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击毙四名日军将领回眸

zz_qqaa 收藏 17 13918
导读:八路军击毙四名日军将领回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击毙侵华日军将领纪实》一书是张子申先生和薛春德先生的最新研究成果。应笔者的邀请,张子申先生介绍了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击毙的四名日军将领。

在黄土岭被炮击的日军中将——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

1992年8月的一天,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在黄土岭战斗的第一战场——雁宿崖,面对高高耸立的“雁宿崖、黄土岭战斗胜利纪念碑”感慨万千。这位老人就是当年黄土岭战斗的直接指挥者杨成武将军,53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

“打哪一路?”

“打东路!这一条路从涞源到银坊全是深山大谷,再往南到雁宿崖,其间只有一条山路可走,两面都是大山,便于找到伏击地域。”

这是1939年10月31日,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与第一军分区(以下简称“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在黄土岭战斗前的对话。

当时,杨成武正在河北省阜平县青山村参加中共中央北方局会议。突然,涞源情报站送来一份情报,坐镇张家口的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派辻村宪吉大佐率领部队进驻涞源城,拟分西路、南路和东路向一分区根据地“扫荡”。

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是日军的“精锐”,其旅团长阿部规秀更是日本有名的将领,享有“武将之模范”、“山地战专家”的美称。

聂荣臻同意杨成武“打东路”的建议,并让他不要参加会议了,立即返回一分区,组织战斗。

情报证实,东路由辻村宪吉大佐率1个大队和1个炮兵中队、1个机枪中队共600多名日军,向雁宿崖扑来。

11月3日,杨成武部署一分区的第一、第二、第三团分别在雁宿崖峡谷两侧的山梁上隐蔽展开。

上午7时许,在我军的诱击下,辻村宪吉率部大踏步地向雁宿崖峡谷来了。一团团长陈正湘和政委王道邦从望远镜里看到,日军先头分队约100余人,正在雁宿崖村东河滩上休息,其主力正从三岔口沿河沟缓慢地行进。于是,立即命令三营沿小山沟向北疾进,占领三岔口,断敌退路。

骄横狂妄的敌人,行军和休息时都不派警戒,对两侧也不搜索,根本不把小股游击队放在眼里,大摇大摆地进至张家坟以北地区,全部钻进“口袋阵”。

这时,三团突然以猛烈的火力给日军以迎头痛击。

经过激战,日军大部被歼,剩下的敌人被压缩在雁宿崖村和西北小高地上,仍然在疯狂地抵抗,企图坚守到天黑,等待增援部队的到来。

下午4时许,杨成武命令发起总攻。

这一仗,除辻村宪吉乘乱逃脱和13名日军被俘外,600余人全部被击毙,死尸散布在河套、山谷和村庄里。

辻村大队被歼,杨成武意识到阿部规秀会恼羞成怒,很可能会寻找一分区主力报仇。

果不出杨成武所料,11月4日,阿部规秀亲率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第四大队和第二大队1500余人,沿着辻村大队被歼的路线南犯。

杨成武立即用电话向聂荣臻报告,并建议说:“银坊以东直到黄土岭周围,地形仍然利于伏击,只要敌人敢于由银坊东进,我们一定能再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

聂荣臻在与彭真、贺龙、关向应商量后,电告杨成武:“贺龙同志怕你们兵力不足,决定让一二○师特务团,天黑前赶到黄土岭地区,归你们指挥。此外,我们让二十、二十六、三十四团牵制易县、满城、徐水等地的敌人。”

杨成武分析了阿部规秀既狡猾,又急于报仇的心理,制定了以小股部队吸引日军,把敌人诱入黄土岭伏击圈,一举歼灭的战术。

11月5日,日军继续搜索前进。阿部规秀判断八路军“主力已向司各庄方向退走”,决定“迅速追击八路军主力,并将其捕获”。

一分区的第一、第二十五团各一部按预定部署进行诱击。接火后,时而堵击,时而撤退,紧紧地缠住敌人,若即若离,使日军欲战不能,欲罢不得,气得阿部规秀暴跳如雷。

当晚,日军进入银坊、司各庄等地,仍未发现八路军主力,便气急败坏地点燃老百姓的房屋,一座座院落、一片片村庄瞬间变为火海。

日军扑空后,急不可耐。突然得到情报,说黄土岭附近有八路军主力活动,便于6日晨,倾师奔向黄土岭。

6日夜间,杨成武命令各部队进入预伏阵地,在日军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八路军在黄土岭以东的峡谷周围,准备好一个日军非钻不可的“大口袋”。

