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二十七章 警兆

qianqian1940 收藏 6 18
导读: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二十七章 警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我久久的挺立在跑道着一侧,看着隶属于德国国防军的天剑——1型客机在跑道上滑行、轻巧的腾空和几架空中负责护航的F——1战斗机汇合在一起,转向西北,渐渐的消融在夕阳那变幻莫测的颜色里。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再看了看西边像着了火的残阳,矮身钻进了汽车。昨天晚上,西克特将军特地的找上门来就未来的关系坦诚的和我谈了一个晚上。我明白他的意思,在渤海一战后,他终于摆正了中德两国的位置,于是籍此向我传递一个信息:将来如果他能够主政德国,那么德国将是我们最忠实的盟友。以次,他希望来换取我们全力的支持,帮助他在权力斗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可是,很遗憾的是,我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次回去和他国内的政敌的斗争必败无疑!这些日子我们也没有闲着,在综合了我们潜伏在德国的‘黑鹰’发回的情报,西克特将军的政敌已经找到了一个我们最不愿意听到的合作对像——阿道夫*希特勒和他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在这位一代枭雄面前,西克特和他那些死脑筋的手下可以说是没有一丝抵抗力的!或许双方在战场上想遇他们还有较大的胜算,可要比起玩弄政治上的手段和玩弄权术,估计1000个西克特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望着窗外飞逝的景物,思绪一下子漂到了遥远的德国。原来以为帮德国政府撑过了经济危机,一方面可以提升我们在德国人心目中的好感,为各个领域的渗透作好准备,另一方面也可以使这个一战时的下士和他的《我的奋斗》在德国失去市场。谁知道天算不如人算,一场德国内部的政治权力斗争又为他提供了晋身权力高层的阶梯!我忍不住狠狠鄙视了一下这些德国人的眼光,与虎谋皮,难道不怕将来他转过身来反咬你一口么?找什么人不好,偏偏选中了他!而作为德国的盟友,西克特将军的后盾,最糟糕的一点是我们不能够直接参与到这种设计敏感政治的权力游戏中去,至少表面上是不可以。我深深的明白,两个国家,即使是关系极度密切的盟友,只要他们还是两个不同国家的存在,那么,其中一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另一方对其干涉内政的行为!如果我们悍然直接插手,卷入到这个游戏中去,那么这几年我们开始小有成就的渗透活动将会付诸东流!而这将成为对方攻击西克特将军的最好工具,到了那个时候,西克特将军的政治生涯将彻底的完结!我们从现在开始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要谨慎,只要兴登堡没死,希特勒就算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成为德国的独裁者。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争取联合组阁,现在即使希特勒上了台,可以说他的根基是极其不稳定的。他和那些将军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按照他的性格,等他掌了权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掌握军队来巩固他的既得利益。那个时候,他就会和那些原本的支持者们产生利益上的冲突,运用的好的话,将他们挑拨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到那个时候再寻求机会获取政权才是最稳妥的!恩,得劝说信心满满的西克特接受这一点!或许派个特使去会是很好的办法,我仔细的思量着,斟酌着要从什么方面切入最能打动他的心。

还有苏联人!这次叛逃过来的苏联将军级别和分量都着实不低,虽然给我们的计划带来极大的好处,但是也在外交上带来了比较大的压力。苏联过不了多久一定会向我们施压,边境的冲突也会升级,一个处理不好即使是爆发战争都有可能的!虽然我们不惧怕战争,说实在的就凭苏联人现在的那点军队还不在话下。但是俗话说的好,大炮一响是黄金万两,目前我们的东北地区正处于建设中,政府刚刚提出了2年经济发展计划,准备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大战做准备,要是真打起来,其他不说,光是财政上的负担就会给正在腾飞的经济带上不小的包袱。况且,目前国防军还不具备摧毁整个苏联的实力,但是仅仅打赢一次战争是不行的,如果一次不能把苏联人打跨,那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北边要提防着他们的随时进攻,南边还有虎视眈眈的老蒋,东边还有一个不安分的邻居日本随时准备咬我们一口,这种四面受敌的情况是无论如何我不想见到的!那么,必须搞点什么动作吸引斯大林的注意力!

“老大!”做在前头的桂炉突然转过头来一笑道:“是张总长的车子横在前面不让我们过啊!”

“是翼空吗?”我笑道,将车窗玻璃降下去,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时不时的喜欢给我搞的小状况出来。

翼空三两步的跑过来,一把扯开车门就钻了进来,后面跟着陈雨霏大小姐。

我笑着看着他们两个猫着腰作贼一样的钻进来,问道:“你们两个今天都没有公事了吗?这么早就跑出来了。”

“怎么会没有,二哥今天晚上要陪来访的芬兰代表团吃饭,正到处拉壮丁陪酒呢!嘿嘿,我们收到风声就溜出来找你了。”翼空吃吃的笑道。

“靠,又吃?我看这些家伙来这里骗吃骗喝是真的!”我笑骂道。

“今天晚上你没有事情吧?”陈大小姐靠在我身上很花痴的笑道。

我苦笑着看着她“不经意”放在我腰上那几块嫩肉上的玉手:“我有胆子说有吗?”

翼空奸笑道:“三哥,你们同居了那么久,你怎么还没有把这头母老虎收服啊?!该不会是你那个不行吧?!嘿嘿,要不要我送你点药酒?”

陈大小姐刹时被点中要穴恼羞成怒:“你要死了!这种话都好意思说的!我和你三哥清白着呢!我们还没有那、那个……”

“没有那个什么啊?嘿嘿,我说嫂子,你怎么说话老是不说全啊!”翼空坏笑道。

“你、你这个……”陈大小姐恼怒之下迁怒于本人,于是我腰间的肉再次遭殃!

