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兵王》 第三章 演习结束,余波难息 第二十节

潭轩 收藏 17 56
导读:续《兵王》 第三章 演习结束,余波难息 第二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0/


军区大院办公楼里的走廊上,林大看到韩副司令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贺援朝一脸得意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当他发现对面是林大的时候先是一愣,似乎很快发觉自己的表情有些不妥,习惯性地把脸又绷了起来。两个演习中的老对手、老冤家,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对方走来;面色严肃的擦肩而过,他们什么话都没说,甚至连一个招呼性的点头、一个微笑都没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和对方此时又站在了新的战场上。既然是战场就绝不会手软,任何的客套都将被看成是虚伪的表现。

当林大看到贺援朝的时候,特别是那表情,心里就是一沉。他真没想到贺援朝又一次抢在了前面,真是一步先,步步先。但他不会把自己的内心想法表达出来,面无表情,眼不斜视,用一贯的速度继续向前走着,甚至没等贺援朝下楼,离开这条走廊。“报告!”声音是如此坚定而有力。而且赶在这个时机,真令人怀疑这是不是他的某种宣誓甚至是向贺援朝示威的一种方式。不过,对此贺援朝却没有任何反应。

“韩副司令,”林大觉得老爷子看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忙把一肚子的话又压了回去。

“演习的情况你都清楚了吧?”韩副司令开门见山的问。

刚刚坐下的林大一听到这次演习,刷在老爷子面前站了个笔直:“情况我基本掌握了,报告不久就会呈交……”

“那你现在跑来找我来干什么?”老爷子少有的冲林大发起了脾气。“你看看你们这次演习,告诉你,A师够赢你们个来回,还打弯儿的。不服气是不是?”

“不,我没有不服气。这次A师表现的确实很出色。”在韩副司令面前,林大丝毫没有吝啬溢美之词。

“噢?”林大的这种表态有点出乎老爷子的意料。没想到他会赞美起自己的对手拉,更没想到他会这么平静的接收并且承认失败的结果。小林子什么时候成顺毛驴了?韩副司令想到此,将身子向后,舒服得靠在椅背上,转而微笑的看着林大,一幅要是对方的情况你都知道,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结局的架势。“说说看,他们怎么赢了?”

“他们首先迷惑了我们对突破点的选择,现在看,演习开始后所有那些坦克的运动都是来迷惑我们的。这可能是我们犯得最大的失误。”

“呵呵,迷惑?哦,当然,但这个词也太笼统了。没有一个指挥官会疯狂到一开始防线的一边门户便四敞大开,之后再在不紧不慢的调动。这迷惑对手的玄机你想出来了吗?”

其实林大对此也有自己的推断,但问到具体如何操作,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考虑的诸多方案都有纰漏,或者说缺乏更有力的证据。面对司令员的提问,林大很坦诚地说:“想过,但都不成熟。”

“你先坐吧。”韩副司令的语气比开始缓和了许多。“实话对你说吧,潭轩这次不是空手来的,他带了好几百辆假坦克,塑胶作的,只要充上气你就是走到眼前,也很难发现。再加上模拟的声效和真坦克留下的履带印,嘿嘿,估计如果不用红外线侦测设备,在正常距离下一定会上当的。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每次调动假坦克都选在了白天。工作做得很细致不是吗?把这孙膑减灶之计,玩出了新花样。”

听到韩副司令提到了潭轩,林大脸上的肌肉很不自然的跳了一下。同时他又想到了白天,白天这本就是一个最大的疑点,这样的规律为什么自己当初会疏失了呢?

老爷子看在眼里却像没看见一样,没有一丝的反应,而是继续刚才的话题问道:“除了这最大的失误还有没有别的了?”

刚才的那个失误可以说是明摆着的,林大知道这才是自己此行的关键,但先是被老爷子教训了一下,此时他有些难以启齿了。因为他不知道如何评价潭轩对武登屹的作为才算恰当,于是干脆回避了这个焦点——没有结论性的言语。“他们破译了我们密码,而我们当时还不知道。”

“哈哈,听你的意思,是不是在责怪演习中有人用不正当的手段取得情报?”

