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浴室里水气升腾,看什么都不是非常清楚,许睿也没看她,免得自己身体不舒服,自己还是出去找地方猫一会吧,他套好不合适的衣服准备往外走,雷欣忽然过来把他又推到喷头下边,热水又洒了自己一身,把刚穿上的衣服又弄湿。

“你干什么?”他不高兴的又把弄湿的衣服脱下来。

“帮我擦擦后背么,你跑什么,来我这呆一晚上又不要你钱,你出点力就好。”雷欣把一瓶子沐浴露塞到他手里,又把一个擦澡毛巾扔给他,然后自己站在喷头旁边,自己要看看他反应如何,“你快点好不好?”


许睿无奈的走到他背后,把沐浴露倒在自己手上然后轻轻的擦在她后背,她后边比前边更有吸引力,细腻光滑的皮肤又白又嫩,摸上去手感很好,他简单的涂了几下就不管,他可不想上火流鼻血。

“怎么你这么难用呀,你在家不帮你老婆洗澡呀?”雷欣见他不好意思动手只好自己动手,全身都擦上沐浴露以后站在喷头底下,许睿转身就往出走。

“去那呀,不能等等,一会帮我吹吹头发。”

“我先去换衣服。”他转身就走,但是又被她挡住,许睿尽量让自己不看她,免得自己身体起变化。

雷欣不管这些,把他挡回去,“跑什么呢,你脸红啥呢?让你看看就这样,那跟你来真的你的脸还不跟染了似的,我不知道你老婆怎么能受得了你。”她说完把手放在他的身上,感觉他身体很热,“受不了拉?那就别装正经好不好?你不喜欢真实点,非要和我装下去,你不动我可动了?”

“别。”他刚说个别,雷欣就扑过去抱着他,“干嘛这么怕我,以后不死缠你,反正你以后去香港也不经常回来。”

她这是属狗皮膏药的,粘上就没完,真麻烦。

“好拉,拿毛巾帮我擦。”她不想洗了,就这样吧,看来他心理上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真麻烦,“把我抱到楼上吧。”


许睿先找了条大毛巾给自己围上,然后拿一条毛巾把她包起来,然后拿毛巾把她的头发擦干,又拿吹风机帮她把头发吹干,然后抱着她回了二楼的卧室。

走到床前,许睿把雷欣像扔包似的丢在床上,然后转身就走,雷欣跳下床,把门关住又把他挡住,“又去那呀,给你找身衣换,不许走。”

雷欣打开衣服柜,先把自己身上的毛巾解开,脱的一丝不挂的时候她拿出自己的一身冰丝睡袍先换上,里边什么都没穿,她系上几道扣子就又翻柜子,给他拿出一件买回来还没拆包装的男式睡袍走到他面前。

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雷欣把他围在腰上的毛巾撤下去,也没看他下半身,只是看着他的脖子,帮他把睡衣换上,“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早就给你买下了,今天才又机会给你穿上,还给你买了几套其他衣服,你明天走的时候都拿上吧,反正你一走也不回来。”

许睿站那没动,“你该休息了,我先下楼。”

“下去干什么,就在这儿吧,我又不吃你,你干嘛总躲避我,今天我又没对你如何,下去陪我喝点果汁吧。”雷欣牵着他的手往楼下走。


来到客厅,雷欣从冰箱里拿出几瓶饮料放在茶几上,两人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喝饮料,俩人都不说话,就这样在客厅里磨蹭了一会。

“上去睡吧。”雷欣感觉看电视实在没意思,言情剧里人家又亲又抱,又接又送,又给买礼物又领着出去玩,人家过的多快活,开辆标志、甲克虫跑车出去玩,多有意思,可她呢,买那么多车,也不舍得开上一辆好的带自己出去玩,他不是上班就是往香港跑,从来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许睿站起身就走,雷欣踢掉拖鞋,站在沙发上就爬到他后背上,“背我上去,快走呀。”

他没办法只好这样把她又送回卧室。

“必须走,今天就乖乖的呆这吧,房间多也不想给你住。”雷欣生拉硬拽的把他拉到床上。

“不行。”

“对我这么不信任,在你眼里我就是色狼,是不是?”她现在想尽办法要把他留在这,只好先装装君子。

“好拉,我保证不动你,休息吧,明天你不是还要上班么?”雷欣把台灯关了,卧室里就一片漆黑,她心想看看我是不是能把你稳住,只要你别跑,我一会就想办法搞定你。

许睿以为她真学好,也就没防备她,就躺在她的旁边,仰面看着漆黑的的屋顶,没几秒就睡着了。

雷欣把睡衣脱钻进毛巾被里也睡了,她心里盘算,就算你本事再大,你也未必能控制住自己,等早晨起来,你体力恢复了我好好收拾你,早晨就用你的自然反应就可以对付你。


她早就研究过,只要身体没啥疾病的男的,早上都会有自然反应,好容易熬到天亮,她先起来,看了看睡眠中的他,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这次给他来个突然袭击,让他退都没地方去。