在八路军完成伏击准备的同时,阿部规秀又得到黄土岭西北部有八路军主力的情报。狡猾的“山地战专家”立即作出判断:八路军“以一部兵力引诱我方的主力向黄土岭附近集结,企图从我旅团背后进行攻击”。他预感到寻歼一分区主力的企图难以实现,为避免自己被歼,便于7日凌晨作出收兵回营的决定,以摆脱八路军主力从背后进行的攻击。

然而,为时已晚,杨成武不会让到嘴的“肥肉”溜掉。

11月7日上午,天空飘着密密的细雨,山谷中弥漫着浓浓的雾气,潜伏的八路军与群峰都消逝在细雨迷雾之中。日军开始东进,其先头部队边侦察边前进,先行占领两侧小高地,掩护主力缓慢通过。然后,再由先头部队前去侦察,又一次占领制高点掩护主力缓慢通过,就这样反复交替前进。虽然日军高度警惕,行进速度很慢,但始终没有发现我军伏兵。

12时,日军先头部队进至寨头村附近,主力行进在上庄子一线,直到下午3时左右,其后卫部队才进入峡谷。

这时,我军第一、第二十五团突然迎头阻击,第二、第三团从西、南、北三面进行合击,迅速把日军压缩在上庄子附近约两公里长、百余米宽的山谷里,数千支步枪、近百挺机枪一齐向日军猛烈射击。顿时,枪声、手榴弹爆炸声连成一片,喊杀声四起,整个山谷弥漫在战火和硝烟之中。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日军已伤亡过半。这时,一团团长陈正湘在白脸坡上通过望远镜发现一座独立院落前,有几个挎战刀的日军军官进进出出,院后的山坡上,也有几个日军军官正在用望远镜进行观察,他立刻断定这是敌人的指挥所。

陈正湘把这一情况,用电话报告给杨成武,并请示调用一分区直属炮兵营,将敌人指挥所一举歼灭!

“好啊!祝你成功。”杨成武回答并补充道,“只要消灭了敌人指挥所,全歼这股敌人就更有希望了。”

炮兵营十几发迫击炮弹飞过去,奇迹出现了。

1995年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时,我们曾来到离黄土岭不远的一座由三面房屋组成的独立小院——阿部规秀的丧身之地。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座小院作为历史的见证仍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当年的房主陈老汉的孙子陈汉民是阿部规秀丧命的目击者之一。

陈汉民向我们描述了当年的情景:阿部规秀被八路军打败逃进小院后,将他一家18口人赶到南屋。他当时仅6岁,吓得哭了起来。阿部规秀拔出指挥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边叫喊边比划:“哭的,死啦、死啦的!”几个孩子吓呆了,不敢再出声。阿部规秀面对门口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这时我军开炮了,一发炮弹在屋门口爆炸,弹片飞进屋内,将阿部规秀和几名日军官兵炸死、炸伤。陈汉民一家18口人,无人伤亡。

失去指挥官,日军残部极度恐慌,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他们先拼命向黄土岭方向突围,遭到第三团、特务团的迎头痛击后,向寨头村方向突围,又被第一团击退。此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反扑的势头锐减,开始收缩兵力,固守待援。

11月8日上午,日军空投了指挥官以及弹药、给养,准备组织新的突围。与此同时,日军第二十六、第一一○师团各一部,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第三、第五大队纷纷出动增援,其先头部队距离黄土岭已不过15公里了。为避免遭受损失,在给突围日军再次打击后,杨成武果断决定立即撤出战斗,日军又枉费了心机。

黄土岭战斗,包括第一阶段的雁宿崖战斗,八路军共歼灭日军1500多人和大量伪军。

11月21日,日本东京广播电台公布了日军中将阿部规秀在黄土岭战斗中阵亡的消息。

第二天,日本《朝日新闻》以《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为题,详细报道了阿部规秀被击毙的经过,并介绍了他的简历:

阿部规秀,1886年生于日本青森县,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青年时期曾在关东军服役。1937年8月,升任关东军第一师团步兵第一旅团旅团长,驻屯在黑龙江省孙吴地区。同年12月,晋升为陆军少将。1939年6月1日,调任华北方面军驻蒙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同年10月2日,晋升为陆军中将。

《 朝日新闻》还用大量篇幅刊登了日本各界及其家人悼念的消息、照片和纪念文章,夸耀阿部规秀是什么“护国之花”、“武将之范”、“名将”、“山地战专家”,并声称“皇军”自建军以来的战史上,中将级指挥官阵亡于战场第一线,是少有先例的。

