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 第一部 无巧不成书 第七章

一木人 收藏 2 29
导读:冒名顶替 第一部 无巧不成书 第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站在四个一房间门口李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房卡插入门卡开门进屋,这是一个单人房间,跟园东宾馆房间一般大。李岩仔细地查看了石头留下的东西,终于在衣柜里的一件上衣口袋中找到了一部手机。李岩认识这是诺基亚7200,跟魏总的一模一样。他打开开关调出通讯录,找到了那位副主任秘书的号码打了过去。

“你找死呀。打你这么多天电话总是关机,跟那个臊蹄子在一块不敢接电话呀?”刚一接通对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李岩听石头讲过,这个秘书让石头也搂了,也啃了,就是没上床,石头怕出事,她叫谭燕,石头叫她“燕窝”。

“我说‘燕窝’呀,有您小人家在后面监视着我那敢呀?再说主任交待的任务咱得完呀。”李岩学着打情骂俏,但忽然间觉得这事没什么难的。

“说,想没想我?”谭燕在电话里直接了当问上了。

“想,当然想了。这几天除了工作,一日三餐就靠想你下饭了,不信回去你瞧,都长胖了。”李岩的话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咯、咯”的笑声和走道声,“好了不跟你说了,主任找你。”李岩知道谭燕到了主任办公室,将电话交给了主任。

“李岩那,这几天你是怎么搞的,怎么总也联系不上呢?你不是不想干吗?怎么又要把办公室设在江城呢?而且怎么也不事先跟我打个招呼呀?办公厅那边问下来我才知道,多背动阿。”李岩听到这话汗都出来了。石头信中写的多请示,他怎么就忘了呢。但李岩听石头讲过,这个姓安的经济委副主任还兼着项目司司长,是实权派,石头的顶头上司。石头没讲太多,但李岩猜他俩肯定有事。于是就大胆的说道:“老领导,这是我的错,这事儿没向您请示就上报了,是我的不对,我这样做的意思是离开京城那是非之地。外面多方便呀,外面不是咱们说了算吗?”

“小李呀,有些不能乱说知道吗。我老头子知道就行了,赶快回研究一下的设想,看看需不需要给你派几个人手。”这位副主任的话坚定了李岩的判断,就是石头跟他肯定在钱上有问题,所以石头跑了。

“放心吧,老头,我马上回去,”李岩用石头的话答应着结束了谈话。

自打开机后电话就一个接一个的进来,都是石头的狐朋狗友,李岩以在外地回去再说结束了这些没味道的谈话。然后认真清理石头留下的东西,归类分档。石头有个习惯只要是见过面、吃过饭的人,就都用手机照了像存进笔记本电脑里。李岩知道这个习惯不好,但多亏了石头这个习惯,才使得李岩回到燕京没有露出破绽。

正当李岩聚精会神地分析石头留下的材料时,手机突然响了吓了李岩一跳。拿起来一来电上写着“媳妇”,这是石头媳妇赵宁的电话,必须得接,可接了怎么说?李岩无奈地接通了电话:“石头,你真是块石头吗?难道大过节的,你就这么忍心将我一个人孤零零扔在家吗?”一个幽幽怨怨的声音传了过来。石头告诉过李岩,自打他俩结婚前媳妇有了孕做下去后,他媳妇就再也没怀孕,检查了很多医院,看了无数专家,他俩谁也没毛病,也吃了无数的偏方,可就是没动静,所以她媳妇有点忧郁症。

“咳,啊,”李岩故意清清嗓子,装成感冒的样子说道:“宁,我这几天就回去陪你,你先回你妈家住几天,行不?”电话那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就撂了。

李岩知道能不能把戏演下去,别人好骗,枕边人是最难骗的。他飞快地回想着他与石头有那些不同。石头右下腹有块刀疤,那是他作疝气手术留下的,自己这边阑尾炎的刀口能唬一阵子,可那几个烟头烫的疤怎么办呢?现烫是来不及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吧。

既然必须马上赶到燕京商量一些事,那离婚的事只有等回来再说了。但有些事得让李淑晶帮照顾一下,于是他拿起房间电话给李淑晶打了个电话,说有点事儿想要跟她谈谈,李淑晶让李岩直接到她家去,她马上就回家。

刚出宾馆李岩又折回到服务台旁边的商务中心,“您好小妹,我是四个一的客人,准备今晚或明天回燕京,麻烦您帮我订张卧铺票。”

“先生,不好意思,今晚10.40的只有软卧了,明天的是上铺,您看、、、、、、”商务中心的服务员问李岩。

早到一天就多熟悉些情况。李岩也豁出去了,“今晚的多钱?”说着将钱递给了服务员。

将火车票收好,李岩又回到房间,将所有东西都装入大拉箱,然后拿着石头留下的压金条退房。石头原准备住十多天划卡交了一万元的压金,现在才九天,所以李岩的卡里又多了六千多块钱。

打车回到园东宾馆,李岩又将这里的东西归拢一遍,除了笔记本电脑,剩下的打印机呀,纸呀,书呀,都整理好打好包。将三星手机也放回了盒里后,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准备带到燕京的东西,一个烟盒大小用纸包着的东西引起了李岩的注意。他拿起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只翠玉鼻烟壶。“原来是古玩,”李岩自语道,随即他马上回忆起石头说过的话,老安头喜欢小饰件的古玩,大老板王华北跟她爹一样爰舞刀弄枪,喜欢收集老式兵器。二老板则喜欢练字,愿意临摹古字贴;三老板好酒,家中存有三十年以上的好酒不下十几种。