她爬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看看床头的表,才早晨七点,估计时间足够自己用,在他上班之前解决他。雷欣撩开他的睡袍和毛巾被,让他的那里暴露出来,自己一点都没耽误时间,瞬间就骑在他身上,然后迅速进入正题。

虽然她做了保证,但许睿一夜都没敢睡塌实,生怕她半夜起来动手动脚的,也怕自己的控制不好自己,所以晚上没休息的很好,虽然思想上绷的紧,可身体已经极度疲惫,没多大功夫他就睡的跟死猪是的,到了早晨七点,一般他早就起来了,因为长期每天早上起来给老婆做饭,已经习惯了早起,一般六点就自然醒来,今天他累坏了,昨天忙了一下午,跑的自己腿都酸。


他正做着那个曾经多次做过的梦,梦见自己才丛林里跑着,后边追兵叫喊着端枪追过来,那是一次真实的战斗,自己被追的很惨,自己带几个人出来侦察,遭遇到大队敌人,短促的交火中几个跟随自己的雇佣兵被乱枪打死,自己在密集的子弹雨中躲避着手榴弹的爆炸碎片,自己一看部下全部阵亡,吓的自己魂都快飞了,他转身就拼命的顺原路跑,一路逃跑还不停的闪躲在大树后边,用步枪、冲锋枪轮番扫射企图接近自己的人,那时他很狼狈,没了往日战地上得胜以后的威风。

连续把身上的弹药基本打光以后,他又跑了十几公里的路才脱险,回到自己的阵地以后,他一句话没说,把枪扔到一边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看着蓝蓝的天,寻找着自己被吓飞的魂,回忆着刚才的战斗。

他看到AK枪口一次次闪出的火光,看到飞来的手榴弹,他拼命的向敌人投掷一切可以扔出去杀人的东西,最后连烟幕弹都扔出去,战术背心上的弹药袋,腰上挂的弹药弹,都打空了,脖子上肩膀上挂的MP-5和G-3步枪都没了子弹,他一手提着一支M-9R手枪,边打边跑,左右手同时开火。


那是一生中最危险的一次,他当时真怕自己永远回不了自己的家,也怕永远不能回香港见到倪娜,他使足了力气往后跑,敌人的追兵至少上百号人,被他打倒的也不知道有多少,身上三百发步枪子弹,三百发冲锋枪子弹,最后只剩下一大堆空弹匣。

自己总是梦到那一次突然到来的危险,昨天可能遇到狙击手自己又被吓着了,所以才做这个梦,这个回忆之梦总是反复出来,似乎永远提醒着自己,自己始终处在危险中。

他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身上似乎有什么重物压着,自己的敏感部位似乎被什么控制着,他忽然睁开眼,看到雷欣正骑在自己身上,闭着眼享受呢。自己被她弄的浑身像起火一样难受,像把她推开,自己怕自己忍受不了,只好就这么被她折腾着。

雷欣过足了瘾,扑到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看你往那跑,再跑我今天就不让你上班,不就是你犯了点一点错么,我不会计较的,那次是她不对,在我心里你一点错都没有,别总带着精神负担好不好。”她说完就吻着他,下边还在使劲。

许睿知道自己忍不住,只好轻轻的搂着她,任她随意弄自己。连续过了几次瘾的雷欣趴在他身上轻轻的喘着气,然后满意的看看他,“好了,你去上班吧,中午我想请你吃饭,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让我上班还不赶快下去,你这样我怎么换衣服。”

雷欣心满意足的从他身上下去去,自己先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比较透明的内衣穿上,然后又找了身裙装穿上,然后开始慢腾腾的穿她的长丝袜,现在都是冬天,不知道她怎么想的,还是穿这么少,外边都零下好几度,她还穿夏天的衣服,最多外边穿一件风衣然后穿个冬天的靴子,反正她出了家门上车,车里又不冷,当然可以比骑自行车坐公共汽车上班的人穿的少,她最多去去饭店快餐店商场之类的地方,那里的暖气和空调都比较好,工作人员也只是穿件衬衫。

还是她活的轻松,不用被风吹日晒的,冬天可以穿这么少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