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 第二章 艰苦训练

水月村 收藏 0 0
导读:国殇 第二章 艰苦训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69/


在大队长的有意“折磨”下,振麟的战术水平正以火箭般的速度上升,所有人都不怀疑只要假以时日让振麟接受实战锻炼的话,那么就绝对会是个一等一的作战好手。因为振麟的实在太突出,连师长都知道了,而且是表示非常关注。要知道这几年中国为了保持和提高军队的作战水平,演习和比赛时越来越多了,那么比赛的胜的人当然是会被上面看上而提拔上去的,而作为地方部队的领导当然也是领导有方了,同样地上面的大佬们也会有所表示了,所以这几年来竞争是日趋激烈,甚至可以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龙争虎斗。庄师长是一个没有打过仗又没有背景的军官,按理来说再升迁基本不可能了,因为中国像他这样需要上升的人太多了,同时有背景关系的也是许多,难道自己还会对那些有所期望么?所以这几年来庄师长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图个安安稳稳地退休,然后拿到不错的退休金,也算是一辈子不虚度了。但人谁不想往上爬,有机会谁愿意轻易地放过,而现在就有一个“露脸”的机会在自己眼前,要是不懂得紧紧地抓住并放大效果,那么自己可真的是浪费党这么多年来的教育了。所以对于振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是很关注了,而且指示吴大队一定要“好好”地训练,争取这次的军分区选拔赛上能出线,然后到大军区去参加总选拔,最后全国比赛。庄师长的心理吴大队是明白的,他也知道庄师长一直在怨世道不公,所以他很想帮助师长,但每次尽管自己尽最大努力,奈何后天的疯狂锻炼无法弥补先天的缺陷,没有一次在大军区总选拔赛上出线。这次他知道师长一定是把希望放在了振麟的身上,那么自己就应该为师长的未来努力,他知道其实庄师长很不错的,不管是管理还是指挥上都不会输于那些军长之类的,只是……,唉,穷苦人家出身的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也不是一样么?被踢出了大军区的特种大队。

而对于振麟,吴大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看不透,但他很确信有一天振麟会成为一个不同凡响的人物的,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也不清楚。所以他很看重振麟,因此到了后来对于振麟的训练也越来越严格,几乎到了令人不可接受的地步,因为那种强度人看了都回感到绝望,所有人看到那样的强度认为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因为你绝对不认为自己可以在那种折磨下还有什么生存下来的期望的。明白的人(主要是指那些特种兵)也感到不可接受,因为他们可是知道就算是中国最强大的特种部队也不会超过那种程度了,人毕竟还是有一个极限的不是?还好他们依然管自己,那种待遇只有振麟有资格享有。

振麟只知道现在每次下来都很累,自己再也跳不起来了,每次回去洗完澡吃晚饭就是睡觉,否则明天还不知道该怎么过呢?但他也有些奇怪,每次只要自己休息很短的几个小时(他自己估计只要三个小时就够了)自己还是生龙活虎,没有半点累得样子,真是很奇怪。但他对此很高兴,至少自己不怕昨天训练后今天起不来了,那样自己可就不能原谅自己了,爷爷告诉他要成为一个大将军,能吃苦是必备的。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振麟终于提出了要慢慢地加强训练的强度,把吴大队的下巴都差点惊掉到了地上,直呼怪物,他无法想像世界上有这种人,最后从振麟那儿得到的解释是:是他爷爷说的。吴大队为之差点精神崩溃。但接下来吴大队可没有手软,既然是振麟自己提出来的,那说明振麟绝对可以坚持下去,而且体力还有“剩余”。

很快时光在重复无止休的折磨中悄悄地流过,不知不觉间竟已是一年多了,这一年来振麟没有想任何的事,他的一切除了训练就是读书了,每次的休息除了睡觉就是看书,部队的图书馆几乎被看光了。

