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四十章 声东击西(三)

qianqian1940 收藏 9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同志们,新年快乐!!!

-------------------------------------------------------------------------

说也奇怪,这些一路上被飞机吓怕了的国民党士兵一到了战场上,看见了面对面的敌人反到回过气来了.3月8日上午终于到达奉化的新编第三师师长赵家驹发现自己手下士兵竟然有些摆脱了一路饱受飞机轰炸的心理阴影.其实人类的恐惧往往在于对未知事物的天生不安感,到了战场,这个他们熟悉的地方自然就不知不觉的放下了心中的恐惧,开始不自觉的进入角色了.

看着各级官佐和传令兵在阵地上跑来跑去,赵家驹也渐渐恢复了一点往日的信心.强自振奋着决定先派出一个连去国防军的阵地上冲击一下,看看他们的火力配置,顺便可以搞清楚到底前方布防的国防军的规模是多少.说实话对于一支摸不清底细的部队,赵家驹心里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些惴惴不安的,更何况是凶名在外的国防军.

“他妈的,人家都打到我们的地盘上来了,居然还查不清楚来了多少人,上面的这些家伙都是废物!贪污受贿是好手,真到了要紧关头了,屁都不放一个!!”赵家驹一边嘴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一边举着望远镜观察国防军的阵地.

“师座,我看这次不妙啊!我们是不是……”参谋长挥手支开了卫兵,来到赵家驹的身边低声的道.

“我也知道,可是……,唉,你不是不知道,这次如果我们救援不力,我的项上人头保不保的住都不知道啊!委员长下了死令!国防军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占领了他老人家的老家,你以为我们能逃的了干系吗?”赵家驹摇摇头苦笑着说.

“可即使我们真的打退了这些敌人我们要逃不了处分啊!况且……,如果我怕如果真的就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把他们赶出去,我们的损失恐怕就……”参谋长欲言又止的看着赵家驹的脸色.

“你的意思是……?”

“攻五分,守五分!不能把全部的兵力都压上去,上边不是不清楚国防军的实力吗?我们夸大点又如何,听说整编第十八师正在朝这里急进,师长,看看他们再说吧!这年头,你手下没有兵的人,唉!”

赵家驹面色变了数变,艰难的道:“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去做!看看整编第十八师的动作再说吧!”

6门山炮被推了出来,炮兵们忙碌着为山炮修筑工事,搬送弹药忙的满头大汗的,新编第三师的阵地上热闹起来.躺在简陋的壕沟里休息的士兵们被叫了起来,开始活动有些僵硬了的肢体,大团大团的热气从他们的嘴巴里呵出来.可对面国防军的阵地却像死一样的沉寂,没有丝毫的活动迹象.

“张得贵,你过来!”参谋长仔细想了半天,决定还是派一个机灵一点的连长带队上去看看,国防军真要是像传说中的那样火力凶猛,那怎么着也能逃回几个来,要是上一打仗勇猛型的,说不定一个整连就交代在那里了.但真要派自己的嫡系去,又有点舍不得,万一有个什么不对的,可就追悔莫及了.

“呦,参谋长!”张得贵长得一脸奸诈相,尖嘴猴腮的,两只小三角眼滴溜溜的转着,看见参谋长就眯成了一条缝,身手麻利的跑过来,半弓着身陪在侧旁讨好的笑着,等着参谋长交代任务.

“师长命令你带着你们连等下去前面侦察一下,记住,是火力侦察,明白吗?一有情况不对你就把队伍给我撤下来,知道吗?不要蛮干!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干好了给你小子升官!”参谋长压低了声音吩咐道.

“是,职下明白,这就去安排!”张得贵的脸色瞬息变了变,马上恢复正常,笑着对参谋长回答道.

参谋长满意的拍了拍张得贵的肩膀,看着他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这才满意的背着手原去了.

张得贵保持着他的笑容直到参谋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左右谨慎的看了看,这才呸的一口吐在地上,嘀咕着往回走:“他妈的,想让老子我去送死!真他妈不是个东西!老子我可没有这么傻!”

