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二十九章 兰州除恶(上)

qianqian1940 收藏 3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子,我不由感叹有的时候,缘分也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似乎每次和她相见的时候,总要发生一些事情。两年前,当我们第一次和她相见时,我们碰到了一场“群殴”,然后林威成为了我的追随者。今天,当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我找到了铲除‘黑龙帮’的机会,我们即将面临的又是一场“群殴”!这些事情都直接或者间接的和她有关联。

我身边的雨霏显然也认出了这个曾经是一头短发的家伙:“歌子姐?怎么,养了长头发就不认识我们了啊?哈哈!”

歌子明显的愣了愣,这声音有些耳熟!可惜酒吧里的灯光实在太暗了,一闪一闪的,只能看见一个轮廓:“你是……?”她迟疑的问。

雨霏“蹭”的跳下椅子,跑到她面前一把拉过她的手大发娇嗔道:“歌子姐,我是霏儿拉!你不记得了?”

“霏儿?霏儿!你是霏儿!!”歌子激动的叫起来,拉着雨霏的手不放。心道怪不得刚才她在舞台上唱歌的时候总是觉得这个小姑娘很眼熟,似乎在那里见过。2年前,她回国的时候搭乘的正是我的空军一号,在飞机上曾经和雨霏有过一面之缘。

惊喜过后,歌子突然想起来,这个久别重逢的小妹妹不仅是中华人民主权共和国政府元首大本营最高统帅部的主任,更重要的是,她是元首秦雪的女朋友!她在这里,那岂不是意味着……,想到这里她回过头看了看一直站在门口的桂炉,又转过来开始打量着依旧做在凳子上喝酒的我们:“他们是……?”

“歌子,不用担心,我在这里!”我笑着对她说,知道她从那个方向看过来是看不清楚的,“过来坐啊,你这里没有‘老板不允许和客人同坐’这样的规矩吧?”我打趣道。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头“轰”的一声,然后人声嘈杂,似乎有人在大声的呼呵着什么,我脸色一沉。

一直守在门口的桂炉回过头来叫道:“老大,那些家伙来了!”

我狞笑着站了起来,毫不在意的活动了一下筋骨:“歌子,不好意思啊,害你的门被砸烂了,等处理完了这些事情我送你个新的啊!本来想和你聊会天的,可是有些人就是不识相,非得这么急急的跑来送死!等有空了,请你到我们家来玩吧!”

歌子傻傻的看着我们一个个从她的面前走过,脑袋里一片空白:国家元首和三军参谋总长居然会她在的小酒吧里喝酒?!

几个一直躲在门口的服务员目送着我们离去,马上涌进包厢,围住还愣在那里的歌子七嘴八舌的问:“歌子姐,那几个人是谁啊?”

“歌子姐,他们和你好像认识啊!”

“有个男的好像很眼熟啊!”

歌子像是放下了什么似的,突然开心的笑了,她转身便向外走,看的一帮家伙大眼瞪小眼,远远的,她的声音飘过来:“是元首!”

陈黑龙火冒三丈的站在酒吧门口,看着躺了一地的手下和昏过去的弟弟。他们的父亲是兰州的第一副市长,级别相当于其他市的市长(因为兰州的特殊政治地位)。自己则是当今西北数一数二的帮派‘黑龙帮’的帮主,这几年由于苏联的暗中援助,‘黑龙帮’吞并了数个小帮派,实力膨胀的很快,最近和新崛起的“中兴会”(戴锷根据我的指示,暗中组建的一个黑帮)并称西北两大霸主。由于父亲的庇护,只要不是在市中心闹事、没有弄出人命、没有动枪械,一般郊区的这些警察都睁半只眼闭半只眼的当没有看见,而一般老百姓则害怕家人受到这些黑社会的威胁也不敢怎么反抗。他们两兄弟向来在这一代横行惯了,没有想到今天会在他眼皮底下出篓子。他本来今天是带着几个兄弟来寻欢作乐的,在半路上却碰到惊慌失措的小弟跑来报告说被打了,这还得了?这不是公然的挑战他的权威吗?混黑道的最讲究的就是脸面,这等于照着他的脸上给了一个耳光!他怎么能忍耐,传了出去,他还要不要在道上混了?他立刻打发了手下回去召集人手,准备好好的找个地方讨回面子。此时见我们出来,倒也不急着上前动手,上下打量了我们几眼,心中暗暗惊讶:看那几个家伙剽悍无比,显然是打架的好手,但这一代道上的高手自己都清楚,什么时候又冒出这么一群高手来了?躺在地上的那些家伙虽然不及自己身边的精锐,但也在道上排的上号的人,怎么这么轻易的就被打趴下了?!陈黑龙当上这个帮主虽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但不可否认,就他本身来说,还是有一定的脑子的。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翻我们,觉得这些人似乎有点来头,等闲人是雇不起这么出色的打手的!于是他决定先礼后兵,探探口风再说,他抱了抱拳:“本人陈黑龙,忝为黑龙帮老大,请教各位是那条道上的?”