阿部规秀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击毙的日军级别最高的将领。当时,在全国引起强烈的反响,各地的友军、抗日团体、爱国人士,纷纷给八路军总部、晋察冀军区发来贺电,热烈祝贺八路军将士所取得的胜利,全国各大报刊也都在显著位置报道了黄土岭战斗的经过,并发表祝捷诗文。

在鲁西反“扫荡”中被伏击的日军中将——第一一四师团师团长沼田德重

沼田德重,日本茨城人。1907年5月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9期。1915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第27期,晋升为步兵中尉,此后不久便随部队换防来到中国东北地区,踏上侵华之路。

1931年8月1日,沼田德重调往近卫师团司令部,晋升为步兵大佐。1933年12月,任日本东部军区千叶联区司令官。1936年8月1日,晋升为陆军少将,同时调任第二师团司令部部附,师团长为冈村宁次。1937年2月初,日军参谋本部下令将第二师团编入关东军。沼田德重随该师团一起从日本仙台出发,于4月初驻扎在中国东北地区。随后,率部参加了进攻上海、南京、徐州、武汉的战斗。

1939年3月,沼田德重晋升为陆军中将,同时被擢任华北方面军第十二军第一一四师团师团长,师团司令部设在济南市。

沼田德重到济南赴任后,率部协同日军第五、第二十一师团等部,发起对国民党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部和山东八路军的作战。

6月4日,沼田德重发动鲁南作战,进攻于学忠部及八路军山东军区部队,逐步压缩包围圈。

于学忠部为避开日军锋芒,分别向沂水西部山地、日照附近、云蒙山方向转移;八路军山东军区所部以小部兵力牵制日军,主力纷纷跳到外线打击敌人。

6月15日,日军进一步增加兵力,采取分进合围的战术,分别攻击沂水北部山区、云蒙山区及蒙阴北部山区,先后被于学忠部和八路军粉碎。

“扫荡”结束后,日军虽占领部分鲁南根据地,但一直未能捕捉到中国军队的主力。

鲁南作战结束后,沼田德重又以第一一四师团一部兵力协同第十、第十四、第三十二、第三十五师团各一部,对八路军鲁西军区部队,进行“扫荡”,企图消灭该地区的八路军主力,扩大日军的所谓“治安区”。

八路军鲁西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杨勇指挥所属第一、第二、第三团及第六支队、太西军分区、运西军分区部队,将一部兵力分散,以营连为单位,在内线与日军周旋,主力转移到外线,从侧背袭击敌人,展开全面反“扫荡”作战。

6月30日,日军第十四、第三十二、第三十五师团各一部由南向北开始“扫荡”。7月3日,沼田德重率第一一四师团由北向南进行“扫荡”,南北呼应,企图夹击鲁西军区部队。这次“扫荡”,不但未能取得明显效果,还多次遭到鲁西军区部队的袭击、伏击,伤亡较大。

7月中旬,日军被迫停止“扫荡”,各师团陆续开始撤退。7月16日,当沼田德重率第一一四师团由聊城向东撤退途中,再次遭到鲁西军区主力伏击,伤亡200余人,师团长沼田德重的胸腹部亦中数弹,生命垂危,立即被送往济南市日军陆军中心医院抢救。

7月22日,日军大本营命令第一一四师团结束在中国的作战,返回日本国内休整。

由于天气炎热,沼田德重的伤口及胸腹腔内都已感染,无法医治。8月初,沼田德重的伤势更加恶化,不久即进入昏迷状态。8月12日,终因抢救无效而丧命,成为接到回国命令,但未能踏上归程的日军中将。

在百团大战中被袭击的日军少将——第三十五步兵旅团旅团长饭田泰次郎

饭田泰次郎,生于日本千叶县,1912年5月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4期步兵科,1921年又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第33期,晋升为步兵中尉。1936年3月晋升为步兵大佐,任参谋本部部附。1937年3月,调任陆军省兵务局兵务课长,直接参与了全面侵华战争的阴谋策划活动。

1939年3月,饭田泰次郎调任刚刚在日本国内编成的第三十五师团第三十五步兵旅团旅团长,同时晋升为陆军少将。4月1日,根据大本营命令,第三十五师团编入华北方面军,随即开赴中国山东。不久,又移驻河南新乡。师团所属部队分别驻在新乡附近及其以西和黄河以北的河南省地域内。第三十五步兵旅团下辖步兵第二十九、第二二○、第二二一联队及搜索、野炮、辎重、工兵联队等特种部队,是第三十五师团的作战主力,先后参与了对鲁西、冀南抗日根据地的“扫荡”。1939年7月,第三十五步兵旅团移驻河南商丘地区。

