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四十二章 声东击西(五)

qianqian1940 收藏 12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雨还在不急不慢的下着,天地之间仿佛笼罩在一片泼天的雨幕中.南方的雨不像北方那么狂莽那么劲头十足,南方的雨如同南方的女人一样吴侬酥软,让人有种懒洋洋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国防军第九摩托化步兵师师长徐超眼神呆滞的看着眼前简易帐篷的角上雨水哗啦哗啦的往地下淌着,发出一种很好听的声音.自从在宁波带着部队出发,这老天爷似乎就开始和他过不去了,前几天都是艳阳高照的天空忽然像琢磨不透的女人说翻脸就翻脸,一眨眼的工夫就阴了下来,不大一会儿这雨点就掉了下来.起先他还以为这雨会跟北方的一样,下一会就该停了,谁知道这江南的雨愣是软不拉唧的下个不停了.战士们都坐在有雨棚的大卡车或者装甲车里面没有什么问题,可脚下这路可不像北方中华人民主权共和国那样都是用水泥或者至少也是柏油铺设而成的.国民党这路都是用黄土的啊,这雨水一多被砸实的黄土就软化了,几吨的卡车下去就是一道深深的印子,经常有重型的卡车陷在松软的黄土里出不来.整个部队的行军像蜗牛一样的慢,幸好在出发的时候临时决定让炮团的一个155毫米榴弹炮营和一个122毫米榴弹炮营南下支援去了,否则,光是那些炮团的155毫米榴弹炮就可以把整个部队拖在前进的路上了.

“警卫员!”徐超不耐烦的将雨衣披上,大声的冲着门口嚷嚷着叫道.

“到!”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钻了进来.

“走!出去看看,阵地构筑的怎么样了!”

“是!”

徐超的指挥所其实离前线阵地很近,近到不知道的人以为那会是一个营级的指挥所,这是他一惯的作风.

9师的狙击阵地选在了上虞(偶老家,嘿嘿)这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这里的地形实在适合打狙击.一条曹娥江横亘南北,上虞正坐落在她的东边.从杭州到宁波的国道线必然要经过这条大江,连接着曹娥江两岸的是一坐新修建的大桥,靠着东边的桥脚一座几是米高的小山正好迎面居高临下的盘踞着.

这几天由于下雨,江水暴涨,沿江上下都没几个很适合架桥作业的地方,所以唯一的通道只能是这座桥了!国防军的工兵已经在桥梁的隐蔽地点设置好了炸弹,一旦有需要就将这座大桥炸断.

徐超带着警卫员爬上了小山,一边俯视着山下正在修筑的密密麻麻的工事,一边问身边的参谋:“派出去侦察的部队有情报发回来吗?”

“没有,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发现任何国民党部队的踪迹!”参谋摇着头苦笑道.

徐超皱了皱眉头,这些天因为下雨,国防军空军的飞机一直窝在机场里,怎么也飞不起来,失去了空军侦察机的大范围侦察,他们的情报也只能靠自己了.于是徐超将装甲侦察营的一部分放出去沿着国道线两边运动,用来侦察敌情.

敌人到底到了哪里了呢?徐超有些不安的看了看西边,在参谋和警卫员的簇拥下下山去了.

徐超不安,可有人比他更不安!

过了萧山县城十几公里的大道上,一支全副武装的国民党部队正在行军,那被雨水打湿的,皱巴巴的翻卷成一团的国民革命军军旗上依稀可以看见”国民革命军整编第十八师”的字样.

掌旗的少尉坚毅的脸上雨水夹杂着汗水一个劲的往下流,他使劲的抖了抖旗杆,将那面像糨糊似的旗帜抖开了点,迈开脚步朝前走.走在他前面的几百米的,是一个排的尖刀搜索兵.

这支在国民党军队中称的上是中央军蒋介石的嫡系精锐的部队是在原先的御林军----国民革命军第87师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经过两年多来的训练和整编,可以说,在200万国民党军队中的战斗力是最强的.甚至,国防军暗牙打如国民党高层,经常在蒋介石身边转悠的花满楼都认为,如果单纯的将战斗力和战术素养,这支军队的战斗力要比国民党新组建的第一个机械化军,第5军的战斗力和战术素养都强!他的精锐程度在国民革命军中恐怕只有宋子文的税警总团可以和他相媲美了!

当然这个师的战斗力的强大,和这个师的主官,少将师长宋希濂有极大的干系.宋希濂1907年4月4日出生在湖南一个富裕中农家庭,其“先世多为文人”。曾祖父宋蟾桂曾随左宗棠镇守西北边关,在甘肃省任过县知事、知府等职。祖父宋公卿和父亲宋宪文均饱读经书,但未踏入仕途,只在故乡耕读自娱。母亲姓彭,闺名玉贞,秉性慈祥,笃信佛教。

