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25 夹缝求生

粮民 收藏 0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由于上海的机器多被伍华强采购一空,要想进购新式的就必须从欧洲进口,所以容闳所订的制器之器又被洋人转到了美国。这样所需的时间就大大加长,迫使石少明不得不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大好的战机错失。从容闳他们进入攀枝花后,石少明的心情就一直不好,一方面是手下各将官请战不断,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和大清保持一定的关系。

还好的是到了1862年一月初,何凤山在海外招拢的人也到了乐山,这让石少明高兴不已。

在这一百多人中,大多是被洋人拐骗到美国去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的,他们在美国往往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如开矿挖煤修筑铁路或是在工厂没日没夜的工作。当他们听何凤山愿出资让他们回国时,一个个的都激动得泪流满面,再三保证组队到乐山听从石少明的安排。这些海外华人的归来不禁让石少明开心满怀,这些人的到来虽说不能解决攀西发展的根本问题,但他们的到来毕竟如同给一个快要没命的人输来了新鲜的血液一样,所以石少明对这批海归人士格外的重视,为此还举行了一个欢迎大会。

与这批海外归来的华人一同到来的还有十来个洋人,何凤山在信中说这次请来的洋人大多曾师承于欧洲著名科学家,如焦耳、法拉第、达尔文、欧姆等人,又或是出自声名显赫的院校,如美国的耶鲁大学、英国的牛津大学等,只是他们在当地并不得意才答应到中国来的。不过何凤山提到一个叫麦克斯韦的人,说他现在在电学方面已取得了相当了得的成就,望石少明好生对待。同时何凤山还在信中说要石少明照顾一下一同前来的安东尼奥.穆齐,让石少明给他患瘫痪病的妻子找个好点的中医治一治。何凤山说这个安东尼奥.穆齐是他在美国招募在美华工时认识的,当时他正在为他重病不起的妻子四处求医多年,后来偶然听说东方的医术神奇,于是主动来找到何凤山的。当时何凤山正愁招不到有学问的洋人,于是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后来找到的这些洋人大多是在安东尼奥的无私帮助下才招到的。

对于这些人的到来,石少明自然是双手欢迎,可是当徐润向石少明提议给这些愿意帮助中国的洋人许以高薪,起步就是一百两银子的月薪,并还说待以后的贡献再往上浮动时,石少明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说:“润立啊,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我看给个四五十两银子就差不多了吧,我们的资金也很紧张啊。”

徐润笑着说:“先生怎可如此的小器?这批人不多,况且又都是我们目前正须要的人材,如那个威尔斯不正可以帮我们修铁路和培训我们自己的筑路工程师么?还有那个机械工程师马克不正可以帮我们培养机械工程方面的人材么?我们每月给他们一百两,十来个人一年下来才一万多两银子,十年就可以培养出无数自己的人材,就算以后给他们涨薪金,十年下来也不过才花去二三十万两银子,先生难道还觉得不划算么?”

石少明听徐润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过于小器了,于是说道:“那就按润立你说的,凡是为我们工作的每人每月一百两,一年后论成绩再往上涨。过得几天你就让人把他们送到山里去,免得他们想跑。”停了一会石少明又说道:“对于那些随行而来的洋家属我看也要给予一定的生活帮助,如果无劳动能力或找不到合适工作的每人每月也给予十两银子的生活补助金。哦,对了,呆会你去找个会洋文的华工,今晚我们就带程琪芝去看看安东尼奥的老婆,不能让人家白帮了我们啊。”

看着徐润笑嘻嘻的去了石少明心想:“过得两天就把这些人送到攀西裂谷中去,看你们怎么跑。”想到这儿,石少明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

石少明领着程琪芝等人还没走进安东尼奥.穆齐的零时住处,就听到从屋内传来女人的叫声和安东尼奥急切的问候,同时还不时从房内传来奇怪的“嗞嗞”声,令石少明和众人疑惑不已。石少明担心这洋鬼子到中国来了不干好事,一脚便把门踹开了,却只见安东尼奥手里正拿着两根电线去触及他的夫人,待安东尼奥夫妻俩用奇异的目光望着自己时,石少明才觉得自己过于莽撞。

于是石少明故作静定的对安东尼奥说道:“哦,穆齐先生,非常抱歉,刚才在门外听到夫人的叫声,我还以为尊夫人的病又恶化了呢!”说着侧过头来对躺在床上的女人说道:“夫人,你没事吧?”

