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三十章 兰州除恶(下)

qianqian1940 收藏 6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我听着有远及近的警笛声,开心的笑了:“陈副市长也一起来了吧?”

“你……?!”陈黑龙看着我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下大乱,一个念头冒出来:莫非他们大有来头?大到连他老爸都不在乎??

一大堆警察车在路边停下,神色紧张的看着这个血腥的场面,毕竟,这么大型的火拼场面弄不好是要出大篓子的!

看到警察来了,双方的人员都住了手,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黑龙帮’帮众,几个缺手断腿的还在那里哼哼唧唧的,完好站在一边的还不到500人。我们这边却只有10来个战士收轻伤,安静的站在一边只望着他们不作声。一阵冷风吹过,所有的警察都打了个寒颤,看着场中这犹如修罗地狱的场景。

一个三级警监陪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家伙走了出来大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在兰州进行黑社会活动,你们都活的不耐烦了吗?”

“爸爸,这些是华兴会的流氓,他们还打伤黑虎,还杀了这么多良民啊!”陈黑龙像看到了救星似的大叫道,还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来。

“张局长,统统给我抓起来!”陈彪听说自己儿子被打了,怒气冲天的叫道。

一边的局长模样的人转身大叫道:“都听见陈市长的话了吗?把这些家伙都抓起来,如有抵抗,格杀勿论!”

我摇头看着这些家伙,就这么当着我的面,草菅人命了!这个陈彪贪污受贿,甚至通敌卖国我们已经事先知道,可这个张局长居然也闭着眼睛说瞎话实在让我惊讶,看来司法系统还是有漏洞!一个等于是首都市公安局长的人这么明目张胆的知法犯法,说明了什么?!我冷冷的对桂炉道:“发信号弹!”

三发红色的信号弹飞上高高的天际,正当警察们莫名其妙的时候,一大片灯光打了出来,将场地照的雪白。沉闷的发动机声密集的响了起来,“轰”的一声,十几辆坦克飞快的冲了进来,大开着车灯,黑洞洞的炮口直指‘黑龙帮’的帮众。大批的近卫军战士何枪实弹、杀气腾腾的跟在后面包围了现场。

“放下武器!把手放头上!”战士们举着枪大喝道,一个搞不清状况的警察刚想转身干点什么,就被身边的战士一个枪托打翻在地。立刻有有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他的脑袋上,只要稍有不慎,就要开枪了。看见这场景,警察们纷纷乖乖的丢掉枪支,双手放在头上,趴在各自的车上,他们都很清楚,自己对付一般的犯罪分子还可以,要和部队打,还差远了,况且这是国防军最精锐的近卫军啊!

带队的警卫旗队指挥官郑键上校全副武装的大步走了进来,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张局长看了看他的臂章吓了一跳,“元首警卫旗队”!还以为是过来找他的,连忙换上一副笑脸:“这位长官,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正在……”

郑键二话不说轮起手枪就在他脸上给了他一下,那张局长嚎叫一声跌倒在地。郑键一个眼色过去,随行的几个战士马上就有两个出列,疾步来到那张局长身前,拉起来干净利落的一人一个膝撞,然后一人一边夹着他肩膀。一边的陈彪吓的脸都白了。

郑键来到我的面前,啪一个立正大声道:“元首!元首警卫旗队上校指挥官郑键率所部奉命向您报到,请指示!”

“哗啦”,黑龙帮剩下的几百个人听到他叫了这么一声全都吓魂飞魄散,掉了一地的马刀刚棍。

我踱步到浑身颤抖的陈彪面前:“陈副市长,好威风!好气派啊!”

“元、元、元首,我、我、我这是糊涂了啊!我不知道是您啊!这、这,您念我一时糊涂就饶了我吧!”陈彪吓得跪在地上扇自己的巴掌:“我不是人,我该死!我假公济私,我包庇儿子,我滥用职权,我……”

我冷冷的看着他:“就这些吗?你说的好轻巧啊,韩湛艺替苏联人存在你户头上的10万美金你望了吗?”

“啊?!”他惊恐的望着我,“这、这……”

“你儿子盗卖白云鄂博的稀土矿给苏联人的事情你忘记了吗?你好大的忘性啊,‘白桦树’先生!”我冷笑着看着这个还妄图抵赖的家伙。

他的脸刹时变的雪白,瘫在地上不作声了!

