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二章:初回朝鲜 美军俘虏(下)

iji5000 收藏 26 175
导读:<<军魂>> 第二章:初回朝鲜 美军俘虏(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康健拎着两只冲锋枪跑下山沟,几个排长围着那个最先抓到的俘虏身边品头论足,俘虏在一圈人的保卫下双手高高的举起,坐在地上,不断的嘟囔着什么。

“喂!唐强!你听听这小子嘟囔什么呢?”额布用枪托碰了碰唐强“妈的是不是在骂我们!怎么听着和电影里的骂人不一样呢?”

“扯淡!都投降了还能骂你啊!那不是找打么?”唐强笑着说,然后蹲下仔细听了听那个俘虏到底在嘟囔什么,但是带有浓郁地方口音的英语让唐强也听个蒙头转向。

“你他妈的到底说什么呢?”唐强用手打了一下俘虏的脑袋,俘虏立刻提高自己投降姿势的标准程度:把脑袋底的更底,手举的更高,周围的排长们立刻跟着笑了起来。

“你说这抓到俘虏该怎么处理啊”刘川力一边笑一边把刚才唐强从俘虏手中踢飞的枪拣起来背好,又从俘虏胸前的子弹袋里掏出几个还没有来得及用的弹匣插在自己的腰带上。

“怎么办?唐强你把枪号抄了,然后把俘虏送导演部去吧!”康健从山上拎着枪下来,正好赶上排长们对那个俘虏品头论足:“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说笑,就不怕来几个打冷枪的把你们脑袋开瓢。”

排长们知道康健在开玩笑,又看了看康健身后,还有一段距离一个人扛着一个人走了下来。

“那个是谁啊?有人受伤了?”杨浩男赶紧跑过去,原来是刚刚跟着跑上山的王占刚“谁受伤了?”

“谁!?康头抓了个半死不活的!非得让我背回来”王占刚把俘虏扔在那个不停嘟囔的俘虏边儿上“你们两个会师吧!”

“折腾吧!”康健隐约看见已经有人开始往山坡上向上搜索了,想必是人民军的援军继续在追撤退的敌人。“我们赶紧回去!都没有什么事情吧?”

“没事!”

“没事!擦破点皮!”

“痛快的!把俘虏带上!王占刚!带上你的猪肉半子!

康健开始带着排长返回他们隐蔽的山梁,路过人民军已经被摧毁的阵地的时候,康健看了看被机枪子弹扫射打的面目全非的人民军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阵地上。又的虽然躲过了机枪的扫射却被手榴弹和火焰喷射器或炸或烧弄的看不清楚是肉还是骨头。

“乖乖!”刘川力吐了吐舌头:“这么蝎虎!真是惨不忍睹。”

“这就是打仗!你们还当是当兵演习那会?打到身上就冒点红烟就完事了?”康健看了几个瞅着尸体发愣的“排长”们。“一个一个一天没有个正形,真不知道李成龙怎么带你们的。”

“康头!你这话可说的过了!我们怎么没有个正形儿了!你是特种兵出身,你打过的子弹比我们打过的加在一起都多!你吃什么!空勤灶儿!我们吃什么!一天8块钱!你们专业学的什么?我们学的什么!你不也是在演习里才能有机会把人打成冒烟的么?你杀过人?别老拿上级首长的眼光看我们”一个排长有点不满意的说!

“得!你们还来脾气了!我打过的子弹还真就没有你们多!我临来“朝鲜”的时候是参加了特种大队的选训队,选训还没有结束就被拍到演习去了,所以打子弹的数量和你们中的每一个都差不多,至于伙食!他妈的我比你们还差,在选训队两个多月,先是喝了一个月的空勤灶粥,狗屁教员说什么是为了野外生存训练打底儿,第二个月老子干脆在深山老林里吃了一个月的树叶子,那时候真他妈的怀念一天8块钱的伙食!至于杀人,老子到朝鲜已经杀了7、8个了,全是一枪干掉!安全返回!你们能不能谦虚一点儿!”康健冲几个嘟囔的“排长”们吼了几句。然后头也不回的越过第一道已经被摧毁的人民军防线开始朝山上走。

“在德川你不是安全返回的!听陈人芳说你是被飞机撵回来的,还有个孩子打狙击掩护你来着。”一个排长低声的嘟囔着。

“妈的!不提那个孩子还好!你等我回去找到金英楠这小兔崽子!看我怎么收拾他!对了步谈机呢?杨浩男!”