那女人长吁一口气缓缓的答道:“多谢将军关怀,刚才安东尼奥正在用电击给我治病。”说着看了一眼满眼急看着自己的丈夫说道:“唉,都是我这身子拖累了你,要不然,你也能有250美金申请永久专利了。”

安东尼奥抚了抚他夫人的头发说:“亲爱的,能让你好起来才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快乐!不过……,唉,算了。”

石少明见程琪芝已过去给穆齐夫人看病,便问道:“这你玩意儿哪来的电?”

安东尼奥见石少明对手中的电线有兴趣这可是他所见过的中国人中所没有的,于是热情的指着地上的一大堆东西说道:“先生,只要我先用这个使劲的摇,就象这样。”说着蹲下身抱住个摇柄摇了起来说道:“这样就会产生电,电流就会顺着这两根导线导入那边那个罐子中,当我摇累了时便可以用那罐子中的电来给我的夫人治病了。”

石少明从安东尼奥的手中接过电线,缓缓的让两根电线靠近,只见一道微弱的电光放出,令石少明兴奋不已“他妈的,这不就是发电机和电池么?何凤山还说此人无用,幸好自己亲自来了,要不然这么好的东西可就要被埋没了。”于是问道:“刚才尊夫人说的发明就是你的这个发电机和电池么?没关系,你可以到我们这里申请专利,如果你愿意为我们开发发电厂和电池生产厂的话,这笔申请费就由我给你们出了,并且,我们还可以给你们很好的工资。不过,我看这个东西还可以改进啊,不是太实用,如果你能让它变得实用起来,我会给你更大的奖励。”

石少明还没有说完,安东尼奥就“搂搂搂”的叫了起来,石少明有些生气的问道:“怎么?还不愿意吗?要是没有我,我看你在这中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愿意让你申请专利的了。”心里却想,他妈的,这个时候的中国,你到哪里去申请专利?

“不,不,不。将军先生,我非常感激你能对我们伸出援助之手。我们刚才说的不是这个,我们说的是这个。”说着从皮箱中又拿出了一大堆的东西来“是这个先生,说来你肯定不信,通过这个,两个相距很远的人也可以互相通话。”

石少明从他手中接过两个各自连着电线圆筒状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也是你发明的?”

见石少明产生了兴趣,安东尼奥立时兴奋起来滔滔不绝说起这个装置,并跑出门去给石少明演示起来,当石少明从小圆筒中听到嘈杂的电流声和安东尼奥激动的声音时,如同捡到宝般冲出门去把安东尼奥给抱了起来。

第二天,石少明就核准了安东尼奥的电话专利申请,同时宣布了在西昌和攀枝花成立电话公司,任命安东尼奥.穆齐为公司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并要求他挑选学员来培训成技术人员。

安东尼奥没想到刚到中国就受到如此的推崇,当他听到石少明让他主办电话公司、发电厂和电池研发时,就高兴得跳了起来。在后来的谈判中,虽然石少明提出专利费及办厂费用是他给的,因此政府可以无偿使用,才让他略感上当,不过当他听到石少明说可以给他三成的股份,还许诺在五十年内把整个电话公司的股份都出售给他时,安东尼奥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抱住石少明。

由于安东尼奥的宣扬,这事立时在洋人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石少明整天都被那些洋人缠着听他们那些所谓的发明,弄得石少明以为自己身上有屎臭,眼前总是“嗡嗡”的绿头大苍蝇。虽然说他们中也有几样发明可用,但都不及电话那么重大,再加上石少明很想他们有谁能生产枪炮,要不会帮助生产玻璃造出望远镜什么的,可是竟无一人能行,因此弄得石少明心烦不已,只好让人快点把他们送到攀枝花去烦容闳去了。还好的是这批人中有几人先前怀着观赏东方神秘风光的想法带了望远镜来,见石少明对此物有浓厚的兴趣,为了讨得石少明的欢心不是送就是卖给了石少明,同时,石少明还从洋人手中收购了几块洋表,这些东西对石少明来说太重要了。

随同这批洋人进山的还有大批的难民,他们多是顺天军与清军战乱不断而的出逃民众,现在在川中就只有石少明控制的地区相对安宁点。同时石少明还让孙义带队护送了一大批粮食等物资进去,石少明可是很看重山里的发展的啊。其时石少明已得到报告说石达开部正在朝四川运动,再加上自己记得石达开曾进入过西昌,因此命陈玉麟整军备战,防备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攀枝花和西昌被石达开给揣了。

