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九章:千金诺 四

杨景标 收藏 0 160
导读: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九章:千金诺 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28.html


站在那一纸布告前,太爷爷闭了半天眼睛,才缓过被惊吓的劲儿来,他又看了看布告落款的日期,再一掐算,三十天的时间还剩下不到二十天了。太爷爷就决定买一匹马,小白梨给他的那些大洋,他虽没花多少,但要买了马,连那副玉镯子也抵上,买完了恐怕也就剩不下什么了,可这马他必须得买,因为井上垣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太爷爷心急火燎地在附近转悠了大半天,才找到一匹瘦马的卖主,好说歹说,人家才同意给他打八折,总算节省点钱可以将就着吃饭用,要不他真要空着肚子赶路了,而他饿死了,翠花母子也都没命了。几乎是昼夜兼程,也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尽管很疲惫,可太爷爷也不得不硬挺着往前赶,他好多赶出几天时间来,给自己留出回旋的余地。等进了辽宁境内,太爷爷骑着马就拐上了七星峰,也算是顺路吧,他还记得和弟兄们在主峰的南坡上埋藏过一批枪呢,他不想空着手,一个枪手有了枪,胆量才壮实。七星峰周围早已解除了封锁,太爷爷很顺利就找到了那棵老树。

但让太爷爷吃了一惊的是,埋枪的地方土刚刚被翻弄过,难道枪已被人挖走了?太爷爷忙迫不及待找了一根木棍,拼命地掘起来,枪原本埋得也不深。等太爷爷掘开了一大片,他的心就彻底凉了,那些长的短的粗的细的枪,果然都没了踪影。是谁挖走了呢?难道彭亮还活着?太爷爷一直都希望彭亮还活着,但他现在已无暇去查证彭亮的死活了——这以后,这一匹枪的失踪和彭亮的死活,就都成了迷。看来太爷爷还得想办法寻枪,还得想办法弄钱,他本想拿到枪就容易弄到钱了,可现在他却没拿到枪。

太爷爷很沮丧地,就坐在那棵老榆树下想办法,去翠花的表叔家?他知道那很危险,弄不好翠花母子救不出来,他自己也得白搭进去。去地主家找潘大姑娘?他当然也想见潘大姑娘一面,而且可能是最后一面了。可马架山的方向虽也向南,却不是正南,要去的话就得拐一大圈,那样时间就来不及了,何况,他现在兜里连一顿吃食也买不起了。琢磨来琢磨去,太爷爷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关老道的连襟“大烧锅”,他的弟兄是绑架过他的儿子,“大烧锅”肯定也会恨他,可此一时彼一时,连关老道都被日本人收拾了,他不能不重新审时度势,再说了,又是开口去求他,他或许会给个面子,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呀!

太爷爷想到“大烧锅”,自然会想到关老道,便想:他现在咋样呢?

阳光的午后,气温很高,尽管太爷爷座下的那匹马很瘦,可也跑出了一身汗珠子,径直进了梨花屯,来到“大烧锅”家门前,里面有人就听到动静了,忙打开门探望,他不认识太爷爷,就问:“您找谁呀?”太爷爷就在马上一抱拳:“找你们东家,劳烦禀报一声,就说杨玉红有事相求!”那人一听脸色大变,忙关上门,就听他往院子深处跑,不大一会儿,门开了,就涌出七八个人来,手里都端着长枪,这时太爷爷已下了马,他们就呼啦一下子跑了过来,把他围在了当中。太爷爷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到院子里一声喊:“都给我退下!”那七八个人便闪开了,太爷爷往院子里一看,只见两个人正并肩往外走,一个是“大烧锅”,另一个一瘸一拐的,正是关老道。

关老道已不是束发长袍的道家打扮了,而是留了背头,换了一身乡绅的行头,形象大有改观,太爷爷冷眼一看差点没认出来。关老道怎么会在“大烧锅”家呢?这也没什么可奇怪。那天夜里,关老道看着太爷爷和柱子走后,他又返回了孙家堡,真是抛尸遍地呀,他终于在西院墙下找到了母亲的尸体,他就趁着夜色,含泪把母亲埋了。当时他恨极了日本人,真想一剑就把那个日本军官宰了,可他知道一个孤零零的瘸子根本办不到,幸亏他及时枪杀了翻译官,也算为老娘报了仇。那时天快亮了,母亲的几个家人早吓得跑光了,却还有两匹马在院子里拴着,关老道就趁着蒙蒙天色,骑马回了薛家镇一趟,真是树倒猢狲散,若大个“大刀会”的院子里,竟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了,关老道当然痛心不已,他也没敢多停留,虽然日本人不会通缉他,没了“大刀会”,他就一钱不值了,但也不能招摇过市啊!打那儿以后,关老道就来了梨花屯,寄身于连襟“大烧锅”家。

“杨老弟,你怎么来这儿了?有什么事儿吗?关老道已走到了太爷爷面前,话说得很客气。

“俺是有事相求,想来借支枪,也借点儿钱!”太爷爷急事在心,已顾不了那么多,就直说了。

“大烧锅”一听,脸色就变了,在他的印象里,土匪嘴里的“借”都是“抢“的意思,他刚想说什么,却被关老道一抬手拦住了。

“枪和钱的事好说,杨老弟,我看你还没吃晌午饭吧?我们也刚吃,这样吧,你也一块儿吃点儿,吃完饭咱们再说,你看怎么样?”关老道说着,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太爷爷看上去一脸疲惫相,但他确实也是饿坏了,从昨晚到现在他还没吃东西呢,便也不客气了,迈步就进了院子,此时的太爷爷早横下一条心,就不怕什么凶险了。饭厅里确实摆着几个菜和两副碗筷,以及一壶酒和两只小酒杯,看样子都没动多少,也确实是刚吃。“大烧锅”忙让人在现炒两个菜,其实桌子上的菜已足够三个人吃了,但加新菜毕竟是待客之道,又让人家人添了一副碗筷。知道太爷爷饿坏了,家人就直接给盛了饭。也没等那两道新菜上来,太爷爷就先吃上了,关老道和“大烧锅”见他确是饿了,也就没让着他喝酒,狼吞虎咽,倾刻间太爷爷就把一碗饭扒完了,家人忙又给盛了一碗,关老道和“大烧锅”坐在那儿看着他,也没怎么吃。

见太爷爷好像吃饱了,关老道才笑着开了口:“杨老弟,我知道你的老婆和儿子都落在了日本人手里,你借钱借枪恐怕就为了救她们吧?这个忙我肯定帮!”关老道说完,就让“大烧锅”去拿来一支盒子炮和五十块现大洋,不大一会儿,“大烧锅”就把枪和大洋都捧来了,推在了太爷爷面前,太爷爷看了看它们,分别向“大烧锅”和关老道抱了抱拳:“谢了!”关老道又说:“杨老弟,我知道你恨我,我也委实对不住你,可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就不要一个人逞强,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太爷爷看了看关老道,却没说什么,关老道的脸色就郑重下来:“杨老弟,我知道你信不过我,可我是真心想帮一帮你,你知道,我和日本人也结了仇的!”听关老道这么一说,太爷爷看了看他,见他的脸上确很诚恳,于是神色一动,就说:“那好,那你能不能陪俺走一趟?”“走一趟?去哪儿?”关老道愣了愣,太爷爷脸上就了轻蔑的神色:“放心,俺让你帮着办件事儿,不会让你去送命!”听太爷爷这么一说,关老道忽然冷笑了起来。

“杨老弟,你也太小看我关老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