张得贵的确不是傻人,他早在25年的时候就参加了国民革命军,打过的仗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一百多仗了,很多当年的老兵都死在战场上,就他一个人好好的活着,还混到了正规军的连长,靠的就是这份机灵!上面的意思他哪里会不知道,师长和参谋长肯定是摸不准对面的国防军兵力和火力情况,怕贸然的进攻会承受重大的损失.参谋长是个典型的军阀类人物,每次打仗前想的就是怎么样保存自己的实力,他这个相对来讲不是嫡系的连队自然就变成炮灰去火力侦察了.

“命都要没了,还拿升官来哄我,哼!当我有这么好哄的嘛!”张得贵皱了皱眉头,想起自己平日里细心收集的信息,暗自在心里比较:国防军既然能够用一个营歼灭日本人一个联队,那么火力一定很强大.就算像上面说的那样,有吹嘘的成分,可是也不至于太离谱,就算是一个团吧,那么自己这边一个师能打的过人家一个团吗?答案是否定的.再想想,国防军既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跑到老蒋的老家去呆着,按照他们一贯的作风来看,这里肯定有什么阴谋来着,自己一定要小心,真的不行就投降!还是命要紧,这几年通过关系弄来的钱和地足够自己养老娘娶几房媳妇舒舒服服过完下半辈子了,没有必要为了什么狗屁的党国把自己和弟兄们的小命丢在这里!

“弟兄们几个,都过来,听我讲!”张得贵打定了主义,回到自己的地头挥手招呼几个排长班长的到身边低声嘀咕起来.

很快,师部出击的命令由传令兵送了过来,像大爷一般的将那个传令兵打发走,张得贵和几个手下的排长,眉来眼去的使了几个眼色便开始准备冲击了.

两门连部的迫击炮被架了起来,这种60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国民党政府已经能够仿制,所以,普遍被用来装备新编师的连级编队.张得贵的连按照编制装备了2门这种仿制的60毫米迫击炮作为连的支援武器.新编第三师虽然名义上是美械装备师,实际上使用的真正美式装备并不多.步兵班普遍装备国产的中正式步枪(毛瑟的中国型,这一点即使整编师的大部分部队也同样使用作为制式装备,只有及其少数的师才装备了美国最新研制的还在实验当中的,美国陆军都没有装备的M1半自动步枪),班长排长则人手一把手枪,连部装备的6挺轻机枪是捷克式的,只有连部的2门82毫米迫击炮和重机枪是美制武器.师部的山炮营装备的也是国产的75毫米山炮,只有那个4门制的37毫米反坦克炮连是美国货.所以说,新编师顶多也只能算是半美械师,至于那些整编师也不能说是全美械的,只有少数的几个中央军的嫡系部队才是用全美械装备武装起来的精锐部队,当然了,还有就是宋子文花了大力气组建起来的税警总团了.

两发迫击炮呼啸着飞出了炮口,落在国防军阵地后面发出了不大的两声爆炸声.看着炮手笨手笨脚的调节炮口的仰角,张得贵叹了口气.经过了整编过以后,装备是改善了,可惜平日里训练不足,国民党没有这么多钱买炮弹来给他们训练,打过实弹的训练屈指可数,这操作怎么能够好的起来呢.

张得贵无奈的一摆手,100多号人沉默的越出战壕,用着异常熟练的战术拉着稀稀拉拉的散兵线猫着腰冲了过去.

