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二十三章

qianqian1940 收藏 7 60
导读: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二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下午2:41分,大连国防军海军雷达站。

已经盯着雷达整整4个小时的雷达兵突然发现屏幕上出现了一群跳动的小点,他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没错!是跳动的小点,目标是这样的清晰!

“发现目标!”他激动的大喊。

正趴在桌上补觉的上尉条件发射的直挺挺跳了起来,冲向雷达,没错!是目标!

“海图!”他大吼道。

几个红着眼睛的士兵迅速从房间里窜了出来,熟练的展开海图铺在桌上。

“小子,报告方位!通讯兵,接指挥部!”上尉叫道。

通讯兵迅速的接通了电话,塞给上尉。

沈阳,东北军区司令部,十几部分机被人抓起。最后,东北军区司令员,二级陆军上将钱跃东拿起电话:“我是钱跃东!”

“司令员,发现目标!方位,343!东经120、34度,北纬37、61,航向东南!航速12节!”

指挥部静了下来,齐齐看向钱跃东。

“命令在附近巡逻的侦察机前去目标海域侦察!命令轰炸机待命!”钱跃东沉着的道。

“是!指挥参谋通过无线电联络大连机场。

2:42分,大连空军基地。

所有的轰炸机飞行员都集中在餐厅候命,联队长战翼上校有些紧张的坐在那里捏着拳头,气氛有些紧张。平日里队里最活跃的赏析都沉默的坐在哪里,手中来回的扔着一个垒球。

“砰”,门被一个气喘栩栩的少尉撞开,短短的十米路竟然让他消耗完了所有的体力:“队长,指挥部来电……,大风!”

战翼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腾”的站起来叫道:“作战准备!!”

所有的飞行员都跟着他外走去,停机坪上,他们心爱的战鹰已经在做最后的检查!刺耳的铃声响起来,他们匆匆的带上头盔,向机坪冲去。

2:43分,渤海上空里目标海域最近的两架ZC——1侦察机收到了指挥部的指示,带队的长机章翌宽中尉回答道:“海燕5号明白,海燕5号明白,马上搜索目标海域!”

ZC——1轻巧的做了一个回旋,漂亮的抖抖翅膀向西飞去,机载雷达上清晰的出现了目标。10分钟后,两架ZC——1侦察机在8000米高空,透过云层终于发现了日本舰队!!

长长的日本舰队由两艘战列舰打头,4艘巡洋舰分列两边,两艘航空母舰在中间,后面跟着12艘驱逐舰和2艘油轮2艘补给舰,舰队的尾巴上拖着醒目的白色轨迹。

“5号,5号!右下方发现日本舰队!”僚机飞行员激动的叫道。

“5号明白!”章翌宽中尉拼命的压抑住就想这么俯冲下去的念头,仔细的打量了日本舰队,然后汇报道:“鹰巢、鹰巢,这里是海燕。证实是日本舰队!2艘战列舰,2艘航空母舰,4艘重巡洋舰,12艘驱逐舰,2艘油轮,2艘补给舰!请求攻击!”

“鹰巢明白,攻击许可!”

“海燕5号明白!6号注意,跟着我!目标,右下方日本舰队最后一艘驱逐舰!!”章翌宽中尉杀气腾腾的一踩油门,直直的向下俯冲过去,机翼下的1枚1000公斤重磅炸弹和2门6管20毫米机炮寒光闪闪。

耳机里传来僚机的声音:“海燕6号明白!哈哈,小日本,你爷爷我来了!”

两架ZC——1侦察机呼啸着,双双按下机头,穿出云层向日本舰队俯冲下去!