“还处心积虑的想要谋害我,哼!拉出去,交给军事法庭处理!”我挥了挥手,几个战士跑过来将他拉了出去,他似乎还要再申辩什么,跟在后面的战士一个枪托将他打晕。

我转头对戴锷使了个眼色道:“这里的人归你了,带回去好好的盘查,一定要从他们的口中问出密谋谋反的人来!”

“是!元首!”戴锷给了我一个会意的眼神。

“郑键上校,你配合戴锷的工作!”

“是!元首!”

我不再多说,跨进了开过来的加长型汽车里,随后雨霏和翼空也跟着进来,我想了想又伸出身子去:“桂炉,你也坐到后面来!”

“是,元首!”他转身叫过一个少校坐到前座,然后转身进来吧车门关上,车子缓缓的开动了。

我拉开冰桂倒了一杯红酒递给翼空,又拿了两听果汁扔给雨霏和桂炉,最后拿出一罐菊花茶拉开,灌了一大口。冰凉清香的液体顺着我的喉咙一直流到胃里,我舒坦的发出了一个鼻音,然后开口道:“我知道你们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为什么我要亲自来处理这件事,为什么要诬陷陈彪谋反?对吗?”

这次连雨霏都弄糊涂了,点了点头道:“我觉得这虽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不一定非得要你亲自来处理,而且将场面搞的那么大!”

“这么说吧,如果,我把这些苏联间谍组织连根拔起,如果你们是斯大林会怎么想?”我决定换个思维方式来跟他们解释。

翼空皱着眉头道:“他会怀疑我们是不是要对苏联展开什么动作了?!联系我们在蒙古问题上的突然转变的态度,或许,我们这些日子所做的一切友好示意只是一个欺骗苏联的假像!”

“然后或许他和他的那些智囊们会得出一个结论,我们要在南方的蒋介石动手之前先解决蒙古问题了!”雨霏面色凝重的说。

“恩,对了,所以我不得不为这件事情找个借口!那么,只有谋反这个罪名最符合我们接下来要展开的对这些组织的取缔活动!历来掌权的最怕的就是谋反,有了这个罪名,我们的行动不是顺理成章了吗?这些警察等回去以后,肯定会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那么落到了有心人的耳朵里,就会为我们乖乖的传回苏联去了!再者,我们这里有谋反的人,那么,多疑的斯大林同志就会想:刚刚建立不久的苏联会不会也有这样的人呢?苏联的社会环境可是要比我们这里复杂的多啊!况且,一个会带着卫队去和黑帮火拼的元首,他会怎么想呢?即使他想到这有可能是一个阴谋,那么,他们会自己说服自己,这是一个这样冲动的人能够想的出来的吗?哈哈,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嘛,他自己想到的东西,总比我们安排的要可信度高吧,那个时候我们再煽个风点个火什么的,呵呵,苏联想不乱也难啊!”我笑道。

“对啊,搞个这个么大的事情出来也可以转移老百姓的视线嘛!我们可以大张旗鼓的追究这件事,借着这个借口顺可以便做一些平日里不方便做的事情!”翼空拍手道。

“就是这样了!不过从刚才的事情中我发现了一个体制上的漏洞!”我严肃的说:“这个姓张的局长在兰州这一带为非作歹也有段时间了吧,可我们的暗牙也好,检查机关也好,怎么就没有反应呢?”

雨霏皱了皱眉头:“是啊,我刚才也在想,如果靠我们主动的去查什么是很难有不遗漏的地方。而且现在有那么多官员,一个个查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惊人的!我有几个想法,第一,凡是公务员的收入要公开,第二,暗牙目前的工作太笼统,应该仔细的划分,一部分人负责这种类型的调查,另一部分负责国家安全方面的调查,这两个部分随时交换信息!第三,要发动群众,往后凡是这类问题都可以直接向‘暗牙’举报。这样或许会好很多!”

我认真的听着,然后点头表示赞同:“恩,我再补充一点,暗牙要不定时的抽查一部分官员!这样就比较完善了,现在政府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在社会上算是中等阶层以上了,要是这样还不能奉公守法,那就要杀一批给他们看看了!”