正在阵地后面的指挥所举着望远镜观察的第9摩托化步兵师参谋长余方家愣了一下,这支部队的攻击队型倒还不错!刚刚开他们用迫击炮射击的样子还以为是支垃圾部队,没想到居然在进攻的时候懂得使用散兵线战术?!看他们的样子也不是很生疏,看来是平时在经常的训练甚至使用的了.现在的国民党部队用的都是一战时候的那种集团冲锋的战术,真的懂得使用散兵线战术的还真找不出几个来,余方家不禁对这个师感兴趣起来.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整个新编第三师要再找出一个能够使用散兵线战术的连队来,也很难了.当初在接受美国教官教授进攻战术和队型的时候,顽固的国民党军官大都不能接受这个在他们眼中看起来既没有什么气势也没有什么火力效果的队型,只有少数几个脑袋灵活的人才能接受并运用到实战中去.上过几年私塾的张得贵就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和其他人不同,他学习这个纯粹是为了在战斗中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和自己下属的士兵的性命.一向来他都没有什么大的志向,他的第一目标是保住自己的性命,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就要想办法保住下属的性命,说来好笑,就是为了这个目标他才在平时努力认真的练兵学习,所以要是讲怎么样才能更好的在战场上保护好自己,他要比那些上级懂的多的多.至于什么为党国为蒋委员长尽忠,用他的话来讲:那玩意既不能用来吃又不能用来喝,我要他干什么?蒋委员长么,我不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更加没有必要为他去牺牲了.

此刻,张得贵和他的那个连就是抱着这个念头小心翼翼的在前进着,张得贵整个人都埋在人堆里,走在中间.他和普通士兵一样,穿着没有什么符号的军服,混在人堆里.拿着一杆普通的步枪.

国防军阵地上的狙击手也傻了眼,往常打仗那些军官头头们好认的很,无论是他们的衣着打扮还是手中拿的武器都和普通的士兵不一样.可是现在,放眼望过去都是抗着步枪穿着一样衣服的大兵,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找那些抗着机枪,掷弹筒的士兵下手.

几声轻微的枪声过去后,几个机枪手软软的倒了下去.然后,国防军的迫击炮开始发威,一个排就有2门迫击炮的国防军阵地正面的那个连集中了8门迫击炮冲着冲过来的国民党士兵开炮.国防军炮手的素质充分的体现出来了,一炮下去,即使他们拉的是散兵线,还是有几个士兵被炸死炸伤.然后重机枪和班用机枪就吼叫了起来,冲峰在前面的几个国民党士兵被扫倒后,后面的人立刻趴在地上开始用手中的武器还击起来,一发流弹还击中了国防军一个机枪手的肩膀.

余方家马上对身边的团长道:“命令炮兵开炮!炸掉他们的山炮,然后截断他们的退路!放在正面阵地的那个营全力攻击,把这股敌人消灭掉!记住,抓几个俘虏!”

“是!”那团长立刻抓起桌子上的电话开始下命令.

国防军设置在附近山上的观察哨早就将新编第三师各个目标的坐标报给了炮兵,其实不用观察哨的报告炮兵门也能清楚的知道敌方炮兵阵地的确切坐标.新编第三师的炮兵居然将他们的炮兵阵地设置在一处明显的高地上用望远镜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

团属的炮兵们轻松的欢呼着用6门122毫米40管火箭炮齐射,新编第三师的官兵们只听见一种奇怪的,好像缝纫机一样低沉的声音,然后一大片火箭弹拖着火红的尾巴略过他们的头顶飞向身后不远的炮兵阵地.然后他们看到炮兵阵地的那个地方像火山喷发一样,突然冒起了一连串鲜红的火焰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参谋长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的望着炮兵阵地的方向.师长赵家驹的心里也一个劲的打鼓,打了这么多年仗,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凶猛的炮火,况且,刚才那个是什么炮弹啊?!

整整240发火箭弹砸在炮兵阵地上,整个地表炸的像月球表面那样坑坑洼洼,不仅一个炮兵营全军覆没,更倒霉的是炮击的时候辎重团正在后面集合,这下,这个团被彻底的炸残了!

然后,不等新编第三师的官兵们回过神来,42门122毫米榴弹炮对着他们的阵地一阵猛轰,正面那个营的迫击炮和榴弹发射器不要本钱似的冲着被压制在阵地正面的张得贵连拼命的轰击,机枪泼水似的叫个不停.

然后国防军的战士们呼喊着冲了出去,趴在地上被国防军的火力吓的脸色发白的张得贵看着冲上来的国防军战士当机立断,将手中的步枪一扔,扯破喉咙的大叫起来:“扔掉武器,投降!快投降!不要反抗!”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