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长安 第一部:雁门篇 第一章:暗涌 第三节

克劳塞维茨 收藏 1 14
导读:天下长安 第一部:雁门篇 第一章:暗涌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97/


第一章:暗涌 第三节



藏山北梁之下,一条由数百支火把组成的长龙缓缓移动着,自南梁南麓绕过西面的山脚,再穿过灯火点点的藏山村,向北梁西侧的山脚汇集而去。晚风吹动了初秋的枫叶,阵阵凉意袭来,侯君集仍有些虚弱的身子骨不禁打了个寒颤。此时明月挂上高空,繁星点缀苍穹,已是戌正时分,常仁可和侯君集都没有用晚饭,腹中不免有些辘辘。


“官军移动的速度相当快,以队伍的长度和动作速度推算,从方才换防开始到现在为止,至少有八百人自前山运动到了北面。”侯君集终于吐了一口气,声音艰涩地说道。


常仁可大吃一惊:“八百人?”


侯君集点了点头:“不错。”


常仁可伸手抚了抚额头,发出一阵类似疼痛的呻吟声:“天爷,盂县县城内连衙役税吏都算上也不超过六百人,却是从哪里跑出这许多官军来?”


侯君集叹了口气,缓缓道:“山后本来便有一百余名官军布防,而看前山这架势,此番自南面向山后运动的官军竟有千人之多。冠军不可能将正面的全部兵力都调到山后去,以此推论,目下藏山村及文子庙一带驻扎布防的官军最少也在三百人到四百人之间。也就是说,目下我们面对的敌军总兵力绝不少于一千五百人。”


常仁可苦笑道:“难道因动静闹得大了,郡城派出府兵前来助剿?”


侯君集扑哧笑了出来,道:“不可能,常兄既非历山飞亦不是毋端儿,对付不足百人的山匪,动用一千多官兵已然是史无前例,若连晋阳的鹰扬都动用了,常兄的面子倒也真是比天还大了!”


常仁可搔了搔后脑,苦笑道:“难不成那姓许的从寿阳和石艾借了些兵过来?”


侯君集思忖片刻,点了点头:“这倒是有可能。”


他顿了顿,说道:“这位县尊显然不通兵略。后山地势险峻,林木繁多,山势紧靠着河流,不利官军大队展开。一次性向后山调动近千人,远不如将这些兵力用于正面来的划算。想是因前几日正面攻山皆不奏效,准备明日集结兵力自后山发动攻势。然则调动如许多的兵力,后山临河的那点地面根本摆布不开。如果不用火攻,从后山上来近似于痴人说梦。”


常仁可有点紧张:“然则若是官军明日在后山放火怎么办?”


侯君集冷笑着道:“谁要等到明日?既然官军今夜刚刚换防,各部之间对于新的防区未必多熟悉,有的队伍营寨甚至可能连哨卡都来不及重新布设。我们正好趁着今夜月色如水自南面下山袭营突围。”


常仁可大吃一惊:“今夜?”


侯君集点了点头:“正是今夜!”


他解释道:“目下山下的官军不再是继日前的官军,有今日刚刚抵达的援军,且还未必是自一个地方增援过来的援军,指挥调度再不似以往般灵动。而连夜换防,必然秩序紊乱士卒疲惫。后山的敌军安排划区布防安营扎寨恐怕就得花去通宵功夫,前山的官军近日晚间折腾了这么一番,恐怕睡得比往日都要死。今夜我们若不能觑准这个机会突围出去,待官军扎稳了营寨理顺了指挥,恐怕就再无指望了!”


常仁可皱起眉头道:“君集兄弟的意思,是准备正面突围?”


“正是!”侯君集冷然笑道。


“计将安出?”


“抢在官军之前,我们自己先来放上一把火……”侯君集扭头望着北方苍穹之上那颗闪烁不定的玉衡,一字一顿咬着牙说道。


……


“这些官军在玩什么花样?”隐伏在山林深处的女子柳眉微颦,低声问道。


就在距他们不远处的山脚下,两列纵队的官军队伍正趁着夜色在自北向南绕过村落向山口运动,而更远一些的官道上,却又同时有一队两列纵队的官兵大摇大摆打着灯笼火把自南向北穿过一个小村落朝着藏山北梁西侧快速行进。这一东一西一远一近一明一暗两支官军队伍诡异的行动委实有些令人莫不着头脑。


“虚虚实实,这位带兵的将军有点意思……”虬髯男子喃喃自语着,嘴角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从口音上分辨,这些似乎都是关中的兵!”女子的脸色沉了下来。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心中疑云大起。


关中的卫士突然出现在河东盂县,却是为何而来?