到得三月,骆秉璋的攻势愈趋猛烈,顺天军开始节节败退,这让石少明大感光火:皇帝老头儿都死了这小子还这么卖力,分明是不想让自己在这安心的等设备嘛。不得以把先前投奔自己的蓝朝鼎部挑选了一部分装备上掷弹筒给李永和送过去,以期顺天军能扛得久些。

在得到石少明支持后,顺天军苦战至四月才在李永和的带领下向东南突围,转战于富顺、宜宾等地

可是,骆秉璋并没有给石少明好脸色。也不知他是知道了乐山与顺天军有勾结,还是对川西这支团练屡次不听号令拒不配合进攻发匪的报复,到得六月竟以四川总督之名命石少明退出都江堰、崇州、雅安、汉源、石棉等地。

石少明见到这个狗屁命令气得直骂娘,马臣等将领更是点齐人马准备跟骆秉璋干仗。幸好李正还算清醒,把众人给拦住了。最后石少明不得不再一次忍气吞声的接受了骆秉璋的要求,只是提出崇州是其根源不能退出。洽在此时,石达开部已转战至四川涪州会同南溪农民起义军张四皇帝攻占了长宁,准备渡江夺取成都,骆秉璋不得不再次容忍这股团练的放肆并答应其无理要求,但又命其出兵协剿大势已去的顺天军。

石少明以兵士尚须训练为由一再推脱,并做出加紧练兵的架式。至九月,顺天军退入犍为县龙孔场,骆秉璋一面命令布政使刘蓉到犍为督战,用数万清军把龙孔场团团包围,一面严令石少明南下剿灭顺天军,否则他将上奏朝廷说乐山团练乃发匪同谋。

石少明见已无回旋的余地,只好命部队缓慢南下,不断派人给李永和解释并劝其归降于自己,并于途中乘夜袭击了一队调动的清军,以此让李永和顺利来降。可是遗憾的是李永和并没有接受自己的意见,反而弄得骆秉璋不断派人来训斥自己“动作缓慢敌友不分”。

进入十月,石达开部将赖裕新部经云南东川、巧家进入四川,骆秉璋迫于形势急不可耐的要急于先解决掉李永和部,于是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虽然一同进攻的石少明部并不出力,可是处于强弩之末的顺天军仍然抵挡得住,到十六日晚,已经完全绝望了的李永和终于派人来与石少明接触。

当石少明见到眼前的这几个衣衫破烂,浑身是伤的农民起义军时,心中不禁感慨万千。等众人到了密室后,石少明首先说道:“众位将军都是我石某人敬重的人物,今日得见还请众位将军受我一拜。”说着就给众人跪下磕了个头。

李永和也忙跪下伸手扶起石少明说:“石将军多礼了,我顺天军多次受将军援助,实乃无颜再见将军。无奈手下万余将士跟随我多年,不忍就这么枉送了他们性命,还望石将军念在旧情的名下收降我顺天军,我李永和愿独自一人前往骆妖头那儿去受死。”

李永和身后的人听他这么说纷纷跪下,李长毛和卯德兴更是抱着李永和的膀子痛哭说愿随顺天王一同赴死。

李永和推开李长毛和卯德兴道:“你我兄弟一场,如我等皆去送死,谁来为我等报仇?现石将军虽不得已听从清妖号令,我看他必有苦衷,待时机成熟,他必定能呼风唤雨剿灭清妖。我留尔等,便是要尔等随石将军为我报仇雪恨。你们怎可一时义气,往送大义啊?”

众位汉子听李永和如是说,更是痛哭不已,卯德兴爬在地上痛哭道:“小弟只知有顺天王,不知有他人,自打追随顺天王起,我卯德兴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今顺天王要归天,德兴自当紧随护其左右,顺天王怎可舍弃德兴独自赴险?!”