日本海军睦月级驱逐舰“如月号”是位于日本舰队舰尾的一艘驱逐舰。睦月级驱逐舰是日本海军在20年代中后期制造的首批装备24英寸鱼雷的驱逐舰,设计的主要作战武器是鱼雷。一共完成了12艘,分别是:睦月、如月、弥生、卯月、水无月、文月、长月、菊月、三日月、望月、夕月、皋月。满载排水量1772吨,装备有4门120毫米单发主炮,三联装鱼雷发射管两座,2挺7、7毫米防空机枪,编制舰员150人,最大航速37节。作为一艘以鱼雷为主要武器的驱逐舰,睦月级只是在主舰桥的桅杆上设有一个了望哨,对于身后袭来的攻击可以说是没有一点预警能力。在30年代,各国普遍将发展战列舰为海军的主力方向,对于航空母舰尚处于实验阶段,对于舰队的防空作战是没有什么准备。由于飞机对于移动目标的攻击精确度不高,缺乏对战舰空袭的战术和设备,不太可能成为海军舰只的威胁,更多的时候只是作为舰队的侦察手段而存在,所以没有什么标准的防空战术来防御来自空中的打击。但是今天,世界海军的潮流终归会因为这场战斗而改变!

作为一个每个月拿着55元40钱的一等军曹,源亦左男是这艘驱逐舰上不可或缺的人物之一,他来自北海道的一个鱼村,有那种打鱼人天生的危机感。他正在和刚上舰的同乡二等兵加腾聊天,顺便偷空往自己的嘴里塞点饭团。加腾傻傻的问:“前辈,为什么你总是有那么多的饭团呢?”

“小子!”源亦狠狠拍了一下加腾的头“所有叫你和那些厨房的家伙搞好关系嘛!真不知道你爸是个笨蛋还是你妈是个笨蛋!我们是军官吗?”

“当然不是。”

“那你有多余的钱去军人部买吃的吗?”

“没有,我把钱省下来寄给家里啊!”

“那就对了!我们既不是军官也没有多余的钱那就靠三餐那么点东西吃的饱吗你?所以只有和那些家伙搞好了关系才能不饿着你的肚子,明白吗?傻小子!反正他们会为那些军官准备多余的饭团,每天少掉几个有谁知道?!”

加腾想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笑道:“前辈好厉害啊,怪不得我妈叫我都要听你的!”

“呵呵,小子!”源亦摸了摸他的头:“跟着我以后就饿不到你了!等这次打完支那人,我们回去好好的喝几两!”

“前辈,我们很快就能打完支那人吗?我听陆军的人说支那人有一支部队很厉害的。”

“恩,支那人没有海军,不用怕,我看……”源亦抬起头想看看天气却吃惊的看到两架单翼的金属飞机飞快得朝自己的驱逐舰俯冲下来,机身上振翅高飞的鹰徽在阳光下是如此的清晰!敌机!!这一刻不知为何,从未有过的恐惧一下子涌上源亦左男的全身,凭着鱼夫天生的感觉,他知道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章翌宽驾驶着他的座机从8000米高空笔直的俯冲下来,死死的将如月号驱逐舰套在瞄准镜里,几乎到感觉快要撞上如月号的桅杆了才狠命的扣下炸弹投放杆。1000公斤的重磅炸弹脱离了飞机的悬挂杆呼啸着准确的飞向驱逐舰,由于惯性,越过了桅杆,在大多数人还没有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情况下撕裂了2号炮塔和指挥塔之间的装甲,穿透了2层甲板终于爆炸!如月号被什么东西撞击一样,突然全舰一震,一个巨大的火球出现在舰首,2号炮塔被炸的飞到几十米的高空,指挥塔被整个的掀掉了,里面的舰长等一众军官在一瞬间被恐怖的力量压成三明治一样的东西。还没有等他们回过神来,僚机的炸弹也呼啸着钻进了如月号的尾巴,这次爆炸的威力更大,炸弹引爆了弹药库,整个尾部像火山喷发一样将一切阻碍它的东西摧毁!日本海军如月号驱逐舰在这两次剧烈的爆炸后,断成了两截,飞速的沉入了冰凉的海底!全舰150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葬身在这茫茫的大海中!

如月号的惨状惊呆了附近的舰只,舰队司令盐泽幸一中将在听到剧烈的爆炸声后,将头探出了指挥塔,正好看到最后方的如月号那高高耸起的舰首滑向海底。

“怎么回事?”盐泽幸一目瞪口呆得看着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报告,如月号被支那飞机击沉!”

