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68/

“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曹奇峰!”

“敌人不投降,就消灭他!”

一群红卫兵们押着曹奇峰游街示众,不停地狂呼着口号。曹奇峰也和红卫兵们一道喊着同样的口号,似乎被押着游街的不是他曹奇峰,而是别的什么人。他懂得,如果被群狼包围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和狼一起嗥叫!他喊着打倒自己的口号,感到挺好玩,似乎觉得,人生天地间,大约本来有时也未免要游街示众的。他争脱着抬起头,想看看那些煞有介事地喊着口号的人,到底是谁。

咦!还有这一群人,不都是他的同事们吗?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怎么也都疯了呢?而且翻脸不认人,个个手持长矛,青面獠牙,杀气腾腾!

“不好,今天凶多吉少,三十六计走为上,老子不吃眼前亏!”曹奇峰决定伺机逃跑。

前面是一条大深沟,队伍停止了前进。口号声又狂吠起来,比先前更加激烈。曹奇峰心想,可能就在这大沟旁,他就要被斩首了!曹奇峰觉得,这是他逃跑的最后机会了,再不能犹豫了。他猛地一个纵步,身体腾空而起,飞过了大深沟。他回头一看,那些“红袖箍”们手持各种兵器,纷纷爬过深沟,直扑过来。他拼命向前奔跑着,气喘吁吁,体力渐渐不支,眼看那些魔鬼们就要追上来了。曹奇峰奔上了一条山路,只见峰峦嵯峨,怪石嶙峋,令人心惊胆颤!他感到喘不过气来,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几乎举步维艰了。他仰天长叹道:“天啊!曹某今日命该亡此了!”

遽然,一个响如洪钟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玄德在此,奇峰吾弟不要惊慌!”奇峰抬头一看,只见十步之外有一个美髯男子,威风凛凛地站在路中央,手中牵着一匹骏马。此人龙骧虎视,气宇非凡,向奇峰抬手道:“奇峰吾弟,快快过来!”曹奇峰大声喊道:“玄德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奇峰暗自庆幸:“今日有救了!”玄德一把拉过奇峰:“为兄已在此等候你多时了,请赶快骑上我的‘的卢’马,前去昆仑仙境!”曹奇峰往山下一看,那群套着红袖箍的妖魔们挥舞着铁叉、长矛和大刀,狂吠着爬上山来。曹奇峰跃身上马,一抱拳:“玄德大哥,请受小弟一拜,咱们后会有期!”曹奇峰俯身到的卢耳边,悄声说道:“的卢啊,的卢,今日我把性命交给你了。”的卢闻言,一声长嘶,抬起前腿,一个纵身,箭一般地射了出去。曹奇峰只听耳边风声呼呼作响,树木与冈峦闪电似地退到身后。

地卢风驰电掣般地驰骋在山川与河流之间。曹奇峰放眼望去,前方云雾弥漫,天空低垂。原来,的卢已到日月山下。那的卢奋起骙骙四蹄,一声振鬣嘶鸣,直冲云霄,霎时跃过了日月山峰!

此刻,的卢奔驰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远方,群山起伏;近处,百草芳菲。

的卢渐渐放慢了脚步,舒缓地向着一泓碧波荡漾的天池奔去。的卢来到池畔,停下脚步。曹奇峰下马,牵着的卢啜饮着池中圣水。这天池名叫咸池,是太阳早晨沐浴的地方。每当朝阳从咸池中站起身来,一边抖落身上的水滴,一边驾着云霞,跳跃着在东方慢慢升起,他是那样的纯净与艳红,霎时把大地染成了金红色!

此刻,是卢经过长途奔驰,早已汗流浃背,它一边饮着圣水,一边昂首嘶鸣。

曹奇峰百里驰驱,也觉唇干舌燥,周身困顿。他来到池边,掬一捧圣水,一饮而尽。他顿感通体畅达,心旷神怡,如饮醍醐,如啜甘露,身心劳顿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的卢饮罢圣水,来到扶桑树下,随意吃着青草,时而仰天长嘶,时而刨前蹄,心情非常舒畅。稍顷,的卢抖动项鬣,引颈长鸣,作腾空入海之状。曹奇峰立即上马,向昆仑山进发。的卢迈开四蹄,尽情飞奔,展示着飒爽英姿和律动之类。马蹄声声,震撼着崇山峻岭;嘶声阵阵,引起了百兽惊恐。

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峰赫然出现在眼前。奇峰欣喜若狂,挥动缰绳,不停地高喊:“驾!驾!”,向着这座崇高而圣洁的阿尼玛卿雪山疾驰而去。

阿尼玛卿雪山,它雄伟壮丽,晶莹剔透,巍然耸立在群山之中。山巅,云遮雾障,冰峰雄峙;半山腰,云蒸霞蔚,郁郁葱葱。云杉和圆柏密密丛丛,透着清香。金露梅和杜鹃花把漫山遍野装扮得斑斓多姿、五彩缤纷。藏羚羊和白唇鹿在原野上纵情奔跑,雪鸡和野雉在山麓与河谷间自由翱翔。

的卢从阿尼玛卿山下飞驰而过,越过无数的层峦和叠嶂,跨过千古奔流的白水和赤水,终于来到了巍峨的昆仑山下。这里的地名叫凉风山,它是昆仑山的底层,凡是到达这里的人,都将永远不死,如月之恒,如月之升。

曹奇峰在这里下了马,远眺玉虚峰和玉珠峰,浮想联翩,激情难抑,不禁放声吟唱道:“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

曹奇峰让的卢在山下休憩,自己徒步登山,经过阆风,终于到达了昆仑山的中层——这里就是令人心驰神往的悬圃仙境了。熏风拂面,有异香飘来,曹奇峰精神一振,急步登上瑶台。这里有一座百花园。满园的蔷薇、荼蘼、木香、腊梅、木槿和棣棠,竞相开放,散发着醉人的芬芳。更有那春兰、凤仙、瑞香、牡丹、芍药和紫丁香,争奇斗妍,纷纷攘攘。

一只大凤蝶飞来,伫立在瑞香枝头上,轻轻翕动着绚丽夺目的宽大翅膀,它那微微翘起的后翅,形如两条彩虹般的绸带,随风飘舞着。曹奇峰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只亭亭玉立的美丽精灵,是怎样被雕饰而成的呢?竟美得让人如此惊心动魄,赞叹不已,美得让人不忍离去!

