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语:他是一位多边外交谈判高手,他的声音代表中国无数次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响起。他被誉为中国的外交斗士,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他主张敢于斗争、敢于亮剑。


字幕:沙祖康 1947年9月出生,江苏人 从事外交工作36年


1997年任外交部首任军控司司长 2001年开始任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大使、代表


解说1:2006年11月8日的日内瓦,中国的多边外交迎来了一场重大的胜利。来自中国香港的陈冯富珍成功当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这是自联合国成立61年以来,中国人第一次出任国际组织最高负责人一职。在日内瓦竞选前线,一直站在陈冯富珍身旁给予她坚强支持的正是代表中国政府的沙祖康大使。


记者:当陈冯富珍当选了,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我们在电视画面上看到,你就站在她身后,那个时候您的感受是怎么样的?


记者:有这样的效果吗?怎么感觉得到?


沙祖康:好像他们没有反驳,没有答辩,当然他要答辩的话,我很高兴,我准备和他答辩,是这样的。


记者:像这种直接的表达,像您说张扬的性格,甚至有人说,您有一点点好斗的性格,从来没有让您为难过吗?


沙祖康:好像大家都很理解,我的朋友很多。感到奇怪的事,我的最好的朋友,就是我的美国同事。我非常喜欢美国人的性格,他们很张扬,所以我有这么一个说法,我说中国外交官,美国风格。我的性格,没有给我带来什么麻烦,大家都很欢迎,东西南北中,无论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他们都觉得,沙先生可靠、可信、真诚待人!这不是自我吹嘘,你们有机会,可以去了解了解。


记者:但是恰恰有人说,正是您这种外在的张扬的性格,适合在日内瓦这样的一个国际舞台上?


沙祖康:这有一定道理,为什么呢?你这样做,只能受到对手的尊重,对手不会小看你。因为你的每一句话,代表你的祖国,因此人家很看重你的话。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吞吞吐吐,也说不清楚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是一种失职。就需要加引号,应该“张扬”一点!因为你的利益,只有你自己去争取,去斗争,去维护,你的利益,人家是不会维护你的利益的,因为他没这个义务。因此,多边外交的表现的方式是斗争多一点,大家都在争,为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斗争。


记者:不管如何张扬,不管如何地直率,您会给自己规定一个边界吗?


沙祖康:张扬也好,直率也好,甚至什么,这是一种风格,但有一条,必须牢牢把握的,就是你必须在重大的政策问题上,也就是说你作为大使,你代表国家在行使使命,你必须忠实地、坚定不移地执行国家的政策,在政策问题上,是不能允许有不同的,必须和中央保持一致,这点我做得很好,我几十年都是这样做的。我没有说过违反政策的话。


解说5:从1971年大学毕业投身外交事业,沙祖康经历了中国外交的诸多风云。他曾处理过举世瞩目的银河号事件,负责谈判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处理第一次朝核危机等重大外交事件。沙祖康认为外交是高智慧、高强度的较量。五年日内瓦大使生涯,无数次代表中国发言和谈判,所幸的是不辱使命,从未输过,而且即将结束的36年外交生涯也从未打过败仗,这是让他最自豪的!


沙祖康:我这五年当中,我到任的四个月我是凌晨四点钟睡觉,天天如此,后来是三点钟睡觉,现在是两点钟到两点半睡觉。我没有节假日,我从来没有星期六,我没有星期天,我除了打球以外,打场球出身汗以外,我的全部时间都是用来工作的,我没有进过一个商店。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一切。


沙祖康:中国一句古话,叫做“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要说的是,要改一改,“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高兴处”。当票数报到18票的时候,我沙祖康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我觉得我挺窝囊,刀架在脖子上,都是不流眼泪的人,我有这样的自信,可是我太兴奋了。


记者:如果把这次世卫组织总干事竞选,比喻成一场战斗的话,你在这个战斗当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沙祖康:前线指挥官。司令部是中央政府,我们战场也很多,我是在第一线的,因为选举是在那个地方发生的,真正的最后的决战是在那进行的


记者:具体到您作为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的特命全权大使来说,在这个竞争过程中,您动了什么样的脑筋?


沙祖康:我曾经跟同事们说,等消息宣布以后,我每一片骨头都散架了。要说的是第一:关于陈冯富珍参与竞选的建议,是驻日内瓦代表团提出来的。


记者:作为您来讲,提出这样的建议,是不是就要势在必得呢?


沙祖康:作为个人,我要提出这样的建议,这意味着我就必须承担这样的责任,我只能赢,不能输。我没有输过!