“放山梁上了,刚才冲下来的时候我嫌拿着费劲!”杨浩男有点心虚的看着康健。

“算拉!赶紧回去吧!”

刚刚走到第二道防线的时候,康健隐约的看见一个人在那挺被打掉的美军重机枪点上折腾。

“那是谁!干什么呢?”

“我!丁健伟!”折腾机枪的就是刚才没有跟着冲下去的丁健伟:“抓到活的没有!?我想问问到底几个家伙操作这挺机枪。没有三四个人肯定完成不了这活儿!”

“别折腾啦!赶紧回去吧!还不知道几个人受伤呢!”康健走到机枪旁边仔细看了看:“妈的!这么大的家伙,架子怎么那么小?和我们那个时候在电视里看的不一样啊。”

“其实我们看的最多的就是小鬼子的九二式,就是能打三八步枪子弹的那种,老美的看的很少,我感觉这东西应该就是老美的重机枪改装过的,你看这死掉的家伙是什么体格!他奶奶的简直就是在NBA打大前锋的材料。”丁健伟又看了看被打的面目全非的卡尔斯。

“恩!我抓了个活的!应该就是这个机枪小组的一个!受伤了被抓到了,回头你问问他吧!这家伙还能用吗?回去给陈人芳好了!那么沉的家伙也只有他才能使唤!”康健瞅了瞅机枪,用手摸了摸还带点余温的枪管。

“我想应该能用,这还有500多发子弹的弹链!看射击的速度,估计也是个吃弹药的家伙。丁健伟拎着一串布制的子弹链。

“恩!估计也是弹药消耗的“败家子儿”,唐强、刘川力把机枪扛上,我们回去!”

“等一下!康健!你看看这家伙是哪的?”丁健伟从兜里套出一块牌子给康健看:“我从那个阵亡机枪手脖子上摘下来的,我英语不太好!你看看。”

“应该是狗牌儿了吧?我瞅瞅!”康健接过牌子,努力的辨认着牌子上的字母。

“我也只能看懂美国军队,那几个字母应该是部队番号的缩写,这家伙叫卡尔斯。”康健看清了以后告诉丁健伟。

“回去找扬帆吧!这小子可是自学成材,估计能看懂!”

越过机枪阵地不到15米的距离,刚才成片被机枪扫到的人民军战士尸体满地都是。

“真惨!刚才怎么都二虎子一样的往前冲?就不知道躲一躲?”扛着猪肉半子的王占刚看见尸体后冲丁健伟说。

“我也不知道!这群家伙真的够蝎虎!机枪那么凶就敢冲锋。那么大的代价干掉机枪值得么?”

“对了!那个刺中机枪手的朝鲜人呢?“康健突然想起刚才的情景。

“抬上去了!被机枪手用工兵锹砍到了肩膀上,昏过去了。”丁健伟刚才折腾机枪的时候看见几个人民军的士兵把那个受伤的人抬上去了,“是个军官!上尉衔,估计是连长吧?”

“虚!别出声!“康健突然制止了正在说话的丁健伟,然后尽量轻步的开始向上走。

丁健伟和兵们以为出现了情况,抬头看看康健去的方向,一个小黑影儿在阵亡的人民军尸体上找着什么。

康健慢慢的轻声走到黑影身边,他认出了那个在尸体上搜索的人是谁!

就是他回去最想揍的金英楠。

小英楠手里拿着一顶破旧的人民军军帽,正在给一个牺牲的战士擦脸,擦过以后,开始翻阵亡者的口袋。

“这小子不是在发死人财吧?”丁健伟小声儿的跟康健说。

“别出声!”

康健和丁健伟还有排长们在距离小英楠5米左右的地方站住,看着这小子在尸体上折腾。

小英楠从死者的口袋里掏出一把子弹,用手比量了一下子弹的长度,然后又重新装回死者的口袋,又爬向另外一具尸体。

那是一个手握三八式步枪的战士,被机枪打到了前胸阵亡了,双手临死还紧紧的抱着步枪,小英楠摸了摸死者的口袋,大概可能是空的!又掰了一下没有掰开死者握着的步枪的手,只要费劲的拉开枪栓,从里边扣出三颗子弹,比量一下大小,转身准备装到自己的破背包里。

“小兔崽子!我可算找到你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康健突然大喊了一声,然后奔过去用手拎起金英楠的衣服抓了起来。

“啊,#%¥#%¥#%¥”小英楠叫了起来。

“还叫!偷老子的子弹还叫!”