顿时密室内一片哭声,石少明含着眼泪还待要劝李永和,并说他会尽全力保障李永和等人的性命时,只见李永和突然挥拳猛击爬着的卯德兴,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时,只见卯德兴已昏迷了过去。李永和还待要打李长毛,却被反应过来的周庭光从后面牢牢的抱住。

李永和见势不可为,只好再一次跪下说:“众位兄弟,我李永和求你们了,求你们留下性命来好为我报仇!我求你们了!”说着便“咚咚”磕起头来。

周庭光和曹灿章等众人慌忙跪下磕头,只得答应留在石少明帐下听命。

李永和转过身来对石少明道:“石将军,我敬你才把众位兄弟交予你,还望将军好生善待他们。德兴兄弟随我多年,情同手足。”说着伸手抚摸着昏倒的卯德兴道:“你就把他绑起来吧,切不可让他来赴死。”言毕对着呆立的石少明磕了三个头转就出去了。

10月18日一早,李永和便率队朝刘蓉部详攻了一翻后便朝石少明部奔来,在一阵装腔作势的呼喊声中万余顺天军投降了石少明。

石少明本待想要保全李永和的性命,不理会刘蓉要人的要求的,但考虑到那二十万两银子的设备还不知何时能到,再加上李永和的一再劝说,不得已把李永和和近三千名愿意随李赴死的伤重难愈的壮士送给了刘蓉,让石少明非常难过的是,李长毛见受了重伤便可随李永和赴死竟然挥刀把自己砍成了重伤,不得已石少明和李永和只得同意他也去赴死。在临行前,石少明让人一一记下了这些人的名字,以待将来树碑让后人铭记。

这一战让骆秉璋顿感轻松了不少,立时给朝廷上报说全歼李部发匪五万余人,俘获一万,匪首李永和和李长毛等受伤被俘,望皇上明断。朝廷得到奏报顿时让湘军大感有光,也加紧了围剿各地起义和太平军的力度。同时朝廷下旨嘉奖了骆秉璋和刘蓉,并下旨就在成都处死被俘发匪。李永和等在成都就义的消息传来,石少明痛苦不已,不断责备自己无能,不足以保全这些起义的农民。

战后,石少明让自己的军队先行悄悄的撤走了,转而让投降过来的顺天军扮成自己的队伍缓缓退向乐山驻地,还一再向刘蓉和骆秉璋写信说:“此战,从未经过大战的团练已是元气大伤,不足以再战,也不足以守卫尝未平定的地区,还望总督和提督大人本着体谅民情的圣意,让团练退回休整,以便将来再为朝廷效命。”

心情大好的骆秉璋也不以为意,何况石少明主动提出了退出他占领的地方,加上又有刘蓉在一旁说川中团练不堪一击,远不如我湘军等云云,也就一笑了之了。

在骆秉璋和石达开双方分别在叙府横江镇、雷波、长宁、珙县等地部署重兵准备横江会战时,石少明也不敢稍有松懈,并放弃了以前只重视青壮兵士的作风转而招募顺天军残部,和一切有志参军作战且年龄大于十六小于四十五岁的所有健壮男性。因为石少明知道,石达开的部队必败无疑,等到石达开的队伍失败后,在这川中就只有自己这支不听骆秉璋话的团练了,到时,骆秉璋必定会以种种借口向自己开刀。可恨的是,容闳定购的那批制器之器还不知现在运到了哪里。

1863年1月1日,横江会战拉开了序幕。这场会战,太平军和清军间都相互进攻,战斗一直打了一个多月。清军游击胡万浦、涂镇南、胡得元、都司胡东山、卜修明、秦龙林,守备李正才、罗辉四、匡惟善等被太平军击毙,士兵伤亡无数。后刘岳昭买通石达开部将郭集益、冯百年、周克仁、张从富、汪永和等人,郭、冯等人率领三千人,叛应清军,举火焚烧双龙场大营,石达开腹背受敌,终放弃双龙场大营,退至横江。兵败后的石达开渡横江,进入云南境内,转战于大关、永善、昭通、东川等地。

横江会战,太平军最终失败的报告放在了石少明面前,虽然这在意料之中,但还是让石少明难以接受。在自己的印象中,石达开可是以能征善战著称的啊,如今他率领追随他南征北战多年的战阵老手都败于骆秉璋手下,自己能挑起改变中国历史拯救中华的这副重担么?正在石少明忧心忡忡的关头,更让石少明难以接受的是骆秉璋要求他在两个月之内为湘军筹备10万两军饷,当石少明看到这个命令时直气得肝火上旺,嘴里不停的骂骆秉璋混蛋。见李正跑了过来,忙气呼呼的喊道:“去,去让大家快快过来开会!”