“这样吧,反正时间还早,我叫几个人再来商量一下吧!”雨霏笑道。

一如我所预料的,这件事情一经透露遍引起了轰动,各国报纸纷纷大篇幅的转载事情的经过。外交部于3日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证实了这一消息,并宣布政府要展开一系列的调查行动。几天后,相关的报纸和情报机关的报告便放在了克里姆林宫斯大林的办公桌上。

约瑟夫*维*斯大林(ИосифВиссарионовичСталин)这位红色沙皇已经统治这个庞大的红色帝国有5个年头了。自1925年从列宁的手中接过指挥权后,他立刻通过残酷镇压异己来稳固自己的权利。这个被某些人称作为“最伟大的平庸者”的苏联最高领导人、继承了列宁的遗志,并且用实际措施来实现他的伟大梦想的高加索小城鞋匠的儿子,和出身小康人家,充满了民族“浪漫主义”,并开始在德国政坛大出风头的阿道夫*希特勒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经历。当少年的希特勒还沉浸在日耳曼神话的幻想中时,已经是职业的革命者的他正在冰天雪地、环境恶劣的西伯利亚流放地与大自然做斗争;当希特勒在西线的战壕中充当炮灰时,他已经在十月革命中充当了重要的角色。他或许没有希特勒那样的天赋和敏锐的直觉,他不会用狂热的情绪去歇斯底里的蛊惑人心但他有足够的神经和百折不挠的毅力来实现目标而不惜任何代价和牺牲,当然也有足够灵活的手段来利用各种因素。如果有必要,他会暂时的和一些敌人结盟来利用他们。

此时,这位苏联的最高领导人正盯着这些情报出神。近期自己这个南方邻居的态度大转变着实让他吃惊不小,在配合着看着这些情报,他有些怀疑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当然,总参谋部的那一帮人提出的所谓国防军正在准备和苏联开战的结论斯大林是绝对不相信的。他始终认为,他们南方的蒋介石和东边的日本威胁就已经够他们受的了,三面受敌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做的!那么,难道真的像这些情报所说的,是因为这些人密谋叛变才被连根拔起的吗?他想起了情报部负责人的话:不仅仅是我们的情报机关所支持的黑道组织,他们境内所有的类似组织甚至政府的一批官员都被逮捕了,如果他们要针对我们搞什么阴谋的话,不可能这么大张旗鼓的喊打喊杀,只能说是我们运气不好被扫进去了!他们现在的这个状况对谋反很敏感也是很正常的反应,毕竟他们建国不久,还几方受敌,国内建设也搞了没多久,最怕的就是这些异己分子扰乱社会治安甚至威胁到他们的统治!

想到这里斯大林的心猛的一颤,苏联的国情和他们何等的相似!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没有一天不在想着颠覆苏联,国际上没有几个国家同苏联在往来,即使往日的合作伙伴德国也渐渐露出了反苏的倾向,国内刚刚经受了战火的洗涤,百废待兴。这个时候自己最需要的不就是稳定吗?可是那些旧军队出来的军官,那些异己分子难保他们也不会给自己来个密谋反叛?前几次都被自己用血腥的手段镇压下去了,但是这几年光顾着搞经济听说又有些不好的苗头冒出来了。再拖下去,万一以后和那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开战,这些人在背后给他一刀,这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既然他们答应了蒙古的归属问题,那基本上两方就不再有什么大的利益冲突了!即使要和他们敌对也得等自己先把内部问题理顺了再说!况且,一个带着卫队和黑帮火拼的元首,似乎还不值得自己过多的提防吧?这样的人,能够有什么雄才大略呢?或许是自己一直把他们想的太复杂了吧,出兵东北、到贸然的攻击日本舰队,这些行为无一不显示出他们行动的随意性!毕竟还是一群稚嫩的年轻人啊,他们应该是想不出什么复杂的阴谋来的!斯大林下定了决心,按响了桌上的一个电铃:“请贝里亚同志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随着这个按钮的按动,苏联终于再度开启了腥风血雨的年代,史无前例的大清洗终于登上了历史舞台。苏联,这个庞大的沙文主义国家迈出了走向消亡的第一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