“行了行了!先回去好了!看死人堆我有点慎的荒!”丁健伟上来打圆场。

“你等回去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康健一松手,孩子掉在地上,连忙爬起来拣起掉在地上的子弹,认真的放到自己的破背包里。

“我们回去”康健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兵,然后扭头上山,临走,没有忘了轻轻在小金英楠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山洞里,李成龙和谢志涛来回的走着,刘飞在不停的抽烟,扬帆和刘汉卿不断的呼叫着康健。

可是只能听见开枪的声音,康健一直没有回答,后来总算有个人拣起步谈机吱声了。

“我是韩兴宇!听见请回答!听见请回答!”

谢志涛几乎一步跨到机器旁边:“我是谢志涛!上边到底什么情况!说清楚一点!有没有伤亡!”

“刚才进攻的敌人都撤退了!老厉害了!连破两道防线,就剩我们了!好再阵地没有丢。死了快一百多人才顶住啊。”

“韩兴宇!老子问你有没有伤亡!是我们的人!不是问人民军!”谢志涛看着不远处的安金刚,还是忍了忍没有喊出高丽棒子的死活管我们屁事!

“我、曹能和池晓东受伤了,别人都没有事!你放心吧!”

“没有人挂了就好!你伤哪了!康健呢!他人呢!”谢志涛听见话筒那边传来没有人牺牲的消息后心算是放下了一点儿!

“我肩膀上扎进去个弹片,听池晓东说他是被偷袭的敌人用冲锋枪扫到了胳膊,不过骨头没有问题。都包扎上了,就是曹能中了敌人手榴弹做的地雷,伤哪了也不告诉我!不过是自己爬回来的!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康头带人下去了,敌人撤退很快!不知道追上了没有,人民军的援军已经到了。放心吧!”

“注意安全!看见康健让他赶紧把人给我带回来,以后不许自己追击敌人。”谢志涛说完把话筒递给扬帆。

听见没有什么大事,李成龙和刘飞都送了一口气,因为他们都是没有打过仗的人,也真害怕自己的人会出现点儿什么问题。刘飞又点起一根烟,慢慢的抽进去,吐出来。显然比刚才恶狠狠的抽要放松的多了。

洞口突然乱哄哄起来,陈人芳和林雨宏抱着机枪问旁边的人民军战士发生什么问题,双方语言不同比划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但是很快就有人被抬了近来。几个人民军的战士哇啦哇啦的喊着什么。

跑出来的安金刚听见以后,赶紧带着抬人的往里边走,金成唤也从里边走出来,借着马灯的光线看了看伤员,然后命令把人赶紧往里抬。

李成龙看着人乱哄哄的把昏迷不醒的伤员抬进去,就问金成唤这是谁!

“我的插旗队队的政治副队长!”金成焕严肃的很!“进攻的敌人有一挺打的很猖狂的机枪,后来被他给打掉了,肩膀上被砍了一下,出血过多!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

“政治副队长?这是什么职务?”李成龙突然想不起来这个所谓的政治副队长到底是干什么的!

“相当于解放军的教导员或者政委,这我们人民军里政治口的干部是第二位的。”金成焕看了一眼李成龙说:“你们不是有卫生员吗?能不能帮助抢救一下。”

“没有问题!杨娜!去看一下!”

“是!”杨娜背起急救箱!

“安金刚!带中国同志去一下!”金成焕还是关心自己的爱将:“我失陪一下!外边已经安全了!几乎一个团的人民军已经把大榆洞牢牢圈住了,再有人来肯定不会有人有机会跑跑掉了。”

“来的是斩首队么?”李成龙有点儿焦急的看了看洞口的方向。

“恩!是美国人。”金成焕说了一句,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匆匆走进洞内。

“不知道康健他们怎么了!”刘飞扔掉烟头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儿。

“李头!康健他们回来了!”林雨宏跑了进来

“回来了?大炮!去看看。”李成龙赶紧奔洞口走去。

唐强、刘川力两个人抬着一个似乎很重的东西往里走,额布也一样。

“唐强!那是什么东西?”魏大鹏看见好象是机枪的东西,但是又不确定。

“我们缴获的重机枪!好家伙嘞!你看!以前从没有玩过的。以前当了两年兵也没有打过那么多子弹!真过瘾!还抓了两个活的!都是美国人!”唐强拍了拍架在肩膀上的机枪!