“难道是为了那人……”女子终于忍不住出言猜测道。


虬髯男子的脸色沉了下来,顺手掐了一根草棍,放进嘴里慢慢嚼着,却一语不发。


“三哥,有句话,小妹不知当不当讲。”


男子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无妨!”


那女子思忖半晌,终于开言道:“这一桩买卖,现在看来似乎大大不妥。”


虬髯男子“哦”了一声,心不在焉地问道:“却是为何?”


那女子迟疑了一下,说道:“主顾身份尊贵显赫,却藏头露尾极尽伪饰之能事,此其一也;而目标狡猾多智,悍勇坚韧,更兼手中竟然持有骁果亲卫之物,此其二也;自那日官道喋血已然十日,此人在我兄妹二人的追踪之下,竟然悄然匿迹,仿佛凭空飞升于这荒山野岭之中,此其三也;而原本应在关中的卫军突然无声无息出现在藏山,而目的仅仅是来剿灭几个躲在山中落槽称王的小毛贼,此其四也!小妹以为,这其中必有什么我们现下还不知道的关联。在弄清楚真情之前,不宜轻率动手!”


虬髯男子原本便眯缝着的一对眼眸此刻显得越发细窄狭长,他以带着几分桀骜不羁味道的口吻说道:“真情如何,却干得你我兄妹何事?管他是王公贵戚还是贩夫走卒,就算是杨广的大舅子又能如何?某等起身于市井,三圣以降,皆寒门庶卒,身居江湖之远,何必忧庙堂之高?”


那女子叹了口气,道:“三哥教诲,小妹铭记于心,只是如今任务增添诸多变数,行动却越发要谨慎小心了。”


虬髯男子冷冷哼了一声:“蛇有蛇道,官家有官家的律令,刺客自然也有刺客的规矩。既是有人强行占道,我们少不得要清一清门前积雪。”


便在此时,两个人心中同时生出警兆。


一支狼牙箭急速射来,破空之声凄厉刺耳。


虬髯男子略略翻了个身,伸手将堪堪触及面门的箭矢一把攥在手中。


黑暗之中弓弦响动之音不绝于耳,又是四支箭矢往两人藏身之处射来。


虬髯男子轻轻挥动手中那方才接住的狼牙箭,顷刻间已将四支箭斜斜拨开。


树丛中淅淅索索声响传来,六杆长矛自前、后、左三个方向攒刺而来。


虬髯男子眉头微微皱起,身体微微一转,一杆长矛贴着腰身滑过,他右手手腕架住矛杆,低头弯腰右臂堪堪划出半个圆圈,铛铛数响,六杆长矛悉数荡了开去。


长矛刺来之时,那女子也在刺袭范围之内,然则她却丝毫不理会照着自己身上招呼的两杆长矛,伸手拔出斜背在背后的一柄宽刃短刀,转身向着后方连连挥动,将趁着长矛攒刺的空当自背后扑到面前的三名盾刀手斩来的长刀一一格开。


这不过是瞬息之间发生的事情,一个回合下来,两人心中均暗自惊心。这些偷袭者的单个战力武技均不足论,然则相互之间配合呼应如行云流水般严谨默契,以两人临敌经验之丰富,竟然不能集中精神全力应付任何一方。而对方隐匿形迹的功夫更是匪夷所思,竟然能在两名积年老手眼皮子底下潜至近前,顷刻之间杀机四起而收突袭之效。即便是两人方才言谈分了心神,却也不至于对周围动静一无所查,只能说这些人潜伏偷袭的功夫确实高人一筹。


虬髯男子眼角余光扫向四周,却见他和女子身周竟然有十余人持械相对,这些人高矮不一或蹲或立,有的双手持矛有的刀盾并举。而远处的黑暗之中,低微至几不可辨别的呼吸声另有五处之多。