我看了一眼戴锷,戴锷会意上前一步:“原来是陈老大,久仰大名啊,我们是中兴会的,阁下有何指教?”

听说是华行会的,陈黑龙顿时嚣张起来,本来就一山难容二虎,作为西北唯一的两个大的黑道帮会,平日里两个组织私下摩擦就不少,今天居然找上门来了!他暗自思索了一番,华兴会的老窝在陕西,这次来这里不可能带太多人来,这些人看来是华兴会的骨干成员。在自己的地盘上趁势做了他们,应该费不了多少事情。今天的事情用道上的规矩来衡量,无论怎么说都是自己这方在理,他们到自己的地盘上闹事不是找死么?把这些家伙干掉,如果里面有华兴会的老大在最好,自己可以乘势吞并他们,如果没有也是大大的削弱了他们的实力!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错过了可真的可惜了。

当下他打定了注意阴恻恻的道:“我倒是谁,原来是华兴会的几位英雄好汉。不过这里似乎不是你们的地头吧?你们怎么敢这样做?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恩?”

戴锷狂笑道:“哈哈哈,陈黑龙,我们做都做了你还来问我们敢不敢,你脑袋有问题么?道上的规矩敢做就敢当,有什么道道你划下来,我们接着便是!”

陈黑龙心下暗喜,本来还在犯愁自己怎么激他们换地方动手,这里虽然靠近郊区,但毕竟还是属于兰州市的地界,自己要是公然在这里行凶杀人,肯定会惊动卫戌部队。兰州是政府的所在地,卫戌部队是全军最精锐的部队之一,仅次于元首警卫旗队,负责实际上的首都安全,和他们打还不如自己自杀来的方便一点。现在听这个家伙这么大大刺刺的满口子答应马上接上:“好!这里是市区,你们有种的跟老子走,到了西郊外我们一挑一!”

我对戴锷点点头,戴锷大声道:“好!去就去,老子还怕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你们在前面带路!”

陈黑龙带着几个手下在前面走,我们后面跟着很快便来到了西郊,途中,赶去报信的一个战士带着一个连的警卫旗队战士和我们汇合。

陈黑龙眼珠子转了转,拉过一个手下低声吩咐了几句,那手下飞快的跑了出去。桂炉询问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示意不要阻止他。我知道他十有八九是派这个家伙去搬他父亲的救兵了。

戴锷走到场中大声道:“行了,既然到地头了,你们就划下道来吧。按照道上的规矩,你们是要一对一的单挑一场,还是我们各出几个人一轮轮的比试?”

“哼哼?到了我的地头上你们还想单挑?”陈黑龙阴笑道:“我有说过要和你们按照道上的规矩来处理吗?”

“那你想怎么样?”戴锷沉声道。

“哈哈哈,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请几位借一样东西给我!”他得意万分的笑道。

“哦?敢问是什么东西?”戴锷笑了。

“诸位的项上人头!!”陈黑龙顾作风雅的道。

“哈哈哈!你?就凭你,就想要我们的人头?!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戴锷捧着肚子道。

陈黑龙也“嘿嘿”的笑了起来:“很好笑吗?弟兄们,出来!!”他大喝一声,背后顿时一片火把亮起,看那样子足有1000多号人马。

“怎么样?这些人够了吧?”陈黑龙得意的道:“怕了没?现在救饶我还可以给你们留个全尸!”

