过来。本来不可一世的陆军轻骑兵在并州铁骑的猝然袭击下,轻敌的错误足以致命,包括师长在内的近千名轻骑兵战死,剩下的轻骑兵抵挡不住,只好后撤。

为了击退敌骑的追击,张辽的骑兵也损失了大约700人。见敌军撤退了,张辽严令部下不得追赶,继续撤退。

后方的赵云和杨修,也通过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幕,对敌军干净漂亮的反击,两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不知道敌将是谁,但从飘扬的“张”字大旗可以得知,领军者肯定不是吕布。赵云和杨修实在是不明白,既然并州阵营中有如此高手,为什么不早点投入战斗。同时,两人也都捏了一把汗,要是此人充分发挥作用,己方难免要吃大亏。想到这里,赵云立刻下令吹号,命令全军停止追击,原地待命,小心敌军反扑。位于后方的弩兵也得到命令,继续跟进,一旦敌军反攻,立即进行阻拦射击。

赵云和杨修多虑了,并州精锐骑兵没有乘胜反攻,而是绝尘而去,留下了被陆军轻骑兵分割阻拦住的战友任人宰割。

形势稳定以后,赵云下令尽快打扫战场,收容投降的俘虏,埋葬并州死者和重伤员,然后带上己方的伤员和尸体,迅速退入邯郸城内。

此战,陆军减员人数达到了6000人,其中大多数是在守卫邯郸中伤亡的第20军的重步兵和弩兵。在最后的歼灭战中,陆军减员只有将近2000人,其中几乎有一半是被张辽的反击所消灭。

张杨从并州带出来足有12万大军,在攻城中损失了几万,在陆军的围歼中又死伤了几万,带回并州的只有5万多人了。吕布所部铁骑除了在反击时损失了几百人以外,根本没有参战,没有其他减员。

陆军的俘虏足有2万以上,令狐翀亲自来到关押俘虏的空地,带领属下军官们挑选其中体格健壮的人,然后把他们集结起来,威逼利诱,让他们投效陆军。绝大多数并州兵都顺从了令狐翀的意志,成为第3军的补充兵。没有被挑选的老弱残兵和伤兵大约有3000人,被暂时关押起来,战后将押送回并州。被选中却决绝投降的,自然不能放回去继续和己方为敌,这几百人被令狐翀毫不犹豫地下令处死。

令狐翀带上18000名暂时没有配发武器的补充兵返回了曲梁市,赵云和杨修则继续留在邯郸市,等待边境上的消息,等到确认并州军离开冀州后再离开。

张杨一路上心惊胆战,既担心敌军从后面追上来,又害怕吕布翻脸不认人,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果然,张杨真是祸不单行,先行撤回并州境内的吕布在并州和冀州边境一带排开了阵式等候张杨。看到张杨接近,吕布派遣手下谋士王楷去见张杨,让张杨让出并州牧的宝座。

王楷见到张杨后,略略施了一礼,趾高气扬地道:“张使君,在下奉吕将军的将令,前来告知使君,请张使君把并州让给吕将军。吕将军保证不伤害您和您的家小,州牧府中的财物、仆人都听凭使君带走。”

张杨呆若木鸡,百感交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

王楷却浮躁得很,见张杨不语,怒道:“你怎么如此糊涂!现下你前有吕将军拦截,后有冀州大军追击,你如果归顺了吕将军,下辈子还可以丰衣足食。你如果抗拒不从,吕将军亲率铁骑冲来,管保让你立刻死在戟下!”

王楷如果温言相劝,张杨走投无路,八成犹豫一阵以后,就会答应归顺吕布,但是,张杨毕竟也是一路诸侯,怎能容忍王楷如此无礼。是可忍,孰不可忍?张杨气往上撞,默默走到王楷身边,突然拉出佩剑,一剑砍在了王楷脖子上。

王楷要害中剑,血如泉涌,一时却不死去,倒在地上,话是说不出来了,只能充满惊异地瞪着张杨,直到咽气也不明白张杨为什么突然来了勇气,竟敢不顾吕布的威势而杀害自己。

张杨扔下佩剑,默默看着王楷在血泊中挣扎。很快,王楷就一动不动了,但双眼仍然睁开着,充满了疑问。

张杨蹲下身,为死不瞑目的王楷合上眼皮,喃喃道:“你要知道,我毕竟是并州牧,是有尊严的,怎么容得你这样胡闹。你如果再世为人的话,一定要吸取这个惨痛教训,学会尊重每一个人,即使是潦倒落魄的人。我告诉你,如果我就这么归顺了吕布,难免被吕布以及你们这些奴才轻视,哪有好日子过。我杀了你,就可以借助你的脑袋告诉吕布,我虽然在冀州失利,也不可能抵挡吕布,但是,我还不是死人!”

说完,张杨发出一阵森森的冷笑,站起身来,下令卫士把王楷的尸体抬出大帐,交给王楷的亲兵带回吕布营中。然后,张杨下令全军进入临战状态,随时小心防范吕布的攻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