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马的水准与皇权的质量

满清的皇帝常常掩不住对前朝同行的鄙视。


康熙就鄙视崇祯,他拿崇祯学骑马的事情来举例。


他说,他小时候听明朝的老太监讲前朝的事情,说起崇祯是如何学骑马的。


很是兴师动众,两人负责牵缰绳,两人负责捧马镫,两人负责扶马鞍,结果皇帝大人刚刚上去,还是被马儿一跑一颠就给摔下来了,于是崇祯勃然大怒,下令把这可怜的马儿拉下去,重责四十棍。


想必也就活不了了。


这故事让人信,因为明朝皇帝都有恼羞成怒的毛病,驾驭不了的事情,就喜欢用棍子刀子来解决。


比如特别喜欢打大臣板子。


那也是很壮观的事情。


把犟嘴的大臣拉到午门之外,数百名东厂\锦衣卫的校卒分列两排,由司礼监的大太监和锦衣卫的负责人坐在监杖席上监督,一声断喝,数百人跟着高呼,然后把大臣拖过来,蜕了裤子,噼噼啪啪地打板子。


每打五下就要换一个人接着打,生怕抡板子的气力小了。


一般要打到60板以上,而被打的,往往惨叫哀嚎,屁股大腿都被打得稀巴烂,万历年间的赵用贤就被打得血肉分离,他媳妇为了留作纪念,就把掉下来的肉晾起来风干,留作纪念。


皇帝是过了瘾解了气,却是把大臣的心都打凉了——所以从另一个角度看,明朝前仆后继的谏臣们的勇气和魄力是值得钦佩的,士大夫对国家社稷的忧心和责任心,虽然有迂腐,却耿忠刚强,中国历史上,没有哪个朝代的大臣能这么一拨拨一群群地去和皇权较劲找茬领板子的。


反过来说,明朝皇帝的驾驭力就显得特别的孱弱,似乎不大懂权术,也不怎么懂驭术,从洪武开始,就用杀头,凌迟,廷杖,连坐的法子和文官集团及士大夫阶层对抗。


所以康熙给明朝同行下结论说,他们的毛病就在于:


“生于深宫,长于阿保,不知人情物理,遂至于此。”


没有真实的社会历练就担当整个社会体系的最高驾驭者,不手忙脚乱\恼羞成怒才怪。


武则天也不会骑马,但是她对唐太宗表述的驯马术就比较简单:


鞭子锤子和匕首,对不驯服的烈马,先用鞭子打,不服就用锤子敲脑袋,再不服就用匕首割喉咙。


李世民是驯马的高手高高手啊,听见这样的言论,当时必定是打了个寒颤,对这女人涌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有成就的皇帝都必然对于驯马有深刻的认知和技巧。


一马不驭,何以驭天下?


马上得来的权力,质量一定高过血统给予的权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