桂炉望了望乱作一团的我们,转过头来笑给了开车的司机一下:“你小子,笑什么,专心开你的车!”

“好了好了!”我好不容易从陈大小姐的魔爪中逃出生天,赶紧转移目标:“我们等下去哪里?”

“这个……”正在打闹的两人停了下来,抱着脑袋想了半天。

“晚上去逛街是肯定不现实的,我们的目标太明显了,不若我们去酒吧玩吧?”陈大小姐苦思冥想了半天终于定论。

“恩,酒吧灯光昏暗,又有包厢隔开,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去处!”翼空点头道。

“行,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说那就这么着吧。对了,我们去上次那家老店解决晚饭吧,我前几天听说哪里有江南的小吃了!”我咽了口唾沫,想起那些香喷喷的小吃我食指大动。

“好,那还等什么,快走吧!”

我带头一掀布帘,眼尖的破斧立时从柜台上窜了出来,眉开眼笑道:“我算计着你们这些家伙该来了,哈哈,果不然,冲着我的小吃来的吧?”

我当胸给了他一拳:“你小子,当了老板了还是那个祟样,就不能长进点?!”

自从上次和桂炉来了这里后,阁三岔五的我们都会来光顾一阵子,一是这里的东西的确好吃,二是和这个家伙聊的投机。

“呦,这是你女朋友吧?”破斧一脸惊艳的看着随后进来的雨霏。

“喂,你的口水都拖的老长了!”我笑着提醒道,心想:这小子倒还满新潮的,居然知道叫女朋友了。

“你好!”陈大小姐装淑女的红着脸点了点头。

“兄弟,艳福不浅啊!嘿嘿!”他一把搂住我。

“去、去、去,少来这一套!”我笑着把他推开。

他正要说什么,抬头见翼空带着桂炉他们进来,一下子愣住了,似乎是不相信似的擦了擦眼,突然指着翼空道:“你、你、你不是……?”

我靠,要坏事!我猛的想起来,这家伙是不知道我是谁,可翼空是前段日子东北战役的英雄人物,照片登的满大街都是,这可怎么解释?!我一下子傻了眼。

“厄,那个,老板,他只是长的像而已了,不必大惊小怪的!”雨霏见状不妙,赶紧掩饰道。

靠!我心里叫道,这么明显的谎言你以为人家会相信啊?

没想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破斧居然笑道:“我说呢,他这么大的官怎么跑到我这里来吃东西!”

这也行?我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看了看一边得意的跟什么似的的雨霏。

“哦,我叫秦空!”翼空也反应过来,傻笑道。

于是我们说笑着进了内厅,几年了,这里还是来样子,只不过后面又连着开辟了一个厅子,比原来看起来大了不少。

“我说破斧,你又不是没钱,干嘛不把店搞的好看一点,现在你又不光卖泡馍了!”我忍不住埋怨道。

“没办法,我也想,可我们家老爷子那个死脑筋转不过来,我正打算着去附近新开一家呢!这家就顺他的意思这么着吧,唉!”破斧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想法好啊,到时候可一定要通知我们啊!我有朋友是设计这类的专家,一定帮你设计的漂亮新潮!”我一听说要开新店顿时兴致大增,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吃饭的环境我不喜欢。

“真的?那太好了,这顿就算我请了,你们随便点!”破斧兴奋的搓着手,能够用自己的想法去经营一家饭馆一直是他的梦想。

“我也想啊,可是你知道我们是公务员,不能这样的,只能谢谢你的好意了!我可不想被检察院的人叫去喝茶!”我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破斧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该死,一高兴就忘记了这规矩了!”

我笑了笑问道:“最近有什么小道消息啊?”

“嘿嘿,你还别说,最近的确有件新鲜事。前几日我远方的叔父来探亲,说起一件怪事。听说北边那个叫什么白云什么博的地方,有人买泥土发了大财了!”

卖泥土发财?我愣了愣,这都什么和什么?泥土还要买?“这个可真是稀罕事!”好奇的问:“这泥土有人买?买的去做什么?”

“我叔父也正纳闷呢,听说那个泥土叫什么‘稀土’的,有那么一帮黑道上的人专门挖这个东西买给北边的蒙古人呢!很值钱的啊!”

我脑袋“轰”的一下炸了,是稀土矿!!居然有人在倒卖稀土矿?!我清楚的记得几个月前,包头白云鄂博铁稀土伴生矿开始大规模开采,当时探明白云鄂博矿稀土氧化物含量在3300万吨左右,占世界稀土资源储量的90%左右,业界遂有“世界稀土在中国、中国稀土在包头”的说法。世界稀土工业储量为4500万吨,其中,中国稀土资源储量为3600万吨,占世界储量的80%。稀土是一种极为重要的军事战略物资,可以明显提高金属的强度抗疲劳度,稀土更是制造导弹,火箭的必需资源。这么重要的战略资源居然被人在倒卖?!这件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这种国家的重点项目都是地方的重点关注对像,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可能被倒卖的!

我向身后的翼空使了个眼色,脸上丝毫没有带出,依旧是嬉笑着跟他闲聊。

不一会我们要的小吃就上满了桌子,喷香诱人的黄金糕、小笼馒头、嘉兴肉棕……一大堆美味却无法钩起我眼前这些人的食欲。我知道他们是为了刚才的事情弄坏了胃口,笑道:“事情还是要办的,但是东西也是要吃的!”

翼空浑身一震,顿时惊醒过来,拉过身边的一个人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人飞快的闪出了餐馆。他回过头来笑道:“三哥说的有道理,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么,我们担心什么,来吃吧!”

我赞许的点了点头,夹起一块黄金糕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知道他派人去叫戴锷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