虬髯男子身形微动,转眼之间长刀出鞘,约三尺余长的刃锋在夜色中划出一个惨白色的轨迹,晃得正面侧面六名长矛手呼吸一滞,纷纷快步后退,手中长矛在身前滴溜溜打转。


哪知虬髯男子身随刀转,长刀出鞘时还面向正南,刀锋落下时身子已转向了正北,这一刀恰好面对着堪堪挥刀扑上的两名盾刀手劈了下去。而几乎与此同时,原本与他背靠背站立的女子已一个闪身闪到了南面,手中短刀连连击出,将黑暗中射来的四支狼牙箭悉数挑飞。


那为救对面战友而迎身扑上的两名盾刀手此刻心中连连叫苦不迭,那虬髯男子这一刀的威势连同二人一起笼罩在内,一时间竟然无法判断这一刀究竟劈向何人。


危急关头两人竟做出了一致反应,长刀去势不变,同时撒手弃盾,全部力道均压向了右手的长刀,竟似二人一同采用了以命搏命的打法。


那虬髯男子发出了“咦”的一声轻呼,一刀斩在左面那名盾刀手的右肩之上,顺势肩膀一滑,右面那名盾刀手的长刀自侧背堪堪划开。便是这么一闪,左面那名盾刀手闷哼一声,身体猛然向后一抽,将这险些划开锁骨的一刀抽离了身体。黑暗中几滴温热咸腥的液体溅在了那虬髯男子的脸上,而几乎与此同时,腰盘之下一阵微弱的气流波动,第三柄长刀紧贴地面向脚踝斩来。


虬髯男子面露赞许之色,清叱一声右足提起,将恰于此时荡过足底的长刀一脚踩住,而手中的刀却同时向方才一刀走空的那名盾刀手的咽喉斜斜斩去。


那名刀手一刀走空,却也不恋战,立时向后飞退,而方才右肩受伤的那名盾刀手右臂一挥,那柄尺许长的长刀直直冲着虬髯男子飞了过来。


那男子右腕一偏,原本已然用老的刀势竟然硬生生反转,刀柄横着撞在那柄飞来的长刀刀尖之上,顿时将这柄长刃的力道撞斜,长刀直直向树冠之上飞去。恰于此时,虬髯男子感觉脚下一轻,显然那第三名盾刀手在这一瞬间已然判明了局势,松手弃刀。


不过转眼之间,北面的战局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作为攻击主力的三名盾刀手一人负伤丧失战力,而另外两人一人失刀一人弃盾,虽说人数上没有变化,但对于目前仅余一刀一盾的三人组合而言,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护能力均不能与方才相提并论。


然而虬髯男子心中却丝毫没有轻视之意,眼中敬重对手的味道反倒愈发浓了。适才接战的两个回合,均是眨眼之间事。然则便是这两个回合,让虬髯男子对偷袭者的作战素质产生了由衷的敬佩之意。


他方才一刀挥出,长矛手判断失误纷纷后撤,给了他和那女子一个交换位置的机会,他转过身这一刀劈下,选的恰恰是两名盾刀手为了救援东西南三面的长矛手而挥刀进击的空当,两名盾刀手刀势身法均已用老,再想后退已然不能,二人之间必然有一人要中刀。若是两人同时闪避撤刀,那么虬髯男子心无旁骛之下便可一举击杀其中一人。不料两名盾刀手竟然同时弃盾全力扑上,显然是看穿了他的用心,在两人全力以命搏命的打法下,虬髯男子不能专心对付其中任何一人,因此一刀下去仅仅重伤了左侧的刀手,却未能令其毙命,而第三名刀手恰于此时自下盘攻上,其目的完全不在于伤敌,而是为了接应两名战友后撤,而那受伤的盾刀手飞退之际仍未忘了那与其一同展开攻击的刀手,长刀飞出,使得虬髯男子斩向右面盾刀手的一刀不得不中途转向,最终未能继续追击。而第三名盾刀手在武器被敌人踏住的一瞬间便判断出以自己的力道不可能自敌人手中夺回长刀,连思考的过程都没有,当即弃刀回撤,对于失去武器一事毫不介怀。


这三名盾刀手气力、速度均算不上上乘,然则其临敌的眼力和判断力却非同小可。只两个回合下来,虬髯男子心中便已然有数。这些偷袭者均是无数场厮杀血战中脱颖而出的经验丰富之辈,悍勇老道且斗志昂扬,丝毫没有一般武士面对技力高出自身甚远的对手之时的恐惧与慌乱。便是此刻依然陷入极为不利的境地,三人也在最短的时间内组成了新的战阵。那持盾的刀手上前一步将盾牌横举,全神戒备,那持刀的刀手立于他的右侧,刀尖斜指蓄势待击,那受伤的刀手则全身退到两人身后,左手拿着一柄刚刚自靴中拔出的短刀,战意丝毫不减。