曹奇峰沿着花间小径,迤俪而行。绕过一座小山,一泓碧波万顷的美池,豁然呈现在眼前!春光融融,微波漾漾,池水凝碧含烟;轻鲦出水,白鸥矫翼,山花倒映照人。曹奇峰料定,这里就是西王圣母的瑶池了。每年八月初八,圣母要在这里举行盛大的蟠桃会。天帝将走出他的琅嬛书屋,亲临盛会。此外,太阳神东君、月神望舒、云神丰隆、风神飞廉,还有大司命、少司命、娥皇、女英等各路神仙,都将云集于此。当西王圣母驾临盛会的时候,那只美丽的青鸟也一定会飞来的,因为它是西王圣母的侍者呀。

俄顷,一阵仙乐飘来,两行盈盈仙子,翩然而至。她们身着霓裳羽衣,伴着钧天广乐,婆娑起舞,无比的雍容与华美!

曹奇峰身在灵山仙境,面对如此盛况,一时心绪激昂,神思奔放。于是,纵情歌唱道:“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日将暮兮伥忘归,惟极浦兮寤怀。”

歌毕,一位光彩照人的仙女转移莲步,飘然来到曹奇峰面前施礼道:“奇峰先生大驾光临,我等小女子以桑林之舞为先生接风了。”

奇峰定睛一看,惊呼道:“好生面熟,莫非小姐就是简狄么?”

“小女子正是简狄。先生好记性,几千年了,先生还记得小女子。”言毕,简狄含情脉脉地飘然而去,留下一片娇柔。

佳丽们霓裳披披,云衣飘扬,风鬟雾鬓,仪态万方。俄尔,有风飒然而至。一个响如洪钟的声音自云中传来:“奇峰先生到了吗?”

曹奇峰对着天上的白云,高声问道:“我就是曹奇峰。请问您是谁?”

“我是东皇太一,请奇峰先生下榻瑶台之上。我已命风神飞廉平息人间的那场风暴。到那时,你再回到人间。”

“感谢天帝!”曹奇峰高声喊道。


“奇峰,快醒醒!”老牛使劲摇着曹奇峰,“快起来,有人来了,没准是来提审你的!”

曹奇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喃喃地说:“我下榻在瑶台之上,我就要回到人间……”

八十五号牢门哐铛一声被打开,一名狱警站在门口,用手中钥匙指着曹奇峰:“你,出来!”

曹奇峰被带到审讯室。

“你叫什么名字?”法官问。

“曹奇峰。”

“籍贯?”

“南京。”

“年龄?”

“二十八。”

“好,今天我代表法院,对你宣判!起立!”

曹奇峰站了起来,那位法官也站了起来。

宣判完毕,法官把一张判决书递给曹奇峰,问道:“你上诉吗?”

“您看,我现在上诉适宜吗?”曹奇峰胸怀坦荡地问。

“你想上诉吗?”法官问。

“是的,我想上诉。”

“为什么?”法官用敏锐的眼神凝视着曹奇峰,想从他瞬息变化的面部表情中,窥探出他内心的隐密。

“我认为这样的判决是不公正的。”曹奇峰严正地指出:“这是一场阴谋!”

“这个,你对此案有不同的看法,当然可以向最高法院上诉,这是你的权利,不过……”法官沉吟着。他放下手中的判决书,端详着曹奇峰。良久,他对曹奇峰诚恳地说:“以后任何时候都可以申诉。我想,现在上诉是没有用的。”

“谢谢您,那我就不上诉了。”曹奇峰向法官表示诚挚的谢意。法官的正直使曹奇峰深信,在任何非常时期,多数人的良心都未泯灭,他们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们绝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去干那种丧尽天良的罪恶勾当!而那些寡廉鲜耻、丧心病狂的民族败类,只是极少数。

曹奇峰被带回牢房。

“是不是对你宣判了?”牛志坚急切地问。

“是。”

“快把判决书给我看。”老牛一边高声朗读判决书,一边评论道,“你看看,这叫什么判决书!尽扣大帽子,什么事实也没有,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词!”

“你要求上诉了吗?”老夏关切地问。

“没有。”

“对的,现在上诉是没有用的。现在判你反革命罪,这是政治上的需要!你现在上诉,有个屁用!”老牛深谙政界风云,一语破的地说,“现在的天气的乌云翻滚,风狂鱼骤,你先找一个地方呆着,避避风,躲躲雨,静观风云变幻,要不了多久……”

老夏踱着方步说:“老牛的意见是对的,你的刑期不长,只有三年。三年之内,形势必有大变。多行不义必自毙,天怒人怨,人神共愤,天道好还啊!”

“是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奇峰,不信你等着看,作恶多端的人绝没有好下场!”老牛义愤填胸地说,两眼冒着怒火。

“奇峰,常言道,得道多助,你不会有事的。你品性高洁,才智过人,定能逢凶化吉。”老夏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佛菩萨会保佑你的!”

“奇峰,和你朝夕相处半年,以心传心,受益匪浅,”牛志坚热泪长流,“你就要走了,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老牛已泣不成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