训练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现在的振麟可算是不同凡响了。由于部队(师长)的特别关照,每次吃的食物都是另外特意调配的,为的是支持高强度的训练,所以现在振麟的升高达到了一米八二,体重有一百百十斤,算得上是一副好身材了。那副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体里却蕴藏着爆炸性的能量,真的是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了(不是吹牛,如果你看到一个人一拳可以把厚度达五厘米的坚实原木变成一堆四分五裂的分解物后就相信了),同时知识也是爆炸性上升的,当然没有浪费这一年来的苦读了。

站在师长面前的绝对是一个最标准的军人,每一处透露出来的是那么地刚强气质,站在那里没有一丝的摇动,仿佛是一尊雕塑。师长很满意振麟的努力,总算今年又机会了,能不高兴么?况且看样子一振麟的水平拿下全国冠军也不是什么难事,谁叫振麟的训练及演练是那么地令人震惊呢?没有理由不胜利的,等到那时自己也就出头了。今天叫吴大队和振麟来的目的就是做动员,再过一个星期那个军分区选拔赛就要开始了,而振麟到现在还不知道,为的就是不影响他的训练,给他造成心理负担,但再过几天就要比赛了,那关系到自己的前途,不得不特意交待了。

从师长办公室走出来之前振麟只说了一句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最高荣誉,保证完成任务。

现在的振麟也就这德性了,吴大队整天的教育加上振麟自己的严格要求,就变成了今天振麟的样子了,什么事都是一副程序化样子。更像个机器人,这是师长在他们走后说的一句话,说完他自己很兴奋的笑了下,“机器人才好啊,那样希望也越大了。”

在回去的路上吴大队对振麟说:“振麟,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你比赛么?”没想到振麟还是一副死人脸,机械声般回答:“该知道长官会告诉的,不该知道的没必要知道。”让走在旁边的吴大队几乎暴走,什么啊,自己怎么就教出了这样的怪胎啊,整天就那副脸,难道就不会笑一笑,让脸上的肌肉放松放松么?其实他倒是猜错了,振麟当然不可能整天这样,但也差不多了,只有在想起爷爷和山村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一些面部表情,只是没有人看到罢了。

接下来的四天振麟照样在重复着自己一年多来的生活,每天四点半准时起床,五点开始到晚上十点的训练,中间除了加起来才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外全部是不要命的训练。晚上再看一个小时的书,然后就在三分钟内让自己进如深度睡眠状态,这也是他选练出来的,为了是在任何情况下控制自己的睡眠。以便恢复更多的体力。

在第五天他才停下来,因为他要准备开始自己这一年多来的第一次离开军营旅程了,前面就是未知的竞争战场,那里才是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为了师长的愿望和吴大队的辛苦付出,也为了自己的理想,更多的是为了心中那清晰地回想起爷爷的话。

2001年的三月十五日一早,振麟随着吴大队和部队的政委坐车离开了驻地,目的地是三百多公里外军分区,在那里将会举行预选赛,只有通过的前十名才能进入下一轮的更高级别选拔赛。三百多公里对于现在的人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远的,坐车也就那么四个小时而已,到了中午十一点就到了军分区大门了,经过根中手续之后一也就算可以准备进行接下来的竞争了。振麟他们被安排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宿舍,那里是专门为外来的人员准备的,设备还不错。那里的选拔委员会对127师今年报名感到有点意外,要知道127师已经三年都没报过名了(自从吴大队没有参加后,师里面就再也也没有出过什么能人了,直到振麟的出现),但马上就释怀了,也许是找到了个好苗子吧,反正中国人这么多,总有几个不平常的,可是自己怎么看不出那个报名的小伙子又什么特别呢?不管这些了,自己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

就这样,振麟一行就被安排下来了,由于都有好几年没有来参加这个竞争了,所以基本上不认识也过来参加的人,倒是省去了一大把的麻烦,可以静静地等待比赛那一天的到来。定于三日后的比赛让吴大队和政委比当事人振麟还要紧张,因为他们可知道师长的心理的,而不知道振麟到底水平如何的政委更是紧张,如果自己什么都没得到回去怎么跟师长交待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