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 第一章 一夜的风情(上) 二

仪云木鱼落 收藏 3 114
导读:风流 第一章 一夜的风情(上) 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24/


“左手?”她的语调很惊讶,“这也是理由吗?没看见我右手忙着吗?再说我也有可能是左撇子”


我笑着摇了摇头:“你右手没有闲着这是因为你想强迫把自己的时间安排满,不停的给自己加压,转移视线忘记一些事,知道等人拿酒杯的动作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伸手拿起酒杯,双手一捧,眼睛不住地摇晃,像在寻找什么人。


“呵呵”她朱唇微启,露出今天晚上的第一个笑容。但随即好像又发现有什么不妥,脸上又恢复了默然。


“其实你笑得很好看,只是你没有笑得理由罢了”我不再望她,又往窗外望去。


她没有找到反驳的理由,我也没有再和她交谈。经验告诉我:她在等我的攀谈,她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到这就是什么事的。我一拌手指,发出清脆的声音,吧女又送来一杯酒,这次没有喝得那么猛,慢慢的品尝。


对面的女子也没有说话,但是她停下手中的活,我们两个相对决的高人,都在等对方先开口,不过我知道她已经失败了,我看到她的手在轻微的抖动,显示出内心的不安。


他和以前的我见过的那些男人不一样啊!以前的男人总是找话题和我套近,但是他却像没有注意我似的,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依然细细的品着酒,一动不动。这倒也不是我作秀,的确我忘不了她,那个伤害我最深的女人,虽然很恨她,但是不经意间总会想起她的好,往日的点点滴滴浮上心头。


女人,我用力的把酒灌完,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我没有了钓人的心情,我一静下来就会想起她,算了,今天晚上一醉方休把,我回头大叫:“酒”


“酒喝了多了误事,难道你不怕醉吗?”她漫不经心的吐出这几个字,好像一切都和她无关。


“你喝酒不是为了买醉吗?”我用嘲笑的语调望着她,然后看了厅中的人或低吟,或爽朗的喝着,他们谁又不是为了买醉呢?


这个女人显然对我产生了兴趣,不住的打量着我。我对自己的相貌还是比较自信的,至少一米七八的个子,宽宽的脸庞,有些俊俏的容貌,再加上那忧郁的眼神,充满着吸引力。


“也对,”她叹了一口气,“我叫入梦,你呢?”


她终于开始和我说话了,虽然说的是假名字,借着酒劲我的心情又好了起来,“我叫阿风”


风和梦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不是吗?我知道她也和我一样也许过了今夜我们又彼此不再相识,风会吹走,梦会淡忘。


“刚才在看什么呢?美女”


“呐”她把笔记本一反,正对着我,“你看看这个”


竟然是《大同》的游戏简介!


“我曾经是银河里的一颗星星,一天繁华代替了宁静,……再也找不到儿时的天空……”


这个游戏简介是我写的,我把它用来介绍地球。


看完我又把心中的两句念了出来:“其实星空本来就是寂寞的身影,留给人永远都是碎片和梦,这很伤感对吗?”


“不错呀,有诗人的潜力!”夜色小姐没有想到我会说这些无关的话,对我产生了兴趣,所以笑着说道。


“那当然和美女在一起,才如泉涌,滔滔不绝”我开始调侃道。


“啊啊!你的色狼尾巴开始露出来了吧!我可没有兴趣理你们这些人!”入梦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慢慢凝聚两朵嫣红笑着说道。


“色狼?在哪里,我正好来个英雄救美”我故意左右看看。


“呵呵,服你了。”


“对了,你相信命运吗?”我盯着她的眼睛,眼睛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内心。


“信”她的回答也很直接,脸上浮现出少有的认真。


“很凑巧,本人就会算命,我给你瞧瞧手相?”


“好呀”她爽快地答应,依言伸出左手。


“男左女右,美女,别对我说你连这个都不懂”


“嗯,这个手相可不是太好”我开始我演练过N次的的口头禅,“事业线零乱微弱,说明诸事不顺,有时很混乱。你一定换过很多行业吧?”


“你怎么知道?”


“当然根据手相了,你以为我是个江湖骗子吗?”事实上我可以从她的笔记本上存储的东西看出,里边相当糟糕,有制图,还有一些表格。


“爱情线截断,说明受过感情创伤,但是……”我话锋一转,“你的运气来了,爱情线和事业线交叉,最近遇到贵人相助了吧?”