戴锷喷的笑了,连带着我们也忍不住了,戴锷笑的差点岔了气,辛苦的道:“你、你还真可爱,不就指望着这么些败类人渣帮你撑腰么,来吧,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陈黑龙倒愣了,看着这帮人无论如何也不像脑袋有问题的样子,可是实力明摆在哪里,自己这边1500多号人,他们那边才三百的样子。他们不会是认为这三百人就足以抵抗这么多人了吧?他看了看那些穿着整洁划一的黑背心,深蓝色套装的面无表情的整齐树立在那里的人,心里不知怎么的流露出一丝不详的感觉!这些人,站的怎么这么整齐,不像是黑社会,倒像是……军队的!

陈黑龙被自己的想发吓了一跳,不可能的!他摇了摇头,一个黑帮怎么可能和军队有关系?!他一把抽出小弟递上来的刀大叫道:“上!”

那1500多个人高举着砍刀,铁棒之类的东西,叫喊着朝我们冲来,光看那气势还真像那么回事。可惜在我们这些行家眼里却是一群乌合之众!相对于经历过战场的血于火的洗礼后,这些人在我们的眼中实在是太垃圾了。我接过桂炉递过来的那把克虏伯赠送给我的长剑,轻轻的抚摩着着那柔软的皮革,真是把好剑!

“宕”的一声,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我高高的举起剑,剑尖斜斜向天,大喝道:“银鹰!”

身后众人跟着我高高的举起长刀,齐声大叫道:“银鹰!”

迎面而来的黑龙帮众显然被我们吓了一跳,聪明的几个已经开始放慢脚步了。

我将剑用力的下划道:“突击!”一个旋身率先冲出,身后是杀气腾腾的战士们。

两边的人群终于碰撞在一起,我一个举剑上扬,架住一个头目模样的人双手砍来的长刀,顺势一个旋身下切,将他切成两半。

远处观战的陈黑龙一个激灵,号称“黑面阎王”的陈新男是黑龙帮最顶尖的高手,道上大大有名的,一挑一的话自己都不能赢他,现在居然被那个看起来和清秀的年轻人一剑就杀掉了?!再看那些个黑衣人,到现在为止他们似乎连受伤的人都没有,看他们几乎是一刀一个的屠杀着自己的帮众,一股寒意悄然爬上他的背脊,这些家伙还是人么?!

我轻松的在人群中前进,根本不需要闪避什么,没有一个人能够挡的了我一剑之威。一个脸上有疤的家伙嚎叫着向我冲过来,居然还不知死活的凌空跳了起来。没等他反应过来,我边将他连人带斧劈成两段,旁边的几个家伙以为有机可乘,纷纷将兵器递过来。我冷哼一声,挽了一个半月型剑花,其他的人只见银光一闪,那几个想要偷袭的人便站在那里不动,而我却连看都不看的继续朝前走去。一个人想转身继续攻击,一转动,突然上半身整个的掉了下来,血像喷泉一样从下半身涌出。周围的人头皮发麻的看着这恐怖的一幕,都畏惧的避开了我,士气大降。

我提着没有沾上一丝血迹的剑,轻松的走出了黑龙帮的层层包围,一路杀过去没有人是我一招之敌。

我大大刺刺的站在陈黑龙的面前,看着他不言声。

陈黑龙被唬的连退三步,有些色厉内荏的叫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头也不回的反手一剑,将那个妄图从背后偷袭我的家伙挂掉,笑嘻嘻的道:“没什么,你不是想要我的脑袋吗?可是……”我回身指了指场中基本是一面倒的大屠杀道:“可是我怎么看都不像你是能够说这种话的人啊?”

“你……”他牙齿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公路边传来了凄厉的警笛声,陈黑龙的精神顿时一振,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手中的剑道:“你们……,还是投降吧,警察来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