“过瘾?死几个是不是就过瘾了?”李成龙有点恼火!:“康健呢!伤员呢?”

“在后边了!”

后边,康健拎着金英楠的衣服领子把他几乎是从后山提溜过来,几个兵背着曹能、扶着韩兴宇和池晓东,

额布押着一个,王占刚背着一个,丁健伟在最后拎着一传机枪子弹链子在最后边。

“粱璇!赶紧给伤员重新包扎!看看骨头都有没有有毛病。”谢志涛看见挂花儿的都进来了,赶紧给几个女兵安排活儿。

“是!袁源!准备药品。”粱璇马上准备给几个伤员重新好好包扎。

“李头!伤员就三个!都是轻伤!那群美国人真他娘的蝎虎了!冲的快走的也快!干掉了100多朝鲜人民军,我们抓了两个活的,那就是!扬帆!你看看这个家伙是哪的。”说完手一扬,一块带着绳子的牌子扔给扬帆。

“什么东西!”蹲在电台旁边的扬帆在空中用手接住:“美国军队……中士卡尔斯。那个缩写应该是部队的番号了。”

“我看看!刘飞接过牌子!:“美国空军空降兵187团二营E连中士卡尔斯。”

“行啊!刘飞!这你都能认识?”谢志涛从刘飞手里拿过那块铝制的牌子自己看了一眼,也是除了那个表示番号的英文缩写以外自己别的都能看懂点儿。

“在我们军的荣誉室里我看见过一块儿!所以我认识!就是因为它!我们才有人判断美国人最后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才恼羞成怒的动用了187团的空降兵充当步兵打上甘岭!”

“俘虏呢!扬帆去问一问!这两个家伙是哪的”李成龙看了看谢志涛手里的牌子:“他妈的越怕出事越来事!”

“恩!”

杰瑞和怀特两个人靠在洞壁上坐着,怀特因为出血过多!脸色更显得苍白。

“你的姓名、职务、部队番号、任务内容”几句熟练的英语传进他们两个的耳朵!他们抬头看看!是一个穿着南朝鲜军队服装的人在向他们问话。可能就是他们从德川就一直在追的那支侦察兵中的人了。

“怀特!美国空军上士!”

“杰瑞!美国空军中士!”

“部队番号!这次任务的内容和人数!”扬帆继续问道。

“怀特!美国空军上士!”

“杰瑞!美国空军中士!”

“请告诉我你的部队番号和这次行动的部队规模和任务内容!你已经被俘虏了!请你回答我的问题!”扬帆耐着性子说,心里想这两个傻子还真和电影里一样那么对付老子。

“怀特!美国空军上士!”

“杰瑞!美国空军中士!”

“扬帆!你告诉他!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再不认真回答我们的问题!老子就让他重新温习一下在二战的时候东南亚那次“死亡行军”,这个地方虽然没有东南亚的瘟病和酷热,但是让他穿着裤衩从朝鲜经过俄罗斯东海岸然后在零下几十度的气候里游过白令海峡回美国的阿拉斯加!”李成龙虽然英语听力不是很好,但是扬帆连问三次都是同样的答案确实让他有点恼火,都他娘的投降了还装什么狗屁英雄!

扬帆把原话翻译了过去,杰瑞到没有什么表情,就是怀特的心里冷了下来,那次死亡行军中,有多少美国士兵惨死作为一直在太平洋战场上战斗的他是心理清楚的。

“我们是美国空降兵187团的!这次行动是对这座山上的北朝鲜军队的指挥部进行突然袭击。一共三十七个人,大概阵亡了20多个……”怀特声音有点颤抖的说。

“187团?到底还是碰上了!”谢志涛听完扬帆的翻译后,心里不安的说了一句。

“你们的上级指挥管是谁!”扬帆接着问。

“上尉杰司”

李成龙看到俘虏能说的也就这些了,决定不去问了。跑掉的肯定是187团的老兵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

“曹能!你赶紧给我过来!这是命令!”李成龙和谢志涛想事的时候听见了粱璇在吼曹能,曹能靠在洞壁上一脸尴尬的笑着。池晓东和韩兴宇已经重新包扎好了在旁边休息,也一脸不解的样子看着曹能。

“伤到屁股了,不好意思让粱璇包扎。”康健小声的在谢志涛旁边说,然后自己也哧哧的笑了起来。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姜一唯、何宏伟!把他给我架上!”魏大鹏冲几个人喊了一句。

“是!”姜一唯、何宏伟冲了上去,一人一只胳膊。

“别!别!没有什么大事!你们别啊!”曹能一脸尴尬的笑着。“哎呀!哎呀!疼啊!梁队长你轻点儿啊!”