1940年8月,在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亲自指挥下,八路军对日军发动了著名的百团大战。

在百团大战中,冀南军区的陈再道部动员群众3万余人,对日军的铁路、公路、通讯设施,连续进行破袭作战,特别是对石德铁路,连路基也多处拆除,使日军很难在短时间内修复。

10月中旬,饭田泰次郎率第三十五步兵旅团进行报复性“扫荡”,作战地域为冀鲁豫边区,主要作战对象为陈再道部。11月中旬,饭田泰次郎由黄河北岸地区北进至邯郸至济南公路沿线,企图讨伐破坏公路的八路军部队及民兵,以进行报复。

11月18日夜,天地一片漆黑,八路军冀鲁豫军区派出的一支20余人的小分队,沿着已被破坏得支离破碎的济南至邯郸公路,急速地摸索着向西前进。一个多小时后,远处出现了几处星星点点的灯光:这就是他们要袭击的目标——日军第三十五步兵旅团旅团部。

深夜12时左右,小分队来到日军第三十五步兵旅团宿营地附近。这时,多数帐篷里的汽灯都已熄灭,只有营地中心的一顶棉帐篷里还亮着灯,这就是饭田泰次郎的指挥所。

八路军小分队果断地向敌人发起了猛烈的袭击,乘乱冲入营地内、帐篷里,事后又很快退了出来,按原路撤回。

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小分队击毙击伤日军200余人,其中旅团长饭田泰次郎也身负重伤,连夜被送往邯郸的日军野战医院抢救,但因伤口严重感染和内脏糜烂,无法医治,于11月28日毙命。饭田泰次郎死后,被日本天皇裕仁追晋为陆军中将。

在鲁中地区被击毙的日军少将——第五十三旅团旅团长吉川资

吉川资,日本山口县人,1912年5月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4期步兵科。

1939年9月13日,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中将率领10万大军,在航空兵的配合下,准备发起长沙会战,企图消灭中国第九战区的主力部队。

担任咸宁、大冶、阳新一线及其以南地区防卫警备任务的是日军第三十三师团,吉川资任该师团兵器部长。为了参加长沙会战,吉川资随师团本部,于8月下旬开始向崇阳、通城附近开进,接替了第六师团的作战地域。

经过激战,中日双方伤亡损失都很大,但攻防态势却无多大变化,双方依然处于对峙状态。在这次会战中,吉川资算是机关人员,没有直接领兵作战。但在1940年的枣宜会战和第二次长沙会战中则是直接带兵作战。

1943年3月,吉川资奉命返回日本,任留守第五十六师团司令部部附,为常驻九州大学特务机关长。1944年4月,改任第八十六师团司令部部附,仍为常驻九州大学特务机关长,不久晋升为陆军少将。

1945年1月,吉川资再度调入侵华日军,任中国派遣军直辖第五十九师团步兵第五十三旅团旅团长,师团司令部进驻山东泰安。

为了进行抵抗美军由山东沿海登陆的作战准备,根据大本营的命令,4月6日,日军第五十九师团移驻济南,吉川资率步兵第五十三旅团进驻济南市区,并纳入第四十三军战斗序列。

为了扫清抗登陆作战的障碍,4月25日,日军第四十三军在山东半岛进行“清剿”、“扫荡”,第五十九师团主要担负济南以东地区的作战,其中步兵第五十三旅团的作战地域在沂源地区。

日军开始“扫荡”之时,正值八路军山东军区准备发起夏季攻势之际。当日军第四十三军调集了3万余人兵力,采取分进合击、分区“清剿”等战术,以鲁中、滨海为重点,展开全区性大“扫荡”时,山东军区立即调整作战部署,转入反“扫荡”作战。其所属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政治委员罗舜初,指挥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军分区部队,与日军第五十九师团周旋在鲁中地区,不断以阻击、袭击、伏击、袭扰等战法打击敌人,在石桥伏击战中使日军第五十三旅团旅团长吉川资成为瓮中之鳖。

死到临头的吉川资将步话机拉到一块巨石后,通过喊话命令各部整理队伍,组织反击。他在指挥部队向一高地冲击时,被八路军伏击部队乱枪击中,当场毙命。

八路军在石桥伏击战中,共击毙日军600余人。山东军区经过一个月的反“扫荡”作战,共歼灭日伪军5000余人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