见李正站在门口未动,好象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石少明才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些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李正走进房间来敬了个礼说道:“容先生进的制器之器已经到了上海了,估计再有几个月便可运到我们控制的地区,这是容先生来的信。”说着从怀中掏出信来递给石少明道:“这次容先生和陈大歌还给我们送来了一大批武器弹药,现在就摆在外面。”

石少明展开信来,只见容闳在信上说这次协助运送货物的是他在上海时认识的美国机械工程师哈斯,根据大清以往对洋人的态度来看,有洋人运送比自己人方便得多。同时,容闳还请石少明容许他留下哈斯,以协助兴办工厂发展工业。信中还说现在西昌和攀枝花发展缓慢经济十分落后,建议目前只在西昌开一家电话公司,待以后有实力了,技术更成熟了再在攀枝花开办。至于钢厂的事,现在已经按石少明的规划开始基础建设,不过也不是一年两年能成的事,希望能再兴办两座土高炉和几个平炉。最后容闳说道这次给乐山送来的武器都是小平炉新炼出来的钢,钢材的性能远比过去的好,就连那些洋人见了都赞叹不已。另外还附加了一张物资清单,上面罗列了一大堆,在末了还说能这么快造出这些都是华蘅芳和徐寿父子的功劳。

石少明认真的看了一遍清单,上面最让石少明高兴的是他们竟然仿造出了后装线膛枪,这次就送来了三百支和一大堆的弹药,另一个让石少明兴奋的就是他们还造出了手榴弹和地雷,这次就送来了各一千枚。其他的还有如掷弹筒两百具、掷弹筒弹两千发、军官用短枪五十把(容闳说是一个洋人提出来并给予指导仿造出来的,为此又多给付了一千两银子)、炸药包一百二十个等。同时送来的还有一份容闳兴办的报纸。石少明看到容闳在攀办了报纸,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心想自己是个来自现代社会的人,竟然还不如一个古人,看来自己在很多方面还是很欠缺的啊,石少明心想。

石少明看完这些兴奋不已,竟然忘了骆秉璋所带来的烦恼立即跑了出去。见大家都围着摆放在地上的物资好奇的议论着,石少明突然想起这些装备最好还是不要让骆秉璋知道得太多的好,于是吩咐站在一旁看热的何金龙赶快把这些东西收拾起来,然后对身后的李正说:“李正啊,下午你就安排队伍学习使用这些装备吧,一定要让大家抓紧练习,待机器一送过来咱就跟他妈的大清翻脸。”

李正小心的说道:“那好,我先去通知开会的事?”

“不用了,我已有了对付的办法,那些地主不是还对我们不满么?这回就让他们知道是我们让他们投资办厂经商好还是不断的掏腰包给腐朽的大清好。”说着石少明脸上露出了一丝奸笑。见李正转身要走,突然想起一些事来说道:“对了,你再到部队中找一些心细的人来,组成一个工兵连,让他们跟着这次出来的教官学埋地雷。嗯,就让周庭光任他们的头吧。还有,你让回山里的人给容闳和陈玉麟带信说一定要加强西昌的保卫工作,生产出来的武器暂时不用运出来,先装备山里的部队,一定要确保大后方的安全,对于石达开,只要他不进攻我们,我们也不要去招惹他。另外,我也会写信给石达开的。”

第二天,在石少明的辖区内到处张贴着骆秉璋要各地地主、大户筹措军饷的告示,并说如果有胆敢抗命不从的,将严厉惩处。同时,在地主大户中又私下流传着说如果有人愿意开办工厂或是经商的话,乐山团练将予与适当的保护和鼓励。短短二十几天里各种小作坊和小商铺相继开张,徐润更是乐开了花,以前他主动找上门也没有个财主愿意和他合资开办公司,现在到好,那些以前从不正眼看他一眼的土财们都整天媚笑着围着他转了。当徐润把这事儿告诉石少明时,不禁让石少明感叹自己的政策得力措施得当,一时间石少明竟然有了一种才高八斗智比诸葛飘飘然的感觉。


注:通常人们将亚历山大·格拉汉姆·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认为是电话的发明者。美国国会2002年6月15日269号决议确认安东尼奥·穆齐(Antonio Meucci )为电话的发明人。穆齐于1860年首次向公众展示了他的发明,并在纽约的意大利语报纸上发表了关于这项发明的介绍。1860年安东尼奥.穆齐用电击疗法为给瘫痪在床上的妻子治病,发现铜丝可以传递声音,并在自己的实验室和妻子的床之间取得了成功。1860年去演说自己的成就,一次意外的船难又将他烧成了重伤,由于穷困无力再进行实验,更无力支付250美元的永久专利注册费。两年后,曾经和穆齐同在一个实验室的贝尔申请成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