想到这儿,李岩迅速出了宾馆打个车回到了家中,正好没人,来到厨房从封闭的抽油烟机上面,拿下一个油渍溃的纸箱又返回了宾馆。然后将纸箱打开,里面是纸包纸裹的几个条型包裹。李岩用剪刀将它们逐个小心翼翼打开,摆好。只见一个黑黝黝的架上放着把短刀,边上立着两只鹤型灯台,中间是个画卷。

这些东西是李岩家老房子拆迁时,李岩搬家无意中在窗台下发现的。他家的老房子原是日本驻满州事务局的办公楼,日式的桶子间窗户中间特别宽,那天他家有些东西想从窗户搬出去,结果把窗台板给撬了起来,让李岩发现了这其中的奥妙。李岩家住在这栋楼的中间,又是最高,所以搬得也最迟。知道这一秘密之后,李岩去了所有己经搬空的房间,翻遍了所有窗台板,找到了两个灯台和刀及架后,来他又爬上棚顶,在正阳面正门楼上找到了幅画卷,他回来后就包裹的严严实实,谁都没告诉。

他曾去过旧货市场,当时人家都要看样,说按他描述的情况也就值万八千块钱,所以当时他就没放在心上,这些东西一放到现在,直到刚才才想起来使它们重见了天日。

当然李岩并不知道这些东西目前己值几百万了,就将它们分别放入箱包准备做晋见礼。因为李岩明白要想干一番事业,就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要寻求多方支持才能成功。

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后,李岩再次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镜子中的这个比石头强多了。无论是精气神,还是意志力。所以李岩信心百倍冲镜子中的人行了个军礼,祝你一帆风顺,功成名就。说完看了眼表三点半,戴上太阳镜拿着三星手机盒,就往李淑晶家走去,沿路又给李淑晶的孩子买了不少吃的。

说实在的李淑晶接到李岩的电话后就急忙赶回了家,心里是乱七八糟的,她不知道李岩找她是为了什么事,她甚至歪想到李岩不会是来找她生儿子吧。自打那夜她俩发生关系后,李淑晶只要回忆起那场景,身子就不由一激凌,好象那激情那快感还没有消失一样。

当李岩拎着东西出现在李淑晶面前时,李淑晶看到跟换了个人似的李岩,都有点看呆了,“怎么,不让我进屋呀?”

“让、让、让,”李淑晶连忙将李岩接进屋然后,帮他把拿来的东西放好,问道:“姐夫,你怎么这样一身打扮呀?你这是、、、、、、”

“淑晶,我准备和你姐离婚,协议书都签完字了。”说着李岩从兜里拿出离婚协议书递给李淑晶看,并将昨晚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学给李淑晶听。

“她是有病呀,还是疯了,不行,我这就去找她。”李淑晶说着就要往外走,“淑晶,这何偿不是件好事呀,我自由了。我就可以放开手脚,去干我想干的事。”

“姐夫,你能告诉我你准备出去干啥吗?”李淑晶直接了当地问李岩。

“现在我也不知道,得去了才能定。”李岩没有告诉李淑晶任何事,是怕真要出事她受牵连。

“姐夫,这年头骗子多,出门在外多长个心眼,自己照顾好自己,千万别惹事,能躲咱就躲,阿。”李淑晶说的话让李岩很感动,他拿出三星手机递给李淑晶,“姐夫没啥好送的,这个给你,你这个给妹夫,妹夫那个给芊芊,你看行不?”

“姐夫你这是干啥?芊芊的事你放心,我会替你尽心地去照顾她,一定让她考好。”淑晶的表态让李岩的心安放了下来,“淑晶我这就走先过去看看,上班以后回来把手续办了。”李淑晶听到李岩过几天还回来,也就放下心了。

“那姐夫你在这儿吃完饭再走吧,我这就去作,”李淑晶说着就要往厨房走。

李岩不想在去燕京之前再出什么差头,一把拉住李淑晶,“别忙了,我这就走,”说着李岩就往外走。

李淑晶泪眼巴擦的看着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快感,带来激情的男人,就要远走它乡了,心中真不是个滋味,猛地扑上去抱住李岩,“别走了,别走了,我求求你行不。”

顶天男儿立世间,

慧刀难把情丝断,

此去前途多艰险,

纵使柔肠亦枉然,

李岩明白这里现在不是久留之地,再呆一会儿恐怕真就走不出去了。所以一狠心,一跺脚,掰开李淑晶搂住他的手,开门头也没回,大步流星地走了。只留下李淑晶在屋默默地哭泣。

出了门,李岩先到省新华书店,买了套燕京市城区分布图。然后就到加州牛肉面吃了碗面,才回到了宾馆。一看时间赶趟,就接照通讯录上有地址,对照地图找了起来。近一个多小时,李岩在地图上把燕京熟悉了个大概。他知道地图与现实有着相当大的差距,所以他必须尽早到燕京熟悉情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