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风旅 第二卷 龙界 第二十五章 龙母的秘密(中)

hh616263 收藏 0 6
导读:龙游风旅 第二卷 龙界 第二十五章 龙母的秘密(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4/


来到门前,龙母却并不急着打开大门,反而在那自言自语道:“红尘梦土、金玉名利、总为空,心欲难成真之魂。”说完,龙母才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当跟随其后,正在思考龙母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的龙风,在进到这间巨大的屋子时,便马上明白了龙母说的那句话,是在告戒自己:不可沉迷身外琐事。不过在那一刹那,龙风的魂魄倒真被眼前的一切所勾引而去。

只见,满屋的黄金珍宝和无数的说不出的无名金属做成的精美制品,堆成了一座座的山丘。从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龙风眼中,闪耀两个巨大的“¥”。不过近千的时光锤炼出的精神力量也不是吹的,本就物质欲不强的龙风很快便从其中恢复了过来,开始晓有兴致的打量起这个宝库来,眼神以不复刚才的痴迷,而变成了清澈的好奇。

一边的龙母一直在观察着龙风的表现,见他很快便从对人类和普通龙族来说,足可致命的巨大财宝中这么快就恢复了正常,感到非常的满意,暗暗点了点头,龙母对龙风说道:“怎样?我的收藏不错吧。如果你看上了什么尽管拿,不用客气。”

听了龙母的话,龙风差点幸福的昏了过去。刚听到龙母受楠娜皇后和媞娜王后所托有物相赠时,龙风还以为是他的两位阿姨那点私房钱。虽说不多,但龙风还是清楚的知道,可称作是一贫如洗的神龙族,其收藏品虽不值钱,但其蕴涵的巨大能量和杀伤力是成正比的。不过这里说清楚,这些东西的收藏价值和物质价值是成反比的。就好比一个大字不识的乞丐和一个科研者眼中的铀一样,而龙风最多算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小学生罢了。可以说,铀对龙风来说就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有肉的东西,还不如眼前的有用。

当然从幸福清醒过来的龙风,马上又疑惑了,因为噬光对自己讲过:为了自己睡觉舒服点而酷爱收集发光体装饰龙窝的翼龙族,对自己收集到的财宝可以说是他们的第二生命,那龙母怎么可能如此爽快的送给自己,莫非有阴谋?可看她那个样子又不象啊。边思考边漫不经心打量着四周的龙风,慢悠悠地大厅内部晃去。

可惜这次他的确是以小人之心,去渡君子之腹了。龙母对这些进贡给自己的财宝根本就不放上心上,收藏这些,一是不忍违了众龙的好意,二却是为了不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

待得转过一座由一堆闪着幽蓝色光芒的未知金属构成的小山时,大厅中部的那一小块空地便出现在龙风的眼中。空地中央,一件漂浮在空中散发着柔和白光的龙鳞甲将龙风深深吸引住了。

同龙风以往见到过的龙鳞甲一样,是一套由:龙型盔、袍状甲衣、长战靴和护手构成的全身垲。强大的龙鳞组成了细密的纹路,光亮的甲面流动着神秘的光华。所不同的是,面前这套龙鳞甲所流动的是一种灰白夹杂着乳白的光华,其散发出来的能量告诉龙风,这是一种同构成龙母的光茧一样的,他以前从没感应到过的混沌能量。虽并不熟悉,不过龙风还是发现,这是一种同五彩能量中,代表生命的翠绿能量相似的混沌能量。不过两者之间并不是普通的质变关系。

龙风正要走上前去,准备仔细观察观察时却突然发现,从开始进入大厅后一直面色如常的龙母,这会脸上竟挂上了一点红晕,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不停的在龙风和龙甲之间转来转去,眼中写满了焦急和担忧。

“红晕?难道她也会害羞?”当然,这个可怕的念头只在龙风脑中一闪,便马上被他自动删除。能让亿年老龙害羞,在他看来,还不如让怒宇和圣灵,当众跳草裙舞来得容易。“对!一定是急的。”龙风很快便在心中下了结论。

当发现龙风注意到自己时,龙母又马上恢复了常态。不过“这件龙甲很贵重,龙风拿了龙母很伤心,龙风很开心”的结论,已经在龙风心中有了定夺。于是龙风大模大样的走到龙甲前,一手反背一手托腮,在那装摸做样的围着龙甲打量起了起来,同时还小心地瞅着龙母的表情。

看到龙风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自己最珍贵地龙甲,龙母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悔恨,当然还夹杂着一点羞涩。以换下的龙鳞为表、蜕下的龙皮为里地龙甲,就相当于自己地另一个身体,现在自己另一个身体被龙风如此打量,龙母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龙风再把龙甲好好贴身藏起来。“再也不能相信风芸那臭丫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地鬼话了,唉,怪只怪自己刚才一时高兴,把话说得太满。而高贵地龙族说出的话,又是不能反侮的。”龙母无力的在心中想到。最后无计可施地龙母,干脆转过身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并不知道龙鳞甲真正意义的龙风,当然并不真的想要这件龙甲,他这样作足了样子,只是为了报复龙母刚才对自己的算计。这会,见目的达到,龙风在高兴之余,也收起了玩笑之心。正准备离去之时,龙风却突然感到一点不太对劲,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自己遗忘了。忙打量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之处;又将注意力集中到半空中的龙甲上,也没错啊,和以前自己式样见到的完全一样。完全一样?龙风心中猛的一惊,这怎么可能?神龙族和翼龙族的鳞是不一样的才对。

神龙族的鳞伸出体外的一头,是菱形的尖头;而翼龙族的鳞,明明是和普通的鱼鳞相似的椭圆型才对。而龙母的龙型因当是翼龙才对,因为噬光那家伙对自己讲过,翼龙族的外貌便是依照龙母的样子幻化的,就连龙神维斯丁彩钢放弃神龙之身后,也是按照龙母幻化的外型。虽然没见过龙母的龙型状态,但外面大门上雕刻的便应当是龙母的翼龙形态才对,但那上面的龙鳞却并不是眼前的菱形甲。

正当龙风疑惑不解时,一边的龙母总于发话了,因为那可恶的、好色的、下流的龙风,正将他的爪子向自己的龙甲伸去。“龙风!你到底要不要,发个话。大不了我给你就行了。”

龙母的一喊,倒把龙风吓了一跳。忙向龙甲后一缩,回道:“不、不,戴丝娜,我不是要这件龙甲来着。它对我来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我只是不太明白……”

“不太明白什么?”没等龙风说完,龙母便气愤的喝断龙风。接着一个闪身来到龙风身前,揪起他的衣领冷冷的问:“你是不是想说,我的鳞甲入不了你的眼是吧?”

胆战心惊的龙风忙大摇其头,心下一个叫冤:“自己并不是看不上龙母的鳞甲,而是自己以经有了三件,多了也没用啊。”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即精灵古怪又温柔大方的龙母,怎会为了一件鳞甲而火冒三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