“没,我绝没这个意思。”这个问题很正式的摆到了自己眼前,既然回避不掉了,干脆正视它。“嗯,从被判阵亡的人员口中取得情报,虽然的确有些投机取巧的成分。但如果是在实战中,我们的人员被俘了,出现一个像这次导演部参谋式的人物——比如什么白衣天使,人道救援组织成员之类的。那对我们的部队和我们战士的伤害可就太大了。”

“这不是问题的全部!”说到此,韩副司令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对于一支部队来说通讯传输无疑是最关键的部分之一。让人家掌握了这些,无疑就等于把你的部署全盘交给了对手,下面的仗还怎么打。各部队间为什么不采用不同密码构建?为什么要把密码设置的如此简单?让人家在短短两天内就破译了?你们在这方面下了多大的功夫?对敌人的密码破译工作又下了多大的力量?”老爷子余怒未消得说:“要不是程司令在关键时刻叫停演习,按我的脾气,一定要让蓝军的坦克开进你的指挥所,我看你回去还怎么再当这个特种大队的大队长!”

面对这带有几分气话的危言,林大并没多在意,而是很平静地道出了这次来军区的真正目的,“韩副司令,您说得是。这次演习暴露出我们在人员训练和通讯加密方面的确存在着漏洞。所以,您看,是不是可以把这些人调到我们B大队来?”说着递过了一张字条。

老爷子先是一愣,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但很快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一张绷紧的脸:“借没问题,但调你也要看人家乐意不,只要个人乐意绝对放人。啊?这里面居然还有潭轩?亏你想的出来。居然找我要他!他是咱们军区的吗?没出息!看上他有本事你自己挖,找我算什么?”

“他在陆院呆不住,他不是那种能安分下来做研究的人。但他在Y军区挂了名,我想调他恐怕没那么容易。所以您看是不是可以给通融通融,帮忙活动一下?”

老爷子很大方的一挥手,“Y军区不会阻拦的,刚才贺援朝就来要我疏通一下,而且信誓旦旦的说能把潭轩拿下,我才打的电话。对放倒是挺大方,一口就答应了。嘿嘿,这人要是这么容易挖,他Y军区还不早就挖去了?还能留给咱们?”

林大心里老大不痛快,倒不是因为老爷子提出的困难。这他早有预料,但他对B大队更有信心。他始终认为:B大队是特种部队的佼佼者,没有一个当兵的(即使他是特种兵)会不心动,所以不怕潭轩不就范。只是贺援朝插手叫人生厌。如果他真把潭轩挖了去,我就是动用特招名额,也要把他弄来。

韩副司令似乎看出了林大的心思,满是笑意的补充道:“这回你可别想吃现成的了。我已经答应贺援朝了,如果他能把潭轩弄到手,我十年内不把他调离A师。十年,嘿嘿,看来贺援朝不仅想拿他抱窝生蛋,临了还要把走后领导班子的组成问题顺带解决一下,也说不定。”

韩副司令的玩笑正好戳中了林大的要害。林大觉得这个贺援朝似乎故意是要和自己做对一样,很明显这个要求就是冲自己来的。老爷子说得没错。贺援朝就是在和自己唱对台戏,眼看着他就要升迁了,临走还不忘给A师、给自己留下对抗的种子。想到此,林大不由得对他的这个老对手如此敬业精神肃然起敬。一个是军区的王牌师,一个是军区着力培养的特种大队,两支部队似乎从并存之日起就注定了相互竞争的命运。在林大看来,B大队的成长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对A师从追赶、到赶超、再到超越、直至领跑的过程。在前面领跑的感觉很好,林大不想有任何改变。再说,从演习中发现暴露出的问题,再回过头想办法增加针对性训练加以弥补,这本无可厚非,但这中间环节太多,周期实在太漫长,他不愿等,也等不了。权衡利弊之后他还是决定再争取一下。可现实情况是潭轩他人还在贺援朝的A师,贺援朝这下真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B大队就算不吃现成的,也总要给个机会不是?您看……”

“我看?”老爷子听到林大说到一半不说了,就知道他肚子里在打的是什么主意。没好气地答复道:“我看啊,人是贺援朝弄来的,而且他们不久就要开庆功宴了,在这样的有利条件下发起总攻。你啊,恐怕没什么机会喽!”

“那要是他没成功呢?”林大锲而不舍的追问道。

“没成功?就凭那个团长汪平和他的私交……”老爷子顿了顿,似乎后面的话是要说,不大可能吧。“好,他要是不行就轮你上。谁叫这贺援朝关键时刻拉稀来着?”老爷子说得倒很大方,不过感觉更像是在开玩笑。

军中无戏言,林大才不管老爷子说得此话时,是抱着一个怎样的出发点。既然他答应了,便从口袋中拿出一份申请:“您看如果可以的话,就签个字。我回头把它发给陆院那边。当然,如果贺师长首战就能告捷,这份调令自然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韩司令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固定格式,很粗略的扫过就把名字给签了。看到林大接过来后满意的离开,韩司令笑了,心想:只要这个潭轩能留在军区,我才不在乎你们最后是谁拿下的呢。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