弹片被扣了出来,上好药,包扎好,疼的龇牙咧嘴的曹能爬在姜一唯的肩膀上。

“别那么没有出息!伤又没在脸上,屁大点事!不影响取媳妇儿的!”康健笑着说。

一群人正在为解除危险后感到放松的时候,从洞口冲进来二十几个人民军战士,推开一直用冲锋枪看着俘虏的唐强。要把俘虏带走。

“你们干什么!”有没有王法啦!上老子这里抢俘虏!有本事自己抓去啊!“刘飞挡住人民军的去路。

?¥#?%¥#%¥#%#%……%……¥%……一个人民军的少尉冲着刘飞大吼了起来。

“妈的!你一个排叉子冲我吼!”刘飞差点撸胳膊挽袖子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朴东勋对着人民军的那个少尉吼了几嗓子。那个少尉听见后很惊讶的表情,然后立正对刘飞标准的敬了个苏式军礼。

“老朴!你跟他们说什么了”刘飞对那个少尉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很是不理解。

“我说的是!这个地!我们副联队长的干活!来朝鲜几天了!我看朝鲜人对军衔制度很在乎!受苏联的影响。就把你的军衔报了一下!。”朴东勋笑了一下:“还有!他们要把俘虏带走!他们要为死去的战友报仇。”

“对!今天说什么也要让我把这两个俘虏带走,请中国同志能理解我们的心情。”金成焕在他们身后说了一句,显然已经听到了朴东勋和少尉的对话。

“既然朝鲜同志有这样的要求也不过分!俘虏是我们抓的!但是我们没有时间管理,还希望人民军的同志能处理好俘虏问题。”李成龙知道两个俘虏到了人民军手里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但是为了不影响“中朝友谊”决定把这两个已经没有什么可能问的出来的基层美军官兵送出去。

“谢谢李上校!”金成焕认真的给李成龙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一挥手几个人民军士兵蜂拥而上拖起已经受伤的杰瑞和怀特往洞外走。

“上帝啊!你们要干什么!我们已经放下武器了!你们应该遵守日内瓦公约!我们是战俘!我们有我们应有的权利。”怀特大声的喊叫着,可是人民军里似乎没有人能听的懂英语,他又朝那几十个穿着南朝鲜军队服装的人喊同样的话,但是同样没有人搭理他,但是从表情上看,他们不是听不懂,而是听懂了懒得去管自己的死活。

俘虏被拖了出去,谢志涛偷偷的安排朴东勋出去看看到底最后怎么样。

大约10分钟后,朴东勋一脸沉重的回来,“已经被枪毙了,用机枪扫射活活打死的,两挺机枪,两个满的梭子都打空了,都打没有人摸样了。”

听了老朴的话,这些人都沉默了,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一边是国际公约,一边是战友情,如果是他们他们该怎么做。

“打死就打死吧!别想那么多!大家赶紧休息!不知道跑掉的什么狗屁杰司上尉会不会再来找我们的晦气。”刘飞又一屁股坐到背包上“魏大鹏你带你的人出去换下康健他们,扬帆也带上步话机出去吧。随时联络,还有!再也不许给我追击!弄出伤亡就不要回来见老子。

魏大鹏和扬帆收拾好东西出了洞。洞里又恢复了沉默,因为战斗的关系,人都显得很疲倦,呼噜声已经陆续起来了,这时已经早晨6点多钟的样子了,天边已经现出鱼肚白了。

跳出包围圈的杰司收拢自己的斩首队或,发现就剩下不到10个人了,几个重要的小分队成员都没有了,怀特,卡尔肆都没有回来。恼怒之下要过通讯兵手中的电台。

“我是187团斩首行动部队的杰司上尉,我已经发现敌人重要指挥部门,防卫紧密,地面进攻无效,伤亡较大,请派出飞机对我所提供的方位进行密集空袭,完毕。”

说完,把话筒扔还给通讯兵后又骂了一句:“老子有机会再收拾你们这群混蛋。”,然后手一挥!一把伞兵刀狠狠的插进一棵松树的树干上。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