面对如此坚韧顽强训练有素的敌手,那虬髯男子似乎也有些忌讳,右手长刀斜指着地面,却不再进击。方才自南面连续射来的两拨箭雨钧被那女子挡格而下,此刻也不再发。六名长矛手重新摆好了站位,矛尖成半圆形向内,却并不攒刺。


方才瞬息之内闪展腾挪交手了两个回合,人少的一方反而占尽了上风,转眼之间偷袭者一方便有一名刀手负重伤,然而占了上风的男子此刻却并不肯趁势进击,而偷袭者一方似乎也不再围迫,双方竟然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十几个人的小战场,仿佛突然之间静止了一般,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除了山风吹动袍角发丝之外,再无其他。


汗水自那女子的额头上涔涔而下……


不是她不想动,而是此刻一股若有若无却偏偏犀利如斯的杀意将其牢牢锁定,她能感觉到那箭矢般锐利无匹的杀意是从何而来,她清楚地感知到了发出这股杀意的人所处的位置,也清楚地感知到了这个人的力量和意志,她甚至能够在脑海中浮现出那支在弓弦上微微颤动的箭矢的模样,尽管如此,她还是一动都不敢动,因为她唯一感知不到的,便是这支箭矢将射向何处。


那虬髯男子自信,只要自己此刻上前一步,再有一个回合,对面的刀手组合便将血溅五步。但是他同时也知道,只要自己上前一步,自己背后的女子也将血溅当场。


他熟知女子的身手,他也确信无论这一箭多么惊人,那被其称为“一妹”的女子也应该能够接得下。然而他不能确定的是,那射箭之人一口气究竟可以射出几志箭矢。直觉告诉他,那人绝不是一名只能单发单射的箭手。


更可虑者,周围虎视眈眈的另外五名弓箭手以及六名长矛手此刻皆全力蓄势待发,他虽然自信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却并不能确定合自己与那女子二人之力究竟能否在接下那人的连珠箭矢之下从容应对这些经验丰富战意高昂的老手。


心念转了转,他轻轻一笑:“也罢,没想到官军之中竟然有如此箭术高明之士,领教了,某与敝妹今日暂且认输,自此刻起,某二人退出此山周围方圆百里之内,再不干预阁下之事,可否?”


东南方向三四十步远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尔自以为能在某箭下脱得性命么?”


虬髯男子头也不回,从容笑答道:“某二人的身手阁下已然见过,当之凭借阁下及贵部这些勇士当留不下某。”


“留不下你,或可留下这女人的性命!”那人不紧不慢地答道。


虬髯男子哈哈笑道:“阁下手下的勇士均是百战余生之辈,想必不愿再多有损伤吧!”


他顿了顿,继续道:“况且阁下志在山中贼匪,想必不愿调动军马将此处声势弄大,坏了定计吧?”


那声音冷哼道:“你知道的却是不少!”


虬髯男子伸舌头轻轻舔了舔上唇,说道:“是战是和,阁下一言可决!”


那男子沉默半晌未曾作声,那股侵人肺腑的狂涛般杀意却渐渐消弭在周围的空气当中。那女子至此一口大气方才透出,伸手擦了擦鬓角边的汗渍。


虬髯男子唇边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说道:“多承阁下美意,算某欠下阁下一个人情,日后如有机缘,再叙此情,某兄妹就此别过!”


说罢,竟也不转头,就那么回刀入鞘,迈步向山林深处走去。


那女子倒也干脆,将短刀插回背后皮鞘,转身跟在那虬髯男子背后行去,对周围仍未撤去的矛刃锋镝看也不看。


那男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贵客不欲留名否?”


“某乃山野张烈,字光显,东都法海寺智缘住持乃某至交,向其道出某名,其自会传讯于某”虬髯男子头也不回地答道。


“妾一女流,姓氏名号不益宣之于口,还请见谅!”那女子的声音里略带笑意。


那男子闻言,似乎思忖了一下,复又开口道:“某乃河东抚慰司奋武校尉石闵,二位贵客慢走,不送了!”


此时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身影已然悄然消失在密林深处,石闵这最后一句话,却不知二人听到与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