记者:那您究竟做了什么样具体的工作?以至于您累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沙祖康:举个例子来说,在选举前几天,我一天就接12到13个大使。甚至到晚上11点钟还在会见有关国家的卫生部长,给他介绍情况,叫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说,我们赢得应当,当然也赢得非常之漂亮。


解说2:在沙祖康五年的大使外交生涯中,为中国争取到国际组织的高级职务并不是第一次。五年来,沙祖康率领他的团队展开繁忙而卓有成效的多边外交谈判和斡旋,先后为中国成功争取到世界气象组织、国际电信联盟、万国邮政联盟、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国际组织重要领导职务;还为中国香港争取到2006年世界电信展主办权,结束了日内瓦对该展览长达33年的垄断历史。


与联合国政治总部纽约不同,日内瓦是名副其实的制定游戏规则的地方,这里云集着众多的国际组织,外交谈判斗争异常复杂激烈。2001年,已经54岁的沙祖康重返日内瓦,当任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特命全权大使。上任伊始,他就给前来拜访的外国大使一个下马威。


记者:你刚刚出任派驻日内瓦的特命全权大使的时候,我们知道,那时候各个国家驻日内瓦的大使,都礼节性的来祝贺,来拜访,但是您却给英国大使一个不一样的礼遇是吗?


沙祖康:他是这样说的,大使阁下,我们大英帝国对你们的人权情况表示关切。我是礼节性的拜会,你一上来有给我提出这样实质性的问题,我觉得,失礼的首先是他。我马上的反应就是说,大使阁下,您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他说我不知道,我怎么看着你这张脸就想起鸦片战争来了!当年,你们强迫中国人民吸食鸦片,中国人拒绝了,因此你就挑起了战争。鸦片侵犯中国人民的健康权。你非法占领我香港多少年,97年才归还,在你占领期间,你从来就没在香港搞过任何选举。今天你突然关心起中国人民的权利来了,我总觉得不是那么很自然。


记者:您说这番话的时候,这位英国大使的脸色是什么样?


沙祖康:他有点震惊,好像表现得不自然,他说我们政府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关切,但是我们政府必须考虑到我们的民意。我们的非政府组织,对这个问题很关切,对政府施加压力。我当时说,我理解。我在国外工作那么多年,我当然知道,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它们的影响,我可以理解这点,我可以告诉你,中国也有很多非政府组织,中国有13亿的人民,他们也有他们不同的关切,那么您说,因为他们有关切,你就代表他们来,非政府组织反映你们的意见。作为政府,不能有效地管理非政府组织,是不是说明你们政府很无能,管不了事,是这个意思吗?


记者:当您决定这种比较激烈的方式来回击他的时候,不担心以后会影响双方的关系吗?


沙祖康:不担心,因为他本身就是虚伪的。为什么我要考虑我影响双边关系呢?他为什么不考虑影响我们的双边关系呢?我信这一条,叫平等相待。因为他先错了,而且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他自己比谁都明白,他比谁都清楚,他是图谋不轨,我认为,他是罪有应得,如果我不给予反击的话,他会认为我示弱了,您原来是这么回事,你认了,他就会越来越嚣张,这我是不能接受的。


记者:您当时的情绪来讲,真的是被激怒了吗?


沙祖康:不激怒,这是我作为中国的外交官,我年纪也不小了,我没有那么容易激怒,我很冷静,我了解中国历史,我也了解世界的历史。因为我只要想到这一段,我就有一种羞辱感。你终于给我机会,让我表达了我的关切。


沙祖康:“西方国家,绝不是保护人权国家的楷模,发展中国家,也绝不是侵犯人权的带领者,(联合国)人权会(议),并没有授权任何国家,或者国家集团,成为人权法官,而发展中国家,也不应该永远是人权法庭的被告。中国有句古话,“正人先正己”,我们希望个别国家,在批评和指责别人之前,先拿镜子,好好照照自己。”


解说3:这是2004年3月24日,沙祖康在联合国第60届人权会议上的一段精彩的大会发言。日内瓦一直是人权斗争的主战场,面对美国在大会上抛出的反华提案,沙祖康奋起反击,即兴用英文答辩,表示愿意免费送美国一面镜子照照。


沙祖康:我说,美国朋友,我们中国是贫穷一点,正在发展中的一个国家,但是我们即使再穷的话,我们买几面镜子还是买得起的。我们想免费买点镜子送给你,让你自己照一照你自己,因为你们发表的白皮书里缺了一块,我们国务院新闻办,写了一份材料,叫《美国的人权白皮书》,这是一面镜子,希望你们看看,写得怎么样。但是有一条,我劝你们最好睡觉之前不要看,因为美国人权记录,你要看了以后,特别是睡觉之前看了以后,你晚上会做恶梦的,你是会睡不好觉的。我也就开个玩笑。


记者:您说完这番话,会场什么反应?


