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一秒内想都不想,我把公司全部送给国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马云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06(第五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于2006年12月9—10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举行。新浪财经独家进行全程报道。以下为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马云的主题演讲:


马云:谢谢,我不知道变成第一位演讲者,其实我心里挺矛盾的,从去年的年会以后,今年如果让我讲,我讲什么,今年雅虎收购整合过程中非常艰辛和艰难,看到很多跨国企业在中国运行的问题,我想今年讲一下中国企业的道德伦理。后来到9、10月份又冷静下来,昨天来的时候,我刚好听张维迎教授社会价值观、责任感我这两天有很多的感触,我要把自己讲的东西都给忘了。现在又变成第一个讲,我就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和大家交流一下,以及我一些感触和大家探讨一下。


昨天张教授讲社会责任感的问题,今天社会责任感不能在务虚上要务实,我在1999年,跟创业者讲了两件事,其中一个我们说把对社会的责任感植入在商业模式,第一你的产品和服务必须对社会负责,如果你卖的产品和提供的服务对社会有害的,不管做得再成功也不行,所以这几年根据这个目标做了很多,比如短信最红火的时候我们不做,我觉得短信不能帮助中国企业走出暂时的困境,游戏现在确实赚钱,不是考虑用户的未来,以及人类社会商业社会的未来,所以我说再多的钱也不赚,我不赚自己的儿子的钱,也不希望赚别人的钱。


我坚信电子商务一定会改变社会,有个游戏永远玩不腻就是赚钱,我必须把我的产品和服务植入到商业模式当中,如果中小型企业不喜欢我的产品和服务,做得再好也会死,所以一个企业社会责任感应该跟商业模式结合在一起。


第二个必须依法纳税,有企业年底捐款,平时想最多的事情是怎么样能够偷税漏税,这些企业我也看不起,还有企业对员工不负责任,我们可以跟员工讲理想,但是光讲理想员工不会跟你干,如果去年是1800,明年是1800,后年还是1800。我觉得我们公司以人为本的想法,我给经理20个员工,我希望明年20个员工因为他的帮助得到提升,如果20个员工剩下12个员工,那就亏本8个。如果对员工不负责任、股东不负责任、对社会不负责任,这样的企业家就是不负责任的。


我觉得万科是可以用来学习的,王石也是可以用来学习的,但是去模仿就会死亡,很多人说学习阿里巴巴,学习不一定超过阿里巴巴,但是模仿一定会死亡。我希望学习王石克服困难,往上攀登的精神,我研究万科人事管理体系,制度体系,为什么王石可以爬山,而这个企业还可以运转很好。我希望学习王石另外一件事就是我能为社会做些什么工作。前年年底的时候,《赢在中国》栏目找我,确实2006年我是最痛苦,最艰难的一年,但是很高兴跟这些选手在一起讲我的想法。我自己尽管花了不少时间,我觉得这一年内,我讲过真心话,为什么选他不选他呢?我说我不是黑楠。我希望给全国优秀的创业者走过来怎么看的,这个设计的机构不是考核创业者意志能力的体现,很多人越争越吵,最后选手变成耍无赖,可能程序设计有问题,但是对那天五个选手表现很失望,尽管题目可能有问题,但是创业者的胸怀、眼光、智慧、幽默的东西不能丢失的。


创业者是很累的,有各种各样的压力都会有,一年内很多人说雅虎会死,我说不会死,在高压情况下各个企业都有压力,你不要丢失自己的眼光、胸怀、智慧和幽默,不管别人怎么样还要往前走,这给中国很多创业者带去了思考,所以有机会给那么多有梦想有理想的人带去思考。


我不想讲我的公司,不想讲我的商业模式,我确实讲我们生活在非常好的时代,感谢这个时代,没有这个时代就不可能有那么多优秀的企业,不可能有互联网,我深信我这个年龄在中国这么好的时代,碰到那么优秀的合作者、创业者,我的团队跟我一起努力到现在。今后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就是企业之间的竞争,100年以前你的企业想到国外去,希望能够做当地的事情,希望能够获取财富,你必须用枪炮打出去,今天可以用智慧,用勇气、用魄力,用各种各样和平的手段。我觉得未来电子商务是未来国家与国家竞争的核心要素。昨天有一个人问马蔚华,也有问柳传志,民营企业的原则问题,大家认为这是体制的问题,是什么驱动了电子商务往前走,是使命感,在全球化形势下,各个企业必须承担起责任,必须把中国企业融入到世界里面。


我讲一个例子,2004年我参加达沃斯会议的时候,电子商务阿里巴巴走那么长时间,我们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样?我们觉得资金流是最困难的事情,如果不解决资金流,电子商务不知道下一步走到哪儿,电子商务资金流对产业的危险非常大,如果不做跨国公司会做,在今天银行会做,但是银行不知道怎么做。而电子商务企业我们是知道怎么做,但是我们不能做,因为我们没有资金,如果跨国公司做未来70-80%都是走电子商务,如果都是国外控制,这对国家和经济安全有巨大挑战,所以我们不做谁做,那天我在达沃斯打电话说我们立刻现在做,必须跟中国人民银行,各个银行联合,银行做银行的,我们做我们的。这时候压力很大,别人说你在做金融行业,这就是政治,不是说你可以做不可以做,但是你知道不做对国家有害,对行业有害,你为中国,为行业为企业必须做。所以我认为使命感驱动我们,今天越来越强大,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支付宝,说这是国家企业,我在1秒内想都不想,我把这个公司全部送给国家。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