“什么?支那飞机?”盐泽幸一傻傻的看着他的参谋长。

“在那,在那!”几个参谋突然指着窗外叫道。

盐泽幸一顺着参谋指的方向看去,两架造型优美的全金属单翼飞机正在以快的匪夷所思的速度掠过战列舰的桅杆。

盐泽幸一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混乱,怎么办?怎么飞机能够这么轻易的就击沉一艘几千吨的军舰?自己该怎么指挥?正就好像一个准备了半天数学的考生,进来考场却被告知:对不起,今天要考的是英语!

刚刚炸沉了一艘驱逐舰,拿到了中日海战第一个战果的章翌宽和他的僚机兴奋的在无线电中大呼小叫,热血沸腾的章翌宽看了看座窗外机翼下的那6管20毫米机炮突然生出一个极其大胆的主义:“海燕6号,海燕6号,我是海燕5号,我们杀回去用机炮再干他一回怎么样?”

于是,在精神极度亢奋的僚机飞行员疯狂的喊叫声中,两个人将飞机轻松的一个倒翻,迅速的杀回日本舰队。

一个扶桑号战列舰的机枪手终于发现了杀回来的两架侦察机,他狂叫道:“两点钟方向,敌机两架!”

顿时扶桑号的甲板上乱成了一团,安装在甲板上的7、7毫米机枪终于开火。章翌宽和僚机驾驶着性能优秀的战机在日本人的弹雨中上下翻飞,迅速的向扶桑号战列舰冲去,吓得甲板上的日本水兵一阵鬼叫。

“就是这里了!”章翌宽兴奋的喊叫着,对准前甲板上乱坐一团的水兵俯冲了下去,6管20毫米机炮转动起来,章翌宽狠狠的扣动了扳机。死神终于亮出了他收割生命的镰刀!一阵狂莽的金属风暴开始在扶桑号的前甲板肆虐!密集的20毫米炮弹撕裂了空气,发出致命的呼啸声,欢快的发射出去,打的甲板上木屑飞扬,生命在这种杀人利器下显得是那么的脆弱!一排炮弹下去,下面的日本水兵死伤惨重,在闪烁的炮口下像收割的麦子,一排一排的倒下去。

扶桑号战列舰的甲板上终于彻底陷入了无序的混乱中,在见识了如此恐怖的扫射后,一切的勇气都被抛在脑后,水兵们哭喊着,连滚带爬的寻找可以隐蔽的地方。当然也有那么一群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水兵们抄起机枪向飞机射击。

章翌宽已经处于狂乱当中了,他驾驶着飞机一次又一次的俯冲,拉起,再俯冲,横扫整艘战列舰的甲板,看着日本水兵在自己的炮口下砸的稀烂的那种刺激的快感使他热血燃烧起来。他轻巧的一压机头再次俯冲下去,几发机枪子弹打在飞机的外壳上叮当作响。章翌宽腾的火就上来了,妈的,你这种小蚂蚁一样的东西也敢和我斗?!他狠狠盯住那挺冲他扫射的机枪冲了下去,飞机离机枪越来越近,听见子弹打在飞机上的撞击声,那个日本兵觉得自己快疯了,明明打中了,怎么打不下来的?!

章翌宽甚至已经看见了那个日本兵绝望的眼神:“下了地狱才后悔吧!”他大声的咒骂道,扣动了扳机。密集的曳光炮弹飞速的射去,击穿了那薄薄的护盾将那个日本水兵整个打成零件状,旁边的两个日本兵目睹这一血腥的场面当场被吓死了!

站在指挥塔上的盐泽幸一和一众日本将领,彻底的被这两架飞机恐怖的机炮吓傻了。他们看着一片狼籍,到处是人体的碎肢零件的军舰甲板,千仓百孔的舰桥,面面相觑。

大连,国防军空军基地。

最后一架B——1俯冲轰炸机开始滑行,地勤人员向飞行员举起右手,握成拳头。飞行员作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开始加力。B——1俯冲轰炸机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轻轻一振,脱离的地心引力,轻盈的飞向高空,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在积蓄了两年的力量后,国防军年轻的空军,终于开始踏上了她惊世的征程!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