宋希濂幼年时,就由父、叔教读古文诗词,8岁那年,就读乡村私塾,随后又在小学读了5年。1921年,考入长沙长郡中学。因受“五•四运动”的影响,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23年冬,宋希濂经熊亨翰的介绍考入广州大本营军政部长程潜设在广州的陆军讲武学校。1924年3月下旬,又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编在第一中队第三区队。6月上旬,加入国民党。12月,他毕业被分派在黄埔军校刚成立的教导第二团四连任副排长,次后,他在历次军阀混战中表现突出,一路直升到团长,被国民政府派遣到日本军校学习.1928年,日军制造了济南“五•三惨案”。宋希濂得知消息后,与在该校学习的四十多名黄埔同学一起,组织东京的一千多名中国留学生,在中华青年会馆召开大会,抗议日军的侵略行径。他担任大会主席团的主席,首先发表了一篇慷慨激昂的讲演,痛斥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正当准备出发游行时,宋希濂等被警察拘留,关押半个月之久。后经中国政府驻东京领事馆交涉才被释放。事后,他与一些同学上书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要求罢学回国,参加对日作战。但没有得到批准,只好修完学业。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宋希濂被召回国,任国民政府警卫军教导一师上校参谋长。在大战中,因战功卓著,提升为该师第二旅旅长,在国民党军整编中愣是以少将军衔出任主力师的师长.

这位少将师长丝毫没有其他国民党军队的不良作风,从训练的那一天起就和部队同吃同住,丝毫没有一点官僚作风.整编第十八师在所有国民党军队中军纪是最好的,没有贪污军饷,没有随意打骂士兵,没有开小差的,没有怕死的.

宋希濂是最受美国战术战略教官肯定的一个国民党高级将领,和那群目光短浅一心只顾为自己的蝇末小利打算的将军们,年轻而充满朝气的宋希濂无疑更容易接受那些先进的战术思想.

一辆美式吉普车在路边停住,两个披着制式军用雨衣的军官摸样的年轻人走了下来,其中一人抬头望了望天叹了口气:“孙兄,看来,今晚是赶不到绍兴宿营了,这老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发了疯似的,天天下雨!”

身边那青年纵声长笑道:“希濂,这是老天在帮你啊!”

“哦?此话怎讲?”宋希濂大为惊奇的看着这个浑身上下一副美国派头的军人,带兵打仗最怕的就是士气问题,可这几天被雨水一浇这本来高涨的士气却开始低落下去,他怎么反倒说出这番话老.

“哈哈,你对国防军了解多少?”那军人不先回答反而转身问了宋希濂一个问题.

“这个……,根据我的了解,国防军的火力很猛,士兵的战斗素质很高,武器也很先进,可这和……?”

“空军!他们的空军和我们比如何?”

“似乎是要强上一点吧……!”

“哈哈,何止是强上一点,你应该知道,前些日子他们的空军轰炸了南京!只是几架飞机,一个师就完蛋了!”

“什么?”宋希濂的眼睛都瞪出来了:“不是说……?”

“你是想说报上说的那些鬼话?那是用来哄哄老百姓的!你也信?我也昨天才收到的风声!御林军整个的完了!”

“你是说整编第十……,就这么完了?”宋希濂差点跳起来,顿时联想到骄横的日本海军舰队被国防军空军炸的全军覆没还屁都不敢放一个,乖乖的赔钱买俘虏的事情,头皮一阵发麻.那刚才还无比憎恶的雨天现在在他的眼里可就是天使那么可爱的东西了,可不是么,要不是下雨,国防军的空军每天这么往他们头顶来回绕几圈,扔几颗蛋蛋下来,自己这乐子可就大了.

“不要说出去,你这一嗓子,全军都知道了,这士气可就真的没了!再说了,这下雨天炮弹的威力起码减弱了一半,跟国防军的人交起手来可就占了便宜了!唉!”那军人说着说着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眼睛里闪动着似喜似悲的复杂情绪.

“好!我正要和这些能打败小日本的家伙们好好的打一场!”宋希濂突然满怀豪情的叫了声.

旁边的军人似乎也被他感染,笑着说:“好!我们就去领教领教天下闻名的国防军的厉害!”

宋希濂大声叫道:“传令下去,再过10里就扎营,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一带过夜!明天一早继续上路!”

“你的兵不错!”那军人盯着跑过去的一队队精悍的士兵点头道:“我们国军里也就你和顾墨三的兵还看的过去!”

宋希濂丝毫不在意他那种旁人看来自高自大的口气,反而有些欣喜的点了点头:“按照你说的方法,每天负重跑什么的,训练下来,两年的工夫已经有点样子出来了!这样的士兵,能够和国防军一教高下了吧?”

那军人愣了愣面色凝重的思索了半天:“不好说,如果单纯的从体力上来讲应该差不多,但是说到技术战术素养和战斗意志嘛……,你的兵敢用一个营的兵力去打日本人一个联队吗?”

“一个团对一个联队还有点可能,况且,他们还不一定真的只用了一个营,我觉得国防军的战斗力再强大也……”

“这个是真的!”那军人沉重的道:“你不用怀疑!只是我很好奇,他们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训练这些士兵的?能够拥有这样的胆色和素质的士兵可不简单,告诉你,在东北的时候他们正面防御日本人一个联队进攻的时候仅仅放了一个连,你明白吗?一个连!我们中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出色的军队出现过了!”

宋希濂惊异的看着这个面色复杂的军人,长长的出了一口凉气.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