“没有呀”她疑惑的摇了摇头。


“看看真是贵人多忘事,那个贵人就在你眼前呀。”


“你?”她一愣随即醒悟过来,哈哈的笑了起来“你真逗,我算是服了你了,一定是个超级大骗子,老实交待诱拐了多少纯情女孩?”


看得出来她很开心,我借着他的话题:“不敢不敢,一般人我不告诉她,只有像你这样傻不啦叽的美女我才会诱拐。”


“好呀,你竟敢说我傻,看我怎样收拾你。”她和我已经没有隔阂,伸过手来挠我。


突然我们都愣住了。


“和我一起走吧”我突然说出这样一句,很直截了当。


看得出她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但同样她和我一样寂寞了很久,不同的是我是心理上,而她是心理上和肉体上都有。


看她还在迟疑,我故意缩了缩脖子:“怕呀,我可是个色狼呀。”


她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我知道她会跟我走的,就把手一伸,强行把她拉起。


一路上我们又说又笑,或者从背影上看真的是一对幸福的恋人。她也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脸上透着红润。


我打开门,但没有开灯,一把搂住她。在楼道昏暗的灯光映照下,她显得那么诱人,我不停的抚摸,她的身体欲拒还迎,发出滚烫的热流。我们的舌头已经疯狂的交缠在一起。也许是太久没有发泄的原因,她的反应也很强烈。用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衫。疯狂的撕拽着衣扣。


慢慢的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摊在我的怀中,没有一丝力量站立,她强迫自己把舌头从我口中伸出,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直起身子。


“怎么你不愿意吗?”我感到很奇怪,刚才的疯狂说明他很需要。


“不,到床上”她呐呐地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长发披散在床上,黑黑亮亮、柔柔顺顺,再衬着她发红的脸,实在很美丽、很诱人……


那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我迫不及待的俯身上去,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身体。那浑圆的乳房,刚好握在手中,像柔软洁白的棉花。


一夜之间,我们都不停的索取,不停的发泄,也不知过了多久才互相搂着睡着。


……


“嗡嗡……”手机发出刺耳的震动,像一个大黄蜂在嘶叫。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在床上到处摸我的手机,怀中的人儿娇哼着转过身,身子在我的怀中蹭了蹭,以一个舒服的姿态躺了下去,接着做她的美梦。


历尽千辛万苦,我终于在凌乱的衣服堆中摸到手机,用睡意朦胧的声音说道:“喂,谁呀?”


“三哥,你怎么还不到公司,都九点多了王总指名找你,正在办公室发脾气呢,快点过来。”


九点多了,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虽然现在我在混日子,可是目前这份工作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我马上就过来。”


放下手机,我推了推裸露脊背的人儿,她娇体欲横,被子早已经被她蹬到床边,形成一个令人喷血的拼图,白皙的皮肤上还残留着昨夜欢愉的痕迹,不知为什么我对她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以前和别的女子发生关系时所没有的。


“该起床了。”我轻轻的推了推她的背部,入手是光滑的细腻。“嗯,别烦我,让我再睡一会。”她曲卷着身子,把身子扭了几下又睡着了。


看来要动大刑了,我的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游走,抚摸着有些许冰冷的身躯。


“嗯,不要,嗯。”她娇喘连连,口中不断的吐着热气,眼睛也睁开了。身子最隐秘的地方经过我的挑逗,她要是还能睡着才怪。


“呀……”她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接着又一声尖叫:“呀——”和刚才的声调截然不同,双手快速的在床上摸索,把被子披在身上:“你别看。”


有什么呀,做都做了,我丝毫不理会她的话,双眼仍然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身上来回的巡逻。


“你……”她低下头,忽然好像想起什么,开口问道:“现在几点了?”


“九点多了,”不好,我还要赶紧赶去公司呢,我手忙脚乱的在地上找起衣服来。谁知他比我更慌,不顾一切的把内衣往身上套,也不顾在我面前留下春色口中还不住地叫着:“完了,这次肯定要挨批。”


我们两个都慌慌张张的冲出家门,她随手一招,已经坐上一辆出租车走了,我也驾着车急赶,一路闯过了N个红灯,终于把迟到的时间向前推进了十分钟,然后满头大汗的赶进大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