沙祖康:我记得四分钟的答辩,五次被掌声打断。大家掌声雷动,包括美国代表团自己都在笑,他也觉得很好笑。说实在的,他提反华提案,也不是那么挺认真,我的感觉是这样的。他并不是真的关心中国的人权,他还表现出来比中国政府来关心中国人民似的,我感觉,恐怕这样的态度,我觉得也是很奇怪的,我看他们关心的首先是他自己。


记者:您当时讽刺意义很:即兴的,完全是用英文。我有个特点,我的英文并不好,就像我的中文那样,支离破碎的,但是在这样的场合,很奇怪,我的英文说得比平常稍微好一点。会议也太紧张了,需要有人来点小幽默,因此深受大家欢迎,成为日内瓦的佳话,叫美国人买面镜子照一照,成为妇孺皆知的一个名言。



解说4:最终,美国的反华提案以28票赞成、16票反对这样前所未有的票差被中国的"不采取行动"动议击败。 沙祖康常戏称自己是农民外交家,喜欢直来直去,有话直说。国外媒体也评价他的外交风格是“令人惊讶的坦率“。今年8月份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采访时,沙祖康的令人惊讶的直言再次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在谈到美国政府对中国增加军事预算表示担心时,沙祖康愤怒地表示美国最好闭嘴并保持安静,这是当时的广播录音片段:


“It‘s better for you to shut up and keep quiet. it‘s much much better。”


你最好闭上嘴,保持安静,这就非常非常好了。


“why blame China? No! Forget it. It‘s high time to shut up! It‘s US sovereign right to do whatever they think good for them. But don‘t tell us what is good for China. Thank you very much。”


为什么要谴责中国?不,忘了它吧!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最好还是闭嘴!美国有权去做他们认为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但美国不应告诉中国该如何做,谢谢你们!


记者:今年8月17号,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的时候,那些话,再次引起了媒体很高的关注,您还记得吗?


沙祖康:我当然记得。因为他们提到中国的军费在连年的增长,又是不透明,因此威胁了别的国家的安全等等。你也知道我的背景,我搞了十六年半、近十七年的军控和裁军,我这方面要说的话很多,那天我就有点想法了。几年前,美国的军费相当于我们国民生产的总值,我说我13亿人口不吃不喝不用,我所有生产出来的东西,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就相当于美国的军费总值,咱不要说别的了,就凭这一条


记者:您当时还用了“shut up”“ 闭嘴”这样激烈的用词,我们感觉外交官应该不会轻易用这样的词来说吧?


沙祖康:因为不轻易,所以我才能起到效果。我觉得他应该闭嘴,因为我们一直在闭嘴,我们从来没说过你,那你为什么老喋喋不休地教训我们,而且你说得如此得不公道。所以我一直闭嘴,你为什么不能闭一下呢,我觉得很正常。外交官他们不说是他们的事,我觉得我应该说。我很高兴,他们终于闭嘴了。



记者:有这样的效果吗?怎么感觉得到?


沙祖康:好像他们没有反驳,没有答辩,当然他要答辩的话,我很高兴,我准备和他答辩,是这样的。


记者:像这种直接的表达,像您说张扬的性格,甚至有人说,您有一点点好斗的性格,从来没有让您为难过吗?


沙祖康:好像大家都很理解,我的朋友很多。感到奇怪的事,我的最好的朋友,就是我的美国同事。我非常喜欢美国人的性格,他们很张扬,所以我有这么一个说法,我说中国外交官,美国风格。我的性格,没有给我带来什么麻烦,大家都很欢迎,东西南北中,无论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他们都觉得,沙先生可靠、可信、真诚待人!这不是自我吹嘘,你们有机会,可以去了解了解。


记者:但是恰恰有人说,正是您这种外在的张扬的性格,适合在日内瓦这样的一个国际舞台上?


沙祖康:这有一定道理,为什么呢?你这样做,只能受到对手的尊重,对手不会小看你。因为你的每一句话,代表你的祖国,因此人家很看重你的话。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吞吞吐吐,也说不清楚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是一种失职。就需要加引号,应该“张扬”一点!因为你的利益,只有你自己去争取,去斗争,去维护,你的利益,人家是不会维护你的利益的,因为他没这个义务。因此,多边外交的表现的方式是斗争多一点,大家都在争,为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斗争。


记者:不管如何张扬,不管如何地直率,您会给自己规定一个边界吗?


沙祖康:张扬也好,直率也好,甚至什么,这是一种风格,但有一条,必须牢牢把握的,就是你必须在重大的政策问题上,也就是说你作为大使,你代表国家在行使使命,你必须忠实地、坚定不移地执行国家的政策,在政策问题上,是不能允许有不同的,必须和中央保持一致,这点我做得很好,我几十年都是这样做的。我没有说过违反政策的话。


解说5:从1971年大学毕业投身外交事业,沙祖康经历了中国外交的诸多风云。他曾处理过举世瞩目的银河号事件,负责谈判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处理第一次朝核危机等重大外交事件。沙祖康认为外交是高智慧、高强度的较量。五年日内瓦大使生涯,无数次代表中国发言和谈判,所幸的是不辱使命,从未输过,而且即将结束的36年外交生涯也从未打过败仗,这是让他最自豪的!


沙祖康:我这五年当中,我到任的四个月我是凌晨四点钟睡觉,天天如此,后来是三点钟睡觉,现在是两点钟到两点半睡觉。我没有节假日,我从来没有星期六,我没有星期天,我除了打球以外,打场球出身汗以外,我的全部时间都是用